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速请徐母来许都

第十七章 速请徐母来许都

        新野诸将都对徐风厚待贾诩颇有意见。

        觉得对这么一位被俘虏的谋士如此礼遇,未免过于浪费。

        而且对方乃是曹操帐下谋士,怎么可能轻易归顺刘备?

        徐风却是讲出了底下人探查的细节。

        据看守贾诩的一名随从说,贾诩前一段时间,身上的袍子不小心沾染了灰尘。

        贾诩都会急忙用手掸去灰尘,生怕自己的仪表有失。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贾诩是一个很惜命的人。

        若是真的一心效忠曹操,已存死志,就不会为了衣服的脏乱而如此挂心。

        徐风还嘱咐了刘备,短时间内不用尝试招揽他。

        只需要这么养着他,等一段时间后,有需要他出谋划策的事情,自然可以直接去请教他。

        然后再过一段时间,他就自然顺理成章的归顺刘备集团。

        此之谓顺坡下驴,免得把窗户纸捅破了,让他容易下不来台。

        就这么若无其事,自然而然的便能让贾诩归顺。

        刘备听闻此言,也是颇为惊叹:

        “先生不愧是神机妙算,竟将曹操帐下诸人的脾气秉性摸得一清二楚。”

        新野县的事情暂且不提。

        徐风吩咐的那辆运送夏侯渊的马车,也已经到达了许昌城外。

        一路之上,众人将夏侯渊五花大绑,又用布堵住嘴巴。

        藏在运货的货物之中,遇到盘查便偷偷塞给巡查之人不少金银。

        因此一路上倒也畅通无阻,轻易便抵达许都。

        到了许都门口,其中一人就将赤身裸体,浑身漆墨的夏侯渊踢下了马车。

        城门口的看守见到有人从马车上滚下,浑身都被墨涂了个遍,一时之间也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不少围观路人也围拢上前,看起了热闹。

        直到有一个眼尖之人,看到夏侯渊身上绑着个布条。

        上面写着是:我乃曹军主帅夏侯渊。

        反面写的是:徐风代主公刘备,赠送曹丞相墨猪一头,以供祭祀祈福。

        …………

        许都,丞相府内。

        曹操自从前一段时间头风复发之后,便感觉头脑昏昏沉沉。

        医官几经医治,这病情也是反反复复,时好时坏。

        最近又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脑袋如万针穿过,刺痛不已。

        让曹操也不得不抱病在家,闭门谢客,不理朝中政务。

        一时之间,许都是人心惶惶,诸位大臣都若有所思,或是一同闭门谢客。

        或是干脆私下串联走动,鬼鬼祟祟,似乎有什么盘算。

        至于曹操的几位公子,也都是各有谋划,觉得曹操可能不久于人世。

        “嘶……吾头痛欲裂,痛不欲生,莫非吾命不久矣?”

        正在曹操在床榻上无力哀嚎之时,却听府外有亲信进入,汇报消息。

        “启禀丞相,夏侯渊所率五万兵马,已于新野城外被全歼。”

        “副帅夏侯惇被杀,尸骨无存。军师贾诩被活捉,据说已被刘备带回城中。”

        一听消息,原本疼的浑身无力的曹操顿时一惊。

        只感浑身战栗,一股冷汗直冒。

        “夏侯渊呢!他是死是活!”

        “夏侯都督……夏侯都督他……”

        心腹随从支支吾吾,把夏侯渊全身被涂成墨黑色,扔到了许都城外。

        还被当成笑柄,被城中不少百姓看了个明明白白。

        可以肯定,接下来一年里,绝对不会有比这更劲爆的茶余饭后的闲谈了。

        堂堂一任都督,遭受如此大辱,如此大败。

        可谓是自曹操起兵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

        只见曹操终于忍受不住连番的冲击,只感浑身冷汗直冒。

        大叫一声,吐出一口淤血。

        随后倒在床榻之上,吓得众人急忙上前查探施救。

        但曹操却是楞了一下,捂了捂自己的头颅,竟然顿觉神清气爽。

        “吾头不痛矣?”

        “吾好了?”

        虽然如临大敌,但头脑异常清醒的曹操很快便察觉出之前自己计划的疏漏性。

        “妙才之败,败的不枉。”

        夏侯兄弟虽然威望甚高,位列曹军武将之首。

        性情却过于刚直鲁莽,易中计谋。

        自己当时只想着让贾诩辅佐,必能匡辅他们的得失,有所劝谏。

        但事后想来,贾诩虽然智谋出众,却因为是归降而来,所以一直以明哲保身为主旨。

        夏侯兄弟若是一意孤行,贾诩未必敢以死劝谏。

        毕竟夏侯兄弟若是真的上了头,砍一名归降之臣的胆子还是有的。

        “此乃吾思虑不周,吾之过也。”

        随后,曹操诏令心腹群臣来府上议事。

        并且派人上门劝慰夏侯渊,令其不要为此战耿耿于怀。

        改日大军压境,自有他雪耻之机。

        还让华歆派出许都的‘锦衣卫’,严查民间,不得私下传播此事。

        若是敢在外面提及此事被抓,立斩不赦。

        这锦衣卫,也是徐风留给曹操的机构之一。

        曹操政令以高压、冷酷为主,暗地里的反对者必然不少。

        所以必须要有一个集监察刺探为一体的组织,负责给曹操干一些脏活。

        这件事也颇合曹操的胃口,他早就忧心那些权贵大臣图谋复汉。

        所以锦衣卫一直以来都是由曹操的亲信心腹所掌握。

        随后,曹操还仔细打听了一番战败的经过。

        在听说刘备军不知如何,请来天罚相助,直接炸死近万兵卒。

        还让己方军心大乱,溃不成军,这才败的一塌糊涂。

        “此必为徐风之计,可恨,可恼!”

        在许都之时,徐风就时常拿出新奇之物,令曹操耳目一新。

        只不过那些东西多是玩乐之物,无甚大用。

        所以曹操也没有多加在意。

        可如今徐风离开许都,显露的底牌却是一层又一层。

        先是大唐商会,又是这神秘武器……

        “算了,此时追悔已是无用。”

        曹操又是说道:

        “徐风此人虽有奇谋诡才,但排兵布阵,阵前谋划并非其长。”

        “是何人统兵,竟能诱妙才入谷,大败其军?”

        据情报提及,夏侯惇并非一路头铁,直接扎进了陷阱之中。

        而是被人有意牵着鼻子走,边打边撤,还能打的有声有色。

        才让夏侯兄弟只顾着全力歼敌,没来得及察觉对方的意图。

        华歆回禀道:

        “据细作探报,徐风曾将城中兵权,交予名叫‘单福’之人。”

        “若遇战事,此人便是军中主帅,统掌军令调动之事。”

        “单福?”曹操嗯了一声,似乎对这个名字十分陌生。

        “天下世家,好像没有姓单的吧……”

        现今之世,普通百姓根本没机会接受教育。

        因此那些有才能,有见识的谋士,几乎都是出自世家贵族。

        类似于荀彧等人,都是出自颍川世家。

        司马懿则是出自河内世家。

        所以也不怪曹操会如此依仗世家,哪怕明里暗里削弱世家权力,却也没有为了徐风与世家彻底翻脸。

        实在是除了世家的人才之外,普通百姓里根本挑不出能治理政务的人才。

        一旁的程昱却是眼珠一转,哈哈笑道:

        “丞相误会矣,此人只是托名单福而已。”

        “单家,乃寒门之意。此人本名福,后更名为徐庶。”

        “为人豪爽仗义,好打抱不平,为人报仇杀人,被官府通缉,所以才会化名徐福,游历天下。”

        看出了曹操对如此人才的惋惜之意。

        程昱便如同原本的历史一样,提出了那条知名的计策。

        “徐庶与我本是同窗,自幼相交,素知此人为子至孝。”

        “丞相可派人请其母入许都,然后令其写信请徐庶前来……”

        说到这里,曹操顿时明白了程昱的意思。

        “速令锦衣卫,去‘请’徐庶母亲前来。”

        “一路上严加看管,切莫令其母有半点闪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