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第三百八十三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似乎在早就等待着信陵君魏无忌一般。

        见到三公子赢天本人后。

        信陵君魏无忌看上去比之前还要沧桑。

        “赢天,现在一切都如你的预期了。”

        “韩军已经打到了魏国都城大梁之前。”

        “那么你的十万秦军呢?”

        三公子赢天一改之前嬉皮笑脸的态度。

        这一次严肃无比。

        认真道:

        “老泰山,从韩军这一路的进攻情况来看。”

        “我怀疑你的身边有韩国的细作。”

        “什么?”

        信陵君魏无忌冷笑道:

        “不可能!”

        “所有的事情只有你、我还有魏王知道。”

        “绝对不可能有第四个人知道!”

        三公子赢天眯着眼睛严肃道:

        “问题就出在了魏王身上!”

        “哈哈哈哈!”

        信陵君魏无忌不信摇头:

        “赢天,你疯了吧!魏王怎么可能是韩国的细作?”

        “你最近是不是有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啊?”

        “……”

        三公子不可置否,并没有说出实情。

        而是话锋一转,继续冷峻道:

        “我刚才说了,我一直对你放出去的都是假消息。”

        “其实我给我君父写的信并没有送到秦国。”

        信陵君魏无忌满脸震撼。

        “什么?”

        三公子赢天继续道:

        “后面给你看的回信也是我伪造的。”

        “其实秦国并没有派出十万秦军。”

        “所以眼下,    咱们就在魏国大梁准备打守城保卫战就行了!”

        “……”

        信陵君魏无忌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三公子赢天的话。

        他一直对三公子赢天寄予厚望。

        结果没想到到头来被三公子赢天给耍了。

        “赢天!你这个畜生!”

        “你这是毁了魏国啊!”

        “你是魏国第一大罪人!”

        信陵君魏无忌心在滴血,但是他现在没有时间跟三公子赢天对骂。

        立刻转身返回魏王宫。

        将他被耍的消息告诉了魏王。

        魏王闻言,这才知道不但是信陵君魏无忌被耍。

        连他这个魏王都被耍了。

        整个魏国都被三公子赢天耍了。

        当然现在魏王和信陵君魏无忌没有时间跟三公子赢天算账。

        眼下当务之急是如何处置即将攻打来的十万韩军。

        而且这个消息也藏不住了。

        必须通知所有魏国朝臣,再度召开一次朝议。

        故而,那些刚返回家中的魏国大臣再度被召进魏王宫。

        魏王宫,议事大殿。

        这一次的朝议,不但是在争吵中进行。

        更是有无数大臣对信陵君魏无忌的指责和推卸责任。

        说他一个为魏国人竟然相信一个秦国人。

        有甚者还提出杀了三公子赢天。

        当然这一点只是有人敢说。

        并没有人敢做。

        当然。

        在这个紧要关头。

        犹如一面照妖镜一般。

        有的臣子建议投降韩国。

        有的臣子建议投降冒顿单于。

        有的臣子建议迁都。

        信陵君魏无忌虽然无奈。

        但是依旧保持华夏之人的血性。

        当即力排众议。

        断然不可将华夏土地让给外族百戎草原冒顿单于。

        魏国国土宁可让给秦国人、韩国人、赵国人。

        断然不可让给外族人。

        最后。

        惊慌失措的魏王听从一部分臣子的意见。

        那就是迁都。

        准备在血衣侯白亦非率领的十万新军围攻魏国都城大梁之前。

        迁都至魏国和赵国靠近的城池。

        最后朝议结束之后。

        所有大臣都回家收拾家私。

        准备离开魏国都城大梁。

        当然除了大司空魏庸。

        当初黑袍怪人妖火让他蛊惑魏王,事事与他商量。

        阴阳家作为回报。

        就是等血衣侯白亦非率领的十万新军攻占魏国全境之后。

        封大司空魏庸为大梁城主。

        所以他最为高兴和激动。

        尤其盼着魏国大梁立刻被韩国十万新军攻破。

        而信陵君魏无忌生是魏国人。

        死是魏国鬼。

        他绝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魏国灭亡。

        如果魏国必然要灭亡。

        那也要在他闭上眼睛之前。

        故此。

        信陵君魏无忌拖着疲惫的身体。

        返回了府邸。

        刚一回到府邸。

        他很想去指责三公子赢天。

        但是现在指责三公子赢天有什么用?

        完全没有一点用。

        再说了。

        三公子赢天乃是他的女婿。

        三公子赢天又是秦国人。

        他一个魏国人都无法拯救魏国。

        更别说指望一个秦国人了。

        故此。

        心力交瘁的信陵君魏无忌。

        没有跟任何人说话。

        走到了三公子赢天房间看了一眼。

        令他哭笑不得的是。

        三公子赢天的仆人居然在收拾行李。

        似乎那些魏国权势之人一样。

        准备在韩军围困魏国都城大梁之前。

        逃出这个不属于魏国的城池。

        信陵君魏无忌苦笑摇头。

        依旧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安静的看着。

        只是安静的走到了大堂。

        将自己的玉带绑在房梁上。

        准备在魏国都城大梁城破之日。

        就跟魏国玉石俱焚。

        “主人,行李收拾好了,    咱们可以出发了。”

        随着张三的一声招呼。

        三公子赢天在上腾龙车辇之前。

        准备给信陵君魏无忌告别。,

        走到昏暗的大堂门口。

        就看到信陵君魏无忌颓然的坐在房梁上绑着的玉带之下。

        “老泰山。”

        三公子赢天尝试着叫了一声。

        “……”

        信陵君魏无忌缓慢抬头。

        这一刻。

        仿佛信陵君魏无忌老的不成样子。

        整个鬓角都是白发。

        眼角深陷而乌黑。

        胡子花白而凌乱。

        双眼布满血丝。

        眼神混沌而无光。

        三公子赢天只看了一眼。

        是那么心疼。

        毕竟信陵君魏无忌确实把自己当做他的孩子了。

        这一刻,三公子赢天多么想告诉。

        信陵君魏无忌。

        他的所有计划。

        但是不行。

        一旦告诉信陵君魏无忌。

        信陵君魏无忌必然会告诉魏王。

        魏王也会告诉大司空魏庸。

        大司空魏庸知道了。

        那就代表了韩国九公子韩非、东皇太一都知道了他的计划。

        所以还是忍住了。

        信陵君魏无忌看着眼前的大堂外的三公子赢天。

        慈祥微笑。

        这一刻,信陵君魏无忌不再是魏国朝堂的风云人物。

        也不是当今魏王王叔。

        而是一个慈祥和蔼的长辈。

        他冲着三公子赢天笑道:

        “贤婿,过来……”

        三公子赢天便走了进去。

        跪坐在信陵君魏无忌跟前。

        信陵君魏无忌摸着三公子赢天的额头敦敦教诲道:

        “赢天啊,你是好孩子,这一次魏国的是不怪你。”

        “你以后可要好好做人啊。”

        三公子赢天默默点头道:

        “老泰山,赢天必然好好做人。”

        信陵君魏无忌又无力道:

        “你这是要走吗?”

        三公子赢天吞吞吐吐道:

        “是啊,出城办一点事,为魏国办一点事。”

        信陵君魏无忌摇了摇头:

        “哈哈哈哈!现在就不要为魏国办事了。”

        “答应老夫一件事。”

        三公子赢天认真道:

        “您说……”

        信陵君魏无忌带着哀求的语气道:

        “贤婿啊,虽然你和田言还没有正式结婚。”

        “但是已经有夫妻之实。”

        “算得上是我魏家的女婿。”

        “这样吧,在老夫死后。”

        “你一定要照顾好我的妻小。”

        “这点要求不过分吧?”

        三公子赢天微笑道:

        “老泰山,您这活得好好的,怎么说这种丧气的话?”

        信陵君魏无忌黯然神伤道:

        “贤婿,这么说这一点小忙你也不愿意帮?”

        三公子赢天摆手笑道:

        “不是我赢天不帮。”

        “而是您还不会时。”

        三公子赢天说罢,便起身主动离开。

        他害怕再跟信陵君魏无忌说下去。

        自己一个不忍心,就说出自己的计划了。

        所以强行起身离开。

        信陵君魏无忌泪水夺目而出,

        看着三公子赢天无情离开的背影哀嚎道:

        “赢天!难道最后这一点小事你都不能替我办吗?”

        三公子赢天走到了门槛处。

        停留了一下。

        本来想回头。,

        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回头。

        “老泰山,我最后说一次!”

        “你不会死!好好活着吧!”

        三公子赢天说完之后就走出了信陵君魏无忌府邸。

        信陵君魏无忌望着三公子赢天那无情冷漠地背影。

        自嘲一笑:

        “这还是正是人情冷暖,饭走茶凉,我信陵君英雄一生,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个下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整个大堂内都是信陵君魏无忌无奈的自嘲。

        看似这一声名声、财富皆有。

        可是到了现在才发现,自己忙忙碌碌一生,不过徒有虚名,实则一无所有,

        他现在就等着城破之日。

        为魏国殉葬。

        而三公子赢天则在乱糟糟混乱不堪的魏国都城北大门。

        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

        在别人羡慕的眼神下离开了魏国都城大梁。

        消失于一片茫茫原野之中。

        三公子赢天戏耍信陵君魏无忌、魏王的事情。

        立刻被得意忘形的魏国大司空魏庸传达给了黑袍怪人妖火。

        黑袍怪人妖火告诉了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在得到这个消息以后。

        也是欣喜若狂。

        这是他在跟三公子赢天的过招之中。

        唯一难得一次的胜利。

        贪狼计划虽然前部分全部在三公子赢天的破解中失败。

        但是中间一部分极其成功。

        那就是攻占整个魏国。

        东皇太一忽然之间觉得月神的占卜似乎没有那么灵验。

        天意?历史轮回?

        哈哈哈哈!

        事在人为!人定胜天!

        我到底是万能的宇宙之神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狂喜之后。

        将这个消息传达给了韩国九公子韩非。

        “怪不得!怪不得!”

        韩国九公子韩非一下就明白了。

        他将之前血衣侯白亦非派兵去魏国都城大梁附近探查得来的消息。

        也就是白马川根本没有埋伏的秦国士兵。

        和现在东皇太一告诉他的消息一结合。

        现在才明白他也被三公子赢天给耍了。

        但是不明白三公子赢天为什么会耍信陵君魏无忌和魏王呢?

        这一点韩国九公子韩非百思不得其解。

        虽然知道了三公子赢天在魏国对魏国的布置的结果。

        但是不知道目的。

        不过好在总比什么都不知道强。

        现在三公子赢天已经出招完毕。

        可我是黔驴技穷,山穷水尽。

        山穷水尽啊。

        东皇太一当即命令道:

        “九公子,即刻命令血衣侯白亦非率领十万新军进攻魏国都城大梁!”

        韩国九公子韩非却摇头道:

        “不可!”

        “嗯?”

        东皇太一不解道:

        “九公子!你这是何意?”

        “眼下大好形势,为何不一鼓作气攻占魏国都城大梁?”

        韩国九公子韩非摇头道:

        “断然不可!”

        “魏国都城大梁城高墙厚!”

        “再加上魏国都城大梁里面还有十几万百姓。”

        “如果对魏国人逼的太紧迫。”

        “那十几万百姓那就是十几万魏国士兵!”

        “一旦强攻逼急了魏国人,我们韩军十万新军最少要损失八万以上。”

        “才能攻占魏国都城大梁!”

        “这……”

        东皇太一不解道:

        “那你意思的是?”

        “就这么跟魏国人耗着?”

        韩国九公子韩非鄙夷道:

        “当然不行!”

        “想要全部轻松攻占魏国全境。”

        “必须要边追边打?”

        东皇太一疑惑道:

        “何谓边追边打?”

        韩国九公子韩非指着魏国黄图上都城大梁耐心解释道:

        “我韩军的位置现在就在白马川。”

        “进可攻,退可守。”

        “根据你给我的消息。”

        “魏国都城大梁城内现在人心惶惶,那些贵族、世族、甚至是魏王都想着迁都逃跑。”

        “所以我们一定要利用他们这个心理!”

        “围师必阙!”

        “我不打算强攻魏国都城大梁!”

        “而是让驻扎在白马川的血衣侯白亦非率领十万新军绕过魏国都城大梁。”

        “向北线进攻!”

        东皇太一仍旧什么都不懂。

        继续问道:

        “绕过魏国都城大梁?意欲何为?”

        “那你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韩国九公子韩非咧嘴笑道:

        “问得好!”

        韩国九公子韩非又把手放在魏国北境长城一带。

        激动道:

        “正如我刚才所说。”

        “如果血衣侯白亦非率领的十万新军强攻魏国都城大梁。”

        “必然要付出血的代价!”

        “最少要死八万人左右!”

        “最后剩下两万人!”

        “这两人即便是攻占了魏国都城大梁。”

        “万一在魏国长城的魏国主力放弃抵抗冒顿单于。”

        “全力返回营救。”

        “那么我们这一仗就算是白打了!”

        “最后便宜的不是我们韩国也不是魏国,更是秦国,而是冒顿单于!”

        “你我可就是华夏族千古第一罪人了!”

        东皇太一点头道:

        “不错!你说的不错!”

        “那该如何破解呢?”

        韩国九公子韩非依旧指着魏国黄图上魏国长城一带兴奋道:

        “派血衣侯白亦非率领十万新军放弃攻打魏国都城大梁。”

        “就让魏王带着魏国臣子迁都!”

        “到那个时候魏国都城不战自降!”

        “而血衣侯白亦非从白马川而出向一路向北!”

        “给魏国长城的魏国主力压力!”

        “并且制造谣言,就说魏王已经对我韩国投降。”

        “而且制造一份伪诏书!”

        “让那十万魏国主力全部投降!”

        “如果他们投降,那就是最好的结局!”

        “如果不投降,那就回身占领魏国都城大梁以及靠近秦国、赵国的国土!”

        “这样我们韩国这一次至少占领了魏国一半的国土!”

        “然后等魏国长城那边的主力和冒顿单于两败俱伤之际!”

        “再一举灭了或者招降魏国剩下的残兵败将!”

        “如此一来!我们既可以保全十万新军!”

        “也可以不战而屈人兵,    成功完美的攻占魏国!”

        “这便是我的计划!”

        “……”

        东皇太一闻言这一刻直接被韩国九公子韩非所说的计划震撼住了。

        愣了半刻之久。

        最后拍着木案激动喊道:

        “好!好!好!”

        “不亏是天下闻名的大贤!”

        “韩非啊,我东皇太一生平只佩服两个人!”

        “一个就是赢天!一个就是你九公子了!”

        “按照你所说,乃是做好的办法!”

        韩国九公子叹息道:

        “没办法,我韩国国小力微。”

        “十万新军是我韩国目前最多的兵力。”

        “只能用巧去打仗,所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若是我给韩非三十万兵马……”

        韩国九公子韩非身形的抚摸黄图上的华夏九州。

        他的意图不言而喻,那就是统一整个华夏。

        东皇太一对于韩国九公子韩非的计划十分满意。

        最后称赞道:

        “我东皇太一果然没有看错人!”

        “九公子,那本神就坐等你的好消息!”

        “告辞!”

        这一次,韩国九公子韩非和东皇太一的谈话。

        大将军姬无夜并不在场。

        因为东皇太一还不想让大将军姬无夜知道他的存在。

        但是大将军姬无夜在不在场都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韩国九公子韩非已经进入了三公子赢天精心布置的陷阱之中。

        而最终的结果就在未来几天实现。

        韩国九公子韩非用了半个多月的时候才打到魏国都城大梁。

        而三公子赢天对付韩国十万新军却只需要一个晚上。

        魏国都城大梁,西北方向四十里处。

        血衣侯白亦非的中军大帐就在此处。

        他已经受到了韩国九公子韩非的命令。

        那就是绕过魏国都城大梁,放弃不打。

        直接向北也就是魏国长城一带的魏国主力逼近。

        故意给魏王逃出魏国都城大梁的时间。

        血衣侯白亦非一接到韩国九公子韩非的命令。

        本来十分不解。

        但是琢磨了半晌之后。

        这才点头称赞韩国九公子韩非此人果然才能出众。

        无论是治国还是打仗都可谓是万中无一的奇才。

        最后按照韩国九公子韩非的命令正式拔营。

        率领十万韩国新军绕过魏国都城大梁。

        向魏国北方长城进发。

        附近的另一座山上。

        三公子赢天默默地看着白马川内十万韩军的动向。

        “天呐!我之前想着在白马川歼灭韩国十万新军。”

        “在这里给他们选了一个墓地。”

        “结果亲自到白马川一看。”

        “这白马川从外面看还真像一口棺材!”

        “一口能埋下十万人的棺材!”

        一旁的张三四处查看:

        “主人,我怎么没有看到哪里有棺材啊。”

        三公子赢天叹气道:

        “你马上就能看到了!”

        “啊?”

        张三还是听了个云里雾里。

        不时。

        一个身穿战甲的女将骑马而来。

        “主公,十万玄甲军准备完毕!”

        “可以发动进攻了!”

        三公子赢天心情很是纠结。

        韩国十万新军今夜将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可是他也必须这样去做。

        春秋打仗,失去的无非是名气。

        成为彼此诸侯国之间的欢笑。

        甚至是后世的一个成语。

        无足轻重。

        现在在战国不一样。

        若想灭了这个诸侯国。

        就必须要消灭其所有的有生力量。

        俗称歼灭战。

        只有这样,才能成功的攻占这个诸侯国。

        三公子赢天虽然目前不是为了攻占韩国。

        但是他率领秦军东出后。

        第一个阻碍他的就是韩国。

        所以韩国不能,也不可能有这么多士兵。

        “罢了,一将功成万骨枯,没想到这十万好男儿……”

        晨曦看出了三公子赢天的为难之处。

        也感慨道:

        “古人说得好,慈不掌兵义不掌财。”

        “主人,要不然您转过身,这里就交给我吧!”

        “……”

        三公子赢天随即默默转身。

        晨曦骑马而去。

        消失在了这里。

        而白马川内的十万韩军刚刚完成拔营。

        准备出白马关向魏国长城一带进攻。

        可谁知道。

        他们刚从白马川出来,刚露个头。

        就看到西北方向的大山里。

        传来震天动地的马蹄声。

        “嗯?”

        血衣侯白亦非歪着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动静。

        可是等那一阵黑云席卷而来后。

        血衣侯白亦非人都傻了。

        那不是黑云!

        那是身披玄甲武装到马匹的骑兵。

        如汪洋大海一般的骑兵。

        望不到尽头。

        “哪里来的这么多骑兵?”

        “冒顿单于的?不可能啊!他们穿的乃是皮甲!”

        “这倒是谁的军队?”

        嗖嗖嗖!

        那支奇怪的黑甲军队在冲杀而来的路上。

        一边骑马一边射箭。

        如雨一般的箭矢丛从天而降。

        瞬间就射死不少韩国新军前面的先头部队。

        “稳住!稳住!后退!后退!”

        血衣侯白亦非不知道为什么。

        他看见一只如黑云压城的军队内心竟然是如此的害怕和不安。

        更别说他统帅的十万新军了。

        (今天身体不舒服,先写这么多,这不是高潮,高潮时返回秦国夺权,也就一章以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