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22章

第22章

        车刚出高速收费站,沈晔霖就径直将车驶进了服务区,想着去买杯咖啡来提提神。

        这个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月亮昏晕,星光稀疏,也就服务区依旧亮着灯火,里头的商店里鲜少有人在那走动,基本上都是空着的。

        沈晔霖挂挡、拉手刹,将车稳稳当当停在门口的停车位上,随后往卫生间走,憋了一路的尿意在倾泻片刻后让他整个人神清气爽。

        他悬开水龙头准备洗手,口袋里的手机突兀地响了。铃声在这寂静的空气中,莫名让沈晔霖心头一颤。

        他慢条斯理的用烘干机烘干手上的水,在这个时间段,陈霸天是不会给他打电话的,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孙乾,而孙乾想要跟他说什么,他心里清楚。

        不过就是古晚晴的事情,这件事情他暂时还不能插手,一路上想了许多法子,还是没有两全其美的。

        在铃声响起第二遍时,沈晔霖掏出来手机。

        没料想是小董打来的。

        “霖哥,你回来了吗?”小董问。他大概是站在风里,刮风的呼呼声被听筒无限放大。

        沈晔霖将手机稍许离耳朵远了些:“刚进市。”

        “霖哥,我媳妇要生孩子了,吵着闹着非让我去,霖哥,你也知道干我们这一行的,平日里都是没时间陪老婆的,我媳妇十八岁就跟了我......”小董吸了几口气,能听出他说话声有些呜咽,带着淡淡的鼻音:“霖哥,我欠她太多了。”

        沈晔霖没吭声,小董还在继续说着。

        他抬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镜子中的他,眼睛无神,眼皮肿胀着,下巴处有些细小的胡渣,黑黑的,将嘴巴一圈的轮廓都勾勒出来了。在仔细看,眼睛猩红,将眼白的清亮完全覆盖住。

        一会后,小董喊停顿了叙述,喊了声:“霖哥。”

        沈晔霖:“有什么事情直说。”

        “我现在在老林里,陈爷让我绑了个人,我在看她走不开,能不能麻烦......”

        话戛然而止,当时不是小董自己停住的,而是被沈晔霖打断的,沈晔霖沉着嗓子,并没有给小董说下去的机会:“我没空。”

        这算是直截了当的拒绝了小董。

        小董坚持:“我给乾哥打了电话,他不接,我也是实在没法子才来麻烦霖哥你的。”

        沈晔霖与小董的关系并不是很亲,沈晔霖才跟了陈霸天三年,平日里又是沉默寡言的人,除了一起执行任务,两人少有接触。出任务也是孙乾一起跟着的,有孙乾在,小董自然显得多余了。

        孙乾是个话痨,沈晔霖不得不随时应和两声,一来二去,沈晔霖和孙乾关系倒还算可以,和小董却只能算泛泛之交。

        还有一个原因,这事情涉及到古晚晴,不得不防。

        算下来,汤雄那儿肯定已经知道了古晚晴被绑架的事情。毒贩圈子小,汤雄用脚指头想也能猜到是陈霸天绑的人,按照汤雄的性格,他明面上是个普通的商业家,铁定会走白道,借助警察的势力来寻找古晚晴。

        这事情要是报了警,那必然会触碰到陈霸天的底线,为了防止身份暴露,他一定会要求杀了古晚晴,将尸体沉尸海底或者用药剂将尸体完全腐蚀,让警察寻不到丝毫的蛛丝马迹。

        这种事情,万一落在沈晔霖手头上,他断然是下不了手的。他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只杀毒贩,绝对不会牵连到任何一个公民。

        电话那头传来打火机的声音,片刻后就是小董吞吐烟雾的声音,声音不大,却很好辨识,小董说:“霖哥,你就看在我上次为你挡了一枪的份上,帮帮我这一次。”

        小董是个聪明人,特别会拿捏人的短处。到这,沈晔霖再也没有理由拒绝,只好答应:“好。”

        “我把地址从微信定位给你。胖子和瘦子也在这,明儿一早我就赶过来。”

        “好。”沈晔霖挂断电话。

        出了卫生间,沈晔霖直奔咖啡厅而去。

        买了杯黑咖啡就又急匆匆往停车场赶,一边走一边喝咖啡,热咖啡升腾的热气让后背出了许多汗,浑身弥漫着一股子汗臭味。这样的汗臭味在空调里更显得重了许多。

        沈晔霖皱着眉头,将咖啡顺手扔在了服务区门口的垃圾桶里,接着揉搓着自己的鼻子,算是醒了醒神。

        车往前驶去,大概滑走十米后又倒了回来,车尾亮着大灯在黑夜里明晃晃的。

        车在垃圾桶前停留着,下一刻,沈晔霖高举着健硕的手臂将身上的T恤脱下来,随性地一抛扔在了垃圾桶里,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黑色的衣服就完全没入了桶内。

        他脚底用力踩着油门,将车驶离了服务区。

        再一次停下车是在市区的24小时便利店门口。

        沈晔霖自顾自地往里走,目标明确的拿了三样东西,分别是:刮胡刀、矿泉水、一次性毛巾。

        付了钱后他迅速上车将车往深山老林开,东边天已经开始慢慢明亮起来,虽算不上大亮,但也能明显瞧见隐隐约约的亮堂了。

        在深山的脚底下,沈晔霖停车并且下车,手拿着矿泉水瓶和毛巾站在路边的小树林里,毛巾蘸了水,稍微擦拭了一下身体,冰凉的水湿润着肌肤,一种凉爽在心底油然而生。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躯。

        光线打在赤·裸的上半身上,腹肌六块,很薄,并不是那种像拳头一样硬邦邦鼓着的,很规整的六块,曲线分明,在腹肌上面便是胸肌,同样柔和的胸肌。

        他的肌肤不白,更显男子汉的硬气。

        沈晔霖满意地撇着嘴角笑了笑,又回到车里对着后视镜将胡子刮干净。

        一切都忙活好后,去后备箱里拿了件衣服,穿戴完毕后重新坐回车里,拨通了顾平的电话。

        “嘟嘟......嘟嘟......”

        三声后电话就接通了。

        “古晚晴被绑架了。”沈晔霖说,说话的时候仍旧在倒腾自己的胡子。

        “谁?”顾平问,迅速从困意中缓过来,语调严肃:“什么时候?人现在怎么样子?”

        “我现在过去。情况未知。”

        “你要保护好她,千万不能出意外。”

        沈晔霖的手顿了顿,想起初次在古晚晴家,顾平还有别的警察对于古晚晴的态度,像是认识又像是在介怀着什么,他问:“古晚晴什么身份?我查不到她的任何信息。”

        顾平:“公民。”

        沈晔霖也没接着问,他知道警察对于有些事情是要保密的,妄图从警察嘴里问出话来,那就是痴人说梦,他换了个话题,回到了一开始:“你那儿暂时还不能出警,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太少,很容易被陈霸天怀疑我。”

        “你先拖着,我想办法。”

        “好。”沈晔霖还想说要顾平注意分寸,可想了想还是没敢说出来。

        顾平:“先把地址告诉我。”

        “在嘎啦山。”

        “我知道了,你小心行事。”顾平叮嘱。

        结束通话后,沈晔霖驱车往山上赶。

        嘎啦山有一条盘山公路,他顺着路往前开,绕着山体开,一侧是东边天的光线,一边是西边天的黯淡,越往上,东边天的光线就愈发强烈,直直照在挡风玻璃上。

        已经破晓了,曙光微露。

        开了将近二十分钟,才瞧见了屋子。他将车掉转车头停靠在门前,然后下车。

        他瞧见瘦子和胖子正蹲在门口抽烟,地上积累着许多烟头,还有两个空烟盒,见他下车,瘦子就立马迎了过来,还递了烟:“霖哥,辛苦了。”

        这样一比较,胖子显得木讷了许多,他只是看着沈晔霖,张着嘴巴喊了声:“霖哥好。”接着继续低头抽烟。

        沈晔霖没有去接烟,“小董走了?”

        “刚走。他老婆着急生孩子,霖哥你是没瞧见,他人都急哭了。”瘦子有板有眼道,抬手将烟卡在了耳朵上,丝毫没有觉得尴尬。

        “里头绑的谁?”

        瘦子将口头正在抽的烟拿在手上,认真回复着沈晔霖的问题:“汤雄的女儿。古晚晴,这娘们性子烈的很,自己把自己的手心掐出血来了,还有那墙壁上,也都是血,这娘们也不喊一声疼。”

        听着瘦子一口一个娘们,沈晔霖黧黑的脸上已经有了不满的气息,目光很有梢神,直勾勾地盯着瘦子,像是个螺丝钉般尖锐。

        他只是看着,不吭声。

        这让瘦子摸不着头脑,他阴瘪瘪的挠着脸:“咋了,霖哥?”

        沈晔霖没理他,推开门,往里走去。

        瘦子在门外小声嘀咕了句:“霖哥这是吃错药了。”

        “马屁拍在马腿上。”胖子噎瘦子。

        “滚!”瘦子骂着,继续抽烟,耳边留意着屋子里的动静,这是小董走之前交待他的。

        古晚晴靠在墙角,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地面,小董临走前怕她继续自残,已经将先前绑在后面的手改成了绑在前面,紧紧的用麻绳围绕着,整个手臂弯曲,耷拉在裤裆处。

        她眼珠子转动着,左看右看,脑子里盘算着如何自救。

        从刚才三人的对话中,她大致知道了被绑架的原因。

        有人把自个当成了汤雄的女儿,想要用她来换取汤雄的工厂。

        只听说汤雄经营着房地产,还不知道他拥有工厂,这样的工厂估摸着并不纯洁,很有可能和毒贩扯上关系。因为古晚晴见过这个紫毛的男人,他们称他为“小董”。

        小董和沈晔霖是一伙的,知道这个消息后,古晚晴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突然就安定了下来,没有一开始的急躁不安。

        她知道,沈晔霖会来救她。因为他是警察,并且她看的出来,他很善良。

        其实,不来救也没事,她并不害怕死亡,在古盛浩死后,她就想过自杀,后来是秉着要给古盛浩报仇的信念,才活到了现在。

        如今知道了凶手是谁,她也就算了了一桩心事,或许自己无法真的去报仇,但沈晔霖在,就代表着国家在,国家的公正一定会揭开贩毒的黑暗,还给古盛浩一个光明的世界。

        这样一想,古晚晴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眸子渐渐有了些光亮。

        也在这时,她听见了门外的说话声,隔着木门,她清楚听见了只属于沈晔霖的说话声。他的声音那么特别,一下子就传入了耳朵里。

        听着听着,古晚晴感觉眼前出现了亮光,门也在同时被开启。

        “吱嘎”一声,伴随着悠悠然的响动。比人先映入古晚晴眼帘的是外头的曙光,这样的曙光从门和玻璃窗户上同时映了进来。

        似乎是沈晔霖的到来,带来了真正的曙光。

        门彻底大开。

        古晚晴抬头,眼睛也未眨动分毫,她瞧着沈晔霖站在曙光中,穿着一身痞子气的衣服,背脊挺拔,眉宇俊秀,正挑眉看着自己。

        他的头发乱糟糟的,并没有任何发型。可她还是觉得他好看极了。

        古晚晴打量沈晔霖的时候,沈晔霖也在看她,与以前比,这次他是盯着古晚晴看的,而不是用余光。

        眼中瞧见的古晚晴外表狼狈,眼神却坚定异常,撅着嘴,跟个不肯认输的小孩一样。

        直到目光落在她的手上时,沈晔霖的眼神才有了改变,眸子里隐含着愤怒,这样的情绪被很好的控制在了体内。

        古晚晴白皙的手,显得血迹更加的唐突,这样的伤口该是多么的疼痛,男人都受不了,更别说她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

        柔弱?

        沈晔霖摇着头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瘦子。”沈晔霖没有和古晚晴说话,他假装不认识她般把眼睛别开了,朝着门外喊:“把她手松开。”

        听到呼喊,瘦子立马跑过来,手头的烟都丢了,“霖哥,这娘们性子烈,怕是松开了要跑了。”

        “我在这,她还能跑?”沈晔霖白了瘦子一眼。

        瘦子只好上前去给古晚晴松手,解开手上的绳子后他抬头看沈晔霖,问道:“脚上要松吗?”

        他的手已经作势要去解脚上的麻绳了,却得到了沈晔霖的否定,沈晔霖说:“绑着。”

        瘦子愣了一下才站起身来。

        沈晔霖心里知道,真要都解开了,他可能未必是古晚晴的对手,见识过她打架的魄力,还真是有点后怕。

        松开手是因为不忍心看伤口被粗糙的麻绳磨着,而不松开脚,是怕她跑了。一溜烟就跑的没影,到时候陈霸天那里无法交代。

        “她吃饭了吗?”沈晔霖问,眼睛看着古晚晴,她正在活动着手腕,她似乎一点也不在乎手上的伤口。

        瘦子知道沈晔霖是在问自己,他回道:“没有。”

        “小董没有教你们怎么对待人质?”

        “额……”瘦子不知道怎么说,支支吾吾。

        沈晔霖凶:“拿吃的去。”

        瘦子将吃的递给古晚晴,古晚晴并没有接,眼睛圆鼓鼓瞪着瘦子,碍于沈晔霖在,瘦子也不敢说啥,更不敢骂,只好将吃的转手递给了沈晔霖:“霖哥。你看。”

        沈晔霖接了过去,随后脚步微迈,向着古晚晴靠近,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瘦子给的是面包,肉松面包。他撕开包装袋,才给的古晚晴。

        古晚晴看了一眼,在瘦子的意料之外,她居然拿在手里吃了起来,吃的狼吞虎咽的。

        还伸手去拿地上的矿泉水,咕噜咕噜灌了好几口,水顺着洁白无瑕的脖颈往衣服里灌,她又伸手像汉子一样用胳膊擦。

        沈晔霖直直看着,靠这么近,他能闻见血腥味,也能看见古晚晴强忍着的泪水,即便是那么努力隐藏着,还是被细心的他发现了。

        “看什么?”古晚晴将口头的面包咽下去。

        沈晔霖假装随意的语气:“疼吗?”

        “不疼。”

        “女人要懂得柔弱。”

        “是吗?”古晚晴反问:“怎么个柔弱法。”

        沈晔霖都看在眼里,莫名有些想逗她笑的冲动,而他真的做了,他说:“你给我唱首小白兔,我就放了你。”他见古晚晴没生气,又接着说:“这个时候你就应该给我唱。”

        “哦?”古晚晴眨巴着眼睛,委屈巴巴:“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爱吃萝卜和青菜,蹦蹦跳跳真可爱。”

        话落后,侧头笑:“是这样吗?”

        沈晔霖良久没说话,开口后的第一句话还是和瘦子说的:“出去!把门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