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老祖宗她又凶又甜在线阅读 - 第923章 白夭被通缉

第923章 白夭被通缉

        夜渊离开了,白夭也踩着帝王剑往云城飞。

        而此刻。

        被她踹下天空的唐博以及其他唐家弟子,把没有考上飞行证的原因全都归咎在白夭身上。

        他从考官的记录仪中提取到白夭的画像,打印出来后就发给各城的唐家弟子,让他们去找。

        恰好唐家小少爷唐瑞泽也在云城,看到白夭的那张通缉令,脸色顿时就变了。

        这让他不得不想起三年前在西域,有个白发死丫头拿箭射中他的屁股蛋子。

        害他在床上趴了两个月,才把伤养好。

        这三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寻找那个臭丫头。

        可她就像是凭空消失似的,无论他发动唐家多少人脉去找她,结果石沉大海。

        现在看见唐家通缉令里的女孩,虽然她戴着帽子,但唐瑞泽还是一眼就认出来,她帽子下面的白发,加上她下半张脸。

        她就是伤害过自己屁股的臭丫头!

        唐瑞泽露出一脸阴狠,“本少爷找得你好苦啊,三年了,你他妈的终于出现了!”

        他立刻联系上唐博。

        唐博接到唐瑞泽的电话时,激动不已,“小少爷,您有何吩咐?”

        自己虽然年纪比唐瑞泽大两岁,还是他的堂哥,但谁让人家唐瑞泽是唐家嫡少爷呢。

        而自己,只是唐家支系一族。

        要不是灵气复苏,各大玄门家族都忙着扩充自家的实力,他这个堂哥压根就没资格进入唐家本部学习玄术。

        所以他见了唐瑞泽,也得恭恭敬敬叫一声小少爷,不敢以堂哥的身份自居。

        唐瑞泽直截了当地问他白发女孩的事。

        唐博添油加醋的说是白发女孩故意挑衅唐家弟子,杀人未遂等等。

        唐瑞泽一听就怒了。

        无论从前还是现在,唐家在华国玄门都是排名前十的家族。

        除了当年坑过唐家的白氏玄门以外,还没有人敢这么欺负唐家!

        唐瑞泽作为唐家的小少爷,自然不会放过白发女孩,他新仇旧恨一起算!

        “传本少爷的命令下去,以云城为中心,在周边城市迅速展开地毯式搜索,不管她是人是妖,三天之内,本少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唐博脸色一喜,试探性地问道:“那小少爷,人员我可以随意调配吗?”

        “当然可以,你如果能找到她并且送到本少爷的面前来,本少爷奖你进入唐家内部修炼哦。”

        唐博心花怒放,当即就调配云城唐家弟子们,街头巷尾,蛮横无理的搜找白发女孩。

        他秉持着宁杀错,绝不放过的狠决,只要酷似白夭的女孩子,全都抓起来。

        就连染着奶奶灰的小年轻也被抓走,更别提一些初来乍到云城谋生活的白发小妖。

        有一个逮一个,很快,唐家地牢里人满为患。

        秦雨薇和苏誉正在云顶白家的厨房里准备晚餐,突然接到李道玄的电话。

        问她知不知道傍晚时分云城唐家在发什么疯,抓了很多人和妖。

        秦雨薇一脸懵逼说不知道。

        李道玄把那张印着白夭画像的唐家通缉令发给她。

        “好家伙,唐家疯了吧,竟敢通缉夭夭!”

        李道玄幽幽道:“唐家真是无法无天,为了抓小老祖,他们抓了很多无辜的人,我现在不在云城,你在的话,你去找唐鼎谈一谈,问他是不是要上天?”

        秦雨薇点头,“我明白了,我这就问唐鼎去。”

        她刚挂电话,就看见白夭御着剑落在花园。

        秦雨薇想了想,决定这件事不要告诉夭夭为好,免得她烦心,自个儿偷偷跑进客房了。

        白夭拎着剑回来,只见客厅里,大暴君、江沉舟还有德古拉正在看动画片,厨房里只有苏誉。

        她放下剑,走进厨房。

        “真不愧是居家好男人,苏誉,你红鸾星动,婚期将至了吧。”

        白夭随口道。

        苏誉浑身一震,脸庞瞬间涨红,手足无措的举着锅铲不知道要往哪放了。

        “白大师,我……我没想过要结婚的事啊。”

        “是么?”白夭神情一闪而过的诧异,“你面色红晕,眼泛桃花,一看就是在热恋中。不过十多年了,你们小年轻的思想我可能跟不上了,只恋爱不结婚的模式更舒服吧。”

        “誉啊!饭好了没,我要饿死了——”

        突然,白零从房间里出来。

        只见他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袍走过来,那样子懒洋洋的,好像一晚上没睡觉似的,见她也在,立马恢复精神的笑着和她打招呼。

        “夭儿姐,晚上好呀!”

        白夭看了看白零的面相,又回头看向苏誉。

        不确定,又看向白零。

        白零斜倚在墙壁上,好像被人撕扯过的睡袍不经意间露出了白皙锁骨上的一些红印。

        红印那么刺眼,又那么的暧昧不明……

        白夭又转头,冷幽幽地盯着苏誉,目光锋利得跟刀子似的。

        苏誉耳根子爆红,尴尬得不行,“咳咳!白大师,你御剑也累了吧,要不先上楼休息,等我做好饭再叫你?”

        “是呀夭儿姐,你快去休息吧!等誉做好,我喊你!”白零呲着一口大白牙笑得灿烂。

        白夭扶额,边上楼边叹息。

        “出门一趟,自家水灵灵的小白菜就这样被拱了。”

        苏誉突然叫道:“对了白大师,我刚才听见秦校长打电话,好像唐家人在通缉你。”

        白夭顿住脚步,正好看见秦雨薇穿着大衣一副行色匆匆要出门的样子。

        “苏誉你个大嘴巴!”秦雨薇气炸了,冲过去恶狠狠地拧着苏誉的耳朵,“谁让你告诉夭夭的,你这不是让她担心吗!”

        “我想着这和白大师有关系,还是告诉她一下吧……”

        白夭问:“怎么回事?”

        秦雨薇气呼呼的把事情的原委告诉她。

        “夭夭,我只是不想你去参与这些狗屁唠叨的事,让你心烦。”

        白夭淡淡一笑:“无妨,这点小事,不足以让我心烦。正好我也想整顿一下唐家,”

        秦雨薇眼前一亮,“我好像看到了从前的夭夭!”

        “唐家抓了多少人?”

        “我查了一下,有一百多人了。”

        白夭勾起唇角,“天凉,唐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