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品牌效应

第七十五章 品牌效应

        一辆虽然简朴,却别出心裁,颇为典雅的马车缓缓朝着丞相府而去。

        马车里面的人,正是颍川最顶级的世家之一,颍川陈家的家主陈群。

        后世鼎鼎有名的九品中正制,便是由他向曹丕提出。

        而曹丕为了称帝,也选择向世家妥协换取支持。

        不得已通过了九品中正制,间接导致了后世世家愈发强大,难以压制。

        徐风对于陈群的印象,也只有其后期成为曹魏重臣,颍川陈家也成为世家之首,屹立不倒。

        不过当他在曹操帐下的时候,也终于听人言及。

        颍川陈氏不愧是顶级名门,陈群的祖父,便是汉末最为有名的名士陈寔,后世称为陈太丘。

        听到这个别称,徐风才回想起自己少年时读过的‘陈太丘与友期行。’

        而陈群之父,便是那个少年聪慧,敢与友人据理力争的少年天才陈元方。

        陈元方还有一个后世颇为熟知的成语‘难兄难弟’。

        指陈家兄弟过于优秀,虽称‘元方难为兄,季方难为弟’。

        正因出身名门,陈群才格外注重陈家的脸面。

        决意要在自己这一代,让颍川陈家成为天下第一名门。

        就在他思索之时,马车却恰好停在了路边。

        原来是前面正有大一群人正在拥挤抢购布匹,恰好堵塞了道路。

        让陈群的马车堵在了路边,无法通过。

        “老爷,您稍等,我这就把这群刁民赶走!”

        车夫生怕耽搁了陈群的要事,急忙要下车驱赶人群。

        陈群却是笑了笑,伸手制止了车夫。

        “不必,百姓愚昧穷苦,争抢好夺乃是天性,不必苛责。”

        “离丞相府开宴还有一段时间,我且稍等片刻即可。”

        陈群透过车上的帘子,清晰的看着百姓为了些许便宜,便要争的面红耳赤,不由得更加端正了自己的身姿。

        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正沉醉于自己道德高尚的陈群,眼角却恰好瞥到了一名刚刚抢到布匹的百姓。

        “嗯?”

        陈群一愣,随后下意识打量了一番,脸上原本从容的笑意顿时变为羞怒。

        “走,去丞相府!”

        车夫似乎也没搞明白,为何老爷会突然没了兴致,心情好像也变得不佳……

        但这问题不是他一个车夫该问的。

        车夫只好驱赶眼前正在抢购布匹的百姓,径直朝着丞相府而去。

        刚刚行至一半,一名乞丐恰好端着破碗,上前想要乞讨。

        “这位老爷行行好,小的饿了大半天了,求您赏口吃的吧。”

        “滚滚滚!我们家老爷心善,见不得穷人,快滚!”车夫扬起马鞭,就要朝着乞丐抽下:

        “赶紧滚,别污了我们老爷的眼!”

        陈群此时也是心情不佳,越听越心烦。

        猛地一挑帘子,正要让车夫驱赶走这名乞丐。

        眼前一幕,却突然让他为之一怔。

        原来面前乞丐虽然浑身脏臭,蓬头垢面。

        身上却是恰好穿着一件已经被弄脏的花袍。

        但清晰可见的是,乞丐身上脏兮兮的花袍。

        和陈群身上整洁如新,经过精细熏香的花袍毫无分别,一模一样。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简直是有辱斯文!”

        陈群脸色一僵,顿时挥袖而去,甩下了车帘。

        “速速归家!”

        “老爷,您不去赴宴了?”

        陈群听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阴恻恻的说道:

        “就说我病了,不便赴宴……”

        在归去的路途之中,陈群越看自己身上这件梅花绿袍越是心烦。

        原本以为这次赴宴,自己穿着最为满意的梅花绿袍,能称出自己的典雅气质和非凡仪表。

        谁知道一路之上,先是看到有个乡间粗妇拿着和自己衣服相似的布匹。

        随后又是见到名乞丐,竟然与自己身穿的衣服一模一样。

        这传出去,定然被世人笑掉大牙。

        说颍川陈家,家主竟然没落到穿乞丐才会穿的衣服。

        到时候他岂不是要将自己父辈的颜面都丢光了不可?

        就在陈群暗暗在肚子里窝火之时。

        却听路边传来丐儿的吆喝唱腔:

        “曹氏布,真不赖,又经洗,又经拽。”

        只见十几个乞丐,一手拿着竹棍,一手拿着破碗。

        身上滑稽的披着各式各样的袍子,样式虽然极为华丽,却无一不是弄得脏乱不堪。

        最关键的是,陈群身上的袍子,与他们式出同款。

        若是站在一起,别人肯定以为陈群便是这群叫花子里面的老头目,所以才会如此有派头。

        …………

        且不说陈群回家之后,是何等大发雷霆,将家中所有自曹氏布坊买来的布全部烧毁。

        连平日里最喜爱的一块先秦古玉,都被陈群摔成了粉末。

        先说原本生意兴隆的曹氏布坊,今日突然迎来了大批退货的世家之人。

        虽然来者只是世家的管家仆人之类的,但他们这些掌柜的也不敢得罪。

        连连道歉之后,将定金也全部退回。

        这么小半日过去,原本被倾销一空的商品,竟然又都全部退了回来。

        据那些世家之人所说,他们曹氏布坊的布匹虽然便宜,却是只有穷苦百姓和乞丐才会穿。

        连普通百姓都嫌弃这布质量不行,只肯拿来当尿布。

        生怕穿在身上,和乞丐分不出两样,被邻居笑话。

        布坊的掌柜自然是欲哭无泪。

        虽说论起品质,他们的布肯定比大唐商会的布略逊半分。

        但差距绝对不至于如此天差地别。

        什么他们曹氏布坊的布,只能拿来当尿布?

        就在掌柜的气的七窍生烟之时,大唐商会的宋掌柜也亲自登门。

        笑意盈盈的说道:

        “哟,你们店铺的生意怎么好像不景气。”

        “干脆这样行了,你们家还有多少布,统统运到我们店铺算了。”

        “我们帮你便宜倾销,有多少件,我们保管能卖出去多少件!”

        看着宋掌柜耀武扬威的模样,曹氏布坊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罪魁祸首是谁。

        “滚!以后曹氏布坊,绝不卖你半尺布!”

        宋掌柜被赶出店铺后,却是不气不恼。

        笑呵呵的点了点头,随后直接让伙计写了个牌子,立在了路口。

        上面写明,无论曹氏布坊的布卖什么价格,都可以每尺加价十个大钱,卖到他这里。

        “对面的,别费心思了,真的卖不出去就卖给我。”

        “我们店铺里面堆了几十个乞丐,就等着你们家的布给他们做衣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