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52章

第52章

        入夜了,白天并没有像预料中的那样下雨。

        这就导致夜晚开着窗也没有凉爽的风吹进来,外头死气沉沉的,连树叶子都不带吹动一下。

        古晚晴站在窗口看了会风景就索性关了窗,打算开空调吹吹屋子里的燥热。

        窗户仍旧留着一条小小的缝隙,以此来听着屋子外面的动静,不知为何,她有种直觉,今晚必然有人会踏上傣楼,而后进入陈霸天的屋子。

        古晚晴心里的那个人就是张卫。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不对,反正闲来无事又睡不着,她就留心等着。

        大概是快要接近凌晨的时候,走道里传来脚步声。

        声响不大,大抵穿的是布鞋,压根发不出声音来,若不是这傣楼的建造结构是木头的,怕是丝毫不会有动静。

        古晚晴利索地从床上翻身起来,人快步走到门口。

        她悄无声息地将门开了个口子,然后探出小半个脑袋往陈霸天的房间看去。

        寨子里漆黑一片,天上的一轮汪月也照不亮这个死气沉沉的寨子。

        恰好这时,陈霸天房间的门开了,男人进了门。

        男人只留了个背影,背影很宽厚,古晚晴也无法准确的确定此人就是张卫,她随即迈开腿踏出了房门,紧跟其后。

        这个时间点,寨子里巡查的小弟们都绕过了傣楼去了别的地界。

        即便是傣楼上悬挂着灯,古晚晴的身影也不会引起大家的注意,她蹑手蹑脚地往陈霸天的屋子走去,紧接着推开了他旁侧的屋子门。

        这间屋子也是间客房,常年没人住,平日里是锁着的。

        今儿个让阿姨打扫了下,或许阿姨忘了锁门了。进了屋子,古晚晴将门重新阖上,一举一动都是屏住呼吸,小心翼翼进行的。

        窗户是雕花镂空的那种,月光透着空隙照了进来,将古晚晴窈窕的身姿印在墙壁上。

        她半个侧脸贴着墙壁,眼睛看着窗户,有了些亮光让她稍微好受些,不然心砰砰跳的快要窒息了,在毒贩的地盘上干着这样偷听的事情,一向胆大的她也有些后怕。

        清亮的眼睛眨着,隔壁已然传来了动静。

        古晚晴为了听得更仔细些,她将身躯紧贴着墙壁,想着能更好的听见说话声。

        在窗户那扭动着身躯的古晚晴自然不会知道,在她身后有一双眼睛正在仔仔细细地盯着她看,将她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

        深邃的眼睛里都快要滴出柔情的水来。

        沈晔霖坐在木椅子上,抬手将手肘撑在扶手上,随后一边抚摸着下巴一边看着古晚晴,胡渣有些扎手,他摩挲了两下,眼睛却自始至终盯着古晚晴看。

        古晚晴全心都在隔壁上,很长一段时间过后仍旧没有发现沈晔霖。

        沈晔霖也不说话,随她一块听着隔壁的动静,可他只是竖起耳朵听着,丝毫不妨碍他的目光注视着古晚晴。

        皎洁的月光将古晚晴的身姿勾勒出轮廓来,忽明忽暗的光线,这个时候,古晚晴的甩动的头发都带着灵气。

        沈晔霖咽了咽口水,企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隔壁开始说话了,声音不是很大,也足以让一墙之隔的两人听得清楚。

        陈霸天:“白天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做的很好。”

        “陈爷,还需要我做些什么?”张卫问:“要接着试吗?”

        陈霸天:“这件事情先放一放,你帮我留心着韩生和我侄女的动向。”

        张卫的声音还没有响起来,陈霸天又紧跟了一句:“没什么事情就不要来找我。”

        “好的,陈爷。”张卫谦卑的声音压的很低。

        大概就是这样简单的对话过后,陈霸天屋子里传来木门开启的声音,门的转轴“吱嘎”两声,伴随着的还有张卫深呼一口气的异响。

        门又重新关上,靠近窗口的古晚晴将身躯压下来,整个人的脑袋埋在窗户底下,窗沿还是挺高的,不足以让她暴露。

        张卫从门口走过去,脚步快的异常。

        等到脚步消失在听觉中后,古晚晴才直起身子,透过门缝往外看,确认没有人后就开门溜出去,直直往自己的屋子里走去。

        在古晚晴走动的全程中,沈晔霖没有出声制止。

        他就安静地待在角落里,黑暗将他团团笼罩,他像只逃避在黑夜里的小老鼠般。

        他不想打扰古晚晴,因为要护她周全。

        这几天的事情告诉着沈晔霖,任何一次的靠近,都很有可能给她带来危险,换句话说,在这个寨子里,他们俩个人都是没有人生自由和人权的,他们寄人篱下,必须时刻保持着警惕。

        很有可能当时没有察觉的危险,在很久以后会给他们带来致命的一击。

        只有真的毫无接触,才能理所当然的心有底气,不怕任何人的蓄意谋害和随时会面临的圈套。

        心中有如此多的思绪,沈晔霖觉得心头很乱,乱的如麻,一时之间也没有急着走,他就继续坐在屋子里。

        小弟们快要进行下一波的巡逻了,等到巡查结束他再走会比较安全。

        傣楼底下传来脚步声,杂乱而又莫名有些整齐的步调在沈晔霖耳朵里来回回荡着,直到四周鸦雀无声,他才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

        这时,沈晔霖听见陈霸天的屋子里传来说话声,想要打开房门的手突兀地停止住了。

        他将手搭在门栓上敲击了两下,跟着隔壁陈霸天的踱步声重叠在一起。

        屋子里并没有人进去,也听不见里头有人同陈霸天对话,沈晔霖猜测,陈霸天很有可能是在打电话,从他客气的言辞,还有温顺的态度,对方势必是个比他更有地位的人。

        陈霸天说:“韩爷,您放心,韩少爷在我这儿很好……哪里的话……只要韩爷吩咐,我陈霸天就是上刀山下火海,都是心甘情愿的……”

        关于这样的马屁词藻,陈霸天说了很多,说说停停,应该是在听对方说话。

        说着说着他就停住了脚步,没了嘈杂的步伐声音,屋子里的说话声大了一些,沈晔霖也听的更仔细了些。

        陈霸天接着说:“明天去弄点媚药,记住了,我刚才交代你的事情。”

        这次的声音和语调显然是上扬的,与前一刻的陈霸天有些鲜明对比。

        沈晔霖推测,第一个电话是打给韩生的父亲韩广源的,也就是陈霸天口中的韩爷。

        一来,在这个圈子里,能让陈霸天尊称为“韩爷”的也就只有韩广源了,二来,陈霸天提到了韩少爷,那么与他通话的必然就是韩广源。

        第二个电话应该是打给张卫的。

        自从小董死后,一般有事情要办,陈霸天都会交给沈晔霖和孙乾,如今的情况,陈霸天不会去交给孙乾,怕是寨子里小弟们口中的风声早就传到了陈霸天的耳朵里。

        都说孙乾和沈晔霖是穿一条裤子的人,不管陈霸天信不信,他都会有必要的防着一点。

        对于韩生的这件事情,唯一合适的人选就是张卫。

        张卫沉着冷静又能抗压,说到底,陈霸天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确的。

        又等了许久,直到陈霸天的屋子里传来戏曲声,沈晔霖才推开门走了出去。

        门发出的声音在抑扬顿挫的戏曲声中显得很渺小,被压抑在这无边无际的黑夜里,没了动静。

        出去后,沈晔霖将门重新锁上,锁完就贴着傣楼内侧的墙壁往楼梯口走去,步伐轻慢,身姿也极力压低的。

        虽然这个点不会被小弟们瞧着,但是他还是要注意一点,以防不测。

        从傣楼二楼的楼梯上一跃而下,稳稳落地后他就往自己的住所而去。

        他和孙乾一个屋子,今天孙乾不在,白天磕坏了牙说是出去补牙了,估摸着补完牙又去哪里开心去了。一个人也好,落得清净,可以想事情。

        屋外有风声,还有不知名鸟儿的叫唤以及后山的田鸡叫。

        沈晔霖翻来覆去始终睡不着,脑海里反复回放着陈霸天说的那两个字——媚药。

        干这一行的,包括行外人都知道这种药的用途。

        这种药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药物,却有很多的不法分子在私底下贩卖着这类药物,赚着昧着良心的钱。

        国家的打击速度赶不上罪犯制造和传播的速度,只能依靠着群众的自我杜绝,好在,遵纪守法的公民是占绝大部分的。

        另外一小部分的人就需要警察去干涉,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彻底铲除这些顽固不化的罪恶。

        不用想就知道,陈霸天让买来这药绝大多数是用在古晚晴身上,也有可能是用在韩生身上,总之,他是起了必须让古晚晴和韩生睡在一起的信念。

        只有两人在一起,才能巩固陈霸天的地位,攀上韩广源这样的亲家,自然对他成立他的贩毒帝国有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这件事情很严重,沈晔霖觉得他必须要给古晚晴提个醒,以防自己不在寨子里时或者自己无能无力时,古晚晴可以有个警惕之心。

        这个女人如此聪慧,一定能寻找到好的计谋去化险为夷。

        如今,两人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为了国家还有人民群众的安康,在这个处处有着危险的寨子里小心翼翼的生存下去。

        想到这,沈晔霖翻身下床,在暗黄色的抽屉里翻腾出纸和笔来。

        接着,他坐在凳子上,想了许久后在纸上写下了两句话。写完就将纸折叠好藏在裤兜里,又出门上了傣楼。

        陈霸天的房间还没有熄灯,他有开灯睡觉的习惯。

        沈晔霖看了看手表,这个点陈霸天已经睡下了,他是个作息很规律的人。

        沈晔霖上了二楼后就站在古晚晴的窗户往里看,窗户留了一条小缝隙。

        里面熄灯了,漆黑一片,实在看不清什么,连古晚晴的影子都瞧不见,只能稍许看见窗台底下的梳妆台上有一轮汪月的残留虚影。

        他对着屋子学了两声猫叫。

        “喵......喵......”

        叫完后大概三秒后,屋子里的木床发出声音来,几乎是骤然就响起来的,怕是古晚晴猛地一下子就从床上坐立起来。

        古晚晴还嘟囔了一句:“哪来的野猫。”随后就有拖鞋在地面上摩擦导致的“滋啦”声。

        知晓古晚晴醒后,沈晔霖就快速将纸张扔进了屋子里,扔完就跑掉。

        头也不回的往楼下跑,动作快速敏捷。

        直到站在自己的屋子里,他才敢回头往傣楼看,古晚晴的房间亮灯了,暖黄色的灯光,他在楼下瞧得不是很仔细,却隐隐约约能看见。

        光是这样的灯光,在这黑夜里莫名让沈晔霖心底很暖。

        有古晚晴的地方就像是有光明一样,无时无刻不让沈晔霖觉得温暖,觉得生活充满希望,未来可期。

        一连几天,古晚晴都是处于一个紧张的状态,脑海里的弦紧紧绷着。

        无论是吃饭还是走路都留着心眼,生怕遭遇到危险,这样的警惕源于那晚沈晔霖塞进她屋子里的纸条。

        纸条上写着两句话:“注意张卫”和“小心饮食,避免下药。”

        娟秀的字迹,古晚晴认得出来,虽然也没太见过沈晔霖的字,但是她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毕竟很多年前在那张照片的背面她见过沈晔霖写过自己的名字。

        她当时还照着字体临摹了许久,一遍一遍写着沈晔霖的名字,似乎觉得这样靠的沈晔霖更近些。

        年少时,心底若有一个人,就会觉得他的名字是全世界最美好的字眼。

        字条上的字古晚晴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然后就着打火机将纸烧掉,烧完剩下的灰就开窗扬了出去。

        纸张体积很小,烧的灰烬也只有一点点,手一松来就全部吹走了,并没有残留在外头的走道上。

        虽然很舍不得沈晔霖给的纸条,可古晚晴心里很明智,必须将这通信的证据毁掉,一时的舍不得将来不知道要酿成多大的错误。

        如今,错误是完全可以在她这儿阻断的。她就一狠心做了。

        这几日,陈霸天依旧极力撮合韩生与古晚晴呆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在寨子里闲逛,就差睡在一块。

        陈霸天则是呆在傣楼二楼看着,明着是在晒太阳,其实暗地里就是在监督两人。

        那狡黠的眼睛绕着寨子一圈又一圈的,快要将眼珠子按在两人身上了,不仅如此,还有张生给陈霸天做眼线。

        这样一来,古晚晴总感觉后背阴嗖嗖的,有眼睛在盯着她看,那样的寒意从颈脖子一直到脚踝,她又不能表态,甚至连不满的情绪都不能流露出来,一天到晚只能赔着笑脸陪着韩生。

        好在韩生是个绅士风度的男人。

        也有可能他做科学研究太多,有些死板了,总之他规矩的很,到如今连古晚晴的手也没牵过,他总是将手背在腰后,与古晚晴保持着该有的距离。是个十分懂得分寸的男人。

        今日,韩生提出要带古晚晴去商场逛逛,缘由是因为古晚晴没有手机,隔天韩生就要走了,韩生怕自己联系不到古晚晴,就同陈霸天知会了一声。

        陈霸天这个面子还是要给韩生的,这韩生一提,陈霸天就同意了,也不管寨子里的什么规矩不规矩了。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况且他知道绝对不能让韩生这条大鱼跑了。

        他当下就拿着银行卡往古晚晴屋子里走,韩生没去,回了自己屋子。

        陈霸天敲响了古晚晴的屋门,等开门后,他就走了进去。

        一坐下陈霸天就直奔主题说道:“韩生说带你出去逛逛,要给你买手机的事情,你知道吗?”

        古晚晴摇头,目光聚焦在一起看着陈霸天,“他没说。”

        古晚晴是真的不知道,她只是随口和韩生提了一下在寨子里无聊,没有手机刷抖音,多余的话半点也没说。

        其实她的本意是想让韩生给她弄一部旧手机,她想要和顾平取得联系。

        没想到韩生直接去和陈霸天说了,也不知道这韩生是怎么想的,也许真的是仗着高人一等的姿态。

        看陈霸天的态度还有手中拿着的卡,古晚晴知道,陈霸天是同意了。

        果真,陈霸天稍许停顿了会就又接着道:“下午和韩生出去逛逛,看上什么自己买。”

        陈霸天将卡往前推,放在桌面上。是张新卡,没有半点的划痕。

        古晚晴点头,没有推辞:“谢谢叔叔。”

        陈霸天又交代了句:“记得给韩生也买点好物件,他这样老实巴交的憨货,最好骗了……”

        说着说着,浑浊的眼睛里就透出了光芒来,老头年老了,说起经验来依旧精神抖擞的跟个毛头小子一样像古晚晴传授经验。

        古晚晴应承下来了。

        原本以为只有韩生和古晚晴两个人去,顶多再加个司机,可等两人到停车场时,顿时有些傻眼了,前前后后安排了五辆车。

        车虽然是不同颜色,不同品牌的大小各异的车,可还是属实太招摇了。

        一辆车上坐着四个人,穿着寻常的衣服,一改往常训练的黑衣服,有的白,有的红的,长袖短袖都有。

        头发也变得随意很多,有的人索性邋里邋遢的坐在车上打哈欠,挖鼻屎。

        大家似乎都在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将自己打扮成一个平民百姓。

        古晚晴瞧见沈晔霖也在里头,就他穿着一身黑色,还戴了顶鸭舌帽,整个人倚靠在副驾驶座上闭着眼睛在睡觉。

        帽檐将他眼睛完全挡住了,看不出神情来,甚至连他睁眼闭眼都不知道。

        沈晔霖咳嗽了一声,这个声音让古晚晴突然回神,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走神。

        好在,韩生并没有发现,他已经拉开了汽车车门坐了进去,拉的刚好是沈晔霖的那辆车。

        见韩生坐进车内,立马有小弟过来帮古晚晴拉车门,古晚晴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后座的位置。

        宽敞的后面就坐着古晚晴和韩生两个人,韩生靠左坐,古晚晴靠右坐,恰巧坐在沈晔霖后面。

        中间隔着很大一段距离,韩生并没有想要往古晚晴那处靠拢的意思。

        他侧头看着古晚晴,满脸笑意:“这车坐着还舒服吗?要不要试试后面的?”

        古晚晴摇头,她用手掌按了按座椅,用实际行动来告诉韩生,座椅很软,与此同时她嘴里说道:“去城区很近。”

        韩生采纳了古晚晴的意见。

        这时,坐在驾驶座上的孙乾发动了车,车在原地颤动了两下就启动了。

        启动后,孙乾也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一个抱枕递给了古晚晴,他笑嘻嘻道:“古小姐,要是累了的话,你就睡会。”

        古晚晴接下抱枕却故意没给孙乾好脸色,她板着脸,满脸阴霾,她要装作不认识孙乾,交际不深的模样。

        她连句谢谢也没说,同陈霸天的小弟们相比,古晚晴必须是高人一等的,这是陈霸天告诉她的,也是她正在学习的傲慢,无厘头的傲慢。

        古晚晴知道孙乾的意思,她照做了。

        她将抱枕放在她与韩生之间,然后将一个手臂搁在抱枕上,整个人的重心是偏向右侧的,也就是玻璃窗户上。

        也好,有了抱枕,她就不用担心等会万一刹车她会同韩生有肢体上的接触。

        平常她就不愿意和韩生有碰擦,眼下更别说在沈晔霖面前了,在沈晔霖面前,古晚晴就是在凶猛的小老虎也会立马温顺下来。

        其实古晚晴根本就不用担心,孙乾这一路开的十分的平稳,连刹车和转弯都是很稳的,尤其是到了连环山路的拐弯处,竟然让古晚晴丝毫没有感觉重心的偏移。

        谁也不知道,前侧的孙乾掌心都捂出汗来了,方向盘上湿答答的。

        虽然上车前沈晔霖一句话也没说,但是做为兄弟,他懂沈晔霖,更懂沈晔霖在瞧见古晚晴站在窗户外面发呆时的那声咳嗽,以及瞧见韩生上车后,沈晔霖甩给他的一个微妙的小眼神。

        沈晔霖什么都不用做,交给他就行了。

        车开了一会,孙乾问道:“韩少爷,准备去哪里?”

        韩生看着外头呼啸而过的山路,他还没有发现副驾驶上坐的是沈晔霖,他认认真真看着车窗外头,回答孙乾:“跟着古小姐的意思走。”

        古晚晴还没来得及说话,副驾驶上的沈晔霖先动了动身子,他将帽檐往上扯了扯,然后眼睛从后视镜里盯着位于他后侧的古晚晴看。

        狭长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凑巧的是,一抬头就看见古晚晴也在盯着自己看,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一块。

        古晚晴眉眼弯弯,嘴角带笑,就算是这样两人一句话也不说,也能很默契的传达对彼此的感情。

        古晚晴说道:“我爱你。”

        她没有发出声音来,只是嘴巴蠕动了几下,上嘴巴触碰下嘴唇,温柔的很。

        这样简单的唇语足矣打动沈晔霖。

        不过还是那三个字更有征服力,像是一支箭,穿梭过副驾驶的座椅,直击沈晔霖胸口。

        沈晔霖眨了两下眼睛,回应了古晚晴。

        他在告诉古晚晴:我也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