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45章

第45章

        古晚晴将车停在高速公路的休息区停车场上,她同沈晔霖说了声就匆匆跑进了服务站内,有些尿急,憋了一路总算是到了一个地界了。

        她跑的急,自然没有注意到后头跟着的沈晔霖。

        沈晔霖慢慢走着,在古晚晴正确的找到卫生间后,他折身回去在便利店买了些零食,还有些提神的饮料。

        跟着一同来的小弟也在便利店内买东西,面对面目光对视了两眼后,各自拿着自己的东西返回停车场。

        这个时候,古晚晴已经出来了,沈晔霖坐在驾驶座上远远瞧着她的身影,身影从明亮的服务区门口往黑暗中深入,慢慢靠近,轮廓极为模糊。

        直到到了停车场前,古晚晴的脸才渐渐清晰起来,她似乎用水洗了脸,脸上都是湿漉漉的,这样的湿润并没有影响她的颜值。

        在意识到驾驶座被沈晔霖霸占后,古晚晴眉头挑着,也没说啥,迈开腿上了副驾驶座位上,还未完完全全稳定下来,沈晔霖就强行塞了一塑料袋的零食过来,袋子架在她的大腿上。

        她低头看了两眼,是一些薯片还有饼干之类的。

        她还真是饿了,晚上只是匆忙喝了几口粥,眼下又舟车劳顿的,自然是空着腹,她拆开薯片的包装袋,开始咀嚼起来。

        车已经重新上了高速。

        沈晔霖的驱车本领比古晚晴更为猛烈,只听见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偶尔也会有赶超私家车后,对方车辆刹车导致轮胎与路地面摩擦发出的异响。

        车速一直没有降下来,直到进入了高速公路收费站才逐渐的恢复了正常速度,沈晔霖轻踩着刹车跟着前头的车,在不远处有设卡检查车辆的警察。

        穿戴整齐的警察在快要临近凌晨的夜里,不辞辛苦的工作着。

        车缓慢往前挪动,也不知道警察们在检查什么,有一大群人,凡是到他们跟前的车辆,都是要摇下四周的窗户,还要集体下车,除此之外,会有警犬爬上车去寻找物品,应该是违禁品,例如像是毒品之类的东西。

        前头车一辆辆通行,很快就到了沈晔霖这儿。

        沈晔霖将车熄火后就下了车,警察首先开口问他要了驾驶证和行驶证,是个年轻的警察,大概二三十来岁的模样,办事特别认真。

        沈晔霖从车内掏出来递给警察,这个时间点上,古晚晴也下了车,站在路边看着。

        看着看着古晚晴就发现警察群里有个熟悉的身影,是顾平的人。叫张凌。

        他混在警察们一起并不是很起眼,低着头,一个中年男人,他正在同警察们说着话,顺便四处张望,他似乎瞧见自己了,很细微地点了点头。

        古晚晴并不确定张凌在这儿有什么意图,是碰巧在这儿值班还是别的什么,她转念又想,这儿是靠近h市的地界,并不是顾平的管辖范围之内。

        顾平管的是与这儿隔着几百里的城区,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张凌必然是带着任务来的。

        以上也只是她的分析。

        古晚晴继续咀嚼着薯片,没有给出回应,因为后头的两个小弟紧跟在后面,他们可能正头伸在车窗外面往这儿看着,她漫无目的地转悠着脚尖,从前面看到后面。

        两小弟果真如她猜测的那样,探着脑袋在看着,服务区灯光很亮堂,她能瞧见小弟们眼中的警惕,他们有些烦躁地挠着头发,又不敢太过于慌张,只能尽量的将目光暗淡下来。

        那侧的沈晔霖将行驶证握在手里,站在旁侧看着,警犬已经上车搜查了,警犬从车前闻到车后,警察还打开了车的后备箱,检查的很仔细。

        他隔着车看着古晚晴,古晚晴侧着身子,将半个身子对着后头的车辆,而除此之外的半个身子是朝向警察那儿的,与此同时,她的嘴巴微微努动了下,不像是在咀嚼食物,而是在告诉自己,有情况。

        沈晔霖扭着脖子,回给她一个“知道”的眼神。

        警犬搜查完毕,下了车,警察牵着警犬去了旁侧,他的手上还拿着沈晔霖的驾驶证,他将驾驶证递给了张凌,张凌朝着光看了两眼,看完后就重新合上,亲自走过来交给了沈晔霖。

        沈晔霖接过本子放在兜里,张凌说:“走吧。”

        沈晔霖同古晚晴上了车,系好安全带后,车就往大道上驶去。

        小弟们的那辆车还在接受检查,透过反光镜古晚晴很清楚地瞧着,警察们对着他们做了同样步骤的检查工作。

        渐渐的瞧不见小弟们,古晚晴将薯片袋子放下,脸转向沈晔霖,同他说:“把驾驶证给我看看。”

        沈晔霖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没见过张凌,他的接线人一直都是顾平。

        他想了片刻,心里有了思绪了,那个年轻的警官将驾驶证和行驶证分开来给他,还是借了另外一个中年警察的手,中年警察在递给他的时候,目光有一丝异样,现在想来,怕是真的有猫腻。

        “在口袋里,你自己掏。”沈晔霖说。

        他在开车并不方便,高速公路还是需要注意安全为好。

        古晚晴照做,掏出驾驶证后就打开来看,在驾驶证中间夹着一张纸条,纸条很小,上头写着一串数字和字母。

        她解读不出来,这应该是顾平同沈晔霖之间的暗语,她知道沈晔霖不方面看,她就读了出来:“133aa……”

        沈晔霖脑子里迅速翻译着,这些代码他已经牢记于心,古晚晴嘴里刚爆出数字来,他就能在脑海里迅速译成中文字。

        “工厂被封,抓捕李坤,需配合。”沈晔霖说。

        翻译完后,古晚晴又照着念了一遍,再三和沈晔霖确认无误后,她就将纸撕碎了咽了下去,纸是不能丢出窗外来,后头的小弟们驱车跟了上来。

        看得出来,他们是加足了马力在追赶他们。

        “你不怕车上有监控?或者是录音?”将纸咽下后,古晚晴故意吓唬沈晔霖,在上车前,她已经将车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才敢一路如此张狂。

        “你以为警察是吃干饭的?”沈晔霖反问。

        他知道古晚晴在炸他,出发前他瞧见古晚晴绕着车看来看去,说是看车胎的气压,其实是在看车内有没有装东西。

        不得不说,古晚晴很聪明。跟一般的女人不一样,她不仅外表漂亮骚气,内心纯洁无比,更重要的是她脑瓜子灵活。

        这样聪明的人必然是更得沈晔霖的心的。

        两人调侃了一会后就回到正题上,脸上的神情也秒变严肃。

        沈晔霖紧盯着前面的道路,弯弯曲曲的道路需要他仔细留心着;而古晚晴则是靠在椅背上,给沈晔霖分析字条上话语的意思。

        古晚晴说:“李坤现在应该是丧家之犬,一方面要躲避警察的追捕,一方面还要小心仇家寻仇,做毒贩的,而且是做到他这个层次的,应该有很多人觊觎他的东西。你说他现在会在哪?逃往国外还是继续在h城苟着,警察的意思应该是人还在国内,还在h市,不然不会安排人在这儿等着我们……”

        分析了一通后,古晚晴有个疑惑的地方:“他们怎么知道我们要去h市?你说的?”

        沈晔霖手打着方向盘,他不承认也不否认,这样的情况下,古晚晴就当他承认了。

        “今天这个检查应该不会单单为了给你这个纸条,应该是为了抓捕李坤,另外还有一些残留的李坤的势力,警察势必没有将他所有的毒品清剿干净。警察想要通过抓捕他下属,以及下属携带的毒品,以此来洞察李坤的下落。”

        听古晚晴这样一说,沈晔霖茅塞顿开,心里突然就有了主意,之前在给陈霸天和李坤接头谈生意的时候,他认识李坤的一个手下——王浩。

        王浩还给了他电话,当时王浩在陈霸天那儿玩了几天,一直给他打电话,所以沈晔霖就存了王浩的电话。

        瞧着沈晔霖上扬的嘴角,还有眸子里那几分喜悦之情,古晚晴心定了:“看来你有主意了,那就行,我睡会,到了喊我,白天折腾死我了。”

        “白天?”沈晔霖说:“折腾?我什么也没干呀!”

        “你说一个男人躺在我身边,我什么也干不了,那种煎熬你不懂,总之我累的够呛,眯会。”古晚晴说。

        话落,她就侧头朝着窗外,窗外天渐渐明朗起来,她闭上眼睛,是真的困了,先前在休息区洗了把脸稍许好点,现在困意又重新席卷而来。

        随后,古晚晴浅浅的呼吸声就在车内回荡起来,沈晔霖仔细听着。

        他的心里还在纠结着古晚晴刚才那句话,明摆着一男一女躺在床上,男的更煎熬,他是多么努力的克制自己的蠢蠢欲动,女人只是想要,而男人是要在想要和不能要之前周旋,那感觉简直让人想死。

        “蠢女人。”沈晔霖无声的埋怨了句。

        车到h市的中南城已经天大亮了,城区的路很堵,他跟着导航绕了两圈才进了中南城街道,这是私人小区,外来人不让入内。

        沈晔霖将车靠边停下,他下了车。

        后头的小弟将车仅挨着他的车停在后面,小弟们也下了车,两人齐齐走过来。

        一个叫孙二的小弟满眼的猩红,他问沈晔霖:“接下去怎么办?”一开口满嘴的烟味。

        “得先确定李坤在不在里面。”沈晔霖说,他是不会告诉他们李坤被警察追捕的消息,这件事情应该还不是众所周知的,至少他没听旁人说起过。

        “我们老大在李坤身边安排了一个人。”小弟张鑫说:“那个人叫啥子……叫王……王浩。”

        “王浩?”沈晔霖有些惊喜,这样一来的话事情就很好办了:“你确定?”

        张鑫:“当然确定。王浩是一开始薛老板派来看着李梅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没消息了,大概是叛变了。”

        “那顶屁用。”沈晔霖瞪了一眼张鑫,他瞧见孙二正在拿烟,他就张手想着让孙二给他一根,孙二给了。

        可这时,副驾驶上的古晚晴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她打着哈欠,睡眼惺忪。

        瞧见古晚晴朝自己走来,沈晔霖瞬间将握在手上的烟夹在耳后,没有去抽。

        烟夹在耳朵上,他怕孙二瞧出啥来,故意转移了话题:“好在王浩和我老板有些生意往来,我打电话问问,看看能不能策反他,到时候就看他顾不顾以往和薛老板的情谊了。”

        “这倒是个办法。”张鑫说。

        沈晔霖往旁边走了两步,掏出手机找到王浩的电话,他其实心里是没有底的,这个时候,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王浩很有可能换了手机号码。

        电话拨通了,对方很快就接了。

        沈晔霖还没来得及自报家门,那头王浩就说:“沈晔霖?”

        “是我。”沈晔霖说:“浩哥最近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财的生意带带老弟。”

        “别装了,李坤的事情圈子里都知道了,现在我自身难保,哪来闲心操心你的事。”王浩口气变了,他似乎在压抑着情绪。

        那头还有“吱吱喳喳”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整理东西,太过于慌忙导致物品掉在地上。

        沈晔霖:“既然浩哥这么爽快,那我就不和你兜圈子了,我现在投靠了薛贵宝,他托我来要个人。”

        “李梅?”

        “嗯。你应该知道李梅在哪里?”

        王浩说:“你给我五百万,我告诉你。”

        “好。”沈晔霖答应了,“约在哪里?”

        “下午三点南湾街的咖啡店里,记住了一个人去。”王浩交代完时间和地址就挂了电话。

        将电话揣进兜内,沈晔霖便问孙二,“你们老板给了多少钱?”

        “二十万现金。”孙二说。

        “二十万?”沈晔霖小声嘀咕,也没再接下句,上了车,发动车后和他们说:“先拿个两百去吃饭。”

        孙二愣了会,还是在张鑫的推搡下才上了后头的车,这个时候,古晚晴也上了沈晔霖的车。

        古晚晴问:“对方要多少?”

        “五百万。”沈晔霖说。

        “准备怎么办?”

        沈晔霖笑,笑得让人觉得他不像好人,鸡贼的很,他手臂微微用力,上头的肌肉就浮现出来了,嘴里道:“没钱只能把他摁在地上,打到他松口为止。”

        古晚晴也跟着面露微笑,手却不安分的摸上了沈晔霖的肌肉,随后眼睛里满是贪婪和猥琐的目光:“你是个狠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