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61章

第61章

        几日以来,城区都下着白皑皑的雪。

        雪覆盖住整个韩府宅院,在别墅区内负责外围警戒的小弟们依旧是需要兢兢业业劳作的,打着黑色的长柄伞或者是穿着连帽的黑色雨衣站在雪中来回走动。

        远远瞧着,地面上被烙印了数不清的脚印,大大小小都有。

        韩广源是个老奸巨猾的人,即便陈霸天的人在寨子里待了快一周时间,而他表面上说往后都是一家人,可在安保方面仍旧是由他原有的手下去负责。

        陈霸天带来的人只负责别墅内侧的小部分安全问题,他们的行动受到了暗地里的制约。

        这样的寒冬下雪天已无法去室外训练,古晚晴整日窝在屋子里看书,多数时间是站在窗发呆。

        一楼的窗口很大,而她住在那间屋子面朝南,这样的地理位置就很方便她观察宅子里人员。

        上午九时整与下午三时整沈晔霖会从这儿走过去,绕过小池塘去花园那里。

        大约有六个人左右,穿戴整洁地走动着。

        个个面容严肃,在这儿不比在寨子里,做什么事情,说什么话都要斟酌再三之后才能出口,度日如年的日头里只能勉强维持生计罢了。

        这儿处处都是监控,甚至可能还有监听的装置。

        这些都不打紧,古晚晴最担心的还是陈雯倩。

        陈雯倩已然失联有好几个月了,半点消息都没有,之前她被圈禁在寨子里没有自由,好不容易得到手机后便抓紧联系陈雯倩。

        陈雯倩的手机始终是关机状态,她也尝试着联系顾平询问一番,得到的答案是陈雯倩出国了,早在几个月前就走了。

        这便陷入了死胡同里。

        陈霸天与韩广源要对付汤雄,这是个板上钉钉的事情,时日并不会太久,听他们的口风就在这几天之内。

        陈霸天在寻找合适的锲机,他是头狼,咬着猎物便不会撒口的恶狼。没有绝对的把握,他不会轻易的动手,一旦动手必然会将汤雄逼上绝路,永无翻身之时。

        古晚晴倒不是同情汤雄,而是这样的事情必须交由国家来处置。

        毒贩之间的相互斗殴还有泄愤,这样的状况多数情况下都是死伤严重的。

        如若汤雄在较量中不幸去世,陈雯倩必然是悲痛万分的。

        认识她许多年,古晚晴知道陈雯倩是个表面坚强,但是骨子里柔弱的女人。汤雄对她的呵护,会让她接受不了父亲的突然离世。

        假设是被警察抓住,好歹还有个念想。可究竟陈雯倩会不会接受一个贩毒的父亲,当然这都是后话了,目前最重要的是抓紧时间联系到陈雯倩。

        歇了片刻,古晚晴琢磨着时间差不多要到午饭,她出了卧室直奔大厅而去。

        两人正在客厅的茶几上喝茶聊天,瞧见古晚晴走过去,先是韩广源抬的头。

        韩广源指腹一搓将雪茄叼进嘴里,随后眼皮颤了颤继续看着,问:“韩生有消息吗?”

        古晚晴摇头:“好几日没联系了。他说不方便。”

        韩生的科研项目相对而言是保密的,对外都是断绝一切联系,虽够不上国家级别的保密系统,但是对于人员的限制力度很大。

        韩生只是匆匆交代几句就再也没有音信了。

        古晚晴告知他入住了韩家,韩生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电话就被强行切断了。

        话到一半,没了下文。

        韩广源没有追问,只是低下头点着火柴,等数秒后,让硫磺如数消散。

        抽雪茄是门技术,必须让烟本身自体在火苗上不停的转动略烤,再均匀地点燃雪茄头,柴火头又不可以直接触碰到雪茄。

        从韩广源的一系列动作可以看出来,他是个老手。

        而相比坐在另一侧在喝茶的陈霸天而言,韩广源的逼格就高了许多。

        韩广源抽了两口后,又将目光看向了陈霸天,问道:“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陈霸天放下杯子,目光聚焦在韩源身上,他必须正视他,“三天后汤雄有批货,我已经放出风声,说要报复他,他那儿的人估计快要跟跳梁小丑一样了。”

        “有没有十足把握?”韩广源显然有些迟疑,这样的迟疑在他脸上就表现出来了,眸子里更是明显。

        “韩爷放心。”陈霸天回。

        一时之间,两人开始谈话。

        古晚晴尴尬的站在走道上,不时有人走动,大多是保姆和小弟。

        韩广源不让她走,她自然就不能走,只能继续站在那儿,古晚晴索性竖着耳朵认真听他们的谈话,试图从中得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韩广源:“工厂怎么样?新玩意过完年能出来?”

        面对韩广源的问题,陈霸天迟疑了一下,只是呼吸与收气的一瞬间,他就立刻回道,当然回话前,他的目光有意识的瞥了一眼古晚晴。

        其中想要示意的意思韩古晚晴都知道,可古晚晴假装没看见,人傻傻地在那里站着,低着头去捣腾指甲盖。

        短而平整的指甲盖,十个手指都是。

        古晚晴实在不知道干嘛,只能瞎捣鼓着,那头的陈霸天开口了。

        陈霸天说:“研发还需要时间。不过我会催促他们。”

        “看来,还不是很卖力啊!”韩广源丢下这样一句话,之后便不再去管陈霸天那张阴霾密布的脸,他背着手走了出去。

        陈霸天估摸着气炸了,两只眼睛瞪的圆圆的,他又不敢吱声,梗着脖子,别着头看着韩广源原先坐的位置。

        看着陈霸天这样,古晚晴更是大气也不敢出,她站在那儿等着陈霸天找她说话,可陈霸天没有,陈霸天紧跟着韩广源的步伐出了门,朝着外头走去。

        并不是朝着一个方向走的,陈霸天去的是后院,古晚晴寻思着,他一定是去找沈晔霖他们商量事情了。

        两人都走后,古晚晴松快了下脖子,自顾自的往餐厅走,没人一起吃饭的感觉真好。

        保姆们瞧着古晚晴过去也是客客气气,大家都知道这是韩少爷的女朋友,这韩广源都已经默认人住到家里来了,肯定是同意了两人的事情。

        在这样的大家庭里干活,首要做的就是会看主人的脸色行事。

        古晚晴坐在椅子上品尝着蒸笼里还在冒着蒸汽的汤包。

        晌午本不该安排这些的,可奈何古晚晴无意间提了一句,大伙便放在心里头了。

        吃到一半,桌面上的手机响了。

        古晚晴手指沾染着汤包的汁液,她边用餐巾纸擦拭边探头看手机屏幕,看着看着,就拧眉盯着。

        陌生的号码,是个手机号。

        归属地未知,这倒是有些蹊跷。

        古晚晴接通电话,“喂”了声后,问对方:“你是谁?”

        对方回应他,寥寥三个字:“李梅。”

        “李太好。”古晚晴的态度立马端坐起来,嘴里也急忙咽下汤包,“薛老板有什么吩咐?”

        “听说陈霸天倒了?”李梅闭口不提薛贵宝,直逼主题。

        古晚晴考虑了下换了个方式回答:“不算太严重。薛老板不是金盆洗手不干了。”

        “老薛走前交代我,说我们欠你一个人情,不还过意不去,我就想着,能帮衬就帮衬着点你,只要不犯法就成。”

        古晚晴心口突然堵堵的,她能听的出来,李梅在提起薛贵宝时,她的声音霎那间就更咽住了,古晚晴故作轻松自如回道:“我还以为多大的事,李太,这事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李梅态度坚定:“不成。”

        随后,执拗不过这个老太,古晚晴便答应了她,说是有事情需要必然第一时间通知,老太这才松了口气的挂断了电话。

        在通话结束之前,古晚晴初步了解到。

        薛贵宝解散了毒贩们,将毕生所得的财产一部分给了兄弟们,还有一部分留给了李梅,其余大多数都捐给了福利机构。

        李梅拿着薛贵宝的钱建了一个孤儿院,专门收养流离失所的孩子。

        李梅说,往后的岁月里,她会用她力所能及的劳动力来帮助别人,以此来救赎薛贵宝,愿他来生能平安幸福,快乐的度过一生,不再被病魔所束缚,也不再拥有肮脏的心智。

        放下筷子,古晚晴愣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李梅的认知足够强大,这么多年,依旧保持着初心般的美好。

        这一点是值得她学习的,如今社会如此浮躁,还是需要静下心来,不被这金钱诱惑所勾引。

        若是大家都有这样的意识,那便不会有冒着生命危险贩毒从而谋取金钱的毒贩,也自然不会有古晚晴后头发现的那么多不幸。

        那她与沈晔霖一定会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相遇,那天定是春光明媚,鸟语花香。

        她穿着小裙子站在春天的风里,清风吹动她的裙摆,她的小脸微红。

        紧接着,古盛浩带着沈晔霖走过来,古盛浩分别给两人进行介绍,古晚晴微笑着看着沈晔霖,伸出手同他打招呼,热情的很:“沈晔霖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这样子的话,沈晔霖遇到的一定是个特别开朗的古晚晴。

        古晚晴的眉眼里,嘴角里,话语里都是洋溢着微笑的,跟古今的古晚晴截然不同,是个清亮的如同太阳的女人。

        不过,这样的古晚晴能不能得到沈晔霖的青睐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在古晚晴这样幻想的日子里,沈晔霖也有过这样的想象,他无数次想过换个方式和古晚晴见面。

        再早一点吧。

        就在警校时吧。

        古盛浩第一次开口告诉他,要介绍妹妹给他认识时,他应该就不拒绝。

        那天他穿着洋溢着青春气息的白短袖和干净整洁的球鞋,那天他一定会将下巴处的胡须剃除干净,整理好头发前去见面。

        这样子的话,古晚晴那黑暗的三年一定不会那么痛苦,他会陪在她身边,像支秒针一样绕着古晚晴转。

        逗她开心,让她忘却烦恼,陪她走过那段时光,那段永远不敢再去经历,再去回忆的岁月。

        次日,在陈霸天的安排下,古晚晴同一群人到了老城区的地界上。

        去的是辆面包车,塞了七个人。

        沈晔霖也在其中,他的存在永远是透明化的,就直愣愣不说话的坐在那儿,鸭舌帽帽檐盖住半张脸,看不出他是在观察周围情况还是在睡觉。

        古晚晴则坐在前侧的副驾驶上,今天一改往常,她穿了件较为裸-露的衣服。

        冬日里的旗袍,开衩也已经开到了大腿处,微微露出那忽明忽暗的白皙腿部肌肤,上面裹着一件皮草,白色的。

        白色的皮草配上黑色的旗袍,简直将古晚晴的美衬的尤为天物。

        一路上,车内的小弟都在似有似无的盯着古晚晴看,那种偷偷摸摸又生怕被发现后狠揍一顿的可悲模样。

        也就唯独沈晔霖最淡定,古晚晴的身上他都摸过,肌肤的手感,肉质的紧致他都能一一描述出来。

        若不是他那藏在帽檐下正在喘着粗气的鼻子,还真看不出来他有些恼火。

        恼火自己的女人平白无故被大伙看了去。

        古晚晴问:“确定是这儿?”

        “错不了,一连几日我都在这儿勘察。摸出了一点门路来。”孙乾道。

        “下车。”古晚晴又说了句。

        跟着下车的也只有沈晔霖,今天他是古晚晴的搭档,也是她的嫖客。

        商议得出的结果是,试图靠近老城区。

        老城区外表看上去就是个很普通的房地产业,老的建筑还没有彻底的被推翻掉,依旧保持着许许多多的楼层。

        在楼层的里侧有个小型的工厂,据外头人的介绍,当然外头人听到的也是里面人传出来的假话。

        外头人称这个工厂是给装修工人居住的。

        政府也派人来查过,并没有查出问题所在。

        只能说汤雄隐藏的很好,密不透风,半点蛛丝马迹也不让人寻着。

        两人需要伪装成站街女和浪荡的公子哥,两人相约来这儿寻找刺激。

        有了这个借口,两人便一步一步往里深入。步伐高调的很。

        唇红齿白,眼皮上抹着大浓妆的古晚晴挽着穿着一身名牌的沈晔霖穿过门口走进了城区内。

        城区内并没有人,他们也尽量避开摄像头走,古晚晴的浓妆和戴着帽子的沈晔霖,一般人是不会认出两人来,即便是汤雄,擦肩而过也不一定能发现他们。

        古晚晴的屁股一扭一摆,完全将女性的妖娆和风骚表现了出来,她的嘴里还在喊着:“亲爱的,你可真坏。”

        沈晔霖拍打着古晚晴的屁股:“我就喜欢你这模样,得劲。”

        古晚晴嘿嘿一笑。花枝乱颤。

        走着走着,古晚晴突然发现,有个人影从不远处拐弯走进了城区内的某栋房子内。

        是个女人,女人穿着很普通的衣服。

        古晚晴的脑海里猛的浮现出陈雯倩的脸来,那个女人的面容长的很像陈雯倩,身高也像,就是没她那么会打扮,人也比较瘦弱。

        在古晚晴以为自己看错时,耳畔传来沈晔霖小声的说话声,同时,沈晔霖的手握住古晚晴的手背。

        他说:“那确实是陈雯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