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34章

第34章

        话落,胖子低头又仔细打量着古晚晴。

        周围人没人吭声,一时之间,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冷寂。

        胖子也不敢说话了,抬头看着陈霸天。

        此刻的陈霸天正在观察着自己的腿,腿上被简单的包扎过,骨裂程度算不上严重,对于他这样历经磨难的人来说,都算是小意思。

        这样一想,陈霸天对胖子先前的行为多了一些猜忌。

        将他送往医院,是个忌讳,这个忌讳寨子里的人都知道。

        干毒贩这一行的,特别是正在被警察怀疑的,不到万不得已、性命之忧是不会轻易去人群密集的场所。

        人群密集就代表着无穷无尽的危险。胖子这人看上去憨厚,可他内心似乎比他表现出来的人格更加的神秘。

        陈霸天眼珠子顺着屋子中间的木桌子转悠了一圈,最后停留在了古晚晴身上,当然在此之前,他还粗略的看了两眼沈晔霖和孙乾。

        他们两人低着头,瞧不出所以然来。

        “你说她是谁?”陈霸天看着胖子,声音极低。

        “……”

        胖子话到嘴边也不知道该不该说,整个人愣在那里,直到抬头目光与陈霸天对视,陈霸天有些许生气的眼色,胖子才沉住气说了出口:“汤雄的女儿……不对……不对……”

        胖子摆手,一着急,额头前的汗就往下淌:“汤雄认的干女儿,也就是上次从嘎啦山逃走的女人。”

        势必会被认出来的,就像是自个认出了胖子一样。

        那种惊心动魄的情况下,对于人的五官会加强记忆。

        古晚晴耳朵里听着,还在晃悠着脑袋,她的眼睛已经恢复了视力,可她仍旧是动着,生怕脑袋停下来会让陈霸天看出了脸色的问题。

        她觉得自己伪装的很好,可陈霸天的老谋深算她没有见识过,无法去设身处地的揣摩,所以只能装傻充愣。

        能做到不直视陈霸天就不直视。

        外头刮风了,风吹的院子里的花草树木直响,应该种植的是高大的树木,起风了树叶就唰唰响。

        一时之间,起风带来的恶劣天气影响到了屋子里,没有先前那么敞亮了。

        屋子里的装饰原本就是灰蒙蒙的,天阴后更显得黑压压,灯又没开,整个屋子黑漆漆外加寂静一片。

        沈晔霖没说话,也没抬头,他一个劲盯着自己的鞋子看,油光锃亮的黑色皮鞋,鞋面上亮的可以照出人影来。

        古晚晴的距离离他不算远,但也不是触手可及的地步,他比较内心纠结无比。

        陈霸天的话语中透露着怀疑,是对胖子话语的一点点不可置信。

        这样的怀疑应该是保不了古晚晴安全的,陈霸天一向秉承着宁杀错一千不放过一个的心信念。

        现在唯一指望的就是顾平那儿了,刚才在路上,沈晔霖给顾平发了条信息。

        大致的内容就是古晚晴被陈霸天带回寨子,有暴露危险。

        这里面指的暴露危险是多重意义的。

        一方面是古晚晴是古盛浩的妹妹,这件事情只要陈霸天下定心思去查,肯定会得出结果;

        还有一方面是他自己,孙乾那儿并不一定靠得住,还有胖子万一供出来在嘎啦山上,沈晔霖也在。

        这件事情就大条了,很有可能预示着整个卧底行动的失败,三年功夫白费,还有,生还可能几乎为零。

        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面对这样的环境,身经百战的沈晔霖也是有些后怕,他黯淡的眼神中透露着不易察觉的警惕。

        进寨子之前将枪械交给了门口看守的兄弟,这是寨子里的规矩,这样一来,他无法第一时间制服住陈霸天,为撤退争取时间。

        身上没有任何的武器,唯一有的就是拳头,离陈霸天的距离大概有五米,这样的距离他没有把握可以快的了枪。

        桌子上明晃晃的枪,英国进口的,杀伤力不大,却也足以在瞬间让一个人倒地。

        众人心里都怀揣着不一样的心思,一时之间竟没有一人开口说话。

        陈霸天不说话,另外四人都不敢开口。

        陈霸天这时候的目光还在古晚晴身上,古晚晴的脸似曾相识,很熟悉却又不是那么相像。

        他看了一会否决了自己脑海里杂乱的思绪,开口道:“当时人是怎么跑的?想清楚了说,别以为小董死了就死无对证。”

        胖子张着嘴想要接话,说话前他看了一下沈晔霖,却没有得到他的对视,反而是孙乾,孙乾正盯着他,眉头皱着,眼睛也是怒瞪着。

        胖子说:“当时……来了一群警察,然后瘦子没看住让人跑了。警察太多,我们没敢下去……”

        没有见陈霸天表情松懈,胖子又紧接了句:“我是看着瘦子咽了气才走的,警察绝对得不到任何信息。”

        陈霸天没说话,他没得到他要的答案。

        这件事情他心里有数。

        那天有手下说在医院瞧见小董去陪老婆生孩子,在那儿陪了差不多半天有余;

        还有人说看见沈晔霖载着胖子从嘎啦山的大道上一路狂奔而来,后头全是鸣笛追截的警车。

        这样一来,可以推测出,沈晔霖代替小董去了嘎啦山,而这件事情胖子并没有交代,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小董当时在吗?”陈霸天问。

        “……”胖子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小董当时在吗?”陈霸天又问了一遍,瘦骨嶙峋的手已经伸过去摸枪了,枪在手里转了一圈,枪口对朝胖子,也没说话。

        “噗通”一声,胖子跪在地上。

        他的本性还是怯懦的,一张肥硕的脸颤抖着,配合着虎背熊腰的身躯,“陈爷,陈爷我说,我说,当时董哥不在,是霖哥……是沈晔霖带着我们撤退的。为了让我替他撒谎,他还杀了瘦子来威胁我……他是条子,沈晔霖肯定是条子。”

        说到这胖子戛然而止。

        是被古晚晴的笑声打断的。

        豪迈的笑声在屋子里回荡。

        这样的笑声与憋红了脸,满眼泪痕的胖子形成了鲜明对比。

        古晚晴当时已经撤退到山下了,并不了解嘎啦山体上方发生的事情,胖子的话一出口,她就感觉到了危险,生怕胖子在说出什么话对沈晔霖造成伤害,只能弄出点动静来。

        眼下到这一步完全没有必要在不承认身份,在医院,陈霸天这么精明仔细的人,一定看见了门诊牌子上写着的:古晚晴。

        到这里在强行辩解,反而显得刻意,容易引起怀疑。

        古晚晴收住笑声:“好一个颠倒黑白。这位小哥,你口中的小董我倒是见过,想必就是那个一头紫毛的,至于说的霖哥,叫啥沈……霖,是他们两个中的哪一位?”

        古晚晴伸手比划了下沈晔霖和孙乾,随后后指着外头,”还是外头寨子门口看门的其中一位……”

        古晚晴还有想说的话,索性一股脑说了出口。

        面对陈霸天强大的气势,她并不害怕,这个世界上能让她害怕的只有沈晔霖,沈晔霖的不理不睬。

        古晚晴正视着陈霸天,原先她的一丝慌张在沈晔霖遇到危险的顷刻间就烟消云散了,她说:“还有杀死瘦子的明显就是你,是用左手开的枪。当时瘦子让你救他,你还朝他连续开了两枪……”

        她将视线转向胖子:“你晚上睡觉做噩梦吗?他来找你吗?”

        古晚晴的士气一步一步逼近,她脚上踩着六厘米的高跟鞋,气势宏大,她的脸又是一本正经的,原本就不爱笑,此刻正是凶恶异常。

        她盯着胖子,似乎要将他看穿。

        “你瞎说。”胖子喘着大气,“你这臭婊·子……你有什么证据。”

        心思被人戳穿,胖子的表情都写在脸上了,他并不善于伪装,以往是跟在狡猾的瘦子身边学着两招,也只是皮毛而已。面对现实,仍旧是个小菜鸟。

        陈霸天没接话,他的枪放在桌面上,他在等沈晔霖说话,等着两人狗咬狗。

        他一直怀疑寨子里有警察的眼线,始终摸不清楚是谁,原本怀疑过沈晔霖,却抓不到任何的把柄。至于胖子,突然从底下冒上来的小弟,也很值得怀疑。还有孙乾,虽然很了这么多年,也是不能完全信任的。

        这样一想,陈霸天叹了口气。

        身边是敌是友都不清楚,拼搏了大半辈子,到头来仍旧是无法安享晚年。赚了那么多钱,不能过好日子,整天像是老鼠一样躲躲藏藏。

        可到了眼下这一步,无法回头了。

        “沈晔霖,你敢说你没去过嘎啦山?”胖子不跟古晚晴说,他将矛头直指沈晔霖。

        他跪在地上,迟迟不敢起身。这样一来,明显低人一等。

        “哐”,“哐”,外头打雷了。

        这个时节一般是不会有雷阵雨的,也不知为何,今儿突然变了天象。

        沈晔霖能明白古晚晴的心思,两人似乎有不用明说就能互通的心意。

        他伸手将门关上,零零星星有硕大的雨滴飘进来了,他跟着孙乾往里走了两步。

        他说:“胖子,如果我是条子,你认为当时你能安全逃掉。还有那天是你给我打的电话让我去救你,到头来倒打一耙。我相信陈爷心里有数,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

        沈晔霖说完就住了嘴。他没料想到孙乾会接话:“胖子,以往我还真是小瞧了你,你在陈爷身边,迟早是个祸害。空口无凭的话也能信手拈来,那日,霖哥去外地送货,我和斧头帮干架,霖哥知道后连夜赶回,在医院陪了我一天一夜,这样的谎话你也能睁眼说瞎话。”

        三人的矛头直指胖子。像是统一口径的针对胖子。

        此刻的胖子就是有无数张嘴也说不清楚,他本来就没料想到这突发情况,没有提早做好备课。眼下的随机应变能力简直差到爆。

        他颤颤巍巍,还在解释:“陈爷,我说的都是真话,警察真的是沈晔霖到了以后才来的。陈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对你忠心耿耿……”

        陈霸天好久没有为这样的事情烦恼过了,一时之间无法抉择。

        这时候,门外走过来一个小弟,他绕过了其他几人,直直往陈霸天那儿走,走到跟前后,附在他耳朵说了句话。

        小弟下去后,陈霸天又将枪拿在手上,绕了一圈停在了沈晔霖的身上,枪抖了两抖,问:“这女人你真不认识?”

        沈晔霖:“不认识。”到这关头,只能赌一把。

        现在他,古晚晴,孙乾三个人的命是连在一起的。

        胖子听到这话后,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却在下一刻听到一声枪声。

        “砰”的一声,寂静的环境下声音被无限放大,胖子逐渐溢于脸上的笑容被猛烈的疼痛所消逝。

        额头中了弹,胸口也中了。

        整个人几乎是立即就失去了意识。身躯颤了两下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他的身躯肥胖,往那儿一趟似乎突然就变的渺小了,低到了尘埃了。这也许就是命。

        古晚晴松了口气,心脏还是猛烈的在跳动,随即就要跳出嗓子眼的那种。

        好在保住了沈晔霖,这算是幸运的事情。

        不光古晚晴这样想,沈晔霖也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再胖子应声倒地后,他才将屏住的一口气送开。

        当枪声响起时,他心里就在想,如果死的是自己就算了,祖国会替他报仇。

        但如果死的是古晚晴或是孙乾,他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冲向陈霸天。

        这也只是沈晔霖内心的幻想,但真正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就像胖子到死也不知道,小弟附在陈霸天耳朵说的那句话。

        小弟说:“查到了,和胖子说话的是警察。分区的刑警。”

        那人真是警察,姓仇。只是胖子并不知道。

        那日在医院两人只是久别重逢后的一次寒暄。

        胖子在年少时曾经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在一次校园欺凌事件中救了仇。仇那时候就下定决定要成为一个像胖子一样能够救赎别人的人。

        多年后,仇拉住胖子表示感谢,他们两总共没说几句话,只是回忆了下过去,还未来得及聊起现在的生活。

        我成了年少的你。

        而你却变成了年少时最讨厌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