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50章

第50章

        入夜后,秋天会让人感觉特别凉爽,即便是呆在屋子里,也会有些寒意。

        也或许是因为和屋子里的韩生没什么好聊的,古晚晴坐了一会后就以“屋子里冷”为借口准备出屋子。

        刚打开门,后头坐在椅子上的韩生就出声喊住了她,他的声音依旧是那种平淡书生的文雅声调,“晚晴。”

        韩生自认为和古晚晴交谈了一会,就熟络的可以喊昵称了。

        古晚晴没转头,心里极为不舒服,要陪着陈霸天硬塞过来的男人聊天,以她的性格来说是很难说服自己接受的,况且,沈晔霖还在外头。

        但是开门后她还是顿住了步伐,也没往外走,她心里清楚需要给韩生一个面子,这个面子也是依托在陈霸天的脸面之上的。

        韩生见古晚晴有所犹豫,满心欢喜,想着往前走两步同古晚晴更凑近些,边走边说:“明天我能约你出去吃饭吗?”

        他心里还想着和古晚晴一同出去赏会月亮,今天的月亮一定很圆很亮,光是那月光就从窗户外折射进了屋子里。

        见古晚晴不吱声,韩生就又开口说话:“我们……”

        刚说了两个字就被古晚晴打断了,古晚晴声音很坚定,有着不容拒绝的感觉。她说:“我这两天来例假不方便。”

        她能料想到此刻韩生心里会有些不爽感,他那种性格和长相的男人应该是喜欢比较单纯又纯洁的姑娘,而不是像她这样满嘴骚话的女人。

        果真,韩生没再接话,他挠着脑袋上的头发,他的头发又黑又很密集,挠完头发又推了推鼻梁上的圆框眼镜,即便是做了这些许的解压动作,他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复古晚晴的这句话。

        不太与人接触真的是韩生的弱项,特别是和女人,还是个挺感兴趣的女人。

        韩生自己心里清楚,自个闷闷的性格就比较适合那种也是沉闷的女人,这样两人在一起不会太恬躁,各自会有各自的空间。

        古晚晴完全符合他的择偶标准,话少、漂亮,而且也不善于与人交往。

        古晚晴等了一会还是没等到韩生的说话声,她就迈开腿走了出去,顺便在临走前将门给韩生阖上了,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间屋子今晚是韩生的住所,陈霸天是想让她在里面过夜。

        陈霸天的心思昭然若揭,先是将她送给薛贵宝不成,转眼就给她介绍了一个年轻的男人。

        韩生从五官上来看的确是个端正的男人,浓眉大眼的,肤质也是极为白皙的,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更显得秀气,听韩生说来,韩生比古晚晴还小上两岁。

        古晚晴往楼梯口走,傣楼的过道摇摇晃晃的,起风的时候就喜欢发出异响,她骂骂咧咧了两句就下了楼。

        在楼下的一个房间里听着了陈霸天的说话声,屋子里敞亮的大灯亮着,屋门大开,古晚晴故意在外侧的走道上停住了步伐,靠在栏杆上抬着头赏月。

        竖着耳朵听着里头动静,她知道是沈晔霖在屋子里,沈晔霖的声音跟海浪一样,总是能激起她心头的浪花朵朵。

        即便沈晔霖就那样远远的站在那儿说话,瞧不见帅气的脸,瞧不见他健硕的身姿,古晚晴仍然就迷的移不开眼。

        外头这轮挂在天上的明月也黯然失色不少。

        陈霸天说:“这一路上古晚晴可还配合?”

        沈晔霖:“古小姐很聪明,这次薛贵宝的事情多亏了她。”

        “一个女娃能干啥,”陈霸天说话声音充满了不屑:“再能干也终归是女娃子,往后还是需要给她找个有用的男人,我的帝国梦可不能败在她手里。”

        沈晔霖依旧是奉承巴结的话语,可他情商高,说出的话既不会让人觉得尴尬,也不会让人觉得是有意在恭维:“我会一直跟随陈爷,助陈爷和古小姐一臂之力的。”

        这话让外头的古晚晴听了去就有些对号入座了,这沈晔霖摆明着就是在告诉陈霸天,他们三人一直都会在一起。

        一直在一起表示着什么,称呼上是会有所改变的,侄女和侄女婿。

        这沈晔霖是在借此低调的告诉陈霸天,他就是那个陈霸天要找的人,有没有用无关紧要,但是必须是古晚晴的男人。

        古晚晴这样一想来,心情顿时乐开了花,看着月亮也更加明亮了,这一轮汪月着实养眼。

        水汪汪的将微弱的光线照在大地上,她摊开手掌看自己的掌纹,这可是沈晔霖亲吻过的掌纹,怎么突然发现连纹路都变得那么好看了。

        屋子里又开始说话,打断了古晚晴飘远的沙雕思绪,古晚晴明亮的眼睛眨了眨,有小弟从前面巡逻而过,她就假装蹲下身子来寻找东西。

        有小弟想要上前来帮忙,却被队伍里的其余小弟拉走了。

        有风声透露出来,陈爷给古晚晴找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将是寨子的接班人,所以寨子里的小弟们个个精的很,决定安安稳稳的不再去招惹古晚晴,怕惹得一身骚,还丢了命。

        “我听说小弟们说,你和古晚晴走的很近。”陈霸天突然变了调的语气让古晚晴周身一凉,她蹲在地上,屏住呼吸听着。

        沈晔霖口吻自然,没有丝毫的慌张:“前几日是为了带古小姐熟悉寨子里的事物,走的勤了些,至于别的,我想有想法古小姐也不会乐意,她的性格陈爷你还是了解的。”

        陈霸天只是炸一炸沈晔霖,沈晔霖的回答让他还算是满意,没有隐瞒推脱,也没有否认心里的想法,想接近古晚晴,从而得到接班人的位置,这怕是寨子里很多小弟,应该说是所有小弟的想法。

        只是有些人敢说出来,有些人闷在心里,暗暗的使坏。

        这一点上,至少沈晔霖还是光明磊落的。

        陈霸天喜欢他,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哈哈……”陈霸天笑,笑起来也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小霖,幸亏当年把你挖过来。”

        沈晔霖听不出这是好话还是坏话,陈霸天的心思太重,不细细琢磨很容易入了他的圈套。

        沈晔霖思考了一会准备回答,陈霸天却咳嗽了一声,顺道摆手让他下去:“今天也累了,早点下去休息。”

        “好的,陈爷。”沈晔霖应承下来,退到门口后将门关上。

        出门转身一瞧,古晚晴正猫着腰在前面的地面上翻找着什么,沈晔霖没有搭理她径直在她面前一晃而过。

        陈霸天今天的意思很明确,让他以后少接近古晚晴,毕竟上头的韩生在。

        什么不好的言论传到韩生耳朵里,怕是耽误了两人的好事。

        想到韩生,沈晔霖脚下的步伐踏的重了些,扬起了许多的泥土沫子,快步往前走,积攒了一昼夜的怒火都在这一步一步的脚步声中发泄着。

        他真的很生气,却只是跟着自己生闷气。

        自个生着闷气溜进了厨房里,回来到现在滴水未进,在路上也只是用面包垫饥,闲下来后就发现肚子咕咕叫,不光是他自己,路过古晚晴旁边时也听见了古晚晴肚子叫唤的声音。

        沈晔霖寻思着鼓捣些东西去带给古晚晴吃。

        他开始翻找,厨房里没有热乎的食物,只有一些新鲜的蔬菜和养在缸里的鱼。

        再者就是冰箱里的饺子,汤圆,这类的面食没有特色,他还是决定做菜肴,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算是稍稍知晓了古晚晴的口味。

        这头忙的热火朝天,那侧的古晚晴尾随着沈晔霖也进了厨房,这个点的厨房是没有人的,巡逻队的小弟们也要将近两个小时才会巡视一遍。

        一群小弟刚走过,所以距离第二遍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足矣去找沈晔霖聊会天。

        古晚晴蹑手蹑脚进了厨房,她动作灵敏,进屋子动静很小,还是被沈晔霖发现了,沈晔霖在确定来人后就没吭声,继续杀鱼。

        鱼刮鳞然后洗干净,又开始择菜,是小青菜,碧绿的青菜叶子和青菜杆子在他好看的手指间一分为二。

        这些都被古晚晴看在眼中,她继续放低姿态,弯腰往前走,走到沈晔霖旁边后就将下巴搁在桌面上,冲着沈晔霖抛媚眼,眼睛美若桃花,“好巧啊!”

        沈晔霖将择好的青菜用清水洗净,接着转身去拿油,油在古晚晴的身子底下的桌子里,他说:“让让!”

        因为听见古晚晴肚子又叫了一声,他便说了句:“拿油。”

        古晚晴乖乖地把油给沈晔霖,她也发现了沈晔霖心情不好,进来的时候没有发现沈晔霖拉着一张脸。

        现在仔细看,沈晔霖眉毛怒气冲冲的向上挑着,都快要到太阳穴了,而嘴却向下咧着,一副“我生气了,你快来哄我的嘴脸。”

        说到生气,古晚晴觉得沈晔霖八成是吃醋了,他那么聪明一人,一定知道陈霸天让她与韩生熟识的用意。

        而且,刚才陈霸天与沈晔霖的对话她也一字不差的听见了,怕是此刻的沈晔霖有苦说不出,满心的闹腾。

        沈晔霖往锅里倒油,油熟后放鱼,开始煎鱼,鱼还没翻面就听着古晚晴在旁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话,说话时眉飞色舞的嘴脸。

        古晚晴说:“这陈霸天也太没水准了,塞人也不知道找个帅哥,他难道不知道我喜欢有腹肌的小哥哥吗,非给我找个白面书生,我还就喜欢长的黑的。”

        沈晔霖煎鱼的手紧了紧铲子,古晚晴的话算是说到他心里去了,听了还真是挺高兴的,他眉头微微舒展开一些,听着古晚晴继续说。

        古晚晴:“还有那个韩生,什么科学家,家财万贯,还有个厉害的爹……”说了一大段刚才在屋子里套路到的话,“我只喜欢我心里的那个人。”

        她说话时趁机将手腕攀上了沈晔霖的手腕,见沈晔霖炒菜不是很方便,她又从后头抱住了沈晔霖。

        沈晔霖穿的是紧身的衬衫,古晚晴轻易就摸到了他的腹肌,硬邦邦的手感极棒。

        沈晔霖熬不住挑逗,说道:“你别乱摸。”

        再不说,怕是古晚晴的手要不安分的摸到不该摸的地方去了。

        这时候,煮鱼的料都放好了,沈晔霖两只手都得空,见古晚晴还不安分,他就将她的手擒住,古晚晴没有挣扎就静静地被他抓着手腕。

        沈晔霖将手臂往上伸,带动古晚晴的手臂向上,随后,他的身体前倾将古晚晴压在墙壁上。

        他一手擒住她的手臂不让她动,一手垫在她脑后,等到准备妥当后,就用自己的舌尖撬开了古晚晴的嘴唇,接着进攻她的贝齿,以及润滑的舌尖。

        锅子里在炖鱼,香味很快就充斥着整个屋子,可这香味完全不及古晚晴嘴里的香甜。

        她肆恣的吻着沈晔霖,沈晔霖将她全数的搂在怀里,他亲吻时古晚晴感觉荷尔蒙分泌旺盛,她就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

        只是低低的一声从嗓子根部发出来的声音,这动静足矣让沈晔霖身子一滞,随后沈晔霖就松开了古晚晴,往后退了两步,咽了咽口水看着她。

        古晚晴的眼睛里柔情蜜意,她的脸也在透露着喜悦,红扑扑的脸,摸上去肯定还有烫意。

        沈晔霖说:“鱼好了,等我烧个菜。”

        他松开领带,两根带子就在胸前晃荡。

        古晚晴把带子拿在鼻尖嗅了嗅,打趣道:“沈晔霖,你吃醋后还真是威猛的小老虎。”

        沈晔霖:“总有一天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威猛小老虎!”将青菜入锅后,他就顺手盛饭,盛了两碗让古晚晴端过去。

        古晚晴照做,将碗放在桌子上,又走过去,站在对面看沈晔霖,他的气还是没消,皱着眉头急促的呼吸着,即便是隔着一张长桌,古晚晴还是听见了。

        殊不知,沈晔霖这是由于内火未消的缘故,哪是生气,根本就是男人身体内最原始的**。

        **让他燥热不已,只有通过呼吸才能稳定下来,他深深呼吸了好几次,还是无法冷静下来,他抬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古晚晴。

        古晚晴没看他,因为外头传来声音,好像是巡逻的小弟,小弟在门口停住了,正在问:“是谁在厨房?”

        古晚晴回头看沈晔霖,两人深夜共处一室让人知道了怕是对沈晔霖极为不利。

        她就四处张望,看看有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恰好看见一个装鱼的缸,四下只有那一处躲藏的地方。

        她冲着沈晔霖眨眼睛,努下巴,嘴里回复门外小弟:“是我。”

        小弟说:“古小姐,厨房就你一个人吗?”

        “要不要进来看看?”古晚晴回,回话时人已经到门口了,将门打开,让小弟们往里看。

        这件事情要是这样藏着掖着,明天不知道传出什么谣言来。

        小弟们见屋子里没人,就连忙道歉:“古小姐真不好意思,外头风声太大,听岔了。”

        古晚晴懒得跟他们计较,关上门就往餐桌旁走,屋子外头还有小弟们的说话声。

        “我明明听见里面有说话声。”

        “哪有人?我都说了没人,你不信,这下好了,得罪古小姐了。”

        “别吵了。”

        ……

        一直到说话声听不见,古晚晴才走到鱼缸旁掀开木盖头,里头有一颗满是水的脑袋,脑袋上还沾着些许的鱼鳞。

        沈晔霖气咻咻的站起来,鼻尖上缀着许多细细的水珠,还在往下淌水,鱼缸里的鱼游来游去,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火灭了。

        燥热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来洗了冷水澡真的可以让**消失,看来传言是真的。

        这个实践的方法还真是让人很无奈。

        沈晔霖抬头对上古晚晴一脸无辜加歉意的脸,他摇着头爬出了缸,自己做的饭还是要吃的。

        一激动硬是吃了两碗大米饭才肯罢手,古晚晴一度以为沈晔霖饿疯了。

        哎……其中内幕只有沈晔霖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