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36章

第36章

        夜深了。

        从进寨子到现在,又经过不久前的巨大秘密袭击,古晚晴真的有点蒙圈了。

        她坐在陈霸天给她安排的屋子里,支着脑袋发呆。

        脑海里来回穿梭着老头说的话,老头的举证。

        老头说她肚子上有个胎记,老头说她妈叫李梅,老头还说她有个哥哥,哥哥跟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老头说的都对。

        古晚晴去世的母亲是叫李梅,而古盛浩也确实和她没有血缘关系,古盛浩是继父的的儿子。

        两个成家的时候,各自带着自己的儿女,组建了一个完整的家庭。

        那时候古晚晴已经记事了。

        因为古盛浩对她很好,所以她从小到大一直把古盛浩当作是亲哥。

        而至于她的亲爸,李梅告诉她,亲爸死了。在村庄里遭遇了泥石流,泥石流凶猛异常,吞噬了她爹的命,而她和李梅是侥幸被救起来的。

        这样的说法,古晚晴信了二十几年。

        她从来没有想过,是李梅抛弃了患病的亲爹。

        冲击太大,古晚晴想着想着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流,再坚强的人在这一刻都难以接受。

        她仰起脸,深呼吸告诉自己要放轻松。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这点事情也会过去的。

        这时,门外有人敲门。

        人影在门口印出了身体的轮廓,是个男人,男人剃着板寸头,穿着西装。

        “早点睡!”男人说。

        声音太容易被辨识。就是沈晔霖的声音。

        古晚晴止住了呜咽,她用手擦干净脸上的泪痕,手心手背擦着,这个时候已经不去顾忌外貌了。

        她站起身来,走到门口,门从外面被反锁着,她打不开。

        陈霸天让人上的锁。

        仅凭老头的一面之词,陈霸天还不足为信,他让小弟提取了古晚晴的血液,说是要送去检验。

        在得到结果之前,她必须呆在屋子里,哪里也不能去,另外还派了人来看守。

        派的是两个陌生面孔,不知怎么换成了沈晔霖。

        “沈晔霖你害怕吗?”古晚晴靠在门上,她的头也仰在门上,“你怕我是他侄女吗?”

        “不怕。”沈晔霖脱口而出。

        外头的风声还挺大的,又有点冷,沈晔霖将手紧缩在袖子里,他的脸朝着屋子内。

        瞧不出古晚晴的脸,可他知道这女人一定哭了,她的声音只有在哭后才会这么温柔。

        “为什么?”古晚晴问。

        “因为我信你。”

        古晚晴又问:“为什么?”

        她已经将身子转过来,眼睛凑近门缝,缝隙很小,不足以让她看清沈晔霖的脸,可她能看见沈晔霖的西装外套,知道他就在门外。

        古晚晴的心定了许多。

        沈晔霖想了想,他说:“因为我看你不像是坏人。”

        他的话语间有一丝温暖,他似乎说话的时候是扬着嘴唇的。

        这句话让古晚晴想起以前她也跟沈晔霖说过同样的话。

        她说:“我看你不像是坏人。”

        当时沈晔霖告诉她:“不要太相信男人。”

        可此刻古晚晴想要告诉沈晔霖的是:“你要相信我。”

        相信我内心的善良,相信我有恒久不灭的信念,相信我爱你。

        就是爱你,只要你相信我爱你,爱会让我变的坚强,变的越来越坚定。因为爱你,我永远会站在正义的这一边,与你肩并肩的战斗。

        古晚晴真的说了出口:“你要相信我。”

        “我信你。”沈晔霖说。

        接着,古晚晴靠在门框上靠了许久,而沈晔霖也站在门口站了许久。

        两人没有再开口说话,而是静静地互相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偶尔有小弟从门外走过和沈晔霖打招呼。

        沈晔霖也不说话,他就只是点头。

        夜越来越深了,月亮偏移。

        眼下的时间不早了,折腾了一天,古晚晴一定是累坏了,沈晔霖敲了两下门,是那种很轻柔的敲击,想让古晚晴早点休息。

        门内并没有反应,连小小的回应也没有。

        沈晔霖猜测古晚晴睡了,他也跟着坐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面上,随后跟屋子里的古晚晴说了句:“晚安。”

        没多久,孙乾来了。

        这男人脚步重的很,刚踏上傣楼的台阶,就被沈晔霖听了出来。

        他三步并两步往楼梯口走,果真在那见到了孙乾。

        “能不能小点声?”沈晔霖凶道。

        “怎么了?”孙乾还有点懵。

        “没事。”沈晔霖不好明说:“上来有事?”

        孙乾:“陈爷让我给古小姐送被子。”

        沈晔霖这时候才注意到孙乾手头捧着的被子,夜凉了,那个屋子平日又空关着,肯定没有被子。

        “我去给古小姐送。”孙乾作势要往前走,一步也没迈出去就被沈晔霖拦住了。

        沈晔霖一把夺过被子,被子夹在怀里。

        也没去看孙乾的表情,他折身往屋子那走,后头孙乾在说话:“瞧你急的。”

        沈晔霖转头瞪孙乾。

        一双冰冷刺骨的眼睛直勾勾看着,月色打在他的脸上,冷漠无情。

        孙乾急冲冲下了楼。

        沈晔霖在门口徘徊了会,古晚晴浅浅的呼吸声时不时传进他的耳朵里,在耳畔来回反转,转入他的心扉。

        手头抱着被子一时不知该咋办,门是走不了了,开门必然会惊扰了古晚晴,在这样的环境下,一旦再次醒来,那肯定很难再次入睡。

        最后,沈晔霖决定走窗户。

        傣楼的窗户和普通的家居窗户不一样,它比较大,几乎是落地式的窗户,窗户也没有玻璃,是用类似于藤条的物质编织而成的,别看它细软,却也极为牢固。

        窗户外头用铁丝绳紧紧系着,为了防止屋内的人逃跑。

        沈晔霖夹着被子费了点力气才打开了窗户。

        窗户一开,他就先将头探了进去,古晚晴没有醒过来,她靠在门上酣然入睡。

        沈晔霖蹑手蹑脚进了屋,在进屋前将皮鞋脱在了窗口下。

        进屋后,便在古晚晴身旁停下步伐。

        此刻,她静的像只小兔子,她双臂抱着双膝,她那梳着麻花辫的脑袋埋在膝盖处,你瞧不见她的面容,可依然觉得这一定是个美人。

        沈晔霖看走了神,再次回过神来就听见古晚晴嘴里呢喃的说着话,距离有点远,他听不见古晚晴说的什么。

        等他靠近后,古晚晴又不说了,恢复安静继续睡觉。

        沈晔霖没法子,蹲在地上给古晚晴盖被子,小心翼翼的,不敢折腾出动静来。

        他一手拎着被子一角,将被子轻轻放在古晚晴身上。

        古晚晴的身躯很瘦弱,平日里虽然她性格那么像个男人,可眼下沈晔霖仔细看她,才猛然间觉得古晚晴是个小女人。

        她的背很单薄,只有很薄的一点点,她的手腕和脚踝也是很细的,细到超乎沈晔霖的想象。

        这应该是个弱不经风的女人,应该是需要男人保护的女人。

        也是这样一个女人,几次三番的救他于水火之中。

        想来,沈晔霖有点怨恨自己以往的态度,他对古晚晴太冷淡。

        跟一块冰一样,凉凉的没有温度。

        他应该是火热的,是温暖的,这样才能照亮古晚晴。

        身旁的古晚晴动了动,手掌抓紧了被子,她说:“我爱你。”说的不是很清楚,支支吾吾的。

        “爱谁?”沈晔霖问。

        “……”古晚晴说了一堆鸟语,沈晔霖一个字也没听懂,他瘪了瘪嘴,索性也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转头盯着古晚晴看,古晚晴的脸已经露出来了。

        弯弯的柳眉,在其下面有长长的睫毛,在往下就是高耸的鼻子和薄薄的双唇。

        唇瓣红润,她在说话,说话结束后就无意识的舔了下嘴唇,嘴唇立马就有些勾人心魄的光泽。

        沈晔霖脑海里想起一句古诗。

        古诗说:“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古晚晴又出声了:“沈晔霖。”

        她只是短短的说了三个字,之后就再也没有开过口,沈晔霖等了许久,也没有再听见。

        后来,沈晔霖也迷迷糊糊睡着了,就靠在古晚晴的旁边,两人一人倚靠着一扇门。

        古晚晴盖着被子,而沈晔霖则是用西装来遮盖身体。

        靠近凌晨的时候,古晚晴醒了过来。

        准确来说,她是被肩膀上逐渐压下来的力量所弄醒的,她睁眼,发现沈晔霖的头靠在她的肩膀上,他的碎发触碰着她的脸。

        沈晔霖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道扑面而来,没有任何的迂回,在古晚晴的鼻腔里转悠着。

        这样的味道不是很特别,又是世间独一无二的,清晰的味道,就像是夏日的风。

        她在微博瞧见过,有人说这是费洛蒙的味道。

        古晚晴仔细闻了许久,随后她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被沈晔霖紧紧握着,沈晔霖的手很热,热乎乎的包裹着她的手。

        除了他的手,古晚晴还发现,沈晔霖光着脚,他一定是怕吵醒她而脱了鞋。

        这样细心的男人,幸好被古晚晴遇见了,如若换成别的女人,古晚晴一定会嫉妒死。

        古晚晴笑着,心底的阴霾暂时被遗忘在脑后,她轻手轻脚将被子拉起盖住了沈晔霖,她一动,沈晔霖瞬间就醒了过来,古晚晴只好装作睡着。

        古晚晴一动不动。

        沈晔霖没发觉,只是认为自己做噩梦被惊醒了,他喘了口气,之后被子给古晚晴盖好。

        然后把古晚晴的手牵住,他将她的手放在胸口。

        胸口跳动着,是心跳的感觉。

        “噗通……噗通……”

        跟屋内眨动的电灯泡一样,里头一定是一片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