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313章 意乱情迷

第313章 意乱情迷

        两人相对而坐,南燕兮端起酒杯饮了一口,率先问道:“柳儿会武吗?”

        “会一点,以前家父交过一些!”

        唐柳儿点点头:“只是,那时柳儿不知武艺的重要性,只想着贪玩,故而并不精通。”

        “哦...”南燕兮点了点头:“那柳儿可有兴趣,去我那军中谋个位子?”

        “我军中女兵女将可是不少,柳儿去了,还能锻炼锻炼哩。”

        “又或者...可以去南海,现在我南海在搞工业革命,到处都需要人手。”

        “柳儿可以大展拳脚,实现自身的抱负,如何?”

        “呃?”一旁的唐柳儿眨眨眼,狐疑的盯着南燕兮片刻。

        随即试探道:“殿下...可是有什么事情?请您直说就是了!”

        见她如此说,南燕兮只得尴尬的挠了挠头:“嘿嘿...好吧...”

        “其实...我这次先于徐岩兄弟来此,乃是有一事,向单独问问柳儿。”

        顿了顿,南燕兮抬头望向她,认真道:“之前,我答应过徐岩兄弟,等攻灭南赵,就让你们相见。”

        “可是...我看徐岩兄弟的意思,似乎无意朝堂,只想与姑娘隐居山野。”

        “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闻此言,唐柳儿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其实...我本心也好想如此。”

        “隐居这山林之间,劈柴喂马,挑水浇园,真是神仙般的日子呀。”

        一旁的南燕兮听闻这一番话,心中顿时一沉。

        正要再说什么,却听得唐柳儿继续道:“可是...我们怎么生活呢?”

        只见她那一双如杏核般美丽眼睛中,微微闪出一丝恐惧和痛苦:“知道吗...”

        “我刚被卖到春香楼之时,也想过宁死不屈,妈妈为了逼我,派打手整日盯着我。”

        “不管如何打我骂我,我都不怕...可是,饥饿的滋味,是如此的恐怖!”

        “我再也不想忍受饥饿,那种感觉,真的真的好痛苦!”

        唐柳儿双目中闪烁着晶莹的泪水,似乎回想起了那段不堪的往事。

        “我想跟他隐居田园,可我也知道,他就像一个孩子,想什么就做什么,从不向以后。”

        “就算我能忍的,将来孩子如何忍的?”

        一旁的南燕兮缓缓的点了点头:“这个我理解!”

        “梦想都是美好的,可现实是残酷的!”

        “两个人在一起顾然幸福,可柴米油盐酱醋茶,也很重要!”

        “所以我才来找柳儿姑娘...看看能否说服徐岩回心转意。”

        “我也是看中他的能力,如果他继续在我军中任职,我不会亏待你们两口子。”

        说完,南燕兮想了想,盘算了一番道:“这样行不行。”

        “我看柳儿姑娘很喜欢这里,我可以为你们建一座庄园,让你们久居在此。”

        “青莲山上,我会重建一座军械制造局,由徐岩兄弟担任管事。”

        “这样,你们两人就能朝夕相处,也算是实现了徐兄带你隐居田园的梦想了!”

        此话一出,唐柳儿顿时欣喜不已,直接起身,对着南燕兮翩翩下拜。

        “妾身,多谢殿下成全!殿下真乃是仁义之君!”

        “不必客气...哈哈哈...”

        两人都是大喜,纷纷不断的举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南燕兮哈哈一笑,摆了摆手:“说起来,我还要感谢柳儿呢,让我得了如此人才。”

        “姑娘与徐岩兄弟,一个有才,一个貌美,真是天作地设的一双呀。”

        “是么...”

        哪想到,此言一出,唐柳儿的眼神似乎黯淡了一下。

        如此反应,自然逃不过一旁南燕兮的眼睛,见她如此,忍不住有些疑惑。

        “姑娘...难道还有心事?”

        唐柳儿轻笑一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其实...说起两人的感情,我对徐岩大哥更多的是依赖吧。”

        “呃?这是为何?”南燕兮顿时有些不解。

        唐柳儿叹了口气,缓缓解释道:“那时,我在春香楼受尽折磨,无助,彷徨,屈辱!”

        “是徐岩大哥的关心和陪伴,让我挨过了那段日子。”

        “所以,只要与徐大哥在一起,我就很安心,很幸福!”

        “但我却知道,这并不是爱!”

        唐柳儿顿了顿,自嘲的笑了笑:“殿下是不是觉得,我很无情。”

        “但是,这就是我本心里追真实的想法!”

        “我喜欢的,是父亲那般顶天立地,能将我护在身后的英雄。”

        “而徐大哥性格更稳重,内向,儒雅,彬彬有礼,却少了些霸道和果敢。”

        听唐柳儿如此说,南燕兮肯定的点了点头。

        她说的没错,徐岩的性格更偏文雅,不是逼急了,一般不会干出出格的事情。

        比如上次在春香楼对人动枪,那也只是被逼急了。

        平常更多的时候,他还是做事唯唯诺诺的一个人。

        比如,若是换成南燕兮在徐岩的位置上,只怕唐柳儿早就被他赎出来了。

        毕竟那时的徐岩,可是七王爷一派的红人。

        只要对他们一低头,张嘴都不用太过相求,七王爷马上就能把这事办妥。

        一个官妓而已,还不是人家挥挥手的事。

        可徐岩呢,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上班,对七王爷等人伸过来的橄榄枝丝毫不为所动。

        也许是他木讷的性格,并未想到这一点。

        可对于自己的心上人,每天都在妓院里被摧残,在受苦。

        那个榆木脑子竟然还不知道转一转,还不整日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把人救出来。

        竟然还能安心的在军械局里废寝忘食的研究火器。

        对于心上人,也只是每日晚间,抽空去陪伴陪伴,这也是真够可以的!

        对于唐柳儿的这番言语,南燕兮确实是相当的理解。

        叹了口气,起身为唐柳儿倒了杯酒:“嗨...这话怎么说呢!”

        “徐兄这种人,就是如此,你不能否认他爱你的心,可这种老实人,也实在做不出什么出彩的事情来。”

        “可是...这种人踏实呀。”

        说着,南燕兮一指自己:“你像我,倒是有注意,但我自己都承认自己是个好色的花心大萝卜。”

        “到处沾花惹草的,真要是遇上我这种,姑娘也够烦心的呢!”

        也许是话赶话,也许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也许是无心的抱怨。

        南燕兮一番话说完,唐柳儿下意识一句:“不如您呢!”

        话一出嘴,两人都愣了,唐柳儿漂亮的脸蛋瞬间变成了红苹果。

        无比尴尬,赶忙掩饰道:“哦...哈哈...开玩笑的啦!”

        “殿下...殿下切莫怪罪,柳儿自罚一杯!”

        说完,赶忙伸手去拿酒壶,只是这慌乱之间,又因为已经醉了的原因。

        那酒壶一不小心,直接掉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摔了个稀碎。

        酒液瞬间散落一地,也溅到了南燕兮的衣摆之上。

        “对...对不起对不起...”

        唐柳儿赶忙伏下身去为南燕兮擦拭,嘴上也一个劲儿的道歉。

        “无妨无妨...姑娘莫划伤了手...”

        南燕兮见状,赶忙上前相扶。

        两只手触碰在一起的瞬间,二人皆是如触电一般,迅速抽了回去。

        二人下意识一抬头,才反应过来,此时两人的姿势,正有些不雅。

        鼻尖与鼻尖相对,只有不到两指的距离。

        唇儿与唇儿,同样近在咫尺。

        唐柳儿那如兰般的芬芳气息,正带着些酒味,直直的扑在南燕兮的脸上。

        俏脸瞬间变得娇艳无比,眼神中,透出无比的慌乱。

        然而意外的是,唐柳儿却并没有躲开。

        美丽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南燕兮,檀口微张,如兰的气息逐渐急促。

        眼神中的慌乱,慢慢变得迷离起来。

        花中老手的南燕兮,怎的不明白。

        如此一番表情,分明是在告诉他,此花任君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