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17章

第17章

        寨子里有些死寂的沉闷,两边哨塔内的兄弟瞧见沈晔霖和孙乾进来,也没有太热情的找招呼。听说是因为陈霸天的心情不太好,从昨夜到现在,他的整张脸拉的比驴都长。

        陈霸天不舒畅,下面的小弟自然不敢折腾,连面露笑意也不敢。

        一个个握着枪在各自的站位点上,目光炯炯有神,四处巡视着。

        “出事了?”孙乾问同行的小董。

        小董早就在门口等着了。他大概是被陈霸天打了,脸颊上有一处红润,像是手掌的纹路模样。小董本来肤质就白皙,此刻更是异常明显。

        小董挠着头,紧接着叹了口气,压低身子跟两人小声道:“李坤拒绝了我们,又与汤雄联系上了,陈爷很是生气。昨夜霖哥不接电话,陈爷都怒的摔了青瓷杯子......”

        沈晔霖抬头瞥着小董,听他叙述着。

        按照小董的说法,那陈霸天应该是暴躁如雷,客厅里的青花瓷杯子是古董,原本是中国流出去的,他又托人从国外弄进来的。

        平日里陈霸天喝水都不舍得用这杯子,只是拿在手里头细细把玩的物件。眼下碎了,怕是有大事发生了。

        “哪来的消息?”沈晔霖问。

        脚下的步伐没有停顿,依旧急急忙忙往傣楼走。绕过走廊就快到傣楼了,陈霸天并没有在露天平台上,藤椅上空空无物,连平日里在旁伺候着的李妈也不在。

        孙乾也问:“又是那个线子传来的消息?”

        “应该是,陈爷也没细说。”小董回道。

        “警察有线人,没想到我们毒贩也有。”孙乾随口一说,伴随着咧嘴笑着。

        这话茬一出,小董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了,他面色略微尴尬。最后还是沈晔霖抬手指了指前头,示意他们走快点,因为他听见上头传来了陈霸天的咒骂声,断断续续的。

        寻着说话声走去,三人尽量放低脚步声。

        陈霸天的屋子在东边,屋子空间不大,也就单单一张雕花的床,正值盛夏又恰逢这一片蚊虫多,所以床顶还挂着浅白色的蚊帐。

        在床的西南角是一张红木桌子还有凳子,除此之外大部分空间都被用来安置书架和书籍、报纸。

        门敞开着,陈霸天正坐在凳子上练毛笔字,手握着毫毛笔,他听见脚步声并没有抬头,继续写着。

        他不吭声,外头的三人都不敢进来。直挺挺站着,目视前方。

        好一会后,陈霸天将笔搁在笔架上,随后手背在身后慢悠悠走出来,屋子灯光并不明朗,他这人又极其善于伪装情绪,面色上是淡淡的,只有那微微下陷的眼窝和眼角纹在灯光下摇曳着。

        陈霸天看着孙乾,眼睛压根就没往沈晔霖那儿瞥,似乎就没瞧见他人一般:“昨晚小霖去哪了?”

        孙乾喉结滚动了一下。他的目光也没有往沈晔霖那儿看,眼睛是直直看着陈霸天的,目光坚定,里头包含着满满的尊敬。

        沈晔霖心头刹那间升腾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如果孙乾说了真话,那势必要供出古晚晴来,往深了讲,万一陈霸天将两人联系在一块,事情就大条了。

        这一瞬间,他其实心里是有些后悔昨晚的冲动的,虽然他以高岳偷取小董的毒.品作为借口,但老奸巨猾的陈霸天并不是好蒙的人。

        好在孙乾并没有吐露实情,他一本正经说道:“昨天我和霖哥喝醉了。”话落,他低垂在裤腿两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头,已经做好了要被训斥,或者承担更为严重后果的心里准备。

        可陈霸天并没有反应,他抬手将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拿下来,用手头的帕子开始擦镜片。

        陈霸天不说话时是最让人害怕的,因为没有人能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

        一会后,眼镜擦干净了,陈霸天又重新戴上,开口说话:“小霖,你下午开车去趟Y市。”

        沈晔霖点头:“好。”

        “你一个人去,带批货。”

        “好。”沈晔霖依旧爽快答应。

        站在一旁的孙乾作势想要开口询问,却遭到了沈晔霖余光的白眼,他眉头微皱,冲孙乾面露凶相。

        这件事情,陈霸天既然已经表明要让他一个人去,那势必是想要从中得到什么结果,或许是试探,或许是重用,这一切现在还不好说,要等到事情落实了才知道。

        “好了没事了。”陈霸天摆手。

        沈晔霖:“那陈爷,我们先走了。”

        “小董留下。”陈爷跨出木门槛,在往露台走,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很强烈了,明晃晃的照着眼睛,“你们俩先下去。”

        “好的陈爷。”

        “好的陈爷。”

        沈晔霖和孙乾异口同声。

        两人转身往楼下走,心里各自揣着心思。

        等到沈晔霖和孙乾已经走到大门口,紧接着上车,车驶出寨子门,这期间,陈霸天一直坐在椅子上看着,嘴里品着上好的龙井茶,慢悠悠的吹去浮在碗杯上头的茶叶。

        他说:“小董,你觉得是谁出卖了我?”

        “陈爷是指郭阳的事情?”小董问。

        郭阳是陈霸天安插在汤雄身边的人,上次李坤和汤雄的事情还是郭阳来的情报,可这几天,郭阳突然没了信,再仔细打听才知道,郭阳死了。

        至于是怎么死的,也算不上新奇的死法,砍了手脚扔进了海里。据说捞上来的时候,头已经被海底动物啃食的面目全非了。

        陈霸天点头。

        “或许是汤雄那边自己察觉出来了,毕竟他女儿古晚晴的身世是从内部流传出来的。”小董说。

        他的眼睛也在看着飞速驶出寨子口的汽车,刚才在说到线人时,孙乾的反应并不正常,可他暂时还不能将这个事情跟陈霸天说,孙乾对他有恩。他必须调查清楚了,再汇报。

        “你还是太年轻了。”陈霸天继续喝茶,“汤雄女儿的事情你下午去办,至于怎么办,我相信你心里有数。”陈霸天回过头来,用手指了指小董:“千万别让我失望。”

        “放心,陈爷。”小董说。

        “下去吧。”

        车从出寨子到出了盘山公路,沈晔霖一直靠在椅背上思索着陈霸天话语中的意思,思来想去也想不通,索性就放弃了。

        闭着眼睛开始睡起觉来,猛地放松下来,**上的疼痛又明显起来,他动了动,伤口就撕扯着疼,这样一来,他想起了口袋里的手机。

        刚才进寨子,他把手机调了静音,出寨子后又给忘了。

        手伸进裤袋里掏出手机。屏幕上方有一条短信,是来自古晚晴的,写着:谢谢关心

        四个大字,连个标点符号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