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霸王与娇花在线阅读 - 41

41

        听是要查这事,沈令蓁第一反应有些迟疑,一面想着霍留行这么暴戾蛮横,真要寻着了人,即便依照此前对她的承诺,不会伤害她的恩公,多少也将对他心存嫌隙,一面又想着,如今既是一条船一条心,自该凡事彼此坦诚,彼此信任。

        见她面露犹豫,不等她思考出个结果,霍留行便努了努下巴:“到你书房去。”等进了沈令蓁的书房,又说,“备纸笔,帮我研墨。”

        沈令蓁不知他盘算着什么主意,依言照做,待见他执笔挥毫,在宣纸上写下一行“河西洲头春草绿”,忽然停住了研墨的动作。

        这一行俊秀挺拔的行楷,与此前她在绢帕上所见的字迹简直一模一样。

        听见她惊讶的抽气声,霍留行没有停笔,一气呵成地写完了整首词,抬眼看了看仍在发愣的沈令蓁,解释道:“这是我的另一手笔迹,用作机密事务,天底下没几个人晓得。”

        沈令蓁缓缓捧起宣纸,难以置信地反反复复上下打量:“这当真是郎君本身的字,而非郎君照着绢帕誊抄而成?”

        霍留行继续提笔,随手写了几个与词无关的字,递给她看:“你擅书法,究竟是不是誊抄,一看便知。”

        沈令蓁仔细研究了一下这几个字的笔锋。

        同样的字,若是对照着写,可能临摹得相似,但不同的字,要将神、形、韵、意仿得出神入化,未免太过强人所难。

        她擅长此道,自认绝对无法做到如此。然而霍留行此刻信手拈来,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不像有假。

        更何况,尽管他在她面前一度谎话连篇,却实无必要在这件事上骗她。

        若换作当初,为了冒名顶替她的恩公,作假倒还情有可原。但她如今已然知道真相,这字一样或不一样,都无法改变根本,他又何必费尽力气做毫无意义的事?

        再怀疑他,就是她太过多心了。

        沈令蓁点点头,示意相信他,也明白了霍留行如此执着此事的原因,主动翻找出去年出嫁前描绘的一幅图,递给他:“这是恩公当时穿戴的铠甲和兜鍪,郎君看看。”

        霍留行接过来,拧着眉说:“是大齐盔甲的制式,将级以上。兜鍪雕饰与披氅上的徽记一致,应当位极人臣。”

        沈令蓁点点头:“阿娘也这么说。只是阿娘比郎君更早介入此事,却也始终无一进展。我带郎君去桃花谷看看吧。”

        ——

        孟秋七月,桃花谷甜香四溢,放眼望去红艳艳一片,轻轻一晃树枝,饱满熟透的桃子便咚咚地往下掉。

        不过两人此行是为办正事,便也无心赏景摘桃,一路直奔目的地。

        沈令蓁循着记忆带路,霍留行摇着轮椅跟在她身后,入谷后千回百转地过了一道又一道弯。

        越往深处走,越无人烟,他的脸色也便越难看。

        沈令蓁背后不开眼,不曾注意到他的异样,待走到一处小山丘后,还因终于摸索到位置欣喜地指指前边,回头道:“就是这里了!这儿就是当时我与阿玠哥哥……”

        霍留行此时已经脸黑如泥。

        沈令蓁指着前边的手指一缩,看他这仿佛要杀人的表情,小声接上:“……分别的地方。”

        “哦。”霍留行沉出一口气,暂且不与她这婚约在身还与表哥“私会”的劣迹计较,把注意力挪回到正事上,看了看附近四通八达的羊肠小道,“从这里将你掳上马车,起码有四条道能够离开桃花谷,出谷以后,每条道又各有分支,稍加计算,最终去向不下十种。掳你的人应当在每条路上都布置了迷惑人的假象,所以国公府与薛家的府卫才无法精确把握你的位置,迟迟没能找到你。”

        “郎君的意思是……?”

        “意思是,倘若你那恩公是在这里发现你被掳,从桃花谷出发营救,理应很难在那么短的时辰内找到你,所以要么,他只是在路边偶然遇上你的马车,要么,就是从什么渠道得了消息,有了先知。”

        霍留行在原地想了想,继续问:“还记得走的是哪条路吗?”

        沈令蓁摇摇头:“那马车中途经过了哪里,我实在不清楚,但我记得恩公救我的那处悬崖。”

        京墨与蒹葭将霍留行“搬”上马车,一路颠簸过后,又到了一处鸟不生蛋的荒山。

        时隔多日,光秃秃的悬崖边早已没了打斗的痕迹,但眼看沈令蓁下马车后便畏不敢行,脸色煞白的样子,不难想象彼时情状之惨烈。

        霍留行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抚,让她回忆着描述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形。可沈令蓁记性再好,也无法在吓蒙了的时候关注到太多打斗的细枝末节,回想着颠来倒去地说了几句,却并无太多有价值的讯息。

        “……杀光了那些人以后,他就带我避进了那个偏僻的山洞。”沈令蓁说。

        “还记得怎么从这儿去山洞吗?”

        她摇摇头:“那会儿头晕眼花的,太想吐了,记不清具体的路线。不过郎君若想知道山洞的位置,可以问问阿娘身边的亲信,他们之前查过这事,应该还记得。”

        “那倘使叫你再去一次,你可还能认得出那个山洞?”

        沈令蓁肯定点头。

        霍留行想了想,叫空青折来一根细枝桠,挑了一块干净的沙地划起来。

        三人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动作,片刻后,便见一副路线图初露雏形。

        他拿着枝桠对照着图上一道道分叉笔划,跟京墨和蒹葭说:“从这个口子进去,应该是一段很长的荆棘路。往东走约莫半里地,路面会渐渐宽敞起来,等看见三条岔路,选中间那条再走半里地,然后往北深入,直到看见一条小溪,沿下游走到尽头……你们依照这个路线,带少夫人去看看。”

        两人记下路线领命而去。

        小半个时辰后,蒹葭搀着气喘吁吁的沈令蓁回来:“姑爷真是太神了!”

        沈令蓁也是满脸惊讶:“郎君怎么知道,那小溪的尽头就是恩公带我去的山洞?”

        霍留行摩挲着指尖,慢慢锁起了眉头。

        他当然不知道,沈令蓁的恩公带她去了哪个山洞。

        他只是刚好熟悉这附近的地形,凭着记忆,结合距离、隐蔽性、安全程度考量,选择了一个最容易躲过敌手的山洞,选择了一个倘若换作是他,会带沈令蓁躲进去的地方。

        那个人,竟连脑子都跟他长得一样。

        愈是深入查探,事态的发展便愈发离奇得无法用常理思量。

        这件事一次又一次地超过了霍留行的预期,以至回城一路,他甚至对孟去非那个去寺庙里求签的提议产生了心动。

        心动不如行动,临近国公府时,他与沈令蓁说:“我要去趟孟府,先送你回家。”

        沈令蓁闷声道:“郎君又要和表弟去花楼吗?”

        霍留行握拳掩嘴,隐秘地笑了笑,出口语气颇有些“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得瑟劲:“不去,去了又有人要跟我吵架。”

        “那为何还特意撇开我……”

        自然是因为,走投无路求神拜佛这种事,在媳妇面前做起来怪丢面子的。

        但沈令蓁本就一直因为不被霍家信任而伤心,霍留行想来想去,觉得若非当真紧要的关头,还是不抛下她为妙。

        他摇摇头,叹息一声:“那你与我一道去吧。”

        ——

        因霍留行对京城一带的佛寺不那么了解,而沈令蓁历来大门不出,同样一窍不通,两人还是在中途拐去了一趟孟府,让孟去非这个百事通引荐带路,随他去了宝兴寺。

        这间佛寺占地算不上广,只一处三进二重的院落,但因地理位置极佳,就建在外城,无需劳累上山,所以香火一惯十分旺盛。

        只是求签一般都在清早,眼下已近黄昏,这个时辰香客倒不多。

        飞檐挑角的赤金色建筑矗立在前,寺内一派庄严肃静。

        一到地方,孟去非就乐不可支起来,压低声,弯着腰与霍留行道:“我只是随口一说,想不到我们一世英名的霍将军还真沦落到迷信老天的地步了。”

        霍留行黑着脸不说话。

        孟去非也不在沈令蓁面前下他面子,相当识相地拍着他的肩膀宽慰:“没关系,这叫不耻下问嘛。”说着领他入了佛堂,十分熟稔地点了三炷香,递给霍留行,“你就跪这儿……”

        他话说到一半,“哎呀”一声:“你这腿也没法跪啊。”

        “不跪不行?”

        “不是不行,而是不灵。反正都来了,总归是严谨些,照规矩更好。”孟去非想了想,一指沈令蓁,“要不表嫂来?”

        这倒也合情合理。反正那恩公也是沈令蓁一直想找的。

        沈令蓁便接过了香,跪在蒲团上规规矩矩拜上三拜,敬香后,照孟去非教的,将签筒高举过头晃动,心中一面默念着所求之事。

        一根签条很快从签筒中掉落。

        沈令蓁捡起来一瞧,看上头写着“第二十八号签”,起身转手交给一旁负责解签的僧人:“劳请师傅替我解惑。”

        那僧人看了看签条,垂眼掐指算了算,颔首道:“女施主这签条,应的是八个字。”

        “八个字?”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沈令蓁一怔,看看霍留行,又看看孟去非。

        她的眼前,除了解签的僧人,就只有他们啊。

        三人无法当众详细商议此事,但相比一头雾水的沈令蓁,霍留行心中似乎有了什么计较,盯住了孟去非。

        孟去非被盯得毛骨悚然,一愣之下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不是我!”

        霍留行沉着脸道:“你跟我到马车里来。”

        这一年多,他查遍了所有人,的确只漏下了“灯下黑”的孟去非。

        孟去非急得跳脚,一路骂骂咧咧地跟他上了马车:“表兄弟之间的信任呢?真不是我啊!”

        沈令蓁听了霍留行的嘱咐,乖乖等在车外,只觉里头像在杀猪,一会儿传来拳打脚踢的动静,一会儿传来腰带崩散的响声。

        孟去非嚎得她心惊胆战:“哎你住手!你别扒我衣服啊!我发誓,真不是我,我要是说谎,就让我后半辈子不举!”

        安静了一会儿,霍留行的冷哼声响起来:“那这是什么?你解释解释。”

        “是我前年冬天练武时留下的疤,跟表嫂那事没关系!”

        沈令蓁还没反应过来,便见霍留行移开了车门,与她道:“你来看看他腰腹上这道疤。”

        她犹豫了下,站在车外没动,话都说不利索了:“这……这样不太合适吧?”

        霍留行也知道不合适,但这事没别的办法,他隐忍道:“就看一眼,算是我准许的。”

        沈令蓁只得进到马车内去看,这一瞧,见孟去非麦色肌肤上确实有道寸长的刀疤,只是与她记忆中,恩公腰腹上的疤痕位置对不齐。

        她肯定地摇摇头:“不是这样的。”

        孟去非重获新生,理直气壮地朝霍留行骂:“听见没?你真是疯起来连亲表弟都能杀!我看那签条说的分明是你!指不定是你自己哪时候失心疯,跑来汴京救了表嫂,救完拍拍屁股走人,忘了个干净!”

        “我失心疯?我救的?那我腰上怎么没疤?”霍留行咬着牙,一把抄起他的衣裳,劈头盖脸冲他砸过去,“闭嘴,穿好!”

        非逼着沈令蓁来看别的男人赤身裸体的,不是他自己吗?孟去非肺都给他气炸,匆匆忙忙穿戴妥帖,一转头,却看他把自己脱光了。

        “……”这是叫沈令蓁洗洗眼睛还怎么着?

        霍留行拧着眉,一本正经,昂首挺胸地与沈令蓁道:“那疤痕到底什么样,你来我身上比划比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