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18章

第18章

        直到古晚晴下班走到停车场时,沈晔霖的短信仍旧没有回过来。

        天已经傍晚了,盛夏的夜晚西边天完全被夕阳笼罩住,橘黄色的夕阳将整个肉眼能见的大地染得色彩鲜艳,完全没有夜晚的萧条氛围,反而增添了一股别样的温暖气息。

        古晚晴开着车路过保安室,大叔边招手边出声喊住了她,大叔说:“古医生,这儿有你的信。”

        大叔是个退伍的军人,身板硬朗,腰背挺直,全身散发着精气神。医院里的工作人员都很喜欢大叔,包括一向冷漠的古晚晴也是,她虽然不爱说话,但每次都会和大叔点头示意。

        大叔走过来,在这时古晚晴顺势摇下车窗玻璃,头微侧着看着大叔。

        大叔将信放在副驾驶座上,转身往保安室走。

        走了两步像是想起啥似的,停住脚步,挠着头又喊住古晚晴,说道:“下午有个老头来打听你。是个生面孔,我问了名字,他不肯告诉我。”

        大叔的脸上露着警惕,这是出于他当兵多年的经验。

        “我知道了。”古晚晴说:“谢谢。”

        后头传来车摁喇叭的声音,按的“嘀嘀”响,还有男人的催促声,听声音不像是医院同事,该是病人家属,口吻很暴躁。

        大叔摆手让古晚晴离开,他也赶紧跑到保安室去,坐在那里继续维持秩序,他的腰背直挺挺的,眼睛囧囧有神目视前方。

        古晚晴挂挡,踩油门,接着找准时机将车驶进了川流不息的人群里。

        下班高峰期的车是加塞的,谁的手速快谁就能先行一步。

        古晚晴没有刻意去抢道,她依旧按照平时的速度开着,有别人超车或者别道她都没有去计较,脑子里想着大叔说的话。

        陌生男人?

        在这个城市,她并没有亲人,那么来寻找她的老头该是谁?难不成是病人的家属?

        思虑在脑海里盘踞着,连前头亮起绿灯古晚晴也没有注意到,若不是后侧车辆用强烈的灯光照着她的车还外加鸣笛催促,她大概要错过这个绿灯了。

        江临江路上停着一辆面包车,车靠着马路牙子处于熄火状态。

        车里共有三个人,两个年轻的小伙子坐在前头,手臂悬在车窗上正在抽烟。后座的车窗也半开着,小董翘着二郎腿坐着,眼睛正盯着手头的监控。

        今天白天小董溜进医院的停车场,在古晚晴的车底装了一个跟踪器。跟踪器是国外买到的知名品牌,还自带摄像头,清晰显示了车的路况。

        此刻,车已经穿过民盛路,在拐两个弯就到江临路口了。

        这条路比较偏僻,转弯到这已经基本上没有车流了,这儿靠近老城区,所以并不会有太多的人。

        小董也没抬头,直接说道,眼睛继续盯着手头的监控设备,:“人十分钟后到,准备准备。”

        前头两人便吸了最后一口烟,开车门跳下去,顺便将烟踩灭。

        两人体型差异极大,一个瘦的骨瘦嶙峋,一个胖的肥头大耳。瘦子较为聪明,胖子有蛮力。一般都是配合了一起执行任务的。

        胖子绕到后备箱那里,从里头拿出钉子,一个个粗钉子,尖头朝上,如今正装在盒子里,他捧着盒子朝着瘦子看,“哥,丢哪?”

        瘦子跑过来,接过胖子的盒子,同他说道:“我来丢,你把车开远点。然后再回来,听懂了没。”

        “好。”胖子点头。迅速上车,发动车辆,将车往前头的城区开去。

        胖子开车的同时,瘦子也往路上走,这一片区域前几天他已经侦查过,没有摄像头,在前面一百米的地方,坏了一盏路灯,因此将钉子放在那儿,可以避免古晚晴提前发现。

        心里有了这样的打算,手头干起活来就快了很多,他半弯着腰,将钉子围成一团放置在地面上,要确保钉子的数量,在轧入车胎后,立马让车无法行驶。

        “好了没?人已经快到了。”对讲机里的小董喊着。

        “好了,好了。”瘦子回道。

        返身往马路牙子跑去,他身材矮小,像个小老鼠一样哧溜一声跑了。路边栽种了许多的参天大树,刚好可以遮挡住身体。

        “胖子,等会我喊,你上去迷晕她。”小董又和胖子说。

        胖子蹲在对面的树木后头:“好。”

        “机灵点。”小董叮嘱。这话是刻意说给胖子听的。

        “……”胖子张嘴蠕动,想要辩解,可声音还没发出来就被小董打断了,他压低嗓音:“,注意,车来了。”

        车拐过了弯,正直直往这边驶来。古晚晴聚精会神开着车,不知咋的,脑子里又迸发出思绪来,这样的思绪导致她并没有发现大灯耀眼下的钉子。

        “嗡……”的一声。

        车胎瞬间瘪了,仪表盘上也显示着标志,她瞬间缓过神来,将车熄了火。她意识到车爆胎了,而且是巨大的伤害导致的。

        这儿地界比较偏,鲜少有人来往。

        再者说,为了政府的美好环境建设,政府在这一片安排了清洁工,清洁工六点半下班,在下班前肯定会打扫好这里,现在才刚过六点半,不可能会有如此强大的破坏性物质导致车胎瞬间爆。

        古晚晴分析过后,只有一种可能,有人故意为之。她没有下车,反而将车锁好,拨通了110。

        电话接通过程中,她低着头,用眼睛的两侧余光观察着周围,隐约瞧见两侧树木后面有窸窸窣窣的人影。

        跟110接线员说完情况后,对方表示会立即派警察过来。还仔细询问了地址。

        古晚晴并没有惊慌,她面色轻松的继续将手机放在耳朵边上,那头已经挂断了,但她没有放下来,营造了一种在继续打电话的模样。

        另外一只手却已经伸到副驾驶抽屉里,抽屉里放着一把菜刀,锋利无比的菜刀。即便在如此黑暗的环境下,菜刀依旧很亮。

        这算是正当防卫吧。

        古晚晴心想。手头颠了颠菜刀,好久没用了。还算顺手。

        小董张望了半天,古晚晴还是没有下车,倒是耳边传来了警车鸣笛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似乎就是循着他们来的。

        “董哥,有警察。撤不撤?”瘦子离得近,他瞧见警车已经拐弯了:“董哥。”

        小董:“撤。我们去她家楼下蹲着。”

        三个人就急匆匆从黑暗中撤退,往小董说的汇合点靠拢。将车开到隐蔽的地方后,坐在车上等着古晚晴的到来。

        “还真是个聪明的女人。”瘦子又开始抽烟,“要绑她还真是不容易。”

        “你可别忘了,她是汤雄的女儿。汤雄那么鸡贼的人。”小董回道。眼睛看着监控。

        “看来,我们需要使用特别的手段才行。”瘦子朝着天空吐烟圈。

        坐在一旁的胖子一声未吭,自顾自的抽着自己的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