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潜龙出狱在线阅读 - 第11章 鹤轩主人

第11章 鹤轩主人

        孟宛韵挑选的餐厅名叫《鹤轩》,整体看上去是一栋古风式的建筑,像是燕京的四合院一般。

        外面是朱门白墙,门口两边立着两个汉白玉所雕刻的,足有一人高的丹顶鹤,周围有流水雾气缥缈,看起来犹如闹市之中的仙境。

        秦长生将车停好后,和孟宛韵并肩来到鹤轩门口,朱门两侧各有两名身着旗袍,模样气质均佳的迎客小姐。

        “先生,女士,请问是我们鹤轩的会员,或是有预约吗?”

        眼见孟宛韵和秦长生走近,其中一个迎客小姐,笑吟吟的迎了上来,檀口微张,柔声问道。

        孟宛韵从随身携带的爱马仕包包里,拿出一张卡片道:“我是你们这里的黄金会员。”

        那迎客小姐笑容愈发恭敬起来,伸手请道:“欢迎二位,请进!”

        她轻轻推开朱门,将秦长生二人给请了进去。

        孟宛韵随口给秦长生解释道:“这家餐厅是半开放性质的,在江州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档餐厅,介于商务和私人聚会之间。”

        两人迈步走进大门,便见里面鸟语花香,花团锦簇,有小溪贯穿始终,里面有各种斑斓锦鲤游来游去。

        走进里面,别有洞天,给人一种穿越别世的感觉。

        有穿着汉服打扮的美女服务员第一时间迎了过来,接替迎客小姐,招待孟宛韵两人来到一处清波环绕,绿植为墙的亭阁台榭里面落座。

        “先生,小姐,我们这里都是套餐,不能单点,两位可以看一下菜单?”

        服务员给两人斟茶倒水后,拿出一份菜单,款款笑道。

        孟宛韵对秦长生道:“你看看,喜欢吃哪款套餐。”

        秦长生拿过菜单打开来看,一看之下,心中不由吃了一惊,这个菜单上的套餐,价格由低到高共有十余种,然而最便宜的一个套餐,就要5380元一份。

        而这个套餐还是一人份的,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人就算吃最便宜的套餐,一顿饭下来也需要10760元。

        不过该说不说,这菜单上面的菜肴,没有一个是秦长生吃过的,看起来都十分精致高档。

        其中有些菜肴,就算没吃过,好歹原材料他还知道,可有些菜肴,他连原材料干脆听都没听说过。

        秦长生苦笑一声,摇头道:“那就点一份5380元的套餐吧。”

        最便宜的套餐里面,好歹还有一些他听说过的菜肴,而且看菜品的花样数量,也足够他吃了。

        孟宛韵微微一笑,对服务员道:“两份5380的套餐。”

        “好的,请稍等。”

        服务员笑着退了下去。

        等服务员走后,秦长生环目四下打量,眉头微蹙。

        “怎么了,是不是对这里的环境不太喜欢?”

        孟宛韵见他蹙眉,不禁问道。

        “不是,只是这里装修虽好,环境优雅,但风水却有点问题,久之必生祸端。”

        秦长生淡淡摇头,随口说道。

        话音刚落,从不远处就响起了一个稳重的声音。

        “哦?是何人对我的鹤轩如此评头论足?”

        秦长生二人转头去看,便见一个身穿唐装,头发参白,年约五六十岁的男子,向这边走来。

        在这男子身后,还跟着一个三十余岁,身着西服的中年,以及一个二十岁出头,穿着白色衬衫,灰色束脚裤子的貌美女子。

        只见那个年轻女子盯着秦长生,脸色略显不虞,冷声道:“你懂什么,这鹤轩的格局,是我父亲找一位大师给看过的。”

        “哎,小颖,要有容人之量,我倒想听听,这个年轻人,对鹤轩的格局,究竟有什么看法。”

        那个唐装男人微微一笑,伸手在小卉的手上拍了拍,信步来到凉亭前,对秦长生道:“年轻人,我是这鹤轩的主人,方才你说这里的风水有问题,久之必生祸端,我想问问,你何出此言呐?”

        秦长生淡淡摇头道:“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不必当真。”

        “果不其然,他就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

        唐颖讥笑一声。

        那唐装男人脸上也是闪过一丝失望,微微摇头,就打算转身离开。

        唐颖扶着唐装男人,对秦长生道:“你来这里好好吃饭,我们鹤轩自然热情款待,要是再胡说八道,就请离开。”

        秦长生眉头微挑,开口道:“如果我没看错,你父亲早年丧父母,中年丧偶,晚年丧子,如今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还陪在他身边吧。”

        刚刚转身要离开的唐颖几人,全都浑身一震,止住脚步。

        唐装男人回头看来,目光闪烁不定:“你认识我?”

        “不认识。”秦长生淡淡摇了摇头。

        唐装男人往前跨出几步:“那你如何知道我的这些事情?”

        “这有何难,观你面相,自然可以看得出来,我还看得出来,你已经离死不远。”秦长生淡淡一笑。

        “装神弄鬼,竟然敢诅咒我父亲死!”

        唐颖怒哼一声,对那随行在侧,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道:“华强,给我把这个无礼的家伙打出去!”

        那中年男子身高接近一米九,孔武有力,身形健硕,闻言动若脱兔,脚下一踏,就轰然出现在了亭榭之上,布满老茧的宽厚大手,直接就向秦长生的领口抓来。

        此人身形速度极快,拳风如罡,虽是冲着秦长生而来,却也把旁边的孟宛韵给吓得不轻。

        熟料秦长生轻哼一声,屁股都没有离开座椅半分。

        他仅是伸出两根手指,从身侧藤蔓上摘下一片树叶,屈指一弹,那片柔软的树叶,顿时变得无比坚硬,宛如流星,迅速向中年袭去。

        中年大吃一惊,回身去躲,尽管反应已经足够迅速,但却仍是被飞叶划破了脸颊,留下一道细微的伤痕,有鲜血溢出!

        “华强,住手!”

        唐装男人见状,心中大感震惊,连忙开口喝住打算再次出手的中年,惊呼道:“这可是摘叶伤人,宗师手段!”

        “宗师手段?”

        中年面色震惊,盯着秦长生的目光,顿时充满了敬畏和戒备,缓缓向后退却。

        唐颖也是面露震惊,惊疑不定的道:“不可能吧,他年纪轻轻,怎么可能是宗师?”

        至于孟宛韵,从始至终都有些懵逼,俏脸上写满了茫然。

        宗师?什么是宗师?

        不过这个唐装男人说他是鹤轩的主人,难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唐明远?

        嘶!秦长生竟然说唐明远离死不远!?还打伤了唐明远的人?

        孟宛韵坐在那里,脸色瞬息万变,一阵心惊肉跳。

        “阁下,老夫名叫唐明远,在江州这一亩三分地上,还算有点名望,想必阁下也听过老夫的名字。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便在这时,唐装男人态度恭谨的做了一下自我介绍,对秦长生拱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