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69章

第69章

        顾平搓着手往这边走来,手头依旧拿着老旧的灰色保温杯,在他身后跟着的还有沈晔霖。

        两人似乎在边走边说话,嘴巴蠕动着,时不时又抬头看上对方两眼,距离远,也听不清楚说的什么。

        古晚晴便往那儿走与两人汇合。

        手头的资料袋被沈晔霖拿了去,眼下正在顾平手中,到那时,顾平正在同沈晔霖说话。

        顾平:“现在住哪?”

        沈晔霖睨了一眼古晚晴却很快将眸子低垂下来,他心里想着糊弄顾平视线就假装挠了挠头发,说道:“天桥底下,公园长椅……”

        “怎么她没接济你?”顾平一副明眼人早就看穿事态的模样:“不太可能啊!”

        沈晔霖没吭声,和这样洞察能力很强的老警察打马虎眼简直就是找虐,还是虐的体无完肤的那种。

        他冷峻的眼神看着顾平,却在转向古晚晴的那一刻又带上了一层温暖的气息。

        他走了两步,与古晚晴并肩站着。

        这时,古晚晴开口打破了僵局,她问道:“事情怎么样?都交代了吗?”

        “证据摆在面前,都哑口无言了。”顾平瘪着嘴说:“这些犯罪分子落网的前期总是抱着侥幸心理,可一旦知道自己完蛋了都会立马供出点什么争取宽大处理,都是些自私自利的小人罢了。”

        天并不是太好,冬天的晴天也是消沉的。

        没有暖阳的日子里,怎么也无法像别的季节那么心情舒畅,看着满院子荒芜的树木和花草,实在很难让人愉悦。

        古晚晴愣神了一会,也仅仅是一会,她又努力扯出了一个微笑,在她那张脸上显得并不是很协调,“逮捕了他们也算是完成了我哥的心愿。”

        沈晔霖和顾平两人一改往常的异口同声道:“你哥会很开心的。”

        说完,四目相对。

        顾平首先瞥开了眼睛,他将文件袋子夹在腋下,接着手旋开茶壶盖头喝了两口水,喝水的时候目光没有遮掩的打量着两人,当然目光更多的是在看沈晔霖。

        当初古盛浩去世后,是沈晔霖自个找上门来说要去做卧底的。

        那个时候的他很青涩,眉眼里虽然尽是冷漠和戾气,可他给人的感觉就是不适合从事卧底这门行业。

        三年过后的今天,他沉稳了许多,眸子里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忽闪而过的慌张和不知所措,取而代之的是冷静沉着,岁月真的可以磨练一个人,尤其是在那种艰苦环境下生存。

        顾平咽下口中的水,招手让近旁走过的男警察过来,等人来后,他指着沈晔霖同警察说:“你带他去黄局。”

        沈晔霖看着顾平,他有些好奇,顾平顺道同沈晔霖解释了一下:“黄局找你。”言语简单粗暴。

        沈晔霖转头又看古晚晴,古晚晴点了点头让他先去,而自己则表示会在这儿等他回来。

        沈晔霖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后就跟着男警察走了,他跟在身穿警服的警员身侧,他虽然穿着便服,还是难以掩盖身上的那种正义的警察气息。

        这样一个在毒贩窝子里待了三年,饰演了三年的小痞子,却在进入警局后,立马就恢复了该有的警察形象。

        大概在沈晔霖心里头,他自始至终都坚定的、正确的知道自己的定位:人民警察。光荣的称号。

        直到沈晔霖的身影没入了走廊尽头,古晚晴才将远去的目光收了回来。

        身侧的顾平突然说话也让她不得不回了神,顾平说:“选定了?”

        古晚晴知道顾平口中指的是沈晔霖。古晚晴点头:“他很好。我很爱他。”

        “他是警察,警察随时会……”话到这儿戛然而止,后头的话太残忍,顾平实在不忍心在古晚晴面前说出口,他叹了口气后见古晚晴还没说话就又忍不住唠叨:“天下好男人多得是,你在挑挑吧。”

        这话顾平知道自己不该说,沈晔霖是他的部下,他本不该去拆他的台,可相比较而言,古晚晴这丫头分量更重些,她身上还承载着古盛浩。

        有些事情,必须在这一刻抛弃了沈晔霖,对不起他。

        古晚晴摇头,眸子里的星光熠熠,她微笑着转过身去指着头顶的太阳,她郑重的同顾平说:“你瞧见那太阳了嘛?”

        “咋了?”顾平问。

        “你瞧今天这太阳一点也不亮堂,活生生被云遮住了不少光芒,它都无法照亮整个大地,可我仍旧觉得它让我心头很温暖。”

        顾平盯着太阳看,也在努力消化古晚晴话语中的意思,可想了片刻,还是不能理解,他想张口询问,可古晚晴没有和他机会,顾平就索性旋开茶壶杯喝水。

        古晚晴的话语也到了顾平耳边,“叔,他还会去做卧底吗?”

        顾平将水饮尽后,斟酌再三才问:“你想他去吗?”他听出了古晚晴话语中的小心翼翼,他便同样认真的去寻求古晚晴的答案。

        “不想。”古晚晴说的斩钉截铁:“我是个小女人,并不想成为一个大公无私的人,我只想能够陪在他身边,安安全全的同他到了垂暮之年……可我知道他有他的信念,所以我会支持他的决定,珍惜同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钟,直到他光荣退休为止。”

        “你们俩还真是互相为对方考虑。”顾平道。

        古晚晴愣神:“什么意思?”

        “天机不可泄露,记得喝喜酒给你叔留个位置,再忙叔也抽空去。”

        古晚晴皱眉还想问顾平上句话的意思,可她的表现被顾平察觉了,顾平摆了摆手,不打算解释。

        恰好有个警察在屋子里冲着顾平招手,模样挺着急的,顾平瞧见后就急冲冲往屋子里跑,连句道别的话语也没来得及。

        顾平走后,古晚晴一个人坐那冰凉的椅子上乖乖等沈晔霖回来,她将围巾裹紧脸颊,只留了两只眼睛四处转悠着。

        警局不时会有人员走动,有前来报案的群众,也有被铐着手铐押回来的罪犯,当然最多的就是警员,警员们各个精气神十足。

        大概是半个小时有余的时间,沈晔霖在小警员的带领下走了出来。

        他整个人在到达古晚晴面前后就垮下肩膀来,胸脯上下浮动的喘息了一大口气。

        古晚晴从围巾里将脸露出来,看着沈晔霖,看着他有些紧张的神情。

        在她还没有有所动作,沈晔霖已经将手伸了出去,他握上古晚晴的手掌,接着牵着她往外走,出了警局。

        警局外头的风呜呜刮着,沈晔霖重新帮古晚晴戴好帽子,又将她的手揣进自己宽敞而又温暖的口袋中,与他的手紧紧缠绕在一块。

        沈晔霖主动说道:“放心没事,领导说要给我开表彰大会,我拒绝了。”

        “为什么?”古晚晴在半露的巨大帽子里头红着脸问道。

        这样被风吹红的脸颊比涂抹的胭脂更加润色,显得气色特别好。

        沈晔霖说:“太张扬不好,我只想和你过普通平凡的生活,”这样低调的话语说了没两句,他又皮道:“其实是我怕自己有了那些荣誉,你会自卑。”

        “切。”古晚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还是光荣的医生,你咋不怕你自己自卑。”

        而她在沈晔霖衣兜里的手却握的更紧了,沈晔霖粗糙的手掌依旧挡不住他细长手指的魅力,古晚晴不会放开他的手。

        无论岁月山河如何变化,无论春夏秋冬如何轮回,她会始终牵紧他的手跟着他一步一步往前走。

        古晚晴心里明白,沈晔霖是怕她会在不久的将来受到危险,就跟古盛浩一样,别人知道她是古盛浩的妹妹,就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危险。

        毒贩还存在着,危险就一直在,这并不是惧怕毒贩,而是出于对所爱之人的保护。

        这样低调的爱着,更足以让古晚晴感动,古晚晴不需要他身披荣誉,因为他本身就有光芒,无限的光芒。

        “走吧,回家。”

        “嗯。”古晚晴笑着。

        今年的春节比往年要早,一月末就迎来了春节气息,家家户户张罗着要张灯结彩的祝贺新年,置办年货。

        这个年特别冷,温度在十二月份开始就一直没有回升过,冷的人们瑟瑟发抖,个个裹着长羽绒服在雪里走着或在家里捧着暖壶度日。

        年后没几日的一天早上,古晚晴收到了顾平的消息。

        消息里说陈霸天想要见她。古晚晴同意了,因为今天是陈霸天执行注射死刑的日子。

        沈晔霖陪同古晚晴一同前往。

        到那时,一贯拖拉的顾平已早早在那儿等待,他今天穿的异常精神,连衣服上的褶皱也烫的极为平整。

        “他唠叨着要见你一面。”顾平说。

        古晚晴点头,跟上顾平的步调:“走吧。”

        穿过长廊在接着绕过两间昏暗的屋子就到了目的地。

        瞧着两人走去,便有狱警先一步拉开了门,极为厚重的铁门,门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巨大声音与这压抑着的屋子相互吻合。

        同样死气沉沉,毫无生机。

        古晚晴被带到一个屋子里候着,待了两三分钟,便有狱警带着陈霸天走出来。

        隔着玻璃,古晚晴看他并不是很清晰,他整个人被笼罩在并不太光亮的灯下头。

        直到他稳稳坐下后,古晚晴才看得真切了些。他老了,比以前更老了。

        不止老了容貌,他整个人的戾气也被消除了,他不再满身自信,他开始弯腰驼背,将整个脑袋埋的低低的。

        他在看向古晚晴的那双眼睛浑浊的很,又凹陷又严重猩红,大概是染了风寒,他缩紧身子忍不住打颤。

        古晚晴问:“感冒了?”

        “没事。”陈霸天的嗓子沙哑,沙哑的根本听不太清楚他说的是什么:“你没事了吧?以后好好生活……给俺大哥生个胖孙子。”

        他说完就一个劲大喘气,走种提不上气来感觉。

        说话时,他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流泪,使得他的老花眼镜上蒙了一层雾水。

        古晚晴看不见陈霸天的眼睛,她就索性不再盯着看,而是低头拨着手指甲。她继续问陈霸天:“后悔吗?”

        “不后悔。”陈霸天摇头。

        早就坏了框架的眼镜在他脸上狼狈的甩动着,他伸手扶了扶,却也知道无能为力般,他又颤抖的将手规规矩矩放在桌面上。

        “一开始你是为了给大哥挣医疗费,可你忘了你大哥是个本性善良的人,他绝对不会同意你干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况且你扪心自问,你后来是因为真的回不去了还是舍不得回?”古晚晴一股脑说了许多,说完后她看着陈霸天,企图从他嘴里听到什么,或者从他眼神里瞧出什么端倪来。

        可陈霸天并没有回复古晚晴,他突兀地踉跄着扶着桌面站起来,狱警过去搀住陈霸天的手臂,一左一右两个人。

        门开了,陈霸天往门外走,他的步调拖沓冗长,在这个萦绕着数不清悲伤的屋子里来回回荡。

        与此同时,还有陈霸天的叹息声,长长的一声,像是叹尽了他这一生的辛酸和遗憾,久久才停息下来。

        古晚晴缓了一会才出门,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本就认识陈霸天时日不长,而且陈霸天是个罪犯,即便有这样双重的身份在脑海里理性的争执着,古晚晴还是觉得心里堵堵的。

        应该是血缘关系吧,身上流着同一样的血缘,总会在这个时候给古晚晴传输一丝的伤感,也或许是陈国强托古晚晴来送一送他这个不争气的弟弟。

        出了门,沈晔霖在门外不远处候着。

        他今天穿的是警服,今天是“235特大毒品案”的几个主要毒枭执行死刑的日子,他作为案子的关键人物,虽然不接受表彰,却也要以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身份来参与这次的活动。

        他的表袋里还放着古盛浩的照片,他说要带着他一起来亲眼见到胜利,三年又三年,无数卧底警察牺牲,又有新的血液注射进去,直到眼下的胜利。

        古晚晴朝他走去,而沈晔霖也踏着皮鞋往这儿走来。

        两人在走廊中部集合,汇合又往外头走去,直到出去了才眼前一亮。

        屋外太阳晴朗的很,昨夜还下了点小雪,今天太阳却出奇的好。

        站在阳光下,古晚晴抬头看着沈晔霖,他的眸子也在盯着她看,里面尽是满目温柔,她微笑着说:“沈晔霖,很高兴你能出现在我生命里,如同一缕曙光般照亮我的世界,给我温暖。”

        沈晔霖侧目,勾了勾唇也跟着笑:“荣幸之至。”

        曙光,破晓时分升起,转瞬即逝。

        所幸,你日日夜夜都在。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