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万古邪帝在线阅读 - 第2894章 第2893 观而生之!桥卑?

第2894章 第2893 观而生之!桥卑?

        齐天大能,是九天寰宇的中坚。

        在人魔战场,这一点体现得更为明确。

        道祖是允许踏足这片由三方的厮杀、战斗以及各种无穷无尽的阴谋所缔造出来的新寰宇的。

        却也仅仅是踏足。

        任何发生在道祖和魔尉之间的战斗,都只是小打小闹。

        在能让任何一位大帝出现且坐镇的大型战斗中,永远没有道祖存在的空间,连炮灰,都是齐天大能。

        是以……

        真正想要在这片新寰宇中立足的九天寰宇生灵,必须要拥有的资格,便是能面对种魔将——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做到了这一点,你才是人魔战场上真正意义上的军士。

        邪天的办法并不多。

        以拾荒者为路,他要做的是了解人魔战场。

        而以齐天大能和种魔将的战斗为模板,他要学习的,则是面对种魔将,自己应该如何战斗。

        道祖的道池在他看来,是没有这个可能的。

        所以他只能从齐天大能身上汲取有用的东西。

        当这场被惑心反斗阵推动发生的真正的战斗爆发的那一刻起,他的目的便达成了。

        造就出那片无尽、幻起、幻灭之异象的战场,不再是代价昂贵的保命之宝,而是十座横跨苍穹的彼岸虚桥。

        彼岸虚桥,有长有短,不尽相同。

        唯一相同的是,桥的另一头,始终是一片无法窥视的虚无。

        这种虚无,别说邪天的莫名感应,便是彼岸虚桥的主人自己,都看不透。

        “这便是由道池衍化而来的彼岸虚桥……”

        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彼岸虚桥,邪天心中震撼。

        即使他的修途因为各种各样的奇异遭遇,已经发生了太多的变化。

        但这变化,如今还是逃不开九天体系。

        这座彼岸虚桥,也是他必须要有的。

        借莫名感应,他能清晰地感受到彼岸天骄带给自己的,浸入每一粒血肉的威压感。

        很轻易地,邪天就将这种威压感,和自己曾无数次面对的天道意志联系到了一起。

        “齐天,齐天,原来如此……”

        齐天之下的生灵面对齐天,就等于直面天道意志。

        这便是齐天。

        威与天齐。

        力与天齐。

        势与天齐。

        寿与天齐。

        抛开大帝那种能以自身为道、缔造寰宇乃至开天辟地的怪物不谈……

        齐天,便是九天寰宇的生灵,通过修行所能抵达的最高峰。

        邪天有些失神的血眸之光,聚焦在了十座彼岸虚桥之上。

        虽说失神,虽说仅是超远距离的感应,但对十座彼岸虚桥,他倾注了近乎全部的心神,从而得以清楚地发现,这座桥,就是道。

        准确来说,是齐天大能所有参悟出的道。

        道为砖石,铺而成桥。

        但看出这一点的邪天,根本不了解这些道之砖石,是如何形成的。

        而这一点也说明,即使看到了彼岸虚桥,对这座桥,他也没有看懂分毫。

        他非常清楚,这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仅仅刚刚踏足破道境的他,根本不可能去窥视更高一层大境。

        是以在明白这一点后,他非常果断地将心神退出,开始观战。

        毕竟战斗,才是他最擅长的东西。

        正如同道祖对应齐天……

        彼岸虚桥也对应着道池。

        即使自成就真正的道祖以来,邪天尚未开始过一场真正的战斗,但这并不妨碍他去幻想自己如何借道池一战的场景。

        说穿了,道池就是炼气士力量的源泉。

        而他的道池,因为多了一个孽神境的孽神,变成了炼气炼体共有的力量源泉。

        其能为他提供的,除了糅合诸般天道本源而生的高层次力量,更有孽神境炼体士方能发挥出的炼体之力。

        并不清楚道池中央多了一株小草的他,不知幻想过多少次借道池中六面道碑之力糅合天道,进而攻伐的景象。

        然而这些景象与正在他面前进行的这场大战一比较,就形如儿戏。

        简单来说,就是道池为他提供的力量层次,远不如彼岸虚桥为齐天大能提供的力量层次。

        而这力量层次在目前来看,才是能抵挡种魔将的力量。

        此刻他终于确定……

        自己挡住的惑心一刀,并不是因为自己可以抗衡种魔将,而是他只能抗衡惑心一刀这种完全针对神魂、欲望的诡异之力。

        真要论正面一战,种魔将所拥有的力量层次,完全可以轻易地击败、杀死他。

        种魔将站在他面前,就好比是虚无,即使他用尽全力,也无法将虚无破灭,反过来虚无想要灭杀他,甚至都有一种和他无关的感觉存在。

        是以……

        想要真正地了解人魔战场,他要成为拾荒者……

        而想要真正地在人魔战场立足,进而去往陆家人口中的古天梯,甚至救出陆密,他则要成为齐天。

        这是不现实的。

        但在他看来稍微现实一点的,就是一脚踩进齐天大能才能动用的力量层次。

        不是齐天……

        不知铺成彼岸虚桥的道之转世如何形成……

        他唯一能和齐天发生点儿关系的,也就仅剩战斗了。

        十位齐天大能和五位愤怒的种魔将,战得激烈。

        种魔将的出手,不带多少烟火气息,十位齐天大能,则打得漫天开花,异象重重。

        每一次异象的出现,都是他们修为、技巧、战力的极致体现,同时也是邪天看不懂的杀伐。

        但至少……

        他看得懂这些看不懂的东西,和种魔将的杀伐碰撞后产生的反应。

        当他将数以百万计的碰撞过程,以及碰撞后因为碎裂而迸发的东西汇聚成一团懵懂的迷雾时……

        让吴筲目眦欲裂的彼岸虚桥,就呈现在他下意识比划的右手之中。

        这是一座可笑的彼岸虚桥。

        与战场中横贯虚空的十座虚桥相比,这座虚桥仅有半尺……

        而且断断续续,给人浓浓的缺斤少两的感觉。

        更可笑的是,这座桥不仅没有彼岸虚桥共有的那片根本无法窥探的虚无桥尾……

        甚至连桥头都没有。

        然而再如何可怜……

        再如何可笑……

        再如何惨不忍睹……

        其逸散出的齐天气息,货真价实。

        真得让吴筲目眦欲裂。

        实得让吴筲如遭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