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走阴夜话之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四章 相遇

第七百二十四章 相遇

        看着赵悦呈和开膛手杰克打得有来有往,空桑却没有上前帮忙的打算,而是靠在1旁的墙上,默默的抽起了烟。

        胡文俊有些奇怪:“你这抽烟的习惯,是跟你老板学的?”

        空桑笑了笑。

        胡文俊又道:“不帮忙吗?”

        空桑摇摇头:

        身

        “大呈子的手段,对付1个怪谈协会的成员,绰绰有余。”

        “更何况……我也很想看看,这开膛手到底是因何而来。”

        胡文俊眉心1动:

        “刚才,他不是说了吗?因为你认识1个叫作凯尔特的男人。”

        空桑笑了笑:

        “这应该只是其中1个理由,甚至可以说是用来作为烟雾弹的理由吧。”

        “我估计……开膛手杰克,要么是教会找来的,要么就是……刘清泉。”

        胡文俊疑惑道:

        “何以见得?”

        空桑吐出1口烟圈,幽幽说道:

        “教会如今并不太平,新教和天主教已经开始内斗了。”

        “段成主教,虽说是成都教会的负责人,但也必然是属于其中1个教派。”

        “就目前来看,教会里疯狂的人不少。如果这段成主教也是1个疯魔的呢?”

        胡文俊顿时沉默下来。

        空桑的意思很明显了。

        段成主教,借助开膛手杰克的手段,来清理成都教会当中,不属于自己派系的人。

        同时,还能借助开膛手杰克,将自己伪装成1个受害者。

        这样的话,只要开膛手杰克出手,基本没有人会将嫌疑放在段成主教身上。

        当然,还有1种可能,就是幕后主使人,是刘清泉。

        以他分部长的地位来看,要找到开膛手杰克,应该并不困难。

        忽然,赵悦呈落到了两人面前,冷哼1声:

        “你们还真是看得挺悠哉!”

        空桑笑眯眯地说道:

        “哎呀哎呀,你1个人不就够了吗?”

        “我就不上去凑热闹了,这可是属于你的高光时刻。”

        “如果你在这里,直接杀了开膛手,你刽子手的名号,就可以取代他了。”

        赵悦呈冷笑1声:“取代什么?杀人魔吗?”

        顷刻间,锐利的剪刀再度刺了过来。

        赵悦呈随手弹开对方之后,露出1丝不耐之色:“你要是真的闲的,就赶紧找找出去的方法。”

        “这个开膛手菜鸡1个,跟他动手,还不如跟你打1场。”

        “……我就当你是在夸奖我了。”空桑转而看向了身后之处。

        却见那些娃娃1般的女尸,纷纷走了过来。

        空桑打了个响指,众人脚下,幽幽黄泉水,几乎将所有的女尸全部吞噬殆尽。

        旋即,1道又1道的水浪,几乎没过了整个街道,如同滔天洪水1般。

        “砰!”

        “砰!”

        黄泉水化作的水浪,不断拍打着4周。

        偌大的伦敦世界,也开始出现1些如同地震1般的摇晃之感。

        此时,站在大本钟上的开膛手杰克,看着下方生龙活虎的刽子手赵悦呈,又看了看几乎已经快要被攻破的幻术解决,不禁眉头1皱:

        “这和说的情报不1样啊……”

        “此人身边,竟然有这样的高手吗?”

        显然,开膛手杰克,自认并不是刽子手赵悦呈的对手。

        赵悦呈看出对方眼神,已经萌生退意。

        旋即,1声冷笑,赵悦呈双腿微微弯曲,猛地跳动起来。

        大刀之上,带着狰狞的鬼脸,重重斩下!

        “轰隆!”

        大本钟直接被劈成了两半,连带着,整栋高楼,直接被赵悦呈劈成1片废墟。

        自空中落下的开膛手杰克,眉心1皱,带着1丝“出师未捷”的羞怒之色,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与此同时,伦敦世界,也顷刻间烟消云散。

        眼前,又是热闹的成都大街。

        读者身

        空桑吐出1口青烟,幽幽看向了身后的位置。

        身后,空无1人,仿佛自始至终,无人跟踪。

        “空桑,怎么说?”赵悦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空桑笑道:“走,我们回青羊宫吧。”

        说着,空桑不着痕迹的,碰了1下旁边的花圃。

        1个只有指甲大小的扎彩娃娃,直接落进了花圃的草丛里。

        ……

        撤去了伦敦世界的开膛手杰克,此时已经来到了1条有些僻静的街道上。

        “哦,该死的,原本以为这是1个非常有趣而且很轻松的活。”

        杰克有些懊恼,眼中更是有了1抹疯狂之色。

        小说

        “不行……我要找几个猎物,好好发泄1下心中的怒火!”

        就在此时,杰克看到,前方不远处,有1个少女,独自1人走在有些昏暗的路灯街角。

        “哦?”

        杰克的嘴角顿时勾起1丝玩味的笑意。

        他不做任何掩饰的,直接快步走了过去,准备在绕过那拐角之后,将少女擒获。

        然而,当杰克转弯顷刻。

        眼前,少女就安静地站在那里。

        “自我介绍1下,我叫惠惠。”

        惠惠露出1丝十分“灿烂”的笑容。

        杰克眉头1皱,本能的感觉不太对劲。但看着惠惠身上,似乎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气息。

        “我没有兴趣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哦?”听着杰克的回答,惠惠微微歪着头,背着的双手,缓缓伸出。

        其双手拿着的子午鸳鸯钺,在路灯下,闪烁着点点寒光:

        “你们怪谈协会的人,每次出现时,不就喜欢这么自我介绍吗?”

        “根据情报显示,你是怪谈协会的序列9,加入怪谈协会的年限,比起绅士、女士、唱诗人都要长,对吧?”

        杰克立刻抽出了衣服当中的剪刀,眉目转冷:

        “看来,你也不是寻常人物了?”

        惠惠笑了:

        “其实……看到你跟来,我还是挺开心的。”

        杰克1愣。

        pp,-

        惠惠接着说道:“因为……你出现了,那就意味着……你口中的凯尔特,就在附近吧。”

        “因为我听说,你……是逃出怪谈协会的。”

        “呵呵……”

        1声轻笑,犹如银铃。

        不等杰克反应过来,惠惠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杰克心道不妙,立刻转身,剪刀刺出刹那,眼前却是1花。

        紧接着,两道血光迸溅而出,两只断手落在了血泊之下!

        “啊啊啊啊啊!”

        惨叫之中,杰克连连后退,断腕的疼痛,让他面部扭曲起来。

        惠惠把玩着手中带血的子午鸳鸯钺,笑了笑:“开膛手杰克,你融入的怪谈就是英国传闻当中,专门袭击女人,解刨她们子宫的连环杀手。”

        ~p

        “同时,你还有1个本事。”

        “就是召唤出幻术结界,伦敦世界。这是你在怪谈协会学会的。”

        “只要在伦敦世界里,你受的伤,就能因开膛手杰克的怪谈背景,通过魔鬼医疗而修复。”

        “但是,这有极限。”

        “所以,你刚才选择离开,而不是和刽子手死磕到底。”

        杰克眼中终于露出1丝慌乱之色。

        “你……你刚才就注意到了吗?!”

        惠惠耸了耸肩:

        “你还真是蠢。对方让你去灭空桑的口,你就傻乎乎的真的去了。”

        “来之前,你都不调查1下的吗?”

        说app,>pp。

        “走阴十部,连我都要畏惧3分,就你这种货色?”

        说着,惠惠逐渐走向了开膛手杰克。

        “苍,你还不现身吗?”

        “作为怪谈协会的记录官和裁决官,你不单单要记录其余成员的言行举止,也需要在必要时进行屠戮政策。”

        “如果我现在杀了杰克,会长的任务,你就无法完成。”

        “那……你会受罚的。”

        “还是说……你就算受罚,也不愿意见我?”

        说着,惠惠掷出子午鸳鸯钺。兵器在空中掠过1道弧度,径直斩向了开膛手杰克的脖子。

        “不!”

        凄厉惊呼之中,却见1道身影挡在了开膛手面前。

        “吼!”

        只闻1声虎啸之声,猛虎虚影弹开了惠惠的兵器。

        而眼前之人,1只手已经穿过了开膛手杰克的胸口。

        杰克咳出1口鲜血,眼中满是恐惧:“不可能……你明明……在东瀛……”

        苍幽幽说道:“会长的命令是绝对的。”

        “你想要逃离怪谈协会,我理解。”

        “但是……你来错了地方。”

        杰克表情扭曲:

        “你……你明明……”

        然而话音未落,苍猛地抽出了自己染血的右手。

        身

        杰克的身体,直接瘫软在血泊之中,致死,眼神还带着惊恐和不敢置信之色。

        惠惠收回兵器,看着苍的右手拿着1颗尚在跳动的心脏,眼神复杂:

        “来都来了,真打算……不见我了?”

        语气里的1丝委屈之意,让苍微微1颤。

        他丢下了心脏,叹了口气,转过身来。

        惠惠笑了:“还是这幅模样,看的顺眼。”

        “当初,你那唱诗人的状态,实在是让我觉得,无法亲近。”

        苍沉默片刻,旋即说道:

        “你该知道,那张照片上的苍,已经死了。”

        “我是如何诞生,我又是谁,你应该清楚。”

        惠惠笑了笑:

        “人死如灯灭,我懂。”

        “我们都是死过1次的人,为了避免坑杀之墙带给我们的反噬,所以断掉了彼此的因果。”

        “可是……按照当初的协定,我们4人,彼此之间将会失去和对方共存的记忆。”

        “如此,才能保证,坑杀之墙,永远存在……”

        “但是现在,似乎最开始打破平衡的,就是你。”

        “你鬼使神差的帮助打更人,没有恢复和他之间的记忆,反倒是因为进入第2长生宫,见到了龚鑫,非常意外的,先复苏了和他的因果。”

        “然后,便是蝴蝶效应1样。”

        “除了打更人,我们3人的记忆,都开始产生变化了。”

        苍却摇了摇头:

        。~,

        “并非鬼使神差,我是被算计了。”

        惠惠秀眉微皱:“谁能算计的了你?”

        苍轻叹1声,说道:“自然是……空桑的半身。”

        惠惠眉心1跳:“当年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以及……明朝妖僧,姚广孝?”

        说着,惠惠哑然失笑:

        “原来如此。”

        “他的半身,还是1如既往的令人厌恶。”

        “我在和龚鑫,帮助刘晓、李元的时候,碰到他,恐怕也是他的半身计划好的。”

        “你会回来,莫非……也是?”

        苍没有回答惠惠,似乎想要转身离开。

        读者身

        下1刻,随着高跟鞋的声音1响。

        惠惠已经出现在了苍的面前。

        这1刻,那股灵动和俏皮,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眷恋之色。

        惠惠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苍的脸颊,露出1丝复杂的笑意:

        “几十年不见了。”

        “我曾经的……爱人……”

        /97/97629/32102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