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28章

第28章

        古晚晴还未收拾完屋子,门外就响起了门铃声,“叮咚......叮咚......”,隔着门在楼道里响着,听的不是很清晰。

        对方似乎有很急切的事情,连续摁着,还带着砸门声。

        古晚晴朝着沈晔霖看了一眼,隔壁是他的住所,来人必然是来寻找他的。她抬头盯了稍许时间,沈晔霖依旧没有往门口走的动作,他在认真擦拭着壁橱上的灰尘。

        沈晔霖高挽着袖口,身上的棉织衣料如数浸湿。

        “不去?”古晚晴问。

        沈晔霖抬头,额头全是汗,很多流进了眼睛里,导致眼眶中忽闪忽闪的亮堂,他说:“没事。”

        古晚晴:“哦!”

        门外继续砸门,伴着说话声:“霖哥,霖哥……快开门……出事了……”

        听得出来,这是孙乾的声音。他的嗓子沙哑,较一般人而言要低沉,很有辨识度。

        沈晔霖拿着抹布的手顿了顿,因为他听见孙乾说:“霖哥,快点......陈爷要杀小董。”

        随即,他将抹布扔在桌面上往玄关口走去,面色凝重,看不出的眼神。

        他能猜得出来,事情的缘由肯定是为了嘎啦山的事故,消防员的到来以及古晚晴的获救一定让陈霸天怀疑了小董。

        陈霸天那么精明的人不应该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其中必然还有内幕,至于是何内幕,还有代考量。

        古晚晴侧身让出了路,她没有待在原地,而是折身往屋子里走,事情还是不听为好,种种方面的事情还是需要做到避嫌,这也是为了沈晔霖的安全着想。

        门口开始传来说话声,门几乎完全关闭了,只剩下小小的缝隙,可古晚晴还是听见了两人的对话,两人均没有压低声音。

        沈晔霖:“怎么回事?”

        “小董说胖子操着枪在找他,还出动了底下许多兄弟,他们口口声声说小董是条子。我也收到消息了,传下来的消息是但凡发现小董,立马‘咔嚓’。”

        “小董给你打电话?”

        “打了,我问他在哪,他不肯告诉我,只是求我去陈爷那里给他说清楚,好歹给他一个为自己陈述的机会......”孙乾顿了顿,接着道:“你也知道,我和他认识许多年了,总不能看着他白白丧命,况且,他哪里像条子。”

        他又自嘲的口吻道:“条子哪有那么好当。”

        外头沉寂了良久。

        古晚晴极力克制住自己想要偷听的思绪,她抬手将沈晔霖用过的抹布扔进水盆里,之后蹲下身子在冰凉的水里洗涤污渍。

        水一遍一遍在手上来回划过,她还是忍不住

        住了手,认真听着屋外。

        是沈晔霖开口的:“你准备怎么办?”

        “我就是没有主意才来找你。”

        “你想让我陪你去找陈爷。”

        “……”孙乾嘿嘿一笑,没有接话。这话算是说到了他心坎里。

        “你等我会,进去有点事。”沈晔霖说,话落,“嗙”的一声关门,将孙乾关在门外,他往屋子里走,眼睛四处张望,搜寻着古晚晴的身影。

        沈晔霖发现古晚晴在擦玻璃器皿,她紧紧握着玻璃的底部最细段,他一眼就瞧出了她的装模作样,明明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还是满目的不在意,目光随意,甚至有些刻意的四处游荡。

        他往前走两步,还跟着咳咳了两声,直到古晚晴的余光往他这儿瞥了瞥,他才开口:“我有事要走,等我回来收拾。”

        古晚晴没动:“哦。”

        玻璃器皿擦完了,她又换了个红木的盒子:“愣着干嘛?”

        她的眼睛这时候才看向沈晔霖,沈晔霖此刻的模样糟糕透了,头发不像头发,脸不像脸,灰蒙蒙的糊了一层灰。

        他的面色是一本正经的,目光迥然,这一切跟他的装扮严重不符合。

        大概沈晔霖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他低头看,大约几秒后,古晚晴就瞧不见沈晔霖的背影消失在玄关口。

        门是轻轻关上的,这样的现象使得楼道里孙乾的声音有些炸耳。

        孙乾说:“对面住的谁?”

        “霖哥,是不是你女人?”

        “该不会是古晚晴吧?”

        “卧槽!”

        “……”

        接着,对面的门又一次“砰”的一声关上,清脆响亮。孙乾又开始说:“你让我进门啊!”

        大约只是五分钟时间,趴在猫眼盯着对面房子的古晚晴就看见对门开了门,沈晔霖从里面走出来,反手将门扣上,另外一只手拎着孙乾的衣领子将人往楼梯口拽。

        动作迅速,跟他洗澡的速度一样。

        从他湿漉漉的头发,还有身上穿着的干净的黑色衬衫,古晚晴判断他在五分钟之内洗了个澡,并且梳妆打扮完毕。

        这样的速度,一般人怕是怎么也无法做到,得亏他训练有素,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有条不紊地将自己打扮整洁,然后去见陈霸天。

        古晚晴知道沈晔霖要见的人是陈霸天,也就是他们口中的陈爷。

        在嘎啦山的木屋中,她听见瘦子和小董的谈话,字里行间中透露出的信息。但是具体是谁,她还不清楚,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或许也可以另外有一条途径。

        古晚晴还在思虑着,两人已经没影了,最后还是沈晔霖在楼道里的骂叫声让她回了神。

        沈晔霖是在骂孙乾:“你再他妈说她不是好女人……”

        这句话古晚晴听的不是很清楚,悠悠然的砸在空气中,她瘪了瘪嘴巴,向屋子里看了一圈。

        屋子里还残留着沈晔霖的气息,男性荷尔蒙的味道,这样的荷尔蒙区别于别的男人,这是她喜欢的人,喜欢为荷尔蒙增添了不少色彩,镀了一层亮闪闪的金。

        天已经完全黑了,这个小区比原本的老城区热闹不少,楼底下总是有汽车鸣笛和小孩子的哭闹声。

        夕阳消散后,更显喧哗。

        古晚晴站在窗口往楼下看,她的手习惯性的抬起,做出夹烟的动作,另外一只手作势要从口袋里摸烟盒。

        下一秒停滞住,她想起来自己已经许久没抽烟了,最后一次还是在医院。

        当时沈晔霖跟她说:“女人要少抽烟,男人不喜欢。”

        她活了许多年,也在失去古盛浩后颓废无数个日夜,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因为一个男人而戒烟。

        还是个对自己忽冷忽热的男人。

        古晚晴从茶几上拿了根草莓味棒棒糖,撕开包装纸后塞进嘴巴里。她已经习惯用棒棒糖来代替烟,两者差别很大,却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满嘴的甜腻一下子充斥住整个口腔。

        她蠕动着舌头舔舐着,细细回味糖的味道。

        在一根糖快吃完前,她再一次拨打了陈雯倩的电话,对方依旧关机。尝试后这么多次,次次都是一样的结果,似乎对方就是故意让她找寻不到陈雯倩。

        以古晚晴对陈雯倩的了解,她觉得陈雯倩应该是不知情者,陈雯倩的性子大大咧咧,藏不住事,两人关系又那么好,如果陈雯倩真的有什么,按照古晚晴一贯警惕的性子,应该早就有所察觉。

        可古晚晴至今为止丝毫没有觉得陈雯倩会和毒贩扯上关系,她是善良的,至少从她展露的人格来看,她是本善的之人。

        而汤雄,古晚晴接触不深,为人外表笑嘻嘻,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可他的眸子精炼,又隐埋着极重的城府。

        原本古晚晴还不是很确定他是好是坏,可经过这次的绑架案后,她已经在心里给汤雄带上了坏人的帽子,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尾巴狼。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先找到陈雯倩,仅仅依靠她一个人的力量是很难找到陈雯倩的下落的,在这时,她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的人脸来,她知道,这个人会有办法。

        改明儿要去找那个人问问。

        古晚晴心想。

        连续的三根棒棒糖后,依旧没有等来沈晔霖,楼道里也没有脚步声,一开始还有些声音,让她心里猛的惊喜一番,可随后脚步就远离了平台往楼上去了。

        一连几番后,她已经能分辨出脚步来。

        沈晔霖个头高大,可人脚步却很轻,轻而急促,这是她用之前的记忆总结出来的。

        楼道地面此刻平滑,按照沈晔霖走路的姿势,势必不会造成拖沓的步调。

        因此之后,她内心毫无波澜的否决了楼道里的声音。

        等着无聊,她就将沙发搬到窗台下,躺在沙发上数星星,没有空调只能摇蒲扇,外头天阴,不如天气明媚时那么热,这也算是好事。

        星星亮堂,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无数的星汇聚在一起,它们绕着月亮转动,一圈一圈。可又像是没动,只是人的眼珠子在眨动。

        许久之后,古晚晴睡着了,她呼吸浅浅的,配合着窗外扯着嗓子的蛙叫,住宅区后头有片池塘,一到盛夏就叫的欢堂。

        也许古晚晴搬家太累了,一向睡眠敏感的她居然没有受到影响,踏踏实实闭着眼睛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还是门铃声吵醒了古晚晴

        她眯着眼,赤着脚往门口走,走到门口开门,等门开出一个缝隙后,她猛的又将门关上,整个人瞬间恢复清醒。

        赤脚往卫生间跑,梳妆打扮后立马折返回来,走的路上,她心里在组织语言,等会要怎么责怪沈晔霖昨天放了她鸽子。

        你欠我一次演唱会。

        古晚晴总结出了这样几个字。她告诉自己,说这话的时候一定要恶狠狠的,表现出凶恶的模样,以示自己的气愤。

        在门口做了几个深蹲后,她面红耳赤的打开了门,脱口而出道:“吃早饭了吗?我煮粥。”

        门外的人明显一愣,他看着古晚晴。古晚晴也在看他。

        来人是个中年男人,面容严谨,穿着得体,是那种老派男人的穿衣风格。

        古晚晴说:“有事?”

        顾平:“果然是训练过的人,表情把控能力太强了。”他越过古晚晴的身躯往里走:“我来看看你伤好了没?顺便有重要的事找你。”

        “哦!”古晚晴关门,“嗙”的一声巨响,她显然不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