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将计就计,作茧自缚

第三十五章 将计就计,作茧自缚

        “父亲委我以赈灾治疫之事,曹丕才疏学浅,难以一肩扛起。”

        “还望各位多多协助,同心同德。”曹丕终于说出了此宴的目的。

        就是获取各大世家的支持。

        毕竟运粮运药的过程中,中间所有负责运输的官员,都是出自各大世家。

        若是他们愿意鼎力支持,想必赈灾之事不会出现什么差错。

        “那是自然,我等自会看在丞相与公子的面上,鼎力相助。”

        就在众人相谈甚欢之时。

        却见一名侍从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凑到曹丕身边。

        “公子,这是曹仁将军发给您的急函……”

        曹丕还没有拆开信函,众世家代表便已知晓信中所写内容。

        彼此之间,都露出了心领神会的笑容,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曹丕。

        似乎是准备等候对方接下来的表态。

        只见曹丕拆开信封,扫了第一行字,脸色便变得格外古怪。

        自己父亲千叮万嘱,宛城之事乃第一要紧的要务,绝不能容任何人从中作梗。

        结果第一批运送的粮草便被作了手脚,不知道被多少人中饱私囊。

        一层层这么吃下去,能落到宛城百姓口中的不知道还能剩下几个米粒。

        “公子,你可是为了宛城赈济之事发愁?”

        看着曹丕默不作声,众人都是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愈发热闹起来:

        “要我等说,宛城百姓固然重要,但未来能与公子共治天下的,还是我等世家英杰。”

        “要知道那些泥腿子大字不识几个,就算让他们当官,他们又能做的了什么?”

        “连圣人都说过,唯上智与下愚不移。”

        这时,却见一直沉默的司马朗,却是捻了捻胡须,若有所思的说道:

        “杨公子,这种酒宴之上,怎么谈如此严肃之事,平白坏了酒兴,罚酒,罚酒三杯!”

        “说起来,我倒是想起一事。”

        “公子最近可谓是喜事连连,前途无量。”

        “丞相膝下诸子当中,长子曹昂在宛城意外身亡。冲公子虽然聪慧,却尚年幼。”

        “植公子虽然诗才出众,却是不通政事。”

        “唯有丕公子您德才兼备,深晓‘不与民争利’之理。”

        “若是改日丞相有意……我等必劝说丞相多多青睐丕公子。”

        很显然,这些世家公子,就是直接拿他们的支持,换曹丕对他们贪污钱粮之举视而不见,甚至予以庇护。

        所谓不与民争利,这个民是指谁?

        反正肯定不是指那些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泥腿子。

        曹丕只用了片刻,便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哪怕强如自己父亲这般乱世奸雄,有徐风这等旷世之才辅佐。

        最终不还是做出选择,没办法彻底与世家翻脸割裂吗。

        若是如今自己和世家撕破脸,揭发了他们截扣赈灾物资的事情。

        虽然能获得不少民心,还能得到父亲的另眼相待。

        但却等于得罪了颍川世家,等同于失去了继位的根基。

        “唉。”

        曹丕轻叹一声,终于说道:

        “各位所言甚是,我也早有此意。”

        “可这赈灾之事,除了我之外,还有大司农华歆……”

        此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陈群便笑道:

        “公子不必多虑,华歆大人也深知救民先救官一说。”

        “值此乱世,若是连官都活不下去,官不聊生,又有谁能治理百姓,还天下一个靖平盛世?”

        “好!”曹丕点头答应众人。

        虽然表面笑意不减,心中却是对这群天下的蛀虫充满了鄙夷。

        暗暗发誓,未来若是他得掌大权,必要登基为帝,开万古功业。

        到时候再给百姓一个太平盛世也不晚。

        没错,现在的妥协乃是为了天下百姓忍辱负重。

        再苦一苦百姓,骂名我来担。

        …………

        许都城外。

        曹操下令扩建染布工坊之后,数千徭工不分昼夜的盖起一排排作坊。

        加上购置那些昂贵的染布配料,还有从各地购买而来的大量蚕丝和麻纱。

        几乎花光了前几年积攒的大半家底。

        看的曹操牙疼不已,心里滴血。

        恨不得重新启用被徐风废止的摸金校尉。

        但想到这些工坊立马就能变成聚宝盆,摇钱树,为他带来源源不断的钱粮。

        原本的心疼也就荡然无存。

        终于一切齐备,数百名配备的染布匠人调配好染料。

        “开工!”

        随着一匹匹布投入染料之中。

        不到三日,数千匹染好的各类布料便如流水一般汇入仓库之中。

        在自己的根据地,曹操只用了半日时间,便让人联系好了这些布匹的销路。

        汉末天下世家,无一不是富得流油。

        原本他们见到大唐商会贩卖的布料,都是当作奇珍异宝来抢购。

        一匹布的价格被抄到了天价,比一开始的成本价高了何止几百倍。

        如今看到许都也售出同类的染布,立马也是蜂拥而上。

        一家百匹布,刚刚染好的布匹瞬间便被抢购一空。

        想要再多预订的世家,甚至连半个月之后的布都抢不上了。

        正要再接再厉,继续扩大产量的曹操,却突然听到一名管事传来的噩耗。

        “启禀丞相,咱们十日前预先染好的布,在暴晒后突然开裂!”

        “什么?”曹操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代表什么。

        那名管事显然也是染布的老匠人,急忙回道:

        “那些布刚刚染出,看似完好无缺。”

        “谁知道一经吹风日晒,便会变得脆弱无比。”

        “后来我们经过检验,那些布在染好之后,不管是经高温、水浸、汗湿。都会脆裂、缩水、掉色。”

        当初曹操也不是没对这个染布的方法产生怀疑。

        所以才会预先让匠人染出了一小批,确认无误后才开始大批量生产,投入巨大成本。

        谁知道刚刚扩大成本没几天,原本试验的那些布就接连出现问题。

        凭曹操的脑子,又哪里想不到自己是中了徐风的圈套。

        这摆明是徐风设好了圈子,故意等自己一头扎进去。

        连那些布损坏的日子都分毫不差,恰到好处。

        第二批卖出的布,钱粮刚刚放到库中,登记在册的墨迹还没有干透。

        曹操便要忍痛让他们全部退回各大世家,还要倒赔大量的钱粮人力。

        巨大的落差让曹操心神激荡。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被刺激的次数过多,就连头风病好像都被治好了。

        现在不管曹操怎么发怒,脑袋都是清醒无比,丝毫没有晕眩过去的感觉。

        “徐鸿羽!今日之债,我必要你一一偿还!”

        一名路过的侍女恰好路过正堂,便听到了堂中传来的咆哮。

        下意识转头一看,只见到里面曹操掀翻桌案的一幕。

        联想到曹操梦中好杀人的传说,急忙吓得侍女连滚带爬的逃离了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