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重耳在外而安

第七十八章 重耳在外而安

        议事厅之内,文武群臣皆在。

        众人听完刘琦说明当前的情况之后,刘琦也明确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请求刘备带兵入襄阳,剿灭蔡瑁张允等霸占荆州的恶贼。

        到时自当让刘备入住襄阳,坐镇荆州。

        张飞性格脾气最直,直接站出来说道:

        “刘琦公子,你莫要着急,只要我大哥一声令下,保管攻破襄阳,生擒蔡瑁这厮,将其五马分尸,为刘州牧报仇雪恨!”

        对于张飞来说,蔡瑁不过是手下败将,不足道哉。

        但徐风却是急忙干咳两声,示意张飞注意言辞。

        看得出来,此时诸葛亮的脸色也颇为怪异,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

        在场众人与蔡瑁或多或少都有矛盾冲突。

        但只有诸葛亮与蔡瑁,立场实际上颇为玄妙……

        当初第一次听说,蔡瑁竟然是黄月英的亲舅舅这件事,也是着实让徐风惊愕了许久。

        怪不得诸葛亮总说疏不间亲。

        刘琦想要请教计策,还要来一个上屋抽梯的计策,活捉诸葛亮之后,才能从对方口中得到保全之计。

        一开始徐风还真以为是诸葛亮觉得不应干涉刘表家事。

        如今才知道……什么叫真的疏不间亲。

        当着人家的面,骂人家舅舅,的确有一点不太合适。

        “孔明,你觉得该当如何?”

        看着孔明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模样,刘备也是下意识问道。

        诸葛亮看到自己被问,也是默默叹息一句,随后直接说道:

        “刘荆州当年便再三以荆州托付。”

        “如今他重病垂危,主公可带兵直去荆州探望。”

        “若刘荆州再次提及将荆州托付之事,主公切莫推辞。”

        “有了荆州要地,三分天下之形式便可初见眉目……”

        刘备却是面容一肃,郑重的说道:

        “岂可如此!”

        “景升兄与我同是汉室宗亲,如同手足至亲。”

        “更何况刘琦公子尚在,这荆州就算托付,也应该交予公子刘琦。”

        诸葛亮叹息一声,知道单凭自己劝不动刘备,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徐风。

        徐风沉吟片刻,也站出来表明了自己的意见:

        “我倒是赞同主公的看法,不必去取荆州。”

        “刘荆州如今重病,但蔡夫人毕竟是其妻子,不致加害。”

        “因此刘荆州的安危暂且不必担心。”

        “目前咱们只要想好办法,照料好公子刘琦即可。”

        此话一出,诸葛亮也是愕然不已。

        就算他与蔡瑁有亲属关系,但还是忠于主公刘备。

        明白如今刘表重病,无论是直接带兵入襄阳,武取荆州。

        还是扶持公子刘琦作为傀儡,文取荆州。

        两种方法虽然各有利弊,但都有极大的可行性。

        徐风则是说道:

        “虽说主公曾得到刘荆州托付,可接管荆州之地。”

        “但如今的荆州,实际上乃是被蔡蒯等世家掌控。”

        “就算费尽周折,接管了荆州之地,其中重重阻碍反而会将咱们拖入泥沼。”

        此时的荆州,就仿佛是当年的徐州。

        同样是州牧掌控力不足,想要把锅甩给刘备。

        同样是世家与刘备相处并不融洽。

        之前刘备接下徐州,成了众矢之的,最后也没有保下徐州,反而徒耗力量。

        而荆州也是如此,内有各大世家掣肘。

        外有荆南四郡处于半自立的状态。

        与其陷入和世家内耗的境地,倒不如堂堂正正在战场上夺下荆州。

        灭了所有反对的世家,打扫干净屋子,才好入住。

        免得蟑螂一窝又一窝,反而惹得自己一身腥。

        “至于公子刘琦……”

        徐风直接说道:

        “某有一策,可保公子无虞。”

        “先生请讲。”刘琦也是久闻徐风威名,急忙问道。

        “公子可曾听闻,‘重耳在外而生,申生在内而亡’。”

        “公子可速返荆州,言明想自请防守江夏,抵御东吴。”

        “蔡瑁不敢杀公子,也正好借机将公子赶出襄阳,免得坏了他谋夺荆州的大事。”

        此计虽然是出自诸葛亮,但两者形势截然不同。

        此时的江夏可谓是众矢之的。东吴虎视眈眈的准备再攻江夏。

        若无大军守护,江夏早晚必城破人亡。

        而且江夏水军战船近乎全灭,根本抵挡不了东吴水军。

        任诸葛亮如何推测,也想不到徐风保住江夏的办法。

        就连刘琦也是为之色变,怔怔的说道:

        “先生可是在说笑?”

        “江夏不过千余士卒守城……我若自请带兵防守,蔡瑁最多给我三千老弱残兵。”

        “凭我之力,如何守得住江夏。”

        而刘备大军还需要在北方防守曹操。

        更不可能让自己轻易陷入南北夹击的态势之中。

        况且新野距离江夏有八百里之遥,途中还要经过襄阳,根本是鞭长莫及。

        徐风却是自信满满的说道:“我另有妙策,可退东吴。”

        “如今江夏经历血战,却未必是一场坏事。”

        “江夏世家已经逃窜离开,城中权力更是一片真空。”

        “只需从新野支调出一百精兵,三十名官吏,便可帮你掌控江夏。”

        看着徐风胸有成竹的模样,一向信任徐风的刘备也是点头道:

        “鸿羽之策甚妙,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刘琦目前也没有别的选择,只好叹道:

        “但凭叔父之意。”

        当天下午,刘琦便在刘备精兵的护送之下,回了襄阳。

        而蔡瑁得知刘琦去找过刘备,也是立马如临大敌。

        生怕刘备会带着大军前来讨要说法,让刘表出面。

        要知道,此时刘表已经病入膏肓,离死不远。

        他们还等着刘表一死,他们就能扶持刘琮即位,夺取襄阳。

        此时可万万不能出任何差错。

        但谁知道刘琦一回来,竟然自己提出镇守江夏。

        差点没把蔡瑁乐的背过气去。

        之前他还为怎么处理刘琦而焦心不已。

        刘表毕竟是名义上的荆州之主,刘琦若是死在襄阳城里。

        不管任他们怎么解释,他们始终还是摆不脱杀害主公之子,谋夺荆州的恶名。

        也会彻底得罪一批忠于刘表的官员。

        如今刘琦自寻死路,跑去江夏这个火口找死,那就怪不得他了。

        于是蔡瑁立马冒充刘表,传令给刘琦,让其速速带上两千士兵前去增援江夏。

        若是江夏失守,便问责他丢城之罪。

        这下子,如果江夏失守,他就算逃回襄阳,也能顺理成章的将之处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