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27章

第27章

        忙活了好一会,总算是将箱子全部拆封了,箱子靠边垒着,随后沈晔霖开始忙前忙后整理物品的摆放。

        他抬手擦额头上豆大的汗滴,顺便问坐在木椅上摇曳着蒲扇的古晚晴:“放这行不行?”

        古晚晴摇头,指着另一头的架子:“放那。”她说话的架势像极了女主人。

        沈晔霖照做,将花瓶小心翼翼放在桌面上。

        这个时候的他背脊上已经完全被汗浸透了,黑色的T恤贴在身上,勾勒着轮廓,这样的形体让古晚晴移不开眼,她死死盯着沈晔霖看。

        手头的蒲扇摇啊摇的,将沈晔霖从上看到下,又从下看到上,沈晔霖背对着他,古晚晴瞧着他的屁股,屁股很圆润,又不似女人那样的翘,而是一种别样的特色。

        沈晔霖又转过身来,俯身下来搬地上的物品,他的前面也是很勾人心魄的,古晚晴若无其事的用目光打量着他下腹处,被裤子裹住的地方,随后她斜媚一笑,蒲扇又开始扇动。

        “你谈过女朋友没?”古晚晴问。

        沈晔霖绕过桌子往厨房里搬碗碟,他都没去看古晚晴,耳边刮过她说话的声音,也只是匆忙掠过,他听见了耳朵里,却也没想去回答。

        将碗碟放在架子上后,又折回客厅里继续搬,总共一来一回跑了八次才将厨房用具都搬了进去。

        古晚晴的目光还在盯着沈晔霖,这一点沈晔霖清清楚楚感受到了,一双冷冰冰的眼睛在他身上扫射,跟随着他前后移动。

        沈晔霖扛不住了,妥协道,说话时依旧在干活:“没有。”再不回应怕是要被目光刺穿了。

        “哦。”古晚晴言语中带着没有隐匿的喜悦。

        沈晔霖步伐快速走动,心里寻思着干完活要去看演唱会,心里有了这样的念头,他就时不时低头看手腕上的表。

        好在时间还早。孙乾催促的电话也没有打来。

        古晚晴知道他要出门,若不是刚才在楼梯里拦住他,怕是人早就走了,至于他为何回来,她也能猜到,肯定是因为心有愧疚,毕竟她在噶啦山受了伤,而且事情多少关乎他。

        沈晔霖本性善良,肯定过不了心里这关,猜测是这样的,可古晚晴还是抱有一丝的幻想,幻想着沈晔霖是因为在乎她,而不是责任。

        “热不?”古晚晴说这话时,蒲扇已经递到了沈晔霖面前,她人也站在那,用力摇着:“凉爽没?”

        屋子里还没有装空调,原本的租客把空调搬走了,而古晚晴还没来得及去买。这样的情况就导致屋子里燥热异常,呼吸的空气都带着暖气。

        沈晔霖抬眸看他,手头端着东西,一个小纸箱子,他打眼就看见古晚晴拼命晃动的手腕,手腕上的薄痂又撕裂开了。

        他的眉头一皱,只是微微一下,就用力攥紧了古晚晴的手臂,她的身体也燥热的很,他的手掌握上去,直烫手心。

        “我不热。”他说。

        古晚晴翘着嘴,一副不相信,眼眸里淡淡的闪烁着光,也没再计较啥,而是换了话题:“你走吧,剩余的活我自己干。”

        “我干完走。”沈晔霖坚持。

        他低头准备将纸箱子放在书架上,纸箱子里摆放的东西是书,箱盒上面阖着,可透过缝隙,他还是能瞧出封面来。

        红封面的书,跟国旗差不多的颜色。

        古晚晴并没有意识到沈晔霖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她满心都在看着沈晔霖的脸。

        他的脸线条硬朗,眉眼不似寻常男人的柔情,他是寡淡的,没有任何让人迸发爱情的光芒在眼眶周围跳跃,跟个庙里的和尚一样,无情无欲无求的模样。

        这样的男人真是太糟糕了。

        想着他有事要去忙,古晚晴就伸手去抢沈晔霖手头的纸箱,沈晔霖不撒手,两人就这样僵持着,全程都两眼对视,谁也不肯妥协。

        突然两人又齐齐撒手了,纸箱子应声落地,与纸箱子一同落地的还有一本书,一张照片。

        书名是《信仰》。

        照片一张合影,两个人。沈晔霖和古盛浩。

        沈晔霖看着照片,一时之间愣住了,任凭照片掉在地砖上。

        照片里的他理着板寸头,穿着警服,眸子漆黑;与此相比,古盛浩的模样更为端正,他似乎天生就是当警察的料,光是看他就觉得他是个忠于国家的正义男人,眸子里的刚正不阿都要爆表了。

        当初也是因为这个,古盛浩才被上头选去当卧底,这些也是后来顾平告诉他的。

        顾平是这样说的:“古盛浩不会背叛组织,但是你不一定,你吊儿郎当,不可信。”

        事实证明,吊儿郎当的他比古盛浩更适合在毒贩圈子里混,古盛浩这人他太了解了,过于正经,这样的正经最终真的断送了他的命。

        “你是?”

        沈晔霖这两个字问出口后,古晚晴已经将照片捡了起来,她将照片背面的灰尘轻轻用手擦拭,擦过后放进书里。她知道沈晔霖看到了,照片背面的签名那么张扬。

        “你是古盛浩的妹妹?”沈晔霖显然有些不相信,这话问出来的口气都散发着不信的口吻。

        两人根本就不像,古盛浩是温暖的大男孩,跟照片里一样的明媚,可眼前的古晚晴,暴躁易怒,冷漠又让人无法靠近。不说气质,两人的外形也丝毫不像。

        一如沈晔霖预料的那样,古晚晴没有吱声,她将书整理好后放在了书架上,红色的书壳尤为显眼。

        手上的蒲扇又开始扇动,她坐在木椅子上不说话,像个无事人一样,其实内心慌得一批,“掉马”二字在脑海里来回穿梭。

        他会不会因为这个就突然爱上我。

        古晚晴心想。她的眼睛不敢去看沈晔霖,因为害怕目光的碰撞会让她心底深处的慌张表现出来。

        沈晔霖没有耽误干活,只是嘴巴开始小声嘟囔,用古晚晴听不见的声音,他说:“古盛浩,古晚晴……两个人都姓古……小浩确实说过他有个妹妹,还说妹妹美若天仙!”

        说到美若天仙时,他抬头看古晚晴,古晚晴确实很漂亮,这一点不可否认,即便现在扎着凌乱的马尾辫,套着宽松的T恤。

        如此炽热焦灼的目光让古晚晴很不舒服,蒲扇的风已经不足以消灭心头的燥热,她起身去将客厅和厨房的窗户打开。

        南北通风,夏日的风从屋子里小范围流动着,是比刚才更舒服了些。

        良久之后,古晚晴被沈晔霖看的浑身难受,她直起身来,冲着他凶:“别看了,我是他妹妹。”

        话落,一手撑着桌面,一条大长腿架在木凳子上,还是没给他好脸色,她说:“要不要我脱光了给你验证。”

        沈晔霖没想回话,他也不知道怎么回复,这样的冲突太大了。

        也在这时,兜里的手机响了,是孙乾的。

        “哥,你啥时候来拿票?”

        “等会。”沈晔霖说。

        “我可就两张票,等会被抢了可就没办法了,你也知道陈奕迅有多受欢迎……”

        “去不去看陈奕迅演唱会?”沈晔霖说这话是面朝着古晚晴说的,电话里的孙乾却在回复。

        孙乾说:“我当然去啊!”

        沈晔霖打断了他:“闭嘴!”

        沈晔霖努着下巴,“去不去看陈奕迅的演唱会,我看你收藏了他的碟。”

        到这,古晚晴才知晓,沈晔霖是跟她在说话,她点头,跟个听话的小女友一样,直杵脑袋:“去啊!”

        两眼还闪烁着欣喜的光。

        沈晔霖拿起电话:“我等会过来拿票。两张票都给我,你反正也不懂音乐!浪费票子!”

        孙乾在电话那头咆哮:“谁说我不懂!霖哥,你是不是和古晚晴在一块!你们两该不会搞地下情吧……”

        孙乾还没说完。

        “啪”的一声,沈晔霖挂断了电话。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请假去了医院,手腕和大拇指按键有刺痛,晚上睡觉也隐隐作痛都快半个多月了,医生说得了腱鞘炎,我百度了一下,说是大拇指过分劳损了。哎……不争气的家伙!!!

        医生纠正了我手机码字的恶习,明天开始要用电脑码字了,速度可能会慢点,但还是会保持日更,等不及的小伙伴可以第二天早上看哦!

        特别痛的时候会在文案下方的评论里请假,还请见谅,多谢支持!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