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命极品相师在线阅读 - 第94章 蛊族少女

第94章 蛊族少女

        “把沙发上梦玥的蛊解了。”

        苏鸣可不会去关心周雄的心情,直接命令少女说道。

        闻言,少女倒也干脆,一句废话没说,伸手便朝周梦玥方向一挥,一只蛊虫瞬间从周梦玥鼻间窜出,没入少女手中。

        蛊被解开后的周梦玥不过片刻便恢复了气力,她愤慨从沙发上起身,一言不发的来到周雄面前。

        “你!”

        周雄才蹦出一个字,便被周梦玥一手揪起衣领,然后一巴掌呼在脸上。

        “你是不是有毛病啊?!我都说了跟你断绝父女关系了!为什么你还要来烦我!”

        “为什么?!啊?”

        “你告诉我为什么!?”

        如果周梦玥的巴掌能停一停,或许周雄真会告诉她为什么。

        只可惜,脱胎换骨后,周梦玥的巴掌太有力了。

        几巴掌下来,周雄只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碎掉了,哪里还顾得上回答周梦玥?

        直到周雄整张脸变成猪头,周梦玥才不解气的将周雄扔在地上。

        对一个人越崇拜,反转之后就会越厌恶那个人。

        明星塌房后,踩得最狠的不是别人,就是那些一度自诩为粉丝的人。

        周梦玥以前对周雄的崇拜,不亚于粉丝对明星的崇拜。

        也正是因为如此,周雄塌房后,她对周雄的恨意也是常人难以企及的。

        原本,她以为她已经足够恨周雄了。

        直到今天,周雄带着少女前来对她下蛊,还给了她一巴掌。

        那一刻她才发现,自己对周雄的恨意远未达到巅峰!

        譬如此刻,她恨不得生食周雄的肉!

        一番发泄后,她的怒火才消减许多。

        周雄趴在地上,宛若被打怕了的老狗。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周梦玥突然就有让他反抗都反抗不了的大力。

        但他明白,此时此刻,他必须得认怂才能保全自己。

        他这样的人,早就把尊严什么的置之度外了,只要能对自己有利,他连亲生女儿都能卖,更何况尊严?

        “窝措了,求泥猛挠我这一此趴。”

        他口齿不清的乞饶着,希望苏鸣还能像上一次一样放他一马。

        而听到周雄求饶的苏鸣,忍不住又笑出了声。

        “我说周雄,你怎么活得跟狗一样啊?”

        “别人不打你的时候你就对着人吠,还要咬人,一被打了就马上摇尾乞怜。”

        “就你这样的,我是真不明白你哪儿来的勇气活在这世上。”

        “我要是你,我早就找个地儿把自己埋了了。”

        面对苏鸣的讥讽,周雄心里便是有千般怨怼,此刻也只能表现出顺从。

        “窝似苟,窝似苟,汪汪汪,求泥猛放窝一麻趴。”

        为了乞饶,周雄是真一点脸都不要了。

        他以为他都这样了,苏鸣肯定懒得再跟他多说点什么。

        只可惜,苏鸣的想法,又哪儿是他能预料得到的?

        只见苏鸣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慢步来到周雄面前。

        “虽然你乞饶的样子很可笑,让人懒得多看你一眼。”

        “但是,我这人一向说话算话。”

        “你这次还敢来找我麻烦,是因为上次给你教训不够。”

        “所以……”

        话音刚落,只见苏鸣一脚点在周雄腰窝中间。

        霎时间,周雄发出杀猪似的凄惨叫声!

        “别叫了,不过是毁了你肾源。”

        苏鸣冷喝一声,周雄连忙噤声。

        “滚吧,在痛苦之中,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吧。”

        说着,苏鸣脚一抬,精准的将周雄踢出了门外。

        干净利落程度不亚于足球运动员在球场上躲避迎面而来打门的足球动作。

        哪怕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嘎吱作响,疼痛无比。

        周雄也还是一秒钟都没逗留,落地之后连滚带爬的就跑了。

        至于他带来的少女?

        他可管不了!

        直至周雄滚了后,苏鸣才正视起少女来。

        少女面容清澈,如高山上的雪莲,纯洁无暇。

        都说相由心生,乍见之下,苏鸣以相术视少女,知晓对方并非恶人,所以之前他才那么干脆的将铁头蛊还给少女。

        “说说看吧,为什么到外界来。”

        “即便你说是被人拐带的,我想蛊族人也不会一点都不惩罚你才对。”

        苏鸣一边审视少女,一边问道。

        少女闻言,默默的走到糖葫芦串子边上,从上面取下一串糖葫芦递向苏鸣。

        “你吃吗?”

        苏鸣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少女微微的叹了口气,自顾自的咬了一颗糖葫芦,然后才说道。

        “我不会受到惩罚哦,即便被抓到了,也只是被带回去而已。”

        “不会?为什么?”苏鸣微微皱眉。

        “因为我是蛊身圣女。”

        少女的话轻飘飘的,但听到蛊身圣女四个字的苏鸣却是一脸沉重。

        “蛊身圣女?蛊族人疯了是吗?又开始干这种天怒人怨的事?”

        所谓蛊身圣女,乃是将一群刚出生的孩子进行养蛊所得。

        不施以人的教导,纯粹的将婴儿视为蛊,是一种极为残忍的人身蛊!

        虽然,苏鸣只是大致从他师父的随口一说中,了解到一些关于蛊身圣女和蛊身圣子的事,但因为其太过逆天没有人性,所以他一直记得很清楚。

        按他师父的说法,当年他师父对蛊族人下禁令的时候,已经严令禁止过蛊族人再培养蛊身圣女和蛊身圣子。

        没想到他师父下的禁令不过三十年,蛊族人竟然又敢培养蛊身圣女和蛊身圣子了!

        “你是谁啊?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对我们蛊族人的事知道得一清二楚呢?”

        见到苏鸣听到蛊身圣女四字后的义愤填膺样子,少女疑惑了。

        按理说,蛊族人已经快有三十年没接触外界了,怎么外界还有人不光知道禁令的事,连蛊身圣女都知道?

        “我是谁?”

        “我是当年给你们蛊族人下禁令那人的徒弟!”

        苏鸣冷着声音说道。

        虽然他师父平日里是个老不修,不着调的二流子。

        但是,他可以跟他师父耍混蛋,别人要敢,那得先问问他的拳头!

        蛊族人敢拿他师父的话不当回事?

        他觉得是该找个机会,让那些蛊族人知道什么叫玄门之令,重于泰山!

        而听到苏鸣自述身份的少女,此刻正张着小嘴,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苏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