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潜龙出狱在线阅读 - 第128章 有道理,但不合适

第128章 有道理,但不合适

        江州中药材市场是整个江北一带最大的中药材市场,街道两旁全是各种中药材店,有包罗万象什么都卖的,也有单独只卖某一种药材的。

        来买药材的有各地的药铺,也有郎中医生,也有一些不辞辛苦,过来抓药的病人家属。

        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秦先生,我可不可以换个称呼来称呼你呀?总是叫你先生,总觉得有点陌生。”

        来到中药材市场,杨盼儿一边好奇地四下打量,一边酝酿着开口道。

        “可以啊,你叫我名字就行。”

        秦长生随意的点了点头,目光在四下寻找着他需要的药材。

        “那我就叫你长生了。”

        杨盼儿眉梢带笑,问道:“长生,我一直很想问你,玄通法师的手臂几乎只剩下了骨头,这也能治好吗?”

        “换做别的中医,还真没办法,但我有方给他治,有一种药材叫做星魂草,以它为主药配制的药方,有断肢再续的功效,更别谈白骨生肉了。”

        秦长生解释道:“只是,现在还能不能买到星魂草,我也不大确定了。当然,就算没有星魂草,我还有其它药方代替,给玄通法师治疗手臂,不算难事。”

        “你可真厉害,医道圣手也不过如此!”

        杨盼儿有些震惊地称赞了秦长生一句。

        断肢再续,想想都惊人,如果秦长生的这个医术能够普及开来的话,有多少缺胳膊少腿的残疾人,恐怕倾家荡产也要求医访药。

        “不过是拾前人牙慧,没什么了不起的。”秦长生摆摆手,不以为意。

        其实他自己有的时候也感到很震惊,阴阳神龙诀里传承的医术,有好多都十分逆天,当初创立这个阴阳神龙诀的人,究竟是何等的经天纬地之才?

        两人走走停停,很快就把给杨盼儿用来减肥的药方给抓齐了,而给玄通法师治手臂的药方,药材也都抓了七七八八,只剩下了两味药材。

        “还差金葵花和星魂草,走,我们到前面再看看。”

        秦长生带着杨盼儿又来到了一家药材铺,对药材铺门口坐着的一个老者问道:“老人家,请问你这里有没有金葵花和星魂草?”

        那老人看起来有八九十岁的年纪,半边身子坐在太阳下面,眼眸微闭,像是在打盹。

        听到秦长生的问话,老人缓缓睁开浑浊的双眼,有些诧异地盯了秦长生一眼:“你要这两种药材干什么?”

        “当然是入药治病了。”

        秦长生笑了笑。

        “这两种药材,可都快要绝种了,多少年都没人打问买了。能将这两味药材开进药方,你们找的医生应该是有点能耐的。”

        老人摇摇头道:“金葵花我这里有,但星魂草,我怕你把整个中药材市场转一遍,也买不到。”

        秦长生心里一沉:“这么说,星魂草已经绝种了吗?”

        老人道:“应该还没有绝种,至少我知道有一家药材铺还有得卖,但你恐怕买不到。”

        秦长生不解地道:“为什么这么说?他们既然开门做生意,怎么会不卖药材呢?”

        “诺,就是那家百草屋,他家药材铺已经被查封了,药在店里,店门被查封不许打开,怎么给你卖药?”

        老人指了指斜对面的一个药材铺。

        秦长生扭头一看,便见百草屋药店大门紧闭,门上还贴着标着法院字样的封条。

        “他家店铺为什么被查封的,老人家你知道吗?”

        秦长生眉头一蹙,问道。

        老人道:“债务纠纷,百草屋的老板前段时间迷上了赌博,输得倾家荡产,借了一大笔钱还不起,被人告到法院,法院就把他家房子和药材铺全都给封了,估计很快就要拍卖了吧。”

        说了这么多,老人似乎已经有些累了,转口问道:“怎么样,金葵花你要不要?”

        秦长生怔了一下,回答道:“要,麻烦你给我抓半斤。”

        老人点点头,回头嘱咐一个孙子辈的年轻人抓药。

        银货两讫,秦长生把金葵花装到袋子里,又问道:“老人家,你有那个百草屋老板的联系电话吗?”

        老人看了眼秦长生,回头对孙子道:“你把百草屋钱老板的电话给他。”

        那个年轻人掏出手机,走过来给秦长生报了一串号码。

        “谢了。”秦长生道。

        老人道:“你未必能打通,那个钱老板现在一般根本不会接陌生号码,被催债的电话打怕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

        秦长生点点头,抬步离开。

        “不就是债务纠纷吗,这个事情简单,我们只要联系到这个钱老板,出大价钱,不怕他不卖星魂草。”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多给他点钱,他连封条也敢撕。”

        秦长生点点头,找了个比较安静的地方,拨打钱老板的电话。

        然而果真被那个老人说中了,电话虽然打通了,但却没人接。

        秦长生不得不编辑一条短信,说明来意。

        看到他的短信,那个钱老板很快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秦长生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接通电话。

        “喂,钱老板。”

        “你好。”

        电话里面,竟然是传来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女人声音。

        “你是?”

        秦长生怔了一下。

        “我就是百草屋的老板,钱芳。”女人回答道。

        秦长生还真没想到,百草屋这个迷恋赌博欠下赌债的钱老板会是个女人,而且听声音,还是个很年轻的女人。

        回过神来,秦长生道:“你好,我听说你的店里有星魂草,所以冒昧给你打电话……”

        “别废话了,星魂草我有,你就说,你打算掏多少钱买?”

        女人不耐烦地打断了秦长生的话,直截了当地问道。

        秦长生问道:“我要三株星魂草,必须是九颗星的。”

        钱老板道:“没问题,我店里的星魂草全是九颗星的,而且不止三株。”

        秦长生道:“那好,不如你来说,你打算卖多少?”

        钱老板沉吟了片刻,沉声道:“一株一百万!你如果要,我今晚就可以去市场给你取。”

        “一百万?”

        秦长生眉头一挑,尽管他已经做好了掏高价的准备,但还是被对方狮子大张口给整无语了。

        “你能把电话打到我这里,就应该明白,星魂草已经是快要绝种的药材,我不敢说全国只有我这里有,但整个江州,乃至整个江北,绝对不会再有第二家有星魂草。”

        钱老板道:“物以稀为贵,我卖你一百万不过分。”

        “你是需要三百万还债吧?”秦长生道。

        钱老板哼了一声道:“这跟你没关系,是你找到我的,不是我求着要给你卖,买不买随你。”

        秦长生叹息一声,道:“行,一株一百万,但我等不到晚上,你现在就过来。”

        钱老板无语道:“你也看到了,我店铺门上贴法院的封条,撕封条是犯法的,我好歹晚上过去,没人看到。”

        秦长生道:“放心,不用你撕封条,我来撕,你抓紧时间过来。”

        “你撕?你确定?”

        “我确定。”

        “好,我20分钟就到,我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的钱要是不够,就快点去凑。”

        “放心吧,快点来。”

        挂了电话,秦长生看向杨盼儿:“成了。”

        “一株一百万,她也真敢开口。”

        杨盼儿翻了个白眼道:“要不是赶着给玄通法师治病,我们完全可以和法院联系,拿出10万块钱当作给她还债,法院巴不得我们把药材铺搬空呢!”

        秦长生笑了笑:“你说的方法很有道理,但不合适。”

        在商人的眼中,追求的是如何降低损失,把利益最大化。

        但在秦长生的认知里,人却还是要讲几分江湖义气的,药材铺是钱老板的,东西卖多少那是她的自由。

        但如果绕过钱老板,直接和法院的人沟通,虽然能以更低的价格买到星魂草,但却丢了道义。

        “你说得对,这么做有点乘人之危了,是不太合适。”

        杨盼儿赞同地点了点头,心底并不觉得秦长生迂腐,反倒还有点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