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还没把剑在线阅读 - 第408章 暗子

第408章 暗子

        沈贯鱼所知的失落的大陆,与灵界东海之东的距离,比之桑海更远个好几倍。

        灵界目前还有一些地方,不在各洲修士或妖族和魔族的活动势力范围内。

        之所以称之为失落的大陆,是在五万年前有一位化神大能的手记中,传出来的。

        据载,那片大陆灵气比流放地还稀薄,最高修为也不过是筑基后期,那位化神大能在那里呆了十年,却一天也没有办法修炼。

        因为他修炼需要的灵气太庞大,每每打坐之后,千里之内的灵气瞬间就被他吸完了。

        这位不想落下心魔,就在找到回灵界的路之前,坚持只炼体不炼气。

        沈贯鱼还在宗门找到一些记录,说是最开始时,有化神修士和元婴修士不信邪,循着前辈的手记,寻过那片大落。

        然而事实真的和前辈所述相同,这片大陆贫瘠的让人想哭。

        她自己目前没有什么感觉,但知道这里没有结丹及以上修为,她心里一轻松的同时,还有些发愁。

        化神往返一趟东海,都需二十年,她个筑基该怎么走?

        沈贯鱼问这修士:「离灵大陆有没有鬼修?」

        修士还是迷茫着双眼,但回答的很清晰:「没有,我们修士陨落后魂魄消散,不能像凡人一样转世投胎的。」

        沈贯鱼心下一凛:「谁告诉你们的?」

        修士答的理所当然:「典籍里记载的呀,但凡成为修士就绝了转世之机。」

        沈贯鱼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阴谋感,此方星域从未有过修士不能轮回的说法。

        除非陨落时魂魄被人为打杀,抑或是被邪修吞噬。

        这个修为炼气七阶,接下来,沈贯鱼从他嘴里掏出不少东西来。

        知道了龙湾仙山实际名为龙湾派,是由巴家为首传承的。

        也知道了一直与龙湾派为敌的是问天门,他们反对龙湾派拿修士的命祭龙神。

        因为每十年一祭,根本不止三十六人,而是九九八十一人。

        别小看这个数字,要知道凡人中有灵根者,百不出一,而修士的后代并不一定都有灵根。

        庞大的炼气修士,才是修仙界得以延续的基础的基础。

        沈贯鱼再问不出别的信息后,本来想一掌结果这个修士,然则最后拍下的掌风却是移开到一旁。

        修士此时已经被这掌风完全吓醒了,他不太年轻的脸庞上有惊讶。

        沈贯鱼盯着腕上的解字问道:「你可认识云水县五十里外大石村的解大富族长?你是他弟弟?」

        修士瞳孔微张:「他们都是凡人,求前辈放过他们。」

        沈贯鱼微微颔首:「你是解大贵?」

        「是。」解大贵那张与破庙老者几分像的脸上,紧张不已:「莫非前辈也是出自大石村?」

        沈贯鱼挑挑眉:「为何这么问?和问天门有关?」她顿了顿又道:「我不会对凡人如何。」

        解大贵稍稍放松,道:「问天门的人,和龙湾派一样,都会到各国收灵童。

        最开始,仙山在三大国还会设点收徒,但当问天门成立之后,他们四处散发祭神龙的真相,凡人们就不再送孩子测灵根了。」

        凡人又不是傻子,沈贯鱼:「问天门成立于四千年前?那上贡修士是何时开始的?」

        「五千二百年前。」这个,解大贵还真的去专门查过。

        沈贯鱼看看他:「你觉得,龙湾派做的对吗?

        你有亲眼见过所谓的龙神吗?」

        解大贵垂下头:「不对,我没见过龙神,但见过龙子龙孙们,从海上降到陆地后,一村村吃人。」

        「你是来追杀从云水县逃走的问天门修士吗?」沈贯鱼不打算再用引真言的幻术。

        解大贵沉默片道:「前辈不是我们离灵大陆的修士吧?」

        「嗯。」沈贯鱼不瞒着,她在想是杀了他还是杀了他。

        解大贵隐隐感觉到她的意念,一咬牙道:「前辈,我向来不参与追杀任务。

        但是,我负责看守外来的修士。

        这次就是接着门派任务,海边有灵界修士到了。」

        沈贯鱼两指如电,抵到他眉心:「莫要骗我,你不过炼气修为,还能看守得住比你修为高的。」

        正常来说,能从其他地方来到失落大陆的修士,基本都该是意外传送到此。

        但炼气修士修为低,远距离传送没有护神符的话,半道就可能陨落。

        所以真的被传送来的,最低也应该是筑基。

        解大贵连忙解释道:「他们,都是被废了丹田,押去采矿的。

        前辈不信的话,可以跟我同去一观。」

        「会的。」话落,沈贯鱼已给他按了颗丹药入口,「噬骨丹,不吃解药不会死。

        但是却会在毒发时,像万蚁咬骨一样痛。」

        解大贵发心魔誓,说自己绝对不会骗沈贯鱼。

        两人延着他说的路线行走了半刻钟,沈贯鱼突然道:「我们转回去,到京城。」

        解大贵:「现在?我去晚的话,执事会罚的。」

        沈贯鱼却说:「你其实是问天门的暗子吧?」

        「前辈莫要玩笑。」解大贵赶紧往京城这边转。

        沈贯鱼:「我是认真的。」她速度放出飞剑,抓着解大贵就向自己丢下的驴车追去。

        不过片刻,她就找到了自己留下神识暗记的车。

        那个两岁小娃娃,看到她出现就伸手:「婆,回来。」

        赶车的女修,却在看到和沈贯鱼一起的人后,脸色微微发白,难道自己运气那么好?

        把妹妹送到龙湾派暗之队手里了?

        不对,这位如果是暗之队的,之前照面时就会制住自己。

        她努力保持镇定,停车行礼:「前辈见谅,晚辈有眼不识泰山了。」

        沈贯鱼把解大贵往前推:「你是找他接头的吧?」

        两人连眼神都不给对方一个,齐齐道:「我不认识他(她)。」

        沈贯鱼灵力一涌,伸手把小娃娃抓抱怀中。

        那女修瞬间变色,欲上前抱回。

        沈贯鱼威压马上盖住两人:「别糊弄我。解大贵口中的出现在海上的灵界修士,是我一道的。

        他们里面结丹,化神都有,不是你们想如何就如何的。」

        女修这才和解大贵对视:「前辈如何确定我们认识的?」

        /89/89770/20971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