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刘琦求救

第七十七章 刘琦求救

        “嗯?”

        这时,众人才恍然大悟。

        无论风力水力,若是加以改造,足以稳定的驱动这种大型的纺织机器。

        而一旁的钱易更是惊呼,若是以蒸汽之力驱动,更是效率极高。

        甚至可以说,若是用蒸汽或水力驱动这种纺织机,甚至不用额外分出人力来使用。

        只要有足够的地方建造工厂,生产器械,就能源源不断的生产纱线。

        甚至说,依照这种构思来想,不只是纺纱,连织布也依旧可以依照此理。

        以往墨家不是没有研发出更具效率的器械。

        但其中有为数不少的器械,都因为不具备使用意义而被废弃。

        如今若是能加以蒸汽动力,就如同已经走到尽头的道路再次延申了下去。

        任他们发挥的空间也霎时天高海阔。

        “一个月,我需要一个月时间钻研出能利用蒸汽的纺织机。”

        徐风却是给出了个提示:

        “说起来,这蒸汽虽然妙用无穷,但却需要一种特殊物品来对缝隙进行密封。”

        “否则其中蒸汽极易从缝隙之中漏出,难以使用。”

        众人闻言,也是点头称是:

        “此言甚是,甚是有理!”

        徐风所说的东西,其实就是天然橡胶。

        这可是工业发展必不可免的重要物资。

        除了工业器械需要使用之外,橡胶还有种种妙用,例如减震用的轮胎,各种需要延展性的物品……

        不过橡胶树这东西要在热带才能生长,目前中原根本找不到半株橡胶树。

        想要获得橡胶,最近也要到交州,和士燮进行贸易。

        或者是找到东吴,想办法从江东出海,到当时的夷洲,才有可能找到橡胶。

        不管那种方式,都必须占据荆州,才能打通和交州或东吴的联系。

        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事情。

        …………

        就在众人的目光还聚焦在中原之时。

        江夏与东吴的战争却已经悄然落幕。

        东吴此次全军出动,堪称是动用了全明星阵容。

        而黄祖失了后援,孤注一掷之下,失了分寸。

        竟然被周瑜派黄盖以诈降之计,潜入了水寨之中。

        放火纵烧了江夏全部的战船。

        江夏守军也损失惨重,整个江岸都被鲜血所染红。

        至于黄祖本人,则更是被乱箭射杀,连尸体都被船上点燃的熊熊烈火所焚烧。

        谁也没料想到,与东吴相持数年的黄祖,竟在短短数月之间,被周瑜一把大火烧的灰飞烟灭。

        幸亏江夏突然冒出一位盗贼出身的守将,神勇非常,率领自己的亲兵堵到了路口之上。

        双方借着火光,鏖战了整整一夜。

        最终东吴因为损伤同样不小,只得暂时退回,准备稍作休整,便再次发起攻势。

        而江夏虽然击退东吴,但城中可战之兵已经死的死,逃的逃。

        只有两三千老弱残兵尚存。

        加上主将战死,城中士气民心都已经降至了冰点。

        幸亏东吴只擅水战,攻城方面实在差劲。

        否则江夏可能早已被东吴攻陷。

        但无论如何,只要东吴经过下一波休整,江夏是决计抵挡不住下一波大举进攻。

        很显然,无论是刘表还是蔡瑁,从各方面还是不希望江夏被东吴夺走。

        本来他们的目的,也只是想借着东吴的手,削弱尾大不掉的黄祖。

        坐看鹬蚌相争,他们好渔翁得利。

        谁知道东吴的强大超乎他们预料,黄祖败得未免太过突然,无人能来得及反应。

        但最关键的是,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刘表却因重病,谢绝见到任何外人。

        就连刘表之子刘琦,再三上门求见,都没办法见到自己的亲生父亲。

        当年刘表单骑定荆州,手里捧着一张董卓发下来的任命,就将荆北纳入自己的掌中。

        其中绝大部分原因,还是在于当地世家选择联合支持刘表。

        但如今成也世家,败也世家。

        随着刘表重病,众世家很明显将天秤倾向了蔡瑁扶持的刘琮。

        哪怕这个刘琮不过是蔡瑁的傀儡。

        只要荆州接下来不陷入战火,依旧能保证他们世家能稳定下去。

        谁成为荆州之主,对他们来说都毫无干系。

        不管是刘表、刘琮,还是曹操。

        任他们打生打死,世家只会选择最后的胜利者。

        刘琦对于这种情况,自然也有所了解。

        城中除了一部分中立派之外,剩下的绝大多数都是蔡瑁的拥护者。

        思来想去,刘琦深夜直接披上了一层黑衣,借着夜色从自己后院翻了出去,径直前往了伊籍家中。

        襄阳城内,大部分士人都态度暧昧,不肯站出头表态。

        只有伊籍是赤裸裸的亲刘备派,再三力主请刘备来襄阳主持大局。

        如今自己孤身一人,连见到病重的父亲都难如登天。

        还不如赶紧从大夫伊籍这里,逃往新野向刘备求救。

        两人同为汉室宗亲,之前刘表也与刘备称兄道弟,关系不错。

        如今自己前去求救,对方定然不会坐视不理。

        刘琦不敢从正门进伊籍家中,生怕走漏风声,反遭不测。

        只好从院墙再次翻了进去。

        谁知道刚刚翻过墙头,就正好被一对私会的丫鬟家丁撞上。

        双方都吓了个半死,那丫鬟更是忍不住尖叫起来。

        伊籍正在书房读书,却听到外面传来争吵尖叫之声。

        赶出来一看,却正好见到了私会的丫鬟仆人,和打扮的仿佛飞贼一样的公子刘琦。

        “公子,您这是?”

        “机伯,我有要事相商……”

        看出刘琦面色不对,伊籍先斥退那对私会的下人,随后急忙将刘琦迎到了书房。

        两人对眼下的局势稍加讨论,顿时是相见恨晚。

        伊籍一口答应,准备亲自护送刘琦,乘坐自家的马车直奔新野,逃离险地。

        伊籍毕竟是襄阳重臣,他亲自护送之下,果然顺利离开了襄阳。

        没有任何人怀疑刘琦就在伊籍的马车之上。

        直到第二日正午,刘备和徐风便收到了刘琦的求见。

        刚一出门相迎,刘琦见到刘备,立马是纳头便拜:

        “求叔父救我父亲,救我荆襄!”

        “否则荆州必落入奸贼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