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万古邪帝在线阅读 - 第3180章 第3190 晋体 说逆 落幕?

第3180章 第3190 晋体 说逆 落幕?

        让刘镇说出这话的……

        自然是陆家少主实在太可怕了。

        正因为可怕,很自然地就让他想到蓝枫怎么可能舍得离开这种人。

        除非,被赶走。

        和刘镇差不多的是……

        许多人都因为陆家少主的出现,想死。

        但沉默持续了良久,陆倾依旧站在高台边缘,微微蹙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些想死的人知道,无论陆倾在想什么,都不可能是在想如何杀了他们这些对少主不利的人。

        因为想这件事,根本不会让陆倾微微蹙眉。

        所以他们暗暗松了口气,面面相觑间,心头满是庆幸之感。

        当然,这种庆幸到底带着多少荒谬,没人知晓。

        毕竟也没人会想到,堂堂陆家少主不仅甘心成为拾荒者,还喜欢拍别人马屁。

        然而一想到拾荒者三个字……

        众大佬就忍不住对视一眼。

        “拾荒者……”

        “少主此举,是否有深意?”

        “废话,若无深意,少主吃饱了撑的当拾荒者!”

        “好哇,你竟然说少主……”

        “行了行了,好好研究一下此事,千万不可大意了!”

        “必须的,必须的,毕竟……少主无小事啊,哎……”

        ……

        少主无小事……

        不仅是上古时一句颇为流行的话语,同时也是他们对此届古天梯试炼最为直观的感慨。

        古天梯试炼是什么?

        看似大事,实则只是走一个场面。

        孰料少主也来走了。

        这一走,走出了百余位种魔帅,走出了逆帝,走出了混入混元仙宗的枯禅大士,走出了诡异的应誓金雷!

        件件都是他niang的颠覆人生观的大事!

        所以少主成了拾荒者,也不可能是小事。

        邪天并不知道,他想做的,却还没来得及说的事,众大佬已经惦记在心头……

        他只知道,阔别日久的邪体,终于在另外一种独一无二的力量之下,开始了再一次的进阶。

        相对来说,如今他的修为,炼气独占鳌头,炼体孽神境次之,神魂强度虽然也达到了半步齐天之境,却因为缺少手段垫底。

        对他这个追求脚踏实地的变态而言,最应该做的本该是继续提升神魂,但关键时刻……

        他选择了邪体的晋升。

        这是他兴奋时的心血来潮,并没有什么目的。

        但当他看到晋升邪体的过程中……

        那个一直躺在道池内看星星的本我真神,居然站起来,且朝道池中央走去时……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最终……

        和他一模一样的真神走到了小草附近坐下,继续看星星。

        至此……

        邪体也已完成了晋升。

        默默感受了下邪体晋升后的情形……

        “不错!”

        轻飘飘的两个字,仿佛是邪天那颗雀跃之心的完美表达。

        但当他看到面前的陆倾时,尤其是看清陆倾那张凝重的面庞时,开心就变成了平静。

        “你如何招惹到那位的?”遁入高台的陆倾分神淡淡开口。

        邪天摇头道:“不知……其实我连那两个字都没听说过。”

        陆倾本想冷笑一声,旋即反应过来,连对陆家都漠不关心的邪天,即使有着一颗极为玲珑的心,也不可能好高骛远地去探知诸般大帝。

        “如此的话……他找你就有不得不找的原因了。”陆倾凝视自家侄儿,认真问道,“你破袖而出时,做了什么?”

        邪天闻言,虽说早知会暴露,心头却也不免一跳。

        “难道当初邪刃之所以带我逃走,就是为了避开逆……”

        如此一想……

        他就对逆帝称呼他的那三个字,产生了不同的感受。

        “我知道了。”

        陆倾一怔:“你知道什么了?”

        邪天摸了摸鼻子,笑道:“小飞扬。”

        “小飞扬?”陆倾眉头一皱,“什么莫名其……”

        “就是小肥羊。”邪天摊了摊手。

        陆倾愣了半晌,下意识想笑。

        因为这是他头一次知道,自家侄儿桀骜的名字前加个小字,会有如此令人捧腹的效果。

        但他笑不出来。

        因为逆帝不是妙帝。

        “论资排辈的话……”陆倾沉吟良久才开口道,“他和邪帝,是同一辈的。”

        这些属于大帝的八卦,邪天是最爱听的了,当即问道:“可这位前辈,并不太出名?”

        “是啊,所以……”陆倾凝声道,“没人知道他有多强。”

        “没人?”

        “对,没人。”陆倾点点头,“他不搀和权力之争,他不在乎意气用事,他不关心洪荒大局,他就一心在追寻一件事……”

        “什么事?”

        “不知道。”说到这儿,陆倾一顿,一字一句道,“不过如今看来,他追寻的东西,或许和你有关了。”

        邪天沉默。

        他却想不到,自己无意间琢磨出来的东西,不仅让邪刃如临大敌,还让邪刃的如临大敌成真了!

        “那股气息,我也不问你是什么了,总而言之你要记住……”

        邪天一怔,当即洗耳恭听。

        “进了古天梯之后,别轻易出来。”

        邪天顿时明白,古天梯如今对他来说,反倒成了庇护自己的港湾。

        斗战圣仙刀所化的天幕散去……

        众人准备许久打算迎接的陆家少主,却失去了踪影。

        但没人敢问什么。

        送走陆倾以及斗战圣仙刀之后,南天门便开始恢复秩序。

        但要真正恢复到古天梯试炼以前的局面……

        便是中天门的联席长老们,都不知需要耗费多久时日。

        因为少主这一来,弄出了太多的事。

        奉师命而来的剑阁,在环顾四大天门的大佬,且冷笑哼了几声后离去。

        因果境使者邱冉,无视了中天门大佬的挽留,飘然返回因果境。

        身兼数命的他,不仅要向因果境汇报古天梯试炼的情况,还要上报木尊之事,更要向浩帝阁下复命。

        混元仙宗的事最多。

        不知吞服了多少仙药稳固了心神的元尚,第一时间并没有开始处理宗门事务,而是见了刘镇等青莲仙兵一面,随后当众宣布,善待被所有人遗忘的,二十来万灼阳谷残军。

        之后……

        木尊一脉的所有弟子,悉数被执法殿抓了起来,除了荀松和风珀。

        见此一幕,刘镇明白元尚是在借自己所见,向少主示好,心头不由暗暗苦笑。

        “但我也要知道少主他人在哪儿啊……”

        就在混元仙宗大刀阔斧整顿之时……

        浩然书海的李长青,悄悄离开了南天门,继而离开了人魔战场。

        进入九天寰宇的瞬间……

        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