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万古邪帝在线阅读 - 第2568章 第2567 罗刹 种魔 二战

第2568章 第2567 罗刹 种魔 二战

        这一次,依旧是灭世之景。

        失望于嚣张暴露的邪帝传人以最快的速度身死道消后,这猝不及防爆发的一战,稍稍填补了众人略显空虚的心。

        罗铮之名,即便是上界来客,也略有耳闻。

        即便不闻,此刻那条横贯苍穹的血色长河,也足以说明这种人值得他们看上一眼。

        整个战场,似乎都变成了罗铮肆意挥洒精血气息的地点。

        冲天的精血气息,引动虚幻的血色长河,一道道不属于这片天地的杀伐宛如一个个催命的音符,从天而降之余,为对手谱写着亡命曲。

        这一幕在上界来客看来,就是彷如一个缩小版的上界罗刹皇子在战斗。

        若再撇去上下二界的不同以及承受力……

        “这个罗刹若飞升上界,即便不是皇子,也差不多了!”

        “哼,难怪敢在域外战场号称无敌……”

        “好在下界限制了他的实力,而且血祖河略显晦暗……他身上似乎还有暗疾未愈?”

        “呵,莫非他还真对种魔有必得之志?”

        “若真他成功了,怕是上界都会惊动,毕竟罗刹狱被魔族欺压得……”

        ……

        不过还有一小部分上界来客,纵然也在观战,但他们心头所想的,却不是战斗。

        而是战斗之前。

        “你杀了他?”

        魔妾看着面前的摩拓,轻喃出了种魔的那句幽怨之语。

        随后,她见摩拓也是目瞪口呆的表情,企图从摩拓口中得知种魔说出此话之因的念头,便倏然消失。

        论对种魔的了解,魔妾远超下界任何一个魔。

        甚至她本身,就是更为高级的种魔。

        所以她非常确定,从种魔这个魔族中特异小群体的本质来看,下界这个种魔,绝对没理由说出这种话。

        但说出了,则必有原因。

        而从摩拓的发现来看,这位下界魔族在种魔之战中负责指挥前线的魔尉,同样不知道原因。

        “说说这种魔。”

        终于,魔妾的兴趣第一次落在了种魔身上。

        斩魔总殿。

        “所以……”冰衍指了指远处的大战战场,看向种老问道,“邪帝传人和种魔,是怎么回事?”

        让他生出此问的,自然也是种魔那句让人目瞪口呆的幽怨之语。

        当然,他不可能肤浅到认为种魔和邪帝传人是那种相爱想杀的狗血关系,能让种魔说出这种话的原因,自然是种魔不想邪帝传人死。

        但为何不想?

        种老觉得自己有些晕。

        不过他毕竟是执掌酆崖的头号人物,脑海中瞬间出现了一个人。

        “回禀大人,此事属下并不清楚,但酆崖有一人,或许知道……”

        “谁?”

        “当代二部天庭天子,黍。”

        “人在何处?”

        “人在……”

        ……

        很快,黍天子怀里略带金色的军符,就在渐亮中滚烫,烫出了滋滋的皮肉烤焦之音。

        但就好像被烧灼的并不是自己的肉。

        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笑容的黍天子,步伐没有发生丝毫变化。

        似乎没有什么事,能比此刻他所走的路重要。

        即便是曾给他逆天改命之机缘的,来自种老的命令。

        冰衍摆摆手,制止了因手下不听命而愤怒的种老,视线在朝战场独行的黍天子身上顿了一顿,随后一跃,又回到了战场。

        他之所以追问了一句,原因就在于他对邪天似曾相识,但仔细搜寻后,却毫无线索的诡异。

        是以,得见种魔说出这种幽怨之语,他以为种魔多了一分自己所不知的,对邪帝传人的了解。

        他想获取这种了解,从而为自己的搜寻,增加一个或者两个关键词。

        “不急,抓到种魔后,我也能弄清楚此事……”

        似乎感受到了身旁玉赟的微妙变化,冰衍对种魔的觊觎未变,但行事,总算不再急于求成。

        而此时,种魔也第一次在众多生灵的关注下,展现着自己的战力。

        种魔的战斗,云淡风轻,异象不能说没,却近乎于无。

        在这罗铮唤来血祖河,以血宙古经为笔,以自身精血为砚谱写亡命曲的天地奇景中,种魔的战斗就和他的相貌一般,平平无奇。

        甚至可以说是宛如凡人。

        这和之前击杀邪天的一幕完全不一样。

        但看到这场战斗的生灵,除却远处的葬海血子,却也觉得正常。

        在域外战场,从来没有一位种魔,是被一个人,一个魔或者一个罗刹打败,进而捕获的。

        抛开三大势力对种魔的争夺不谈,没有任何一个生灵,能在战斗上与种魔平分秋色。

        说平分秋色或许都很夸张……

        准确地说,是无法抗衡。

        而如今,即便罗铮用自己的全部实力,甚至忘记了上古时种魔赐予的恐惧得以迸发无匹斗志,从而构建出了一副波澜壮阔的杀景,谱写出了一首亡魂夺命的杀曲……

        种魔却如凡人般,在杀景杀音中,惬意地迈步走动着。

        只不过凡人一步,顶多两尺。

        他一步,则无视了空间,却又没有人类修士瞬移的迤逦和奇幻,朴朴素素地就出现在了他想要出现的地方……

        随后出拳,出脚,击打虚空。

        看似莫名其妙地乱打一气,但他的每一次出击,都是对针对自身杀伐的有力反击。

        似乎他的攻伐,落在了生灵所看不到的层面之上,就仿佛击打在了提偶人控制木偶的丝线上——观众看不到他的攻伐,却能看到受他攻伐影响的,来自罗铮的攻伐。

        这,便是种魔战斗所呈现的,不是异象的异象。

        大部分生灵,都看不懂种魔的战斗。

        但上界来客,都懂。

        他们不仅懂,更明白这样的战斗,其结果早已注定。

        似乎因为这样的念头,之前还多多少少让他们生出兴致的战斗,此刻却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他们不由开始思考,这场战斗结束后的事。

        结束后,自然是争夺种魔了。

        即便是之前对种魔不感兴趣的魔妾,此刻也生出了些许虽说不太强烈,却也想把这下界种魔抓过来研究一番的兴致。

        玉赟冰衍等人,则想得更多。

        然而就在此时……

        嘭!

        思考大事的众生灵,不经意地朝没有丝毫亮点的战场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