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23章

第23章

        瘦子站在门外,眼睛盯着东边天慢慢升起的光芒,太阳还没有显露出来,只是先散发出了明亮来,他挠着头,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嘴里嘟囔着:“霖哥今天这是怎么了!很奇怪!”

        胖子坐在台阶上,烟抽的有些齁嗓子,他就索性住了嘴,盯着前头的山看。

        山在缥缈的云雾中忽远忽近,他睁了睁眼睛继续看着。

        “我跟你说话,耳朵哩!”瘦子蹲下来抢过胖子地面上的烟盒,自说自话的拔了根烟出来,打火机点燃烟后又接着说,“胖子,你说霖哥是不是看那娘们漂亮?”

        瘦子笑的贼兮兮的。

        “不知道。”

        “你这人就是太无趣了。”瘦子吐烟。

        烟顺着风往胖子那儿飘,半夜的呕吐已经让胖子面色苍白,他砸吧了两下嘴巴,站起身来往山体的东边走,压根不想搭理瘦子。

        瘦子继续抽烟,嘴里嘟囔道:“霖哥也有把持不住的时候。”

        他将烟夹在手上开始扒门缝往里看,缝隙并不大,所以瘦子看的并不真实,一只眼睛闭着,一只眼睛微眯往里瞧着。

        在风的影响下,烟燃烧的很快,他也无心再去抽烟,索性将烟踩灭了。

        门紧闭着,一扇木门阻隔了曙光的到来。

        虽然依旧有光线透露进来,但却失去了耀眼的明亮。

        古晚晴正视着沈晔霖,他半蹲着身体,与自己目光保持平衡,此刻正微侧着头看着她,乌黑深邃的眼眸里泛着迷人的光泽。

        这样的目光看不出是喜还是怒,他的眼睛也不眨动,只是淡淡的看着,这像是要将整个人凿穿般。

        两人就这样看了足足有五分钟之余,谁也没吭声。

        最后饶是沈晔霖先有所动作,他伸手将古晚晴垂荡在嘴角的头发给她撩到了耳后,动作很温柔。

        没料想,他的突然凑近让古晚晴下意识身躯往后缩,身躯靠在墙角上,微瞪双眼。

        在知晓他的意图后,她显然就放松了下来,肩膀下垂,微微咬着唇看着沈晔霖。

        沈晔霖的手指温热的很,在触碰到古晚晴的耳垂后又持续升温,随即将手缩了回去,背在身后,咳咳了一声。

        他站起身来,在屋子里开始走来走去,缓解燥热,他说:“古晚晴,我发现你真的将假柔弱演绎的很到位。”

        “是吗?看来这招对你很管用。”古晚晴抬头。

        “......”沈晔霖没去回答,他背对着古晚晴,喝着桌子上的矿泉水,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又换了另外一个话题问了出来:“为什么汤雄姓汤,你姓古?”

        古晚晴:“我不是他女儿。”

        “什么意思?”

        “我是孤儿。”

        “那汤雄?”沈晔霖转过身来,手上握着矿泉水瓶,却没有再喝,而是满脸疑惑地看着:“他和你什么关系?”

        “没关系,”古晚晴耸肩,目光真挚:“我想你们是被他耍了,至于他为什么耍你们,里面的内幕你应该心里有数。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用我去给你梳理吧。”

        沈晔霖皱眉,抬手在下颚处摩挲,胡子刮的并不顺畅。

        甚至有许多的细小胡茬在顺滑的表皮肌肤上扎的他手疼。

        古晚晴继续说:“你们绑我是达不到目的的,不然你可以打个电话问问汤雄,看他会不会把工厂给你们。”

        沈晔霖往门外走,一开门发现瘦子在门口东张西望的看着,见他出来,瘦子略微尴尬地低头在拨着手指甲。

        沈晔霖说:“进去看着人。”

        瘦子“哦”了一声,往里走,目光绕着沈晔霖的裤腰带看了看,刚才在门外看的并不仔细,换句话来说,几乎什么也看不见,说话声音也是飘忽的很。

        沈晔霖的面色很不好,看来事情并没有办成,瘦子摇了摇头,踏进了门。

        在进门前将烟头撵灭在脚底下,烟火蹿了两下就彻底灭了,只留下一缕烟。

        而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沈晔霖直接去了汽车那,站在车旁边给小董去了个电话。

        他眉头紧锁着,深觉这件事情不妙。他心里清楚,自个不能直接联系沈霸天,事情不是交给他负责的。

        很幸运的是小董立刻就接了,几乎是秒接的。

        沈晔霖捏着手机还没来得及开口,小董的声音就先传了过来:“霖哥,我刚想给你打电话,我绑错人了,古晚晴不是汤雄的女儿。”

        “怎么回事?”

        “这是汤雄放出来的烟.雾弹,已经调查清楚了,他女儿叫陈雯倩。古晚晴只是他认的干女儿。”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沈晔霖知道小董肯定拿不定主意,他会给陈霸天打电话去询问陈霸天的意见,他接着问:“陈爷怎么说?”

        “陈爷说把人做掉。”小董说。他那儿有婴儿啼哭的声音,声音很清脆,“霖哥,这件事情你帮我处理一下,我暂时还走不开。”

        “好。”沈晔霖答应了,挂断电话。

        手机上有条信息传了过来,上头写着:霖哥,地界里来新人了。

        这条信息备注的是阿宝,按摩店的店长,也是顾平的线人,沈晔霖知道这条信息是顾平让阿宝发过来的。

        顾平想要告诉他已经安排人过来了,让他随时做好准备。

        他对照着反光镜看着,太阳出来了,柔和焦躁的光线穿过稀疏的树叶间隙洒在镜面上,形成一个个小的斑点。

        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嘴角微斜,带着笑意,下颚处有几根没有清理干净的胡渣,此刻看上去也是莫名的舒心。

        沈晔霖信组织,他确信组织能把古晚晴安全解救出去。

        这时候,胖子从东侧的山体跑过来,跑的气喘吁吁的,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这样一看整张脸油腻的很,他边跑边喊:“霖哥,霖哥,有一群消防兵上山了,霖哥,警察来了。”

        胖子读书少,他总是喜欢把这些国家人员都当成警察来看。

        跟耗子见到猫一样,说话声音都在颤抖。

        “在哪?”沈晔霖故作惊讶,停手看着胖子。

        胖子肥硕的手指着东边,“在那儿,已经爬到半山腰了。”

        “多少人?”

        “有二十几个。”

        沈晔霖挠着鼻头,眼前的胖子身上汗越来越多,他说:“人还挺多,想要跟他们斗是不可能的。”

        瘦子听到风声后,也探出脑袋来,他这人最怕的就是警察,其实做这一行的,听到警察都会软了脚。瘦子朝着外头张望:“那怎么办?”

        沈晔霖:“跑。”

        “从哪跑?下车的路就这有一条,这可是盘山公路!”胖子激动的呼吸着,胸脯肉随着吸气和呼气颤动着:“完了完了,要被包饺子了!”

        “你这个乌鸦嘴!”瘦子骂。他的眼睛看着古晚晴,生怕古晚晴有所动静。

        奇怪的是,古晚晴乖乖坐在那里,并没有任何逃跑的迹象。

        瘦子将放置在古晚晴身上的目光移到了沈晔霖身上,他又说:“他们带枪了吗?他们来噶啦山干嘛?”

        胖子精神恍惚,并没有说话,他甚至没有听清楚瘦子说的什么。

        人在强大的冲突后,会突然变得呆滞。

        “你去看看。”沈晔霖看了一眼瘦子,叮嘱他:“别惊动他们。”

        “好。”瘦子立马往东侧跑,他个头小,身手敏捷,跑起来快得很。

        瘦子走后,沈晔霖就让胖子和他一起进了屋,他重新让胖子捆绑好古晚晴的手,只是用的不是麻绳,而是他身上的T恤。

        T恤脱下来,用暴力的力道将衣服一分为二,扯了些细布条出来,让胖子用布条捆绑。

        捆绑好古晚晴的手是为了做戏给胖子和瘦子看,免得落下口舌传到陈霸天的耳朵里。

        至于用T恤是因为,他先前在出屋子前就将麻绳从后窗户扔掉了,估摸着麻绳现在已经顺着山体滚远了。

        这糟心的麻绳看着就让他揪心。

        “哥,你看这样成不?”胖子认真捆好后问:“要不再绑扎实点?”布条捆起来确实有些难,不如麻绳省力。

        沈晔霖:“够了。你出去看着点,看瘦子来了没?”

        胖子往外走,神情依旧不对劲。

        胖子前脚刚踏出门,人消失在视线中,沈晔霖就蹲下身子来。

        沈晔霖压低声音:“一会机灵点。”

        他伸手将古晚晴的头发帮她扎好,他不会扎,弄来弄去只勉强扎了个马尾辫,其实跟原本也差不多,依旧是凌乱不堪,好的是,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古晚晴没有犯犟,她点着头。

        眼睛死死盯着沈晔霖的眼睛,她喜欢看他,看他眼中的满满正义,无限的光明未来。

        沈晔霖此刻赤着上半身,古晚晴可以清楚瞧见他身上的伤口,伤口狰狞着面孔,一条一条,有新的,有旧的,如此多的伤口在他小麦色的肌肤上,残留着。

        这是不完美的沈晔霖,可在她心里其实是很完美的,比任何一个男人都有男人味,配上他的板寸头,尽显魅力。

        “沈晔霖,等你自由了,我做你女朋友。”古晚晴说。

        她向来性子就直,问这话的时候不像别的女人扭扭捏捏,她喜欢直截了当的告诉沈晔霖,她的心意。

        她那份炽热的心,像是滚滚而来的江水一样,迫不及待要涌入岸堤。

        “……”沈晔霖没吭声。

        他知道古晚晴聪明,这么多的事情下来,她一定猜到了什么东西。或许知道了他的身份,是毒贩还是卧底。

        至于是其中的哪一个,他暂时还是无法从古晚晴的眼神中解读出来。

        古晚晴还想张嘴说话,沈晔霖却抢先一步,用话堵住了她的嘴,他说:“不能。”

        他站起身来,也扯着古晚晴的胳膊让她起来,是时候要出去了。

        古晚晴大概是坐久了,脚早就麻木,身体一下子没能站起来,腿抖了两下就重新摔在了地上。

        可她没有服输,自顾自的立马重新扶着墙面站起来。

        沈晔霖看不下去,伸手去搀扶古晚晴。

        好在古晚晴并没有拒绝,任由沈晔霖拉着她的手腕。

        还真是个倔强的女人,该是什么样子的经历才会造就一个女人成为这样的性格。

        沈晔霖心想,同时叹了口气。

        五分钟后,古晚晴站直脚,脚已经不麻了,就是捆着让她行动不便,沈晔霖显然没有想帮她松绑的心,她只好扭着屁股慢慢挪着步伐跟在沈晔霖后面。

        木门口有个木门槛,门槛不高,却抑制住了古晚晴前进的蹦跳脚步。

        沈晔霖已经跨出了门,他回过身来,瞧着古晚晴,又往东侧瞧了瞧胖子和瘦子,两个人还没有回来。

        他站在门槛的外侧,古晚晴站在里侧,沈晔霖弯腰抬手轻轻松松将古晚晴扛起。

        随后,一手垂荡在裤腿处,一手抱住古晚晴的大腿。

        古晚晴个头高,却并不重,扛在肩头毫无压力。

        沈晔霖迈步伐往东侧走,现在这样的情况不能开车,只能先步行,找个地方让古晚晴成功逃脱。

        “古晚晴,收起你的脾气,一会别犯。”沈晔霖语重心长的说。

        古晚晴背脊躬着,脑袋倒垂,她的脸几乎贴近了沈晔霖的后背肌肤,沈晔霖出了汗,身躯上弥散着汗臭味。

        她咽了咽口水,并没有觉得这味道难闻,反而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气味。

        说实话,这个倒挂的姿势并不好受,古晚晴肚子用力发声回道:“哦。”

        语言没了原本的强硬,嗓子里难受,卡了唾沫。

        胖子和瘦子回来了。

        一前一后回来的,瘦子走得快,很快就走到眼前了,他说:“一群消防兵,没枪,但是人很多。我听他们说话的意思,好像是这儿以前着过大火,隔段时间他们就会上山来看看,避免火灾隐患。”

        “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沈晔霖说。

        他作势要上车,却被瘦子拦住了,瘦子说:“不能开车,动静太大。”

        瘦子还算是聪明的,跟沈晔霖想到一块去了,沈晔霖略表思虑的表情:“先步行找隐蔽地方。”

        四人就往西侧走。

        沈晔霖扛着古晚晴走在前面。瘦子和胖子跟在后面。

        胖子问:“霖哥,你这车是套牌的吧?”

        沈晔霖:“嗯。”

        “那就行。”胖子松了口气,看着沈晔霖的背脊上出了汗,他又道:“霖哥,我来背吧。”

        瘦子:“要你瞎几把操心。霖哥身强体壮,哪跟你一样,虚胖。”

        “我来背,走得快。”沈晔霖道。脚步却是加快了许多。

        山体的西侧树木相比东侧而言更加的茂盛,很容易就找到了藏身之处。

        四人猫在那里,打起十二分的注意力观察四周。古晚晴蹲在沈晔霖的旁边,她的嘴巴里被胖子塞了布条。

        没一会后,旁边就传来了消防员说话的声音,他们走路的步伐统一而有节奏,一下一下在寂静的山里回荡着。

        沈晔霖往旁边移了两步,走之前他特地交代瘦子,他说:“把古晚晴给我看好。不然你自己去跟陈爷说。”

        瘦子头杵的跟棍头一样:“一定看好,一定看好。”

        沈晔霖让他看而不是让胖子看,就这是对他最大的信任。他心里跟抹了蜜一样,开心极了。

        消防员就在底下,再绕一圈,从西到东就能和他们碰头了,而且不止这一队,陆续的他们发现,底下还分布着好几波人,正在对山进行仔细检查。

        手上拿着机器,也看不懂在进行什么专业的测量。

        胖子和瘦子聚精会神看着消防员,心里胆颤心惊,大气都不敢呼。

        而古晚晴一心一意盯着沈晔霖看,她在看他的动作和表情,一开始沈晔霖并没有动作,等消防员逐渐靠近后,他突然冲自个眨眼睛,还斜瞥了一眼消防员。

        古晚晴心领神会,她用尽全身力量凝聚到头部,然后将头猛的顶向瘦子的后背,瘦子单薄,一下就被撞的摔在了南侧的草地里,四仰八叉。

        她没有停留,身体往前倾,人就像个皮球一样自山体的上方滚了下去。

        脸和暴露在外面的肌肤被草和树枝扎的生疼,古晚晴喊:“救命!”

        底下的消防员瞬间就停住了步伐,齐刷刷朝着声源地看,有几个人已经跨步上来,爬着陡峭的山体过来接古晚晴。

        人距离还挺远的,他们以为这是失足掉落的登山者。

        瘦子吓傻了,在爬起来后张着下巴,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下面。

        这个时候,他压根不敢去看沈晔霖,还没抬头,就感觉到了来自那边的尖锐目光,后背凉飕飕一片,从头顶一直凉到脚底板。

        胖子眼下更害怕了:“完了完了。完犊子了。”

        瘦子捂住胖子的嘴巴,不让他说话:“闭嘴,你给我闭嘴!”

        “完了……”胖子还在絮絮叨叨:“我们逃不掉了......要死在这里了......”

        瘦子心烦极了,他小声絮叨,也像是故意说给沈晔霖听的:“完了的是我,我上有老,下有小,这件事情要是被陈爷知道了,我怕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这可咋办啊!咋办啊!”

        瞧着底下的古晚晴被消防员带到了平稳的盘山路面上,沈晔霖心里松了口气,跟瘦子说话的语气也柔和了许多:“你想怎么办?”

        瘦子抬头,眼睛噙泪:“有希望瞒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