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利刃出鞘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1

        东南体育大学的格斗馆里,一群学生正在练习基础踢腿。教练在旁边看着,喊着口令。何晨光默默地站在门口,看着空无一人的拳台,脑海里回闪着唐心怡与他格斗的场景……教练看见他,回头:“解放军同志,你找谁?”何晨光回过神来,立正敬礼:“哦,我不找谁,随便看看。”教练走过来:“你是不是来找唐助教的?”

        “唐助教?”

        “对啊,她是我们武术系的自由搏击特聘教员,也是你们部队上的人啊!”

        “她是跟您学的自由搏击吗?”何晨光问。教练笑道:“她的自由搏击比我们这些教练都要厉害,怎么可能是跟我学的呢?她是你们部队教出来的,至于师傅是谁,要去问她自己了。”何晨光笑笑,说道:“谢谢您。”

        “她可能不会再来了,说是部队上的工作太忙。”

        “嗯,我知道。我只是随便来看看,谢谢您,我告辞了。”何晨光敬礼离去。

        何晨光站在女生宿舍门口,想了想,转身要走,愣住了—林晓晓正站在远处看着他。何晨光躲不过,只好直接走过去。何晨光说:“你一直在跟着我?”林晓晓的眼泪落下来:“嗯,你一进学校,我就看见你了。在这儿,没有穿军装的。”何晨光苦笑道:“看来我的受训还是不合格,这么显眼。”林晓晓哭了:“我后来再也找不到你了,你去哪儿了?”

        “我一直在部队。”

        “你骗我……”林晓晓哭着说,“我去你们部队找过你,但是他们说你走了。问你去哪儿了,他们谁都不肯说……”

        “他们肯定不会告诉你的,我也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晓晓,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我是军人,我有很多事情不能告诉别人。”

        “我理解……”林晓晓流着泪,“但是也不重要了……”何晨光默默地看着她。

        “你……是来找我的吗?”林晓晓看他。

        “不是。”

        林晓晓凄惨地一笑道:“我明白……你想找的是那个武术系的漂亮女助教。”

        “你怎么知道?”何晨光诧异地问。

        “这个体育大学虽然大,但是能成为传说的人没几个—她就是一个。绝代佳人的美貌,凶狠毒辣的武功,完美地结合在她一个人的身上,而且她还是个解放军的女军官。你觉得这样的外聘老师,在这里不应该是名人吗?”何晨光无语。林晓晓长出一口气:“你说得没错,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祝贺你,找到了真爱……”

        “听到你说出这句话,我才知道什么叫作恍若隔世……”

        林晓晓笑笑,说道:“不是吗?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好像兄妹一样,从未想过离开彼此的时光会是怎么样。当我们长大了,你去参军,我来读书,真的分开了,却发现,曾经以为是爱情的东西,不是爱情;曾经以为会永远的东西,没有永远……”

        何晨光不知道该怎么说。林晓晓伸出右手:“不祝贺我吗?”何晨光一愣:“祝贺……什么?”林晓晓佯装笑容,却涌出了眼泪:“我要结婚了!”

        “结婚?!”何晨光呆住了,“你大学还没毕业呢!”

        “当兵当傻了吧?现在在校的大学生可以结婚了啊!”

        “你……跟谁结婚?”

        “反正不是跟你!你紧张什么?”林晓晓强颜欢笑。

        “他?”

        林晓晓故作轻松:“是啊!你不要我了,我还不能跟别人好啊?”

        “可是……你还这么小,你了解他吗?”

        “我以前以为我了解你,其实,谁又能真的了解谁呢?”林晓晓看着他,“何晨光,你走了,再也没有回头。我知道,我已经永远失去了你。可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不是吗?他对我好,成熟、稳重,我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

        “晓晓,我还是觉得你太草率了!”

        “草率?不草率又能怎么样呢?何晨光,你走了还会回来吗?流过的河水还会回头吗?过去的岁月还能重现吗?不能了,一切都不能了……你又为什么要说我草率呢?”

        “对不起,我确实没有资格说这句话。”

        “我的手都举得酸死了!怎么,真的不祝我幸福吗?”林晓晓笑。何晨光犹豫着伸出手,林晓晓一把抓住,紧紧握着。她笑着,却流出眼泪。何晨光看着她,眼里也慢慢溢出热泪。林晓晓紧紧抓住何晨光的手:“松开以后,我们不会再牵手了!”何晨光看着她:“你一定要幸福……晓晓……”林晓晓慢慢地挣开何晨光的手,后退着:“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但愿上帝保佑,另一个人也会像我爱你一样,爱你!”何晨光流着泪,看着林晓晓转身跑远了。

        王亚东一直站在那边的车旁。何晨光擦去眼泪,大步走过去。

        “好好对她,她是个好女孩!”

        “我会的。”

        “不许欺负她!”—王亚东点头。何晨光转身大步走了,王亚东默默看着他的背影。更远处,停着一辆厢式车。

        2

        墓园里,层层叠叠的公墓沿山而上,一片肃静。王艳兵穿着整齐的军装,捧着一束白色玫瑰,拾阶而上。在他奶奶的墓前,一个中年男子摘下墨镜跪着,看着墓碑上的照片,重重地磕了一个头。王艳兵抱着白玫瑰远远地走来,站住了。他看见那个中年男人在墓碑前泣不成声,立刻闪身藏在不远处的一座墓碑后面,瞪大了眼。王青山抬起眼,泪光当中带着无限的内疚。突然,他的余光扫到了人影,眼神立即变得锐利起来。王艳兵慢慢接近,王青山右手伸入怀中。王艳兵越走越近,王青山突然一个利索的拔枪转体,枪在空中上膛,动作干脆利落,对准了走来的王艳兵。王艳兵呆住了。王青山看着面前的年轻士兵,也呆住了。

        “爸—”王艳兵高喊。王青山一脸惊讶。

        “我是王艳兵—爸爸—”

        王青山的嘴角抽搐着。王艳兵一把抓住手枪顶住自己的脑门儿:“你要开枪打死你的亲生儿子吗?!来啊!你开枪啊!”王青山抽回手枪,王艳兵一个擒拿手夺过。王青山弹踢在王艳兵手上,手枪飞起来,他凌空接过手枪落地,完全不像一个中年人。

        “爸爸—”王艳兵大喊。王青山拔腿就跑,王艳兵急忙追去。王青山敏捷地翻过墓地围墙,落地起身,呆住了—王艳兵气喘吁吁地站在面前。王艳兵看着面前的父亲:“为什么要躲着我?”王青山不说话。

        “我是你的亲生儿子!我做错了什么?”王艳兵忍住泪。王青山很内疚,无语。

        “我做错了什么,你不要我了?”

        “你没有错,都是我的错。”王青山声音低沉。王艳兵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为什么不要我?那时候我才五岁,我一直都很乖的,你知道的……”

        “对不起……”

        “为什么不要奶奶了?她一直叫着你的名字,一直到去世……”王艳兵哭着大吼。王青山老泪纵横。王艳兵哭着问:“我们不是一家人吗?”王青山抬眼看天。王艳兵哭着:“爸爸……这么多年,你去哪儿了?我还以为,你已经不在了……”

        “你就当作……我死了吧。”

        “不!你没有死,你就站在我的面前!”王艳兵撕心裂肺地大喊。

        “我不配做你的爸爸。”

        “可你是我的爸爸啊!我的身上,流的是你的血啊!”—王青山无语泪流。

        “你知道不知道,没有你,我多难过……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我没有;别的同学都有爸爸来开家长会,我没有……甚至我当了兵,我要去执行任务,别人都可以给家里打电话,跟爸爸告别,我也没有……我好像一个孤儿,好像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也想有爸爸……”—王青山闭上眼,压抑着自己的哭声。“爸爸,不管你犯了什么罪,你都是我的爸爸……我恨过你,发自内心地恨过你,咬牙切齿地恨过你。但是……我越来越恨不起来你……爸,你肯定有你的苦衷,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好孩子,是我对不起你……”王青山泪流满面。

        “不!父子之间没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你是我的爸爸,这是上天的安排!我的血管里面流的是你的血,爸—”王艳兵跪下了,哭着说,“爸……别走了……回家吧……”

        王青山老泪纵横,哭了出来。

        “不管你做过什么,犯过什么罪,我都不会怪你的……爸,自首吧……跟儿子回家……”

        “啊—”王青山仰天呐喊。“爸—”王艳兵磕头,长跪不起。

        “好孩子,我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就算你要上刑场,儿子也送你最后一程!但是你别再跑了,爸……儿子会孝顺你的……别再离开我……”王艳兵哭着。王青山怜爱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王艳兵再磕头,头磕在地面上,一下就出血了:“爸—”再抬起来,呆住了—已经没有了人影。王艳兵站起来,山间风动,树叶沙沙,却没有父亲的影子。“爸—”群山苍岭,回荡着王艳兵嘶哑的声音。

        3

        清晨,繁华的都市车水马龙。李二牛下了公车,拿着地图东张西望,看见了那个大酒店。他整整军帽,兴高采烈地走过去。酒店门口,领班翠芬正带着员工们列队站好。李二牛走过来在后面站好,翠芬没看见,李二牛在员工们后面看着她笑。翠芬一转身,看到李二牛,愣住了:“你还活着啊?!”李二牛笑道:“俺不好好的吗?那啥,你也是个领导了,你……”翠芬冲过来抱住他:“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啊?李二牛!”李二牛一个立正戳得笔直:“到!”

        办公楼上,张丽娜凑到玻璃窗前看:“那个小兵是谁?翠芬的对象吗?”秘书看看:“好像是,站得真规矩啊!”张丽娜笑道:“新兵嘛!还新鲜呢!可以理解!你去告诉翠芬,今天可以不上班了。不,明天也不用来了。”

        “啊?翠芬挺能干的啊,为什么要解雇她?”

        “什么啊?!她对象不是来了吗?见一面不容易,放她几天假!”

        “是!我知道了!咱们张总啊,真的是菩萨心肠!”

        张丽娜笑道:“你啊,别拍马屁了,去做事吧!我对胡翠芬网开一面,是因为她对象是当兵的!你要是也想让我网开一面,也去找个当兵的回来啊!”秘书吐吐舌头:“原来张总跟当兵的这么有缘啊!”张丽娜的脸色微变。秘书急忙告退,关上门出去了。

        张丽娜想想,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桌上的相框,五岁的儿子活泼可爱。她抽出儿子的照片,露出藏在下面的一张—年轻的少尉军官范天雷。

        4

        何家小院里,何保国正在收拾菜园子,奶奶在旁边浇水。门口,阳光将拉长的人影投射在地上。何保国抬起头,呆住了,奶奶也傻傻地看着。何保国站起身,蹒跚几步。

        “爷爷,奶奶,我回来了。”何晨光站在门口。两个老人互相搀扶着,看着门口的孙子。何晨光啪地立正,敬礼。何保国颤巍巍地推开老伴儿,举手还礼。祖孙两代军人敬礼,互相久久凝视着。何保国的眼泪出来了,泪光中,年轻的何卫东仿佛站立在眼前。奶奶老泪纵横,抱住何晨光:“我的好孩子啊……”何晨光也抱住奶奶:“奶奶,我回家了……”

        “回来好!回来好!奶奶这就给你做饭去!”奶奶擦着眼泪。何晨光扶着奶奶:“我来做吧!”

        “咋,你还会做饭了?”

        何晨光笑道:“瞧您说的!我经常在炊事班帮厨呢!我最好的战友,就是二级厨师呢!”爷爷点头:“是军人了,知道战友的概念了。”

        “爷爷,这个是我送给您的。”何晨光盒子打开—一枚二等军功章。

        爷爷眼一亮,颤巍巍地接过:“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孙子!老婆子,把我的茅台酒拿出来!今天谁也不许限制我喝多少!”

        5

        军区机关大院里,唐心怡心事重重地走着。远处,一辆猛士车开来,范天雷从车上跳下来:“小唐主任。”范天雷笑着说:“我想跟你谈谈关于何晨光的事儿!”

        唐心怡顿了一下,又继续走:“那更没什么好谈的了。参谋长同志,我跟他,已经没办法再见面了。”范天雷说:“你也是经历过风雨的,大小也算是个人物了。我真的没想到,你这么脆弱,这么胆小!你为什么不敢去见他?”

        “我还有什么脸去见他?”唐心怡神情落寞。范天雷问:“你为什么没脸去见他?”

        “我欺骗了他!”

        “我训练士兵,经常要欺骗他们,我为什么就敢见他们?”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你是他们的教员,是他们的上级,你就是给他们制造情况的!”

        “你不是他们的教员吗?”

        “你明明知道,我跟何晨光之间不一样!你现在这么说,是想来嘲笑我不该爱上一个列兵吗?”唐心怡看着他说。范天雷道:“他已经不是列兵了。”唐心怡一愣。

        “他的提干命令,军区已经批准。我今天是为他提干的事情来机关的,不是专程来找你的。命令下达之日,他就是中尉军官了,跟你一样。而且,他也是全军区最年轻的中尉军官。我想你明白,他有这个资格。”范天雷说。唐心怡转身要走:“可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那么恶俗的人吗?他是列兵,还是中尉,在我眼里有区别吗?!”

        “有些东西错过了,是不会再回来的!”

        范天雷看着她:“感情这东西很微妙,往往在一瞬间,得到和失去就已经注定了。你装作不在乎,其实你很在乎。如果你真的不在乎,也不会愁眉不展了。小唐主任,我比你年长二十岁。作为过来人,我真心劝你,不要自己耽误自己。”唐心怡嗤了一声:“过来人?你这个冷血动物,也配谈感情?”范天雷的嘴角抽搐一下。唐心怡继续说:“难道你还谈过恋爱?这可稀奇了!谁不知道特种部队的范天雷参谋长孑然一身,以部队为家!”

        “我结过婚。”

        唐心怡一愣。范天雷的声音沉下去:“十年前就离婚了。”范天雷掏出钱包,打开—一张三口之家的幸福合影。

        “你的孩子?”

        “对。”

        “男孩儿女孩儿?”

        “男孩儿。”

        “他多大了?”

        “如果他还活着,十五岁了。”

        唐心怡呆住了。范天雷收起照片:“我想和你好好谈谈,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唐心怡默默地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咖啡厅里,小提琴悠扬的旋律飘扬着,带着感伤的味道。唐心怡看着面前的范天雷:“参谋长,我为我刚才说过的话,向你道歉。”范天雷说:“没什么,我早就习惯了。在所有人的眼里,我就是个冷血动物!你说得没错,我现在是以部队为家,孑然一身。在你们这些年轻人的眼里,我是个怪老头。”唐心怡笑道:“老头谈不上,不过倒真的是个怪大叔。”

        “今天我叫你来,就是打算告诉你—二十年的出生入死,让我对很多事情都变得麻木,包括对个人生死。活着回来,算赚到了;牺牲了,倒好像是应该的。我和我的部下不畏生死,不畏危险,不畏痛苦,什么都不怕。但是,是人就会有弱点,越刚强的人,弱点越脆弱。”

        “你的弱点……就是你的家庭?”—范天雷不说话,默默地看着她。

        “我的前妻也是一个军人子弟,她的父亲是我的老团长,那时候我刚刚提干。虽然是由岳父介绍认识的,但我们也是自由恋爱。在我调动工作到狼牙特战旅以后不久,我们就结婚了。很快,我们有了这个儿子,叫奔奔。”范天雷取出照片,放在桌子上。他凝视儿子,目光中有无限爱怜,“我前妻属于下海比较早的一批人,当年赚了些钱,就想出国旅游。你知道,我们这些人肯定是不能去的。她不听我的劝告,在我探亲结束回部队以后,带着儿子去国外旅游。在国外,她和奔奔被国外敌对势力绑架了。”唐心怡瞪大眼。

        “我空有一身武艺,又有什么用?我的战友都是最强悍的特战队员,又有什么用?”

        唐心怡不敢说话,二十年前的回忆让范天雷一脸痛楚……

        特种部队营区,范天雷穿着猎人迷彩服跳下车,肩上是上尉军衔。他走进大楼。值班室里,陈善明起立:“副营长好!”

        “谁找我?”

        “不知道,是个男人,说是跟您爱人一起去国外旅游的!”

        范天雷点点头:“好,我知道了。”拿起电话。陈善明知趣地出去了。

        “喂?”范天雷握着话筒。对方沉默。

        “你是哪位?我是范天雷。”

        国外某山地,穿着迷彩服的男子拿着卫星电话,抽了一口烟,吐出来:“金雕。”范天雷一愣:“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代号?”

        “我不仅知道你的代号叫金雕,我还知道猎鹰,知道狼穴,知道狼头,知道很多很多。”

        “你到底是谁?”

        “是我杀了猎鹰。”

        “蝎子?!”范天雷一惊。

        “瞧,金雕,我们如此熟悉彼此,还需要做更多的自我介绍吗?”蝎子拿着卫星电话笑。

        “你把我老婆孩子怎么样了?!”

        “作为未曾谋面的老朋友,我只是请他们来做客。”蝎子扭头,张丽娜抱着小奔奔缩在泥地里,几支枪口对着他们。范天雷怒吼:“你想干什么?!”蝎子笑笑,说道:“你先听听他们的声音。”张丽娜抱着孩子,不说话,浑身战栗。蝎子怒喝:“说话!”张丽娜抱着奔奔,还是不说话。旁边的枪手凶神恶煞:“快说话!”

        “妈妈,我怕……”

        张丽娜抱紧他:“不怕不怕……爸爸会来救我们的……爸爸是特战队员!”

        “你爸爸不会来救你们的。”蝎子笑着拿走电话,“亲情热线结束了。金雕,现在是蝎子在说话。”

        “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先冷静冷静,想想现在的状况。我们之间是有时差的,我现在该睡觉了,稍后我会再次跟你通话。完毕。”挂了电话。

        值班室里,范天雷怒不可遏:“蝎子!蝎子!别伤害我老婆孩子—”

        蝎子笑着看着母子俩。张丽娜抱着奔奔:“你跟我老公有仇,你去找他啊!你抓我们娘儿俩算什么本事?!”蝎子笑笑,说道:“我跟你老公没有个人恩怨,相反,我很欣赏他。有人出钱,要买他的人头,我是给他一条活路。”

        “那你就要绑架我们母子?”

        “没办法,我不可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对一个解放军军官下手。正好你们出国旅游,我就顺便请你们过来做客了。”

        “你要怎么样都可以,但是不要伤害我儿子!”

        “那要看你老公了,看他是不是一个疼爱儿子的父亲!看看在他的心里,到底是忠诚于国家,还是忠诚于儿子!”

        “卑鄙!无耻!你们杀了我,不要伤害我儿子!”张丽娜怒吼。蝎子面无表情地说:“我只是想跟他合作,杀人不是我的目的。带他们走!”年轻的王亚东看着他们远去,很不忍心:“蝎子,一定要这样做吗?”蝎子问:“还有什么办法能逼金雕这样的角色下水吗?”

        “你不如我了解中国的解放军,我是在那块土地上长大的—他真的会选择忠诚国家。”

        “那对我们有什么损失?这母子俩也可以去交差了。”

        “那个小孩子刚刚五岁啊!”王亚东不忍心地说道。蝎子道:“山猫,这是生意。你知道生意的意思吗?就是没有感情。这一对母子,就是货物—你这样看,心里就好受了。”

        王亚东冷冷地看他:“你就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吗?”

        “有,但这是生意,生意是不能讲感情的。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这是我们的命运。而命运,是我们不能抗衡的。你现在还年轻,过几年就明白了。”蝎子走了。王亚东很难过,抬头看着天。

        值班室里,范天雷血红着眼,紧张地思索着。他拿起电话,又放下,看着墙壁上的军旗。范天雷一咬牙,拿起电话:“给我接旅部,我是二营副营长……旅长,我有个紧急情况要向您汇报……”

        6

        咖啡厅里,范天雷痛苦地埋着头,唐心怡看着他:“你报告了上级?”

        “你告诉我,我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唐心怡无语。

        “换了你是我,你也不可能有第二个选择。”

        唐心怡痛苦地点头:“是的,你做得对。”

        “部队迅速报告了上级,通过有关渠道联系到当地警方,他们开展了营救行动。但是你也可以想到,蝎子的战斗力有多么强悍,他并不比我差。蝎子带着大部分手下逃掉了,当地警方只救出了我的前妻。而我的奔奔,在战斗当中……被流弹击中了……”唐心怡的眼泪在打转。范天雷一脸痛苦:“我的儿子,没有了……后来,也就离婚了……”

        唐心怡看着范天雷—这个强悍的男人,这个什么都不怕的男人,第一次流出了眼泪。

        “从此以后……你就一个人?”唐心怡更咽着。

        “对。”

        “其实……我能感觉到,你还是很爱你妻子的,她也爱你。你应该去找她。”

        “再让她陷入这种危机当中吗?”

        唐心怡语塞。范天雷痛苦地说:“这一切其实都是我的错,是我的疏忽大意导致的。我永远也不能原谅自己,也不可能让我爱的人再陷入这种危机。”

        “参谋长,真的没想到,你还有这样一段往事……”唐心怡擦掉眼泪。

        范天雷收起照片:“过去了。所以我对他们很苛刻,因为他们要面对的形势,比我那时候更复杂、更危险。蝎子发现了我的弱点,拿我的弱点来对付我。而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弱点,包括何晨光。我必须让他面对自己的弱点,并且能够战胜这个弱点。否则,他早晚会遇到更大的麻烦。有了这次的经验教训,他就能知道如何去处理。”

        “我现在理解你了,我可以原谅你。”

        “你原谅我有什么意义?我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原谅。”

        “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我要你去找他。”

        “为什么?”

        “因为,你们彼此相爱。”

        “这不是理由,相爱的人往往不能走到一起。”

        “正因为相爱的人往往不能走到一起,所以我更希望你们可以走到一起,”范天雷看着她,“不要重蹈我的悲剧。”

        “参谋长,你什么时候开始做媒婆了?”

        “你知道,我跟何晨光的父亲是生死战友,他的父亲是因为我牺牲的。他的父亲不在了,我就是他的父辈,理所应当会关心这件事。而你跟他显然是合适的,我当然不能让他错过这段好姻缘。”范天雷说。唐心怡道:“我可比他大好几岁呢!”

        “知道,有关系吗?你唐心怡是会在乎这些的女人吗?如果是,那算我看错了!”

        “你怎么知道他不在乎呢?”

        “因为,他爱你!”

        唐心怡一愣。范天雷认真地看着她:“去,还是不去,你自己考虑。不管怎么样,我都尊重你的选择。只是你记住,你若因为面子不去找他,这个伤害会是他一生的阴影。他被你欺骗了,被自己爱的人欺骗了,你该知道这个伤害有多大。”

        “那不还是你害的?!”

        “我是原罪,你是执行者,半斤八两,一个都跑不了。解铃还须系铃人,小唐,如何选择看你自己的了。”范天雷起身拿起军帽出去了。唐心怡坐在那儿,心事重重。

        7

        军区干休所,唐心怡穿着军装,站在门口犹豫着。哨兵走过来,敬礼:“首长,请问您有事吗?”唐心怡道:“哦,没事……”哨兵笑笑,说道:“那请您退到黄色警戒线以外。”哨兵走回去,继续站岗。唐心怡鼓足勇气,往里走,走到哨兵跟前又犹豫。哨兵纳闷儿地看着她。唐心怡一咬牙,转身走,可呆住了—何晨光扶着奶奶买菜回来,也呆住了。唐心怡站在那儿发傻。何晨光躲开她的目光,扶着奶奶往里走。奶奶看着唐心怡:“这姑娘,真俊!”唐心怡不好意思地笑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有对象了吗?”奶奶笑着问。唐心怡不知道怎么说:“没……没有。”

        “那跟我孙子认识认识?这是我孙子,叫何晨光!特老实的孩子,又勤快……”

        唐心怡不敢说话。何晨光有些尴尬:“奶奶,您没糊涂吧?怎么一上街就给我张罗对象啊?逮着谁都要问!这是第几个了?”

        “第三个啊!头两个你不满意,这个我看,你不能不满意吧?”奶奶笑着说。何晨光道:“您这说的都是哪儿跟哪儿啊?您满意,也得看人家满意不满意啊!这事儿能您说了算啊?”

        “我这不征询人家姑娘的意见吗?”

        何晨光看唐心怡:“对不起,我奶奶也是着急,都急糊涂了。”唐心怡尴尬地说:“哦,没事。”奶奶看看他们:“我糊涂?我才不糊涂呢!咋?你们认识?”两人点点头。奶奶笑了:“是来找我们家晨光的吧?”

        “是……”唐心怡迟疑地说。奶奶笑开了花:“好好!这孩子,找到对象了也不跟奶奶说!这姑娘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快快,家去!家去!”唐心怡很不好意思。何晨光苦笑:“奶奶!就算人家是来找我的,也不说明就是我对象啊!您看您!”

        “糊弄奶奶啊?别忘了,奶奶也年轻过!快把菜给我,你陪着姑娘在后面走着,奶奶赶紧回去告诉你爷爷!”奶奶一把抢过菜篮子,快步走了。何晨光和唐心怡站在那儿,两人都很尴尬。唐心怡尴尬地说:“那什么,我就是路过,看看你怎么样。看见你就行了,我走了。”唐心怡转身,何晨光一把拉住她。唐心怡不敢动。何晨光看着她:“现在你让我怎么收场?”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走吧,就是演戏,你也得帮我演完。”

        唐心怡不敢吭声,灰溜溜地跟何晨光进去了。

        院外,奶奶提着菜篮子,老远就喊:“老头子!老头子!”正在整理菜园子的何保国头也没抬:“喊什么?闹地震了?”奶奶兴高采烈:“孙子的对象来家了!”爷爷一愣:“嗯?他什么时候有对象的?”

        何晨光走进院子,唐心怡跟在他身后。何保国眨巴眨巴眼,何晨光苦笑。唐心怡急忙敬礼:“首长您好,我是唐心怡,是何晨光的……教员。”何保国还礼:“你好,你好!那什么,小唐,屋里坐!我去洗洗手!晨光,先给人倒茶!”何保国看着唐心怡的背影:“中尉?你没搞错吧?找了个对象是中尉?”奶奶看着:“这姑娘咋样?”

        “模样倒是挺俊俏的,”何保国说,“可人家说了,是他的教员啊?”

        “我说你真的是老糊涂了!你在军校当教员的时候,去我家,不也说是教员吗?!”何保国有点儿不好意思。

        唐心怡一进客厅就呆住了,看着何晨光:“是……你父亲?”何晨光看着她说:“对。你坐吧,我给你倒茶。”唐心怡看着对面的照片:“你和他很像。”何晨光没吭声。唐心怡内疚地问:“你……是不是一直在恨我?”何晨光愣了一下,继续倒茶:“不恨,那是训练。”

        “对不起,我……”

        何晨光把茶递给她:“你不用道歉,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训练。”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

        “没什么,真的。想进入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自然需要有一些过人之处,意志力的训练尤其重要。”

        唐心怡看着他:“你是不是以为,我都是骗你的?”

        “我没那样想。”

        “那你……”

        “我曾经恨你,但是后来不恨了,我能想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参谋长是为了我好,我都明白。”唐心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何晨光不敢看她:“一切的一切,都是事先设计好的。”唐心怡有些激动:“不是的!真的不是的!”

        “为了我,参谋长真的是用心良苦,你也是。”何晨光苦笑。

        “何晨光,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那是怎么样的?你想告诉我,这不是你事先知情的?”

        “我知情。”

        “那你想告诉我什么?”

        “我说过,你不会原谅我的……”—何晨光看着她:“原谅?你需要我原谅什么?你是我的教员,你训练我,是天经地义的事,需要什么原谅呢?”

        “你一定要这样想吗?”唐心怡的心在痛。

        “告诉我,我该怎么想?”

        “你在逼我!”

        “对,我就是逼你!因为,我要真相。”何晨光眼里冒着火。

        “什么真相?”

        “所有的真相。”

        唐心怡语塞。何晨光注视着她:“你不敢说吗?”

        “好吧!我就知道,好人都让范天雷做了,恶人都让我做!”唐心怡看着他,“是!我是欺骗了你!因为是范天雷参谋长安排的!但是我也对你说了实话!”

        “什么实话?”

        “我……我……”唐心怡语塞,说不出话来。何晨光期待地看着她。

        “这里是何晨光家吗?”外面有人喊。何晨光起身:“是!”身穿便装的陈伟军和武然站在门口,何晨光走出来:“请问你们找我吗?我是何晨光。”陈伟军拿出证件:“你好!如果你方便的话,请跟我们走一趟。我们有事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何晨光一愣:“什么事情,我能帮到你们呢?我当兵一年,刚回家探亲啊!”

        “何晨光同志,希望你能理解。”陈伟军看看后面站在门口的唐心怡,“我现在什么都不能说。”何晨光回头看看:“你们希望我帮忙,总要让我知道是什么事吧?”

        陈伟军压低声音:“关于林晓晓的事。”何晨光一愣:“嗯?她怎么了?!”陈伟军低声说:“现在不方便说。可以吗?跟我们走一趟,我们领导想跟你谈谈。”

        “好。等我一下。”何晨光回头看唐心怡,“你今天来得不是时候,我要出去一下,很快回来。”唐心怡道:“你小心点……”何晨光一愣,回头,唐心怡脸红了。何晨光笑笑,说道:“我没事的。”跟着俩便衣走了。

        8

        车开到海边停下,一个高级警官站在不远处,陈伟军指指:“那就是我们领导。”

        陈伟军和武然在附近警戒,何晨光下车跑过去,立正,敬礼:“首长好!”警官回过头,笑道:“我们见过,何晨光。”何晨光一愣:“温总队长?怎么是您?”

        “很不好意思,你在休假,还把你给找来。”温国强笑道。

        “没关系,帮助警方也是我的职责!请您下命令吧!到底需要我做什么?”

        “我需要,你去跟林晓晓谈话。”温国强神色严肃。

        “跟晓晓谈话?”何晨光有些纳闷儿,“可我现在不是很方便了,她都要结婚了。”

        “我要你想办法,让她不要结婚!”

        何晨光一愣。温国强看着他:“她要嫁的人,是一个在国际刑警红色通缉令上的刑事要犯!”何晨光大惊。“我们已经跟踪监控他多年,没想到,林晓晓同学很无辜地卷进来了。为了不让她彻底卷进来,为了不让她的一生成为一个悲剧,我们总队党委经过研究,汇报省厅常委批准,决定找你帮忙,跟她谈话,阻止她结婚。”

        “到底是怎么回事?”何晨光急道。

        “那个叫王亚东的,是一个国际杀手集团的成员,不过没有血债,是被胁迫的从犯。他也可能是想金盆洗手,但是我们一直怀疑,他跟国外的杀手集团还是有联系的。更具体的,我不方便跟你多说。告诉你的这些,足够你做判断,该不该去跟林晓晓谈话。”

        “温总,你们明知道他是国际杀手,明知道他跟晓晓在谈恋爱,你们却不阻止?!”

        “我们没办法阻止。你要我们去怎么说?我们的民警去找到林晓晓,告诉她,跟她在一起的人是一个国际杀手,让她不要再跟他相处?可能吗?不超过一分钟,林晓晓的电话就会打到王亚东那儿,质问他是不是国际杀手!林晓晓的个性,你不了解吗?”温国强看着他。何晨光呼吸急促地问:“但是你们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一步一步被卷进去啊?!”

        “所以我们现在才找你帮忙啊!”温国强说,“你不明白吗?如果林晓晓不是一个单纯无辜的女孩儿,我们会来找你帮忙吗?监控王亚东的专案已经进行多年,我们这么多年的努力,难道要付之东流吗?”

        “你们可以把他抓起来啊!”

        温国强摆摆手:“还不到时候。我们想通过他,挖出幕后深藏的一个集团头目。”

        “可是林晓晓是无辜的!”

        “那些死在他和他同伙手上的人呢?是死有余辜的吗?”温国强看着何晨光。何晨光一下子呆住了。温国强看着他,语气凝重地说:“我们已经尽力了!我已经找过省教委,找过省民政厅,找过林晓晓父母的单位领导,我甚至去找了林晓晓的学校领导,想尽了一切办法!但是你要我跟他们明说吗?想要打草惊蛇,让王亚东逃掉吗?结果这些领导都告诉我,法律上没有禁止的事情,他们没有办法出面阻止!咱们也是要讲法制的啊!我难道要跟他们说,王亚东是一个国际杀手吗?”

        何晨光低着头,思索着。温国强继续说:“现在只有这最后一个办法了。”

        “你要我怎么跟她说呢?我不能告诉她王亚东的真实身份,该怎么阻止她结婚呢?”

        “这要看你的本事了。”温国强说。何晨光摇头:“可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欺骗她。”

        “我没有要你去欺骗她,你也欺骗不了她。我只是希望你去跟她推心置腹谈一次话,不管你们现在的关系怎么样,你们毕竟是一起长大的,还是有兄妹情谊的。你说话,她多少会考虑的。”何晨光摇头:“我了解晓晓,她决定的事情,我改变不了的。”

        “尽人事,听天命吧!”温国强叹息,“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上,看她怎么选择吧!”

        何晨光无语,看着大海。

        9

        何晨光房间,唐心怡推门进来,环顾着四周。墙上贴着李小龙的海报,各种兵人、舰船模型整齐地摆放着。桌子上几个扣着的相框吸引了她的注意,她走过去,慢慢拿起来—何晨光和林晓晓相依微笑。唐心怡看着,脸色微变。唐心怡走出房间:“首长,我……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改天我再来看您和奶奶!”说着起身鞠躬,拿起帽子走了。

        唐心怡匆匆走出干休所门口,对面,何晨光闷闷不乐地走来,看见唐心怡,站住了。何晨光没说话。唐心怡看着他:“我……我还有点事儿……先走了。”

        何晨光看着她走过去,没说话,想着心事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