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夫人她命中缺我在线阅读 - 059.他最傻了

059.他最傻了

        回到镇子上没多久,陆续的,进入黑山里的人也都出来了。

        被抬回来的是死的,但凡有口气的都自己走。

        毕竟,谁都不想死的。

        “姑娘,闻人公子来了,要见你。”

        客栈里,虞楚一正在给自己的手涂药,被树枝划伤了。

        云止在隔壁。

        “让他进来吧。”

        这闻人朝,从山里出来就来找她?意欲为何。

        闻人朝进来了,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在黑山里那一场火南风,他也受到了一些波及,袍子多处被烧了。

        “阿一。”

        走近,他的瞳眸幽深无比,里面藏了许多话。

        “你没受伤吧。”

        上下的看了看他,虞楚一知道,他这一进来本是想兴师问罪的。

        但,可能略一思量,又觉着不合适,就憋回去了。

        在她旁边坐下,闻人朝把自己的手递给她,“伤了。”

        小指被火烧到了。

        拿过药来,一手托住他的小指,给他涂药。

        “你这小指可真长,没见过谁的小指这么长的。”

        闻人朝脸长得好,手也好看。

        抬眼看她,闻人朝的眼波浮动的厉害。

        “阿一,我们成婚吧。”

        给他涂药的动作一顿,虞楚一弯起红唇。

        “你确定真要和我成婚?你得知道,真和我成婚,你这辈子都得不到如其他姑娘对你展现出的那种狂热。”

        “那些狂热,让人很有负担。”

        “那只是你现在的想法。很久之后,你就会想念的。”

        人啊,不就是这样吗。

        香的,永远都是没得到的。

        蓦地抓住她的手,朝着自己的方向拽,“阿一,你不愿意跟我试试吗?”

        被他拽的往前倾,更清楚的看着他的眼睛,呼吸间,闻到的是他身上的香味儿,和着烟熏火燎的气息和血气。

        “你若真想和我试,那得做好受伤的准备。”

        她是不会受伤的。

        因为,没有期望就不会失望。

        所以,不会受伤。

        分明可以从她的眼睛里看到柔情蜜意,但,实际上都是假象。

        她根本就没有心。

        但,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人想征服。

        手上用力,把她拖到自己怀里,圈住。

        闻人朝垂眸看着怀里的人,都这样了,她也无丝毫的慌乱和羞怯。

        “有人说,作恶太多,总是会有报应。也或许,以往辜负过多,你便是上天安排来的报应。但,这个报应却太过迷人,甘之如饴。”

        一手落在她脸上,轻轻地抚摸,一边偏头靠近她。

        叩叩叩。

        房门原本便是打开的,此时,一个人靠着门框,冷脸在门上用力的捶了几下。

        闻人朝停下动作,碰着虞楚一的鼻尖,鼻息间皆是她温热的香气。

        “闻人兄,有些秘事,得与你谈谈。”

        云止说完便出去了。

        闻人朝放开了虞楚一,其实,他差不多猜出了些什么来。

        “休息吧。”

        闻人朝最后看了虞楚一一眼,便起身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虞楚一又靠回了原位。

        “姑娘,你还好吧?”

        刚刚沛烛沛澜都在门口,都瞧见了啊。

        从虞楚一给闻人朝的手上药开始,她们就看着呢。

        “我很好啊。我若是闻人朝,就借机狠狠地宰云止一笔,宰到他吐血。”

        “啊?可我怎么瞧着,他们要打架呢?”

        沛烛不解。

        虞楚一抬眼看着沛烛,平时挺机灵的,但这会儿却傻乎乎。

        果然啊,还是涉世太浅。

        “若要一个久居花丛中的人一往情深,那不是笑话吗?能得到最好,得不到,还可以利用着得来一笔难以估测的财富。说起来,幼稚纯真的反倒是云止了。他暴露的太早了,打击闻人家的商行,什么事儿都做,使得闻人朝愈发的确定他不是一星半点儿的认真。但,想要闻人朝认输哪儿那么容易,他可以一直死缠着我,膈应死云止。大概云止以为现在自己占上风,知道他家的秘事。但,凭借闻人朝的聪明劲儿,云止占不到便宜。”

        听她说完,沛烛都有点儿傻了,“这世上,还有男人有真心吗?”

        “没有。”

        虞楚一斩钉截铁。

        “不过,姑娘刚刚不是说,云止公子纯真吗?”

        “他是挺傻的。”

        云止,他只配得上一个傻了。

        半个时辰后,云止回来了。

        瞧着,他挺高兴的。

        也不管沛烛等人用一种忽然高看他的眼神儿盯着他看,他坐到了虞楚一旁边,把自己手一伸,“擦药。”

        看着他伸过来的爪子,虞楚一轻轻地叹了口气,“往哪儿擦?”

        皮肉完好,一点伤都没有。

        “随便。”

        往哪儿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得给他擦。

        拿过药来,随便的往他手背上涂。

        “前段时间吞了闻人家那么多,这回都吐出去了吧。”

        “往后啊,你和他江湖再见不必理会。”

        这个结果,他很满意。

        “你这是得到了他亲口承诺,往后不再理我了?”

        “你若表现出半分遗憾来,我就咬死你。”

        他眉眼含笑的说,其实一想还是生气。

        闻人朝抱她,她连躲都不躲的。

        这一回想,更气!

        “你知道吗,这世上蟑螂很多的。”

        瞅他那样儿,虞楚一忍不住笑。

        “我钱更多。”

        “好吧,那我无话可说了。”

        既如此,那随他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