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1799章 凭空消失
    “谈崩啦!!!”

    江南大声吆喝一声,简单三个字算是给赫钊等人提醒。

    砰!

    江南话音刚落,一颗子弹紧接着就从他的头顶飘过,正中一名毒枭的额头。

    那名毒枭目瞪口呆,身体一颤,极其不甘心的倒在地上。

    认真注意他的右手手指,已经扣在了扳机上。

    很明显刚才准备偷偷对江南放一枪!

    魂的及时出手,将他的邪恶想法掐灭在萌芽状态。

    “你真是不知死活,给我打!这是你自找的!”

    前一秒还活生生的站在视线里,后一秒就倒在血泊中,这谁人能受得了?

    堪蒂右手一振,果断下达击杀命令。

    包围在江南四周的毒枭们没有犹豫,手里枪械早已经瞄准江南,伴随着声声狰狞的嘶吼,朝着江南尽数扣下扳机。

    “南哥!”

    远处李浩强一惊,差点就忍不住过来阻拦和帮忙。

    二三十人同时开枪射击,距离又是那么近,他觉得江南必死无疑。

    就算可以侥幸逃脱,也是凶多吉少。

    身体都探出去了半个,想到了江南叮嘱后,又生生的憋了回去,重新隐藏起来。

    赫钊等人则根本没有时间来打量这边情况,刚才江南话音刚落,压抑不住体内兴奋的他们就已经再次展开血淋淋的惨烈厮杀。

    赫钊勇猛,大愚生猛,游井燃凶残,印采心疯狂,神精兵狡诈,五人在瞬间齐齐出手,一招一式都带出前所未有的视觉冲击,一举一动都令人心颤不已,瞬间就将战场给点燃,且掀到最‘高潮’状态。

    浓烈的血腥之气再次弥漫整个战场,凄厉的惨叫之声更是接连不断的起伏。

    嗖嗖嗖嗖!

    密密麻麻的子弹前赴后继的从不同角度射向江南,转眼把他团团包围。

    堪蒂眼睛不由轻轻眯起,她对自己周遭这些手下的枪法很有自信,这么密集的扫射江南是绝对逃不掉的,下一秒铁定就躺在地上成为了血肉模糊的筛子。

    缓缓转身,都懒得去看着血腥一幕,准备关注赫钊等人的战斗,准备想个可行办法将这几个人给赶紧斩杀。

    可就在她刚转身,耳边不断响起周遭毒枭不敢相信的唏嘘声和叹息声。

    心里暗叹一声不妙,赶紧扭头望去,发现跟自己想的完全不同。

    地上别说是筛子尸体了,就连江南本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有的只是一个个醒目的弹孔,想也不用想,就已经知道这些毒枭的子弹基本上都射击在地面上,很少有命中江南的,这才引得尘土阵阵的升起。

    不然若是击中江南,就算江南逃走了,地上最起码会留下他的些许血迹。

    堪蒂气愤不已的吼道:“这怎么回事?谁给我一个合理解释?啊?!!!”

    现在的她哪里还有总队长应有的气度和风度,就像是街头吵架的疯婆子。

    稍微靠近她的一名毒枭小心翼翼的开口道:“没看清楚……”

    “没看清楚?这就是你给我的回答?凭空消失了,难不成他还会上天入地不成?”

    堪蒂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直接走到这名毒枭面前,恨不得狠狠甩给他一记巴掌。

    “咳咳,别生气嘛,生气对身体不好,尤其是女人,生气特别容易变老喽。”

    就在这时,一声轻咳响起。

    众人扭头望去,发现江南不止何时已经站在了包围圈之外,十分悠哉的靠在一棵大树上,脸上挂着兴奋的笑容,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滋味。

    冲着堪蒂挑挑眉,玩味道:“不得不说,你手下这些人枪法真是烂的有些抠脚。

    不如你放我们走,我免费教他们。如何?”

    “射击!”

    堪蒂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将江南的话听进去,叫嚷着就让众人开枪。

    可……

    接下来的一幕让堪蒂满眼震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知道江南实力不错,这些天也听到了不少他的传闻,不然他怎么能够把阿瓦尔基地给搅的千疮百孔呢。

    可这速度……

    怎么一转眼……没了?

    刚才堪蒂还觉得凭空消失不可能,现在真的是被江南的所作所为给刺激了一下。

    她算是见过不少世面,也见过不少高手,只是这种速度,纠结是怎么做到的?

    用科学都无法合理解释啊!

    只见在毒枭们开枪的瞬间,江南身体猛地晃动,一个转身就躲在了大树后面。

    借助树干抵消掉一部分子弹后,身体嗖的窜射出去,在空气中留下几道模糊的身影,站在了射击范围之外。

    其实能做到这样挺简单的,一来江南早有防备,早已经制定好了逃窜路线,大腿肌肉一直处于紧绷状态,也就节省了一些时间。

    二来这些毒枭的设计范围只是针对江南站立的巴掌大地方,子弹也全都是朝着那里去的,因为他们都想要将江南射成筛子,自然不会去朝着多余的地方射击。

    只要能够逃出那个地方,就会十分安全。

    “火气真大,看来我只能给你泻泻火啦!”

    江南嘿嘿一笑,笑容分外灿烂,在这灿烂背后透露着一丝杀意。

    不管是不是朋友,哪怕是陌生人,江南作为一个男人和绅士,应有的礼貌和态度都有了,也把该解释的都解释了。

    可这疯女人根本不听,还一直追着不放。

    当真是让江南有些小恼火。

    堪蒂突然也笑了,是怒极而笑:“你现在也只能狼狈逃窜而已,还近不了我的身,试问你怎么给我泻火?”

    哦?

    江南轻轻摇了摇头,觉得有些好笑。

    都说生气的人根本没有脑子,这话真是一点儿也没错。

    叹道:“别忘了,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有一群兄弟姐妹。”

    “呵呵,你是指望那个狙击手还是拿着血色镰刀的黑影,就算他们再强,我就不信他们可以穿过这二三十人的包围圈来到我的身旁。”

    嘴上虽然这么多,堪蒂心里还是加了一个小心。

     缓缓的从身边一名毒枭身上抽出匕首,紧握在手,警惕十足的打量四周。

    一个江南有些难缠,若再加上狙击手和拿着血色镰刀的黑影,还真有点儿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