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53章

第53章

        迟迟没有得到古晚晴的回应,孙乾一时之间又不知道怎么办,好在后座的韩生及时给解了围。

        韩声收回瞧着窗外的目光,接着拿出手机开始查百度导航,等到定好位了之后就同孙乾说道:“去商合。”

        商合是城区内最大的商场,一般都是卖奢饰品居多的。

        对于毒贩来说,逛这样的店铺是常事,他们有钱,钱又是不用动体力而得到的,所以根本就不在乎,经常是大手笔的。

        沈晔霖和孙乾为了融入毒贩的团体内,也是时长来这儿逛悠,一来二去就对路线极为熟悉。

        这不,孙乾不用导航就将车开到了商合广场的地下停车场。

        今天是周末,停车场内车还是挺多的,像他们这样一次来五辆车的,而且是紧跟其后,丝毫不肯礼让行人和过往车辆的还是极为少数的。

        大环境下,如此莽撞和顶真的他们就显得有些特殊。即便是刻意隐藏身份,还是引得行人们纷纷朝着他们张望。

        很快,五辆车就以飞快的速度在地下停车场占好了位置,一次排开。

        共平行排列五辆,古晚晴所坐的车在正中间,左右依旧是有车互为保护着。

        前头的小弟先下车过来给韩生开门,是个满脸肥肉的男人,他笑脸相迎着,可韩生压根连正眼都没瞧胖墩一眼,他还没站稳脚跟就着急忙慌的绕到古晚晴那侧去,准备给古晚晴开门。

        他虽然内敛,但是该有的绅士风度他还是懂的。

        脚步才走到汽车后备箱那处,古晚晴却已经先一步下了车,正晃悠着脑袋四处张望,与韩生目光对视后,礼貌性一笑,疏远而又不失尴尬。

        韩生知道古晚晴不喜欢他,可他还是想着要和古晚晴接触一下,他觉得这个女人身上有着一股神奇的魅力。

        她外表很不淑女,甚至有些痞气,但她的眼神清澈无比,仿佛里头荡漾着童趣的天真般。

        韩生遇人较多,却很少看走眼,韩广源从小教他识人,他也学了很多。

        平日里不太表露出内心的心思来,却也是心里有数的,好人坏人分的很清楚。

        “坐车累了吧?”韩生说。

        言语永远是极为温柔的。

        他将手插在裤兜内,另外一只手随着走动的脚步摆动着。

        身上的白色衬衫整整齐齐没有一丝的褶皱,也是个较为讲究的年轻人,他在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古晚晴看,看她的嘴唇蠕动还有秀气的鼻子,包括那忽眨忽眨的眼睛。

        古晚晴摇头,已经跨步往前走去。地车停车场的电梯就在旁边,一边走她一边回复韩生,眼睛却始终没看韩生:“不累。”

        韩生紧跟其后。

        在韩生后头还跟着沈晔霖还有孙乾,以及一众小弟们,小弟们三三两两走着,两三个的站在一块假装无事般聊着天。

        而沈晔霖和孙乾则是并肩走着,沈晔霖板着一张严肃的脸,这就导致孙乾只能不吭声的跟着走,他怕自己一说话就不小心触碰了沈晔霖的雷区。

        眼下还是保命要紧,这样的情况下,少说少错,万一惹到了沈晔霖,往后穿小鞋的地方多的是。沈晔霖可是个十足的腹黑男,不仅腹黑还闷骚。

        走了两步,孙乾推搡着沈晔霖的肩膀问道:“霖哥,这事你怎么看?”

        沈晔霖没说话,抛给了孙乾一个眼神让他自己去体会。

        白眼翻的都快要将眼珠子瞪出来了。

        沈晔霖是自个不知道,他冰冷的眼神都快要戳进孙乾的心里了,孙乾吐了吐舌头没敢再接话,再说话不是找死吗,好在眼前的电梯到了。

        电梯门一开,从里面走出人来。

        是两个女人,二十来岁的模样,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满身的香水味还有那不得不提一提的——呼之欲出的胸部。

        女人大胆的瞅着电梯门口的众人,当然大部分目光是放在沈晔霖身上的,将沈晔霖完全的打量了一遍,差不多要将他衣服里面贲张坚固的肌肉给看穿;

        小部分的目光会瞅瞅韩生,毕竟韩生也是个清秀的男人,脸上也是有许多让人瞩目的地方,与沈晔霖的阳刚之气相比稍显逊色,少了几分男子气概,也是枚正经小鲜肉。

        “帅哥,加个微信。”

        红唇女人将手机推到沈晔霖的面前,挑眉看着他,同时手有意无意地触碰着沈晔霖的肩膀,就差将整个身躯贴在沈晔霖身上。

        沈晔霖的肩膀宽厚,摸上去硬邦邦的,手感好,还会增加体内荷尔蒙的分泌。

        这一点上,古晚晴深有感触,她耳边听着动静,眼睛也没闲着,透过电梯门的反射面去观察沈晔霖的表情。

        垂放着裤腿上的手臂有一下没一下的去敲击裤边角线,心里还在数着节拍。

        “一、二……”

        镜面里,沈晔霖极其厌恶地将女人推开,并且骂了句:“滚!”眼睛盯着地面,瞧都不带瞧一眼。

        眼神尖锐的像是在看臭虫一样,面色上不带一点的表情,仿佛整个人的周遭都升腾起一种与世隔绝的庞大阴影。

        女人咒骂道:“有病。”

        随后就摇着翘臀和同伴离开了电梯门口。

        见人走后,古晚晴不动声色的瘪嘴一笑。

        脚步轻盈的踏进了电梯内,心情没由头的舒爽,眉眼立马就乐了,原本就精致的五官在带上笑意后更显得楚楚动人。

        她五官更接近外国人的力挺,此刻也突然有了江南女子的娇羞之美。

        电梯里总共六个人。外加了两个小弟,是两个身体健硕的人,算是贴身保镖。

        小弟们靠着电梯,将古晚晴和韩生围绕在里侧,宽敞的电梯突然挤了这几个人有些拥挤。

        古晚晴的侧边没人,是扶手,她索性将身躯往那一侧压去,偏离了大部队。

        韩生看出了古晚晴的不舒爽,他摆了摆手,让站在古晚晴身后的保镖走开,回头的时候,他就瞧见了沈晔霖。

        沈晔霖站在孙乾的旁边,与古晚晴隔着较远的距离。

        刚才他的全部心思都在古晚晴身上,偌大的人站在他旁边,他居然压根没瞧见。

        韩生不悦地看着沈晔霖,目光不加丝毫的掩饰,其实两人并没有太多交集,他也是偶然听见底下小弟传的疯言疯语,他心底就有些不舒服。

        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染指了,任谁都会暴躁如雷,可他是个受过教育的知识分子,不能莽撞,只好暗自神伤。

        被盯着看的沈晔霖心里也正不爽着,可他身份不对,又不能表现。

        出来陪着情敌来商场购物,自己还得客客气气的小心伺候着,若不是陈霸天再三叮嘱,沈晔霖怕是真的会找个幌子就不来了。

        不见总比在眼前晃悠的强,虽然相信古晚晴的心意,但是心底还是会冒腾出许许多多的生气和难受,无法控制。

        以前不知道,居然会有东西可以牵制住他的心,那个除了国家利益之外的别的东西,甚至有的时候超过了他所信仰着的事情。

        古盛浩说的对,他妹妹真的是个妖精,漂亮的还会勾魂的妖精。

        妖精一入眼,在劫难逃。

        电梯一直上到八楼才停,在此期间,电梯开开合合好几次,居然没有一人上来。

        电梯内的气场太过于强烈,逼得人不敢踏进去,尤其是两个保镖,拉着脸,手臂上的肌肉亢奋的昂立在胸前,虎视眈眈的看着行人。

        八楼主要就是经营的手机和电脑等电器。

        各个品牌的手机都有,琳琅满目的产品依次罗列着,售货员们站在店内招呼着,笑脸相迎,在这个商场不太有傲慢的店员。

        商合算是个老商场了,主要得口碑就是服务,以热情的服务来打动消费者的购物**。

        古晚晴绕着楼层走了一圈,最后在华为手机的门口停下了步伐。

        华为的店铺设计清新淡雅,没有过多的奢华布置,店员们统一服饰,瞧见古晚晴进去,店员就走了过来。

        店员说道:“女士您好,是看电脑还是手机?”

        古晚晴:“手机。买个普通的手机……”

        话还没说完,韩生就接了话,将古晚晴的话语截断了,韩生说:“麻烦拿你们店里最新的型号,就是新推出的那款。”

        店员点头,立马就小碎步的跑进柜台里侧,打开橱窗的小门,给他们拿手机。

        古晚晴看向韩生,是皱眉看他,好看的眉毛上扬着,明显有些不爽,她本来就不喜欢被人干涉她的决定。

        她又不爱追求款式,手机只需要能用就行,之前的那个手机她用了很久,若不是被陈霸天弄丢了,她也不会换。

        韩生在这一方面就略显笨拙,不够成熟。等他将店员手头的手机递给古晚晴时,他还是脸上带着笑的。

        韩生并没有谈过恋爱,感情史干净的跟白纸一样,他就满心以为给女人买东西一定要买最好的。

        “就买这个吧。”韩生说:“你应该喜欢黑色,这个款式机身也不重,你用刚好。”

        说完,戛然而止了话语,又突然换了个口气问古晚晴:“买这个怎么样?”

        古晚晴懒得和韩生继续逛就点了点头,默许了韩生手头的机子。

        韩生高兴的跟着店员去刷卡,压根没给古晚晴掏银行卡的机会。

        古晚晴在兜里的手拿着银行卡,迟疑了会没有掏出口袋,韩生这人有些大男子主义,若是不让他买就是当面打了他的脸,这样一来,陈霸天那就很难交代。

        这钱到时候找个机会还给他就是了。

        心里这样想来,古晚晴好受了些,可还是小心翼翼地不敢去看沈晔霖,天知道,沈晔霖会不会正用尖锐无比的眼神看她,将她万箭穿心。

        心里不想去看,身体却诚实的很,她偷偷摸摸地将半个身躯侧过去,另外半个身体靠在柜台上,低头拨着指甲盖。

        指甲短的很,拨来拨去就是为了打发尴尬时间,也好借此看沈晔霖。

        沈晔霖站在门口的走道上,走道上人来人往,他就若无其事地靠在栏杆处,两只手都插在裤兜里,垫着脚尖等着。

        嘴巴里在咀嚼着糖果,绿色的糖,糖纸也是绿色的,正搁他手心里攥着,糖纸“唰唰”响动着。

        “抽烟不?”孙乾问。

        他也站在栏杆处盯着手机店内,商场里也就这一处允许吸烟的地方。

        他动了动鼻头,有些犯烟瘾了。

        烟递过来给沈晔霖推了回去,沈晔霖停顿了半秒将糖从口袋里掏出来,满满的一手掌。五颜六色的糖都有。

        孙乾打趣:“改邪归正了?”

        沈晔霖没说话,准备将糖收回去,却被孙乾拦住了,孙乾从中挑了颗绿色的糖,糖拿在手上后就说了句:“这糖应景。”

        说完就遭到沈晔霖一顿虎揍,也只是挠痒痒搬的开玩笑,“不会说话就闭嘴。”

        孙乾做了个闭嘴的手势,顺便将糖丢进嘴里,把糖纸塞在沈晔霖的裤兜里,做完一系列动作后,一改往日,严肃认真的看着沈晔霖,压低声音:“我听小弟说,张卫弄了媚药。”

        “怎么发现的?”沈晔霖问。

        这事情他知道,这张卫看着也不像是那么大舌头的人,怕是其中出了幺蛾子。

        孙乾:“有人看见了,就传来了,张卫这人平时一本正经,被人发现了这玩意自然是要说上两句。我看这事没那么单纯就说给你听,你咋看?”

        沈晔霖:“寨子里多少人知道了?”

        “人不多,这不是关键,关键是陈霸天将传话的小弟弄了去,丢去海里喂鲨鱼了。”孙乾“嘎哒”一声将糖咬碎,他的腮帮子鼓动着,还在继续说:“那天张卫同你打架我就知道事情不对头,怕这张卫真不是省油的灯,以后可要好好防着点。”

        孙乾的话沈晔霖听进了心里,他点了点头,应了孙乾的提醒,抬头时发现古晚晴和韩生已经从店铺走出来了。

        韩生满脸喜悦,而古晚晴依旧是淡然的模样,她将手机在手里翻滚了两下,手机屏幕是对着沈晔霖的,空间太小,也就沈晔霖那一处可以瞧见手机屏幕上的字。

        上面写着:我去联系顾平。

        沈晔霖眨了下眼睛,与古晚晴进行短暂而又极其漫长的眼神交流,随后,古晚晴就假借上厕所的名义去了卫生间。

        去卫生间也有保镖跟着,是两个面生的青年。

        两位健壮的保镖跟着韩生去了三楼的奢饰品店,韩生寻思着给古晚晴买点首饰包包。

        在古晚晴去卫生间的空档,韩生就直奔店铺而去,一心想要给古晚晴惊喜。

        人都一窝蜂走后,自然没人再去注意沈晔霖的动向,沈晔霖便随着古晚晴的方向也去了卫生间。

        两个青年正在厕所不远处的过道里抽烟,毛头小子并不知道看人要寸步不离,这也刚好给了沈晔霖可乘之机。

        沈晔霖站在厕所门口,厕所是有个巨大的屏风的,完全阻隔了外侧的视线。

        沈晔霖就站在那里等,里面传来古晚晴小声说话的声音,听不清楚说的什么,话语很快,断断续续的。

        隔了一会,古晚晴走了出来,在洗手台上洗完手就走过来拱手,烘干机响的时候她恰好开口说话,她说:“顾平让我接近韩生,打入韩广源的内部。”

        “是他要求的还是你主动请求的?”沈晔霖一针见血。

        他不用听古晚晴解释就知道事情的始末,古晚晴的小心思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古晚晴嘟了嘟嘴:“这对我们的任务很重要,我提了一嘴,没想到他同意了。难道你觉得,这不是个好办法?”

        这话难倒了沈晔霖,这确实是个快捷的办法,接近韩广源就不愁找不到陈霸天的制毒工厂,还有可能将韩广源这个巨大的毒瘤端掉。

        沈晔霖不说话,古晚晴就权当他默认了,“先说好了,全是为了任务你可不能吃醋。”

        “呵!”沈晔霖冷哼,开着水龙头拼命冲着手腕,企图让流水声更大些,“你刚才在电梯里没瞧见,我行情那么好,还需要吃你的醋?”

        古晚晴的手已经烘干了,可她还是没有将手抽出来,这时有人从厕所里走出来,两人就停止了说话,等到人走后,古晚晴才道:“她们不如我。”

        “哪里不如?”

        古晚晴:“床上。”

        沈晔霖白眼翻了翻,“这我可不知道。”

        “要不抽空试试。”古晚晴冲他抛了个媚眼,抛的沈晔霖骨头都酥麻了。

        一想到还有正事,沈晔霖就咳嗽了两声,咽下了嗓子眼里的燥热难耐,随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卡递过去:“以后我有事会给你这个号码发信息。我的号码未知,你要注意……”

        古晚晴直杵头:“注意千万不要被发现,最好是用过之后将电话卡拆卸下来。”

        沈晔霖会心一笑。果然古晚晴是了解他的,连他未说出口的话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两人已经交谈了好一会了,这个点差不多一根烟快要抽完了,沈晔霖透过屏风往那侧看,两小弟正在往烟篓里塞香烟蒂。

        沈晔霖最后叮嘱了句:“注意安全。”

        古晚晴甩甩手表示知道了,她的手烘的干燥又发热,等到沈晔霖进了厕所,她又将手重新在水龙头下的冷水处洗了一遍。

        这一幕是万万不能被沈晔霖瞧见的,不然他内心的小骄傲又要爆棚了。

        他肯定会觉得,自个为了跟他多说上两句话居然任由自己的手被烘伤。

        小弟们来了,古晚晴就用纸巾擦干手走了出去,小弟们很客套的打招呼,古晚晴也没吭声,径直往电梯口走去。

        韩生和一众小弟在那侯着,小弟们手上无不拎着大包小包,各个奢饰品牌的礼盒争先恐后的印入古晚晴的眼帘。

        古晚晴从前不喜欢奢饰品,如今也是一样,连正眼都不会瞧上一眼,她冷冰冰的走过去,摁亮了电梯。

        奢饰品再好,她也不会动心,不过或许沈晔霖给她买的她就会喜欢,就跟家里的鞋一样,每一双她都爱不释手。

        古晚晴的态度韩生看在眼里,买的时候他就担心,如此性格的古晚晴会不会不喜欢这些普通女人喜欢的东西,此刻,古晚晴的态度验证了韩生内心的猜测。

        他跟着进电梯,却始终没有开口提将奢饰品送给古晚晴,他真怕提了以后,古晚晴一气之下两人就彻底掰了,连朋友也做不成。

        暴躁、喜怒无常、笑的假等等,这些是这些天接触下来,韩生对古晚晴的总结。

        词是贬义词,却耐不住他心底对古晚晴的喜爱,这样的喜爱开出花开,为他枯燥的人生增添了色彩。

        到了地下停车场,沈晔霖已经坐在车上了。

        孙乾也在驾驶座上,开车窗在抽烟,烟雾缭绕的,他吸了一口烟吐在空中,看着人走出电梯,他就迅速掐灭了烟。

        紧接着,一本正经道:“人来了。”

        沈晔霖头也没抬,继续低头看手上的螺纹,“他们不会上车。”

        孙乾不信:“我要是韩生,我就把古小姐带你面前来使劲显摆,气死你。”

        “他可比你聪明,显摆的目的是要对我造成伤害,眼下古晚晴不喜欢他,他何来伤害我一说。”沈晔霖还是云淡风轻的说话语气,似乎没有觉得这是个让人悲伤的故事。

        “你就那么确定古晚晴不喜欢他?”孙乾说。

        “怎么?”沈晔霖耸肩,对上孙乾的眼睛,“嫌没练够,皮痒痒了。”

        孙乾乖乖闭嘴。

        那侧的古晚晴和韩生上了旁侧的车,车带头驶离了停车场,往市区方向而去,另外四辆车也紧跟而去。

        随后,车停在了一家饭店门口,是个还算高档的饭店,将车停在停车场后,古晚晴就带人进了餐厅。

        服务员将菜单送上来,古晚晴爽快的点了菜,也没有问别人的意见。

        小弟们做不了主,而韩生也会听从她的意见,何必浪费时间和精力去周旋。

        所有人差不多坐了两桌。

        菜还没上来,古晚晴就招呼服务员过来先将单买了,银行卡一进门早就摆在桌面上了,这样一来,韩生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古晚晴的脾气大家都知道。

        付完钱,古晚晴说道:“这顿韩先生请客,大家辛苦了。”

        明着的意思是替韩生犒劳大家,但深层意思却是变着法的将买手机的钱还给韩生,这样的两桌菜差不多抵了手机钱。

        买手机时在场的人就两个,其余大家也不知道里头的门路,只顾着吃菜、喝饮料。

        韩生心里有数,他却没有生气,反而觉得这样经济独立的女人甚好,不久的将来这样的女人不会被别人的庞大物质所勾引,稳定而又三观端正。

        实属良配啊!

        在场的也就还有沈晔霖能看出来。

        缘由也是因为刚才在华为店门口时,他表面在漫无目的的瞎看,其实一直盯着店铺内的一举一动。

        买手机这样亲密的事情怎么能让一个外人,还是个男人来承担,更重要的是,这个男人还是情敌。

        因此,他悄悄买了个同款手机,刚才在卫生间门口时塞进了古晚晴的口袋里,搞了一招偷龙换凤。

        媳妇手中的手机是自个买的,沈晔霖冷笑了两下,也顺道睨了一眼韩生。

        “和爷斗,你嫩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