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霸王与娇花在线阅读 - 69

69

        可不是吗?词中内容表明,他原本并不晓得沈令蓁对自己的心意,那么,倘使眼下两人连房都圆了,岂不更能够与那句“何日晓,吾心殷殷”相差十万八千里?

        这个逻辑竟叫霍留行一时无法反驳,并且感到眩晕。

        见他分明心神震颤,人却僵坐着一动不动,沈令蓁猜测到他的顾虑:“郎君放心,我今日午后特意问过了罗医仙,他说调理我体内寒症的药与生育有些冲突,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纵使想怀都怀不上身孕,起码得等停药半年以后呢……”

        这道赦令,几乎要将霍留行最后一道防线击溃。

        喉咙火燎一样的干,香炉里燃着的奇异熏香丝丝袅袅地飘到鼻端,合着眼前这副景象,叫他着实有些上头,额角青筋突突直跳。

        他指指香炉,眼色疑问。

        “那是蒹葭找来的,说是……说是可以壮胆来着。”沈令蓁小声咕哝。

        霍留行看这不是壮胆,是助兴。

        他喉结滚了两滚,一把扯起被衾将她重新裹住,又回头灭了香炉,背对她站在床前舒缓紧绷的神经。

        “郎君……”沈令蓁闷闷地叫了他一声。

        “你先别叫我。”霍留行朝身后竖掌示停,持续深呼吸着,小半柱香过去,才回到床沿坐下,“今日太晚了,还是歇息吧,总归我已知道你的心意,便算是与词里所说不同了。你把衣裳穿好,别着了凉。”

        “那好吧。”沈令蓁瘪瘪嘴,看他主动背过了身,便从被衾里钻了出来,悉悉率率地给自己穿中衣。

        可霍留行实在是眼睛太尖,往哪儿看不好,偏偏看见了对头梳妆案上的一面把她此刻模样映了个正着的铜镜。

        而且镜面带来的朦胧感,不知为何竟比方才直视所见更叫人心底发痒,躁动。

        他迅速移开了眼。但偏偏沈令蓁不晓得,还慢吞吞地动作着,这里扯扯,那里摆弄摆弄。

        于是没过一会儿,他被香熏得薄弱的意志力濒临崩溃,忍不住又把目光投向了铜镜。

        也正因如此,她穿戴完毕后,还没说一句“好了”,他便已相当准时地回过了身。

        沈令蓁被他这仿佛背后长眼的神功一惊,一晃眼便看到了那面铜镜:“哎呀,郎君你怎么……!”

        “我没看。”霍留行下意识否认,说完才发现自己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沈令蓁又羞又气,恨铁不成钢地嘟囔:“郎君真是的,明明都叫你光明正大了,你偏不要,不要就不要吧,却转头去偷鸡摸狗。”

        “我是……”霍留行叹口了气,“我是怕你受罪。”

        “家家户户的姑娘都是这么过来的,怎么到我就不行了呢?我近来身子已经养得不错,郎君太小看我了。”

        “不是你的原因,是我那个……”

        “哪个?”

        霍留行说不出口,烦躁地挥挥手,凶神恶煞道:“别问了,赶紧睡。”

        沈令蓁郁卒地转过身,背对他缩到了床角。

        霍留行看她这神情,想说点什么,张嘴又没能出口,只得默不作声地熄烛上了榻,在外侧躺下。

        躺了片刻,睡意全无,听沈令蓁那呼吸声也明显是在装睡,兴许是黑暗给了人鼓舞,他酝酿了一会儿,拍拍她的肩,解释道:“不生气了,我跟你说……”

        沈令蓁转过身来。

        霍留行压低声,咬着她耳朵说了一句话。

        沈令蓁脸都没来得及红,就被他抓着手往下走:“不信你‘看看’?”

        她被那硕大的轮廓搅得胆战心惊,但嘴里却努力说着相反的话:“哪有呀,就这么丁点罢了!”

        霍留行黑了脸,翻了个身,把她笼在了下方:“算了,‘指’上得来终觉浅,我给你躬行躬行。”

        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沈令蓁在半个时辰后,切身体会到了霍留行与她说的那句:“不是我小看你,而是我那处生得比寻常男子大得多。”

        最后自然是闹得一个大汗淋漓,一个梨花带雨。

        尽管霍留行已经使出浑身解数忍耐,将速度放慢成了龟儿爬,沈令蓁还是叫苦不迭,待风收雨歇后,精疲力竭地软成了一滩泥,连根手指也再抬不起来。

        一室喘息,和着更漏点滴,将这夜拉得分外漫长。

        霍留行在沈令蓁肩窝里埋了很久,才从她身上下来,支着肘探了探她濡湿的额头,在昏暗中盯着她道:“知道要受罪,为什么还故意激将我?”

        沈令蓁当然是在一开始用手感受的时候,便体会到了他的“异于常人”,之所以迎难而上,就像她今夜特意准备熏香,以及主动宽衣解带一样——其实她根本打定了主意,要在他出征之前做好这件事。

        她好半晌才喘停了气,哑着嗓子低低反问霍留行:“那郎君明知是激将,又为什么还要上当呢?”

        两人谁也没有回答彼此的问题。

        霍留行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一吻,一言不发地起身点烛,打来清水准备给她擦洗身体。

        沈令蓁像是一桩心事了却,终于松了口气,还不等他回,便已沉沉入了梦乡。

        ——

        接下来这三日,两人谁也没再提那两首词和出征的事。

        三日后一早,霍留行一声招呼没打,天没亮便穿戴好铠甲兜鍪,提上佩剑,离开了霍府,就好像平常出门一般。

        沈令蓁在他下榻的那一刻就醒了,却假寐着,一句话也不与他讲。

        两人似乎都心照不宣地在避免这一场送行,避免那一幕“马上将军拍剑去”。

        好像只要这样,后面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霍留行走后,沈令蓁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双目空洞地抱起了膝。

        那夜,她没说出口的答案是——其实她也很害怕,害怕这一场生离当真会成为死别,所以在他离开之前,她想与他做一次真正的夫妻。

        而霍留行正是在她出口激将之时,看穿了她的害怕,所以改了主意,明知她一定会受罪,也下狠心完成了她的心愿。

        当然,也是他的。

        沈令蓁看着窗外将亮未亮的天,披衣下榻,翻找出炕柜里的那张天青色绢帕,轻轻摩挲着霍留行写的那两行词。

        他那时候得有多难受,才会在后来回到桃花谷时,拼了命地救她啊。

        如果悲剧再重演一次的话……

        沈令蓁攥着绢帕的手一紧,忽然起了个什么念头,移开房门问侍候在外边的婢女:“蒹葭,郎君出城了吗?”

        “按着时辰算,应当是快要准备开拔了吧。”

        “那我现在追过去的话,来不来得……”

        “及”字还没出口,廊庑尽头蓦地传来一阵兵甲相击的辚辚清响,沈令蓁霍然抬首,正见霍留行大步流星地朝这向走来。

        “郎君……”她愣愣注视着他,一时也忘了问,他为何又回来了。

        霍留行一步步走到她面前,轻轻捧起她的脸,低头看着她:“跟我一起走,我们不分开,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