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烟火在线阅读 - 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咱愿意啊!

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咱愿意啊!

        但凡是来到京城的藩王,朱标都满脸热情的一一和他们叙旧。

        等到所有藩王都到了之后,朱标还举办了盛大的酒宴为他们接风。

        接风宴接近尾声,包括朱标在内的众人,纷纷收住了用膳的动作。

        几十个宦官在王钺的示意下,连忙上前顷刻间便将面前的酒宴撤了个干干净净。

        同时,一阵奏乐声传来,两队歌姬从两边伴着乐曲走出来,开始献舞。

        酒足饭饱,听曲赏舞,乃是一大享受。

        而趁着这个功夫,楚王朱桢左右看了一眼,朝朱标笑着问道:“皇上,那么急切的下诏,将诸位兄长召回京城,应该是有什么要事吧?总不能,是叫兄弟们回来陪着皇上听曲吧?”

        朱棣坐在朱标的左手边,听到朱桢的话,顿时方向茶杯,怒道:“你在瞎咧咧什么?皇上召咱们回京,自然是有皇上的道理。皇上想告诉你,你就老老实实的听着。不想告诉你,你就老老实实的坐着!再阴阳怪气的,信不信咱揍你!”

        朱标的弟弟当中,秦王朱樉在安南,这一次和他没有关系,朱标也没有召他回来。而晋王朱棡已经在去年甍了,走的还要比老朱早一些。

        朱棣作为老四,现在已经是朱标之下最为年长的藩王了,对于朱桢,又不是和他朱棣一奶同胞,他才不会对他客气。

        朱棣不仅长相英俊爽朗,而且还是一位拳头上能站人,胳膊上可跑马的猛将。

        对于朱棣,朱桢还是畏惧的。被警告了一句,他便顿时缩缩脖子,不敢再言语。

        朱标见了,顿时摆摆手,笑道:“四弟不用如此动怒,六弟也只是好奇一问而已。”

        “啊对对对,皇上此言甚是,臣弟只是好奇而已。”朱桢见皇上出言维护他,连忙感谢道。

        朱棣见了,便收回了目光,没有再多说什么。

        朱标见一众弟弟们都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自己,便笑了笑,说道:“朕之所以将诸位弟弟召回京,一来是父皇大行之后,朕倍感孤独,想要和诸位弟弟们叙叙旧。”

        “臣弟等,也想念皇上。”朱桢当先拱手,拜了下去。

        他这一拜,其他人也只好跟着拜下。

        朱标伸手示意众人免礼,然后继续说道:“二来是诸位弟弟替朕镇守四方,很是辛苦,因此朕准备给诸位都加五千石亲王俸禄。”

        明明是给诸王增加俸禄的大好事,但是朱标话音落下之后,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他们当中有些人已经来到京城多日,比如说朱桢。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对于皇上为何会召他们进京,朱桢也是耳闻了一些消息。

        正是因为如此,他刚才才会主动开口问朱标的目的。他就是想要将朱标的话给堵回去,不想被朱标收税。

        岂料朱标提前算到他们会反对,先一步给他们增加了俸禄。这让他们准备哭穷的话,给硬生生憋在了喉咙下面。

        一众藩王面面相觑,左顾右盼了一眼,最后齐齐把目光看向朱橚。朱橚不仅是周王,还是太医院院判,日日陪在皇上身边,他应该最能够说得上话才是。

        可是朱橚却手里拿着一本医术,正在皱着眉头冥思苦想,完全没有注意到其他兄弟的目光。

        好吧,这就是一个专研医术的痴人,完全指望不上!

        众人又将目光转移到另外一个久居京城的人身上。

        朱梓忽然感觉到身上一阵刺痛,不解的抬头看向众人。顿时笑道:“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

        “老八,你虽然在京城,但是别忘了你也是有封国的。”朱桢顿时脸色一沉,就差指着朱梓的鼻子教训了。

        可是朱梓是什么人?在书院里和那些天之骄子斗智斗勇,他都没有落过下风,现在岂能被朱桢给教训了?虽然名义上朱桢是他皇兄,但是两人又不是一奶同胞,关系没有那么亲密。

        而且朱梓是睚眦必报的性格,有仇当场他就想办法报了,岂会去等十年?

        “是,多亏了六哥提醒,咱才想起来,咱也是有封国的。”朱梓顿时贱兮兮的笑了起来。

        朱桢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正想要示意朱梓打头阵。

        却没有想到,朱梓话锋一转,朝朱标拜道:“臣弟谢皇上隆恩,为表臣弟感激之情,臣弟愿意将王府的土地全部缴税,以报皇上恩德。”

        说完,朱梓还回头朝朱桢一个挑衅的眼神。

        “你!你......”朱桢气急攻心,说不出话来。

        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朱标自然是不会放过。不等朱桢说话,便哈哈大笑道:“好,还是老八深明大义。不过咱们毕竟是兄弟,报恩之说不必提也罢。朕没有别的心愿,只愿诸位皇弟能够安享富贵,朕就算是再操劳,心里也是甜滋滋的。”

        朱标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诸王当中蜀王朱椿便躬身拜下:“臣弟也愿缴税,以报皇上恩德。”

        蜀王府的土地,就算是全部缴税,每年也没有五千石。这么一算起来,朱椿还是赚了的。因此,他心里才会没有任何的负担,刚才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只是因为他想要找个合适的时机罢了。

        “臣弟等也愿意......”其他和朱椿一样土地不多的藩王,也纷纷表示服从。就算是有一两个吃亏了的,也懒得去计较那一点了。

        但是十几息过去,朱棣没有说话,朱桢也没有说话,场面一下子变得有些凝重。

        朱桢忽然笑道:“皇上,        不是臣弟不愿意缴税,而是父皇定下的,亲王的土地都不用缴税。”

        朱标闻言,笑着点头:“没错,这的确是父皇的旨意。但是朕还记得,父皇赐给六弟你的土地是一万亩吧?若是六弟现在也只有父皇赐予的一万亩土地,那六弟你就不用缴税了。”

        朱桢闻言,顿时脸色一变,下面的话他也说不下去了。

        齐王朱榑却出言,带着几分委屈道:“皇上,臣弟这几年的确是有了一些土地,但是这些土地可都是臣弟花钱,真金白银从别人手里买来的啊。而且臣弟也没有巧取豪夺,连价格都是市价。怎么到头来,连臣弟也要缴税吗?”

        朱标笑着摆摆手,示意朱榑稍安勿躁,说道:“朕也想要诸位弟弟安享富贵,诸位若是有难处可以和朕说。哪怕是缺钱了,朕也可以给你们一些财物。但是土地,朕希望诸位弟弟哪怕是公平买卖,也不要再从百姓手里购买土地了。”

        “皇上,这是为何?”朱桢十分不解。

        若是说他们巧取豪夺损害百姓,皇上不准他们购买土地,那朱桢还能够理解。但是就连公平买卖都不准,这就让他十分费解了。

        朱标站了起来,语重心长的朝一众弟弟们说道:“诸位皇弟可知道,历朝历代灭亡,有一个共同的原因?”

        见没有人回答,朱标只好继续说道:“那便是土地。天下的土地就这么多,你们拥有的多了,那么自然百姓就拥有的少了。而百姓一旦失去土地,他们就会成为流民。而流民一旦出现,那就意味着天下已经开始不稳了。随着拥有土地的人越来越少,没有土地的流民越来越多,江山社稷就会倾覆。”

        “为了大明千秋万代计,你们以前购买的土地朕就不追究了。但是以后,绝对不能够再肆意圈地。若是被朕知道,一定严惩不怠!”

        面对朱标的强势的目光,没有一个藩王敢和他对视。

        当朱标看向朱棣的时候,朱棣顿时长叹一声说道:“皇上,藩国镇守一方,光是王府亲卫每年就要花不少的钱。若是连亲王的土地都需要缴税,那咱们还如何去养兵,如何去镇守一方?”

        朱标满脸笑容的朝着朱棣点头,笑道:“四弟说的不错,养兵的确是花费很大。尤其是边关藩国,不仅要镇守一方,还需要时时刻刻准备着有应对草原部族的袭扰。但是除了边关藩国之外,其他藩国既没有草原部族侵扰,内部也没有需要镇压的地方。这样吧,除了边关藩国之外,内部藩国只保留一卫兵马,这样可以大大节约用在养兵上的花销。老六、老七,你们两个一个在湖广,一个在山东,既不用担心外患,境内又没有盗匪。你们现在各自拥有三卫兵马,有些难以养活了吧?那就各自留下一卫,其他两卫兵马调往梁国公和颍国公帐下。”

        “皇上!”朱桢和朱榑两人齐齐变色,连忙出声。

        这可是两卫兵马啊,白白让他们交出苦心经营多年的两卫兵马,他们又怎么能够甘心?可是面对满脸微笑的朱标,他们却不敢放肆反驳。

        正当两人焦急万分,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的时候。忽然瞥见站在一旁的朱椿,顿时指着他草朱标说道:“皇上,那老十一呢,他在蜀国有四卫兵马,比咱们都多,是不是也只能够留下一卫?”

        朱椿顿时一愣,他这才反应过来,两位皇兄这是想要将他当成挡箭牌。只沉吟了一息时间,朱椿拜下道:“皇上,臣弟愿意削去三卫兵马。”

        /101/101838/313303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