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万古邪帝在线阅读 - 第2352章 乱战落幕 惊魔

第2352章 乱战落幕 惊魔

        局势瞬间的急转直下,用电光火石四个字,亦不足以形容。

        就在这比电光火石还迅疾的时间里,邪天用旁人无法揣度的方法,再次改变了战场。

        之前,他通过缝合,将这乱战之地挤压到了极限,三股气势达到了互斥的极点。

        而刚刚,他在其中两股气势的中间,搭起了一座桥。

        这一搭桥,三股气势的互斥顿时发生改变。

        禁魔落荒阵与血灵逆炼阵,就宛如被上苍分割开来、却又拼命想要融合的一体……

        在邪天搭桥之后,之前还极度互斥的二者,以无法想象的速度、迫切的吸引融合在一起。

        互斥,陡然转化为相吸,其间诞生的恐怖力量,使混乱之战的局面瞬间改变。

        在这种匪夷所思的改变之下,第三者摩湿,即使头顶被瀚宇选中的天骄之名,也来不及将自己破开绝死之境的念头,转化为实际行动。

        紧接着,身处其中的他便遭受到了禁魔落荒阵,以及血灵逆炼阵的合击。

        更甚者,这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合击。

        爆发在血灵逆炼阵中的禁魔落荒阵之气息,虽极其短促,甚至只具周泉操控的禁魔落荒阵一两成真韵……

        但就是这半吊子的军阵气息,为两个军阵的合击,搭建了最完美的合作桥梁。

        有了这座桥梁的存在,便可以说二部和罗刹狱最顶尖的天骄,在此时此地,进行了旷古的一次完美合作。

        所谓的完美合作,便在于任何一方的致命一击,都只能让摩湿受伤,二者相加,顶多是重伤,他绝对不会死,但借邪天的搭桥牵线,两大军阵杀招,互补形成了几乎逃无可逃的绝杀。

        对于此点,精疲力尽的酆崖军士和众封号血子,感受至深,且因此恐惧。

        但更让他们恐惧的是,冥冥之中仿佛有一只大手,将他们本该狠狠拒绝合作的念头,变成了水到渠成般的完美合击。

        而这双大手,是谁?

        于邪天提着摩湿之尸消失在天尽头时,双方耳畔,都回想起了他那轻轻的,淡淡的,却从容冷静的两个字——

        “杀吧。”

        这是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语,更是一句让军士如沐春风的军令。

        是邪天。

        操控这一切的大手,是邪天。

        让互为仇敌、若非有魔恐怖、必将无尽厮杀的双方,完成一次亲密无间之合作的人,是邪天。

        通过自身的感受确定此点后,刚刚恢复一丝力量,且正准备继续行斩杀邪帝传人之举的双方,同时偃旗息鼓。

        太吓人了。

        这怎么可能。

        他是如何做到的。

        ……

        等等。

        即使因邪帝上古时所赐的大辱而疯狂,此刻众血子也倏然冷静,且在这几个或感受、或疑问中无法自拔。

        即使有针对邪帝传人的异宝,甚至右手已经伸入怀中,黍天子也如遭雷劈,僵立不动,呆视前方。

        没人能想明白。

        即便是高高在上行俯瞰之举的摩霄,摩拓。

        但好在,他们还有九成的理智和思考能力。

        “他对战场三方的缝合,已经到了极致……”

        “没错,按理说到了此时,他会失去对战局的左右之力……”

        “但他没有。”

        “而一切变化,都从他融入葬海罗刹群中开始……”

        “他主动融入其中,非但未被察觉,反而又爆出禁魔落荒阵的气息。”

        “气息不堪,军阵,依旧是半吊子军阵,但这来自葬海罗刹群中的半吊子军阵气息,刚好能够做到……”

        “做到对酆崖葬海的融合,做到对摩湿的绝杀!”

        “战场中的四方,他最弱小,任何一方都能击杀他,他却活了下来,耗尽两方力量,灭了摩湿,从容离去!”

        “我之前所言的他会吓一大跳,呵,成了笑话。”

        ……

        分析得很细致。

        而在分析之后,强如摩拓,居然也不惜自辱一把,将邪天这次以极小搏极大的布局,放在了惊艳至极的宝座之上。

        随后,便是一段时间的沉默。

        沉默中,这两位魔便凝视着影像中,提着摩湿飞遁的邪天。

        此时的邪天,速度并不快,远没有之前被摩湿追击时的极速,更没有他们因极速而认为的狼狈和屁滚尿流,反倒充满了从容与惬意。

        突然,摩霄开口。

        “问题,出在他融入罗刹群中!”

        摩拓点点头道:“他不仅能融入罗刹群中不被察觉……我还猜测,他之所以能瞬间爆出禁魔落荒阵的军阵气息,还借了那群葬海血子之力。”

        摩霄眉梢忍不住一挑:“这太夸张了吧?”

        “别忘了,”摩拓凝视着影像中的邪天,轻喃道,“之前他布出半吊子禁魔落荒阵,是事先就有所准备,且最后完成时,还停了一个字的时间,更何况……”

        摩霄恍然,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道:“更何况这是军阵,不是单纯的阵法,他仅仅一人,又如何能瞬息成阵,不可能。”

        “这便有意思了。”虽说不自然,摩拓还是笑了笑,一字一句道,“一个被称为邪帝传人的人类,不仅会血宙古经,还能融入罗刹不被察觉,更能借罗刹之力一用……有这样的人类存在么?”

        摩霄沉吟道:“邪帝传人,邪帝……大帝的传人,莫非这便是他背后,让我毛骨悚然的原因?”

        “大帝传人啊……”摩拓回忆了一下,“貌似之前遇到过几个,虽说修为战力比他强,但……邪帝,待回去之后,好好打听下。”

        摩霄闻言,正要点头,忽而一惊:“回去?那摩湿他……”

        摩拓笑了起来。

        “你不觉得这个人类把还没死透的摩湿带回去后,会更好玩么?”

        摩霄无语地扫了眼摩拓,随后便是苦笑。

        “生死瞬间施展魔解之法……摩湿他,不服啊……”

        ……

        当飞遁的邪天停下,将摩湿扔在更为恐怖的葬土上时……

        战场上仅剩的双方,也彼此互视了一眼,随后在沉默中收拾,在沉默中调息,在沉默中分道扬镳。

        黍天子率领的酆崖军士,自然是带着斩魔的军勋返回酆崖。

        见识过魔,对邪天追杀了一番的葬海近三百血子,更是圆满完成了此次试炼之旅。

        伤势渐渐痊愈的邪天,也一屁股坐在地上,想了想,看向虚空的某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