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返1993在线阅读 - 第137章 看谁牛

第137章 看谁牛

        张大拿的办事效率,让顾正东咋舌。她已经把绣品厂的工人召集起来开会了。

        顾正东叫了一辆出租车,赶紧往绣品厂赶。

        他到厂外时,见院子里放了几十辆自行车,看样子来的人还不少。

        顾正东走向楼前,就听里面一片嘈杂,他头都大了。女人多的地方,又都是大嗓门,噪音超标。

        再加上工厂里举架高,屋子又大,都带回音了。

        “都安静!这么吵到明年也吵不出结果来!”张大拿出来主持了,这一句还算有用,屋子里渐渐安静下来。

        “一个一个来说吧。关厂长先说。”

        张大拿点名。

        关厂长是绣品厂的老厂长,已经退休了,这次因为关系重大,也被请回来。

        她家里的条件不错,老伴儿是机关退休的,退休金不少开,儿子媳妇也都是公职,所以厂子这份退休金,对她并不是至关重要的。

        她的儿子也担心她生闲气,反对她参加会议,这是偷着跑出来的。

        “让徐师傅先说吧。”关厂长没有马上说,叫过徐师傅。

        徐师傅是满屋嗓门最大的一个,有点嘶哑,可是穿透力极强。

        之前她是绣品厂技术室的,专门带徒弟。车间里几十台机器同时响,她要给徒弟做讲解,嗓门少了不行。

        “小张,不是我说你,听风就是雨的,这二轻派来的人,那是上面派的,来路正。你这哪听的小道消息,就来煽风点火?”

        徐师傅是站在新厂长那边的。

        “看着没有,这就叫让人卖了,还帮数钱!”说话的女人白白净净的,一看就是坐办公室的人物,说话也是冷嘲热讽。

        “啥叫让人卖了?我这让卖了,至少知道谁卖的,你连谁卖的都不知道!”徐师傅不服气,马上接茬儿,两个人就要吵起来。

        “急这个有什么用!”关厂长出来镇压,这二人才被众人劝着分开。

        刚静下来的屋子又乱起来。张大拿几次想控场,都失败了。

        就在顾正东犹豫,要不要在这个时候进去时,就听里面咣地一声响,似乎是什么东西爆了。

        他伸长脖子看过去,屋子里的人注意力也全集中在同一个方向,这层层叠叠的,顾正东什么也没看见。

        他不好往里挤,见门旁边有架子,干脆站上去从窗子看。

        原来屋子里出现几个男人,为首的是个矮个子,一米五十多的样子,精瘦的一个人,长脸,腮都凹进去了,一共没二两肉,眼睛很大,向外突起,眼白又多,像死鱼眼。

        他的出现,让众人一惊,屋子里安静下来。

        再看地上一滩水迹,还有炸裂的水银片和瘪了的暖壶,就猜得出刚的声音是他造成了的。

        他成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李厂长……”张大拿上前一步。

        “你闭嘴,就你事多,娘们家家的回家看好孩子得了,厂子里的事儿也轮到你多嘴?还开会,把你们能的!”李厂长就是把厂房拿去抵押贷款的人,就是他想要顾正东的一条腿。

        顾正东且看他怎么表演。

        “厂子是我们大家的,我们开会怎么了?你也不能一声不吭就把房子拿去抵押吧?”张大拿也寸步不让。

        “我抵押出钱来,是要给你们恢复生产,你懂个屁!这下好鸡飞蛋打,没钱进原料,你们拿什么生产?都给我在家放假吧!”

        李厂长说得跟真事儿一样,女工们开始窃窃私语。她们对张大拿产生了动摇。

        “李厂长,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样,你应该开个全厂大会,让工人们都知道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关厂长说得很中肯。

        “你年龄大了,就在家好好养着,没事儿出来瞎溜达,让车碰了怎么办?不是给儿孙添堵吗?”

        这李厂长嘴够臭的,把关厂长得气脸一下就红了,血压噌噌往上涨。

        “你跟关厂长怎么说话呢?她当绣品厂的当家人时,你还没上班呢!”张大拿把关厂长请来的,当然要帮她出气。

        “你们绣品厂但凡有个能干的,这厂子也不能这样。都别给我装!我谁也不惯着!”

        眼见着今天开会让李厂长给搅了,张大拿干着急,她是从心里明白,发生的是什么事,只是这些工人不懂,她们的认知能力太低,别人说什么是什么。

        “李厂长既然在这里,你就说一下,以后厂子怎么办吧!”张大拿努力带节奏。

        “人来得也挺齐。今天就把事做个解决吧。我也看出来了,你们不想好了,那就一拍两散。想走的我不留,一天三百遣散费,来我这里直接拿钱,签字画押。”

        李厂长说着一呶嘴,身后的小伙子把个袋子提起来,放到桌上,他哗啦一下打开拉链,里面然后是钱。

        众人的眼睛都直了。

        她们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多的钱。

        虽然分到她们手里只有三百,可是她们被震撼了。

        “拿了这三百,会怎么样?”有人试探着问。

        “就是买断了,你跟绣品厂再没有关系。”李厂长冷冷说道。

        “就三百,有点少吧!”有人嘀咕道。

        “是有点少。”众人附和。钱多少是大家的利益,都不傻。

        “你们也知道,都是这个价,哪个厂子多了?”李厂长逮着刚说钱少的女工开怼,“你说说哪家给的多,你说得出来,我服你。你说不出来,这钱你也别拿,有别人的,就没你的!”

        女工吓得把嘴一闭,钻进人群,附近的几个人都不敢说话了。

        “我可跟你们把丑话讲在前面,有人给我起刺儿,就别想从我这里拿钱。懂了?”

        他说着横了张大拿一眼,那意思再清楚不过了,这是警告。

        “呵,这就几个钱就想打发我们,不可能的,姐妹们,这钱我们不要,我们要厂子!”张大拿带节奏的能力是真的很强,这么一吼,刚有些动心的女工,都清醒了。

        “我们厂子是小集体,厂子是我们大家的,跟国营不一样,国营厂子国家说给谁给谁。如果我们真较了真儿,二轻局也不能随便派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