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弑神之王在线阅读 - 第3752章 斩虎

第3752章 斩虎

        “呵呵,我无碍,费兄还是照顾好自己吧。”

        来到山脚下,林易步步登天,脚踩山间的树枝,身形沿着那些树木的树梢奔走,每一步踏过,身后的树枝轻轻摇晃,如同清风拂过,轻盈而且矫健。

        “咯咯咯~~~费央,你这样奔跑,就不怕惹怒那些山中灵兽吗?”

        火秋脚步如梦似幻,她更加轻盈,绰约多姿的身形在枝叶上掠过,如山中仙子,不食人间烟火。

        长裙掠过的地方,枝叶在轻轻的摇曳着,风过无痕。

        砰砰砰~~~费央依然横行无阻,一颗颗参天大树,一块块巨大的岩石,被他强势的撞碎,所到之处山石迸溅,木屑纷飞。

        进入山间之后,几人的速度不免慢了几分,因为不能飞行,不得不绕开一些巨大的山峰,或者快速的攀爬山峰。

        说是攀爬,一座高峰在他们面前只能算是小土坡,几十步就能越过。

        “嗷呜~~~”山间响起猛虎的叫声,一只数百丈的九幽冥虎拦住费央的去路,并非是九幽冥虎故意要找茬,而是费央太霸道了,在它的地盘上作威作福,让这个百兽之王愤怒了。

        这是一只初入五阶的九幽冥虎,浑身紫黑色的纹路,矫健匀称的身躯充满了力量感。

        它的实力,相当于人类初入涅槃境界的武者。

        呼~~~九幽冥虎高高跃起,迎着奔跑的费央扑下,巨大的爪子比房屋还要硕大,每一根利爪都有数丈长。

        “畜生找死。”

        费央无惧,抬手打出一道惊天的利刃,对着巨大的九幽冥虎立劈而下。

        噗——一大团血花在空中爆开,那九幽冥虎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直接被劈成两半。

        太恐怖了!这等实力着实惊人,那可是一只虎啊!九幽冥虎没有给他造成阻碍,脚下略微顿了一下,费央从两半肉身的中间穿过,等九幽冥虎的身体掉落下来的时候,费央的身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好家伙!”

        林易暗惊,费央的实力,如他猜测的一样,相当不俗。

        两刻钟的时间,三人穿过了连绵数十万里的山脉群,到达了较为平坦的开阔地。

        “要不要增加点速度?”

        见林易依旧不紧不慢的跟着自己,费央不禁皱眉。

        他本来以为,利用那一片山脉群,应该能测试出林易的速度,毕竟在山中全力奔跑两刻钟,是非常耗费体力的。

        可眼前的情况却不是这样,林易显然还有所保留,一直没有用全力。

        费央暗自思量了一下,如果自己全力赶路,固然能试探出林易的实力,可到时候他也会暴露出自己的实力。

        对于这样的情况,火秋也比较诧异,美眸时不时的打量着林易。

        似乎也在暗暗衡量他究竟有多少实力。

        又奔跑了一段时间,此刻距离终点,还有一半的路程,见林易丝毫没有脱力的迹象,费央着急了。

        “不管了,就算暴露,我也一定要看看他的实力。”

        费央眼神一变,突然加快速度,猛的将体能提升到九成。

        咚咚咚~~~他如一头天地巨兽,在大地上奔跑。

        每一步都踩踏出巨响,大地在他脚下好像牛皮鼓一样擂动。

        眨眼间,他的身影穿过千里,消失在林易二人的眼中。

        “木兄,要加速了哦!”

        火秋莞儿一笑,缥缈的身姿一闪,朝前方掠去。

        林易微微摇头,也跟着加速,不紧不慢的吊在火秋身后。

        十息之后,两人再次追上费央。

        “嗯?

        竟然追上来了?”

        费央看了一眼林易,不由得惊恐,对方还是老样子,不慌不忙的,速度却一点也不落后于人。

        “呵呵!费兄好快啊,在下佩服。”

        林易不咸不淡的调侃了一句。

        “木兄过奖了,眼下还有不到二百万里,木兄可要支撑住了。”

        费央说着话,速度又快了一分,将速度提升至十成。

        只剩下二百万里了,全力奔跑的情况下,虽然有些勉强,但以他的实力,还是可以坚持下来的。

        “多谢提醒!”

        林易不动声色,也跟着提速,他似乎有意为之,一直保持跟在费央身后,也不超越他。

        “他一定是装的,一定是的。”

        费央没有答话,在心里暗暗猜测,同时一个劲儿的埋头赶路。

        “好厉害。”

        火秋美眸瞟了一眼林易,不由的暗暗赞赏,在她看来。

        这样的速度还能还甩不掉林易,说明后者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九成仙音谷的新弟子。

        费央加速奔跑,已经顾不上说话了,全力奔跑的情况下,话太多只会浪费力气。

        有奔跑了一百万里,费央气息有些紊乱,呼吸也比先前加重了一些。

        “可恶,怎么会这样?”

        再次看一眼林易,不禁感觉到悲哀,这才发现,后者的肉身似乎比他还强,几百万里的高速奔跑,一点也不显得吃力。

        费央还想加速,可已经做不到了,剩下的路程,他能保持原来的速度不变,就已经不错了。

        终点越来越近,九十万里,八十万里……五十万里……二十万里。

        剩下最后十万里的时候,费央已经气喘如牛,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滚落。

        火秋还是原来的样子,气息静怡,丝毫不乱。

        “如果不是地仙级天才,那说明他已经是涅槃了……”火秋在心里默默的对林易的实力做出判断。

        费央此时,差不多也是这个想法。

        林易无论是地仙级天才,还是涅槃境的武者,都能说明后者的不凡。

        他是一个天才,绝顶的天才。

        “快到终点了,冲刺!”

        费央大吼一声,猛提一口精气,速度再次增加一些。

        他的速度快,火秋更快,刷的一闪,跃到了费央的前方。

        “嗯?

        到了。”

        林易抬眼看去,只见苍茫的天地间,有一座沧桑破败的小城出现,正是他们这次比赛的终点——望月城。

        林易笑着摇摇头,并没有加速,还是保持原来的速度。

        三人的速度如迅雷一般,闪入了那破败的小城中。

        此刻,夕阳斜下,日近黄昏。

        “我赢了,一百万灵石拿来。”

        城墙上,火秋静怡一笑,对着二人比划了个给钱的手势。

        “嘿嘿!还是火秋师姐厉害啊!”

        费央嘿嘿一笑,老老实实的给了灵石。

        “佩服!”

        林易也笑着,随手丢给火秋一个乾坤袋,里面是一千块中品灵石,不多不少。

        “哼!你呀,一点也不老实。”

        火秋不满的瞪了一眼林易,虽然得了灵石,她还是有些不满意,因为终究没有试探出林易的水到底有多深。

        “呵呵。”

        林易耸耸肩,一笑置之,一百万灵石对他而言只是小钱,他只当是玩玩儿,从来没有暴露实力的打算。

        “就是就是,木兄一点也不厚道。”

        费央也埋怨道。

        虽然没有试探出林易的虚实,但他们还是挺知足的,至少可以看出来,林易的实力不在他们之下。

        不过通过刚才的比试,林易倒是看出了点眉目,两人的修为应该和他一样,都是神门九层,而且肉身很坚固,最起码不逊色数月前古天伦,如果古天伦也晋级了神门九层,那就另当别论了。

        至于战斗力,就没有办法猜测了,武者的战斗力,牵扯了太多方面,只有真正战斗过,才知道孰强孰弱。

        这个东西很微妙,哪怕是修为,属性,肉身完全相等的两个人,战斗起来也必定是一个强,一个弱。

        实力是一方面,战技是一方面,心理素质是一方面,战斗经验又是一方面。

        “今天我们也累了,就在这里歇歇脚吧,我请你们吃饭。”

        林易说着话,向城中看了一眼,枯败的小城,多少有些凋敝的感觉。

        但此时,小城中有许多的年轻人,又让这座小城多了些许生机。

        望月城靠近仙音谷,占据一条古道,它相当于一个小型驿站,许多武者在这里歇脚,正值新一届的弟子交流会,所以来这里的人比平常要多。

        “这还差不多!”

        火秋抿嘴一笑,向着下方的小城中掠去,林易二人也随即跟上。

        “快看,是火秋师姐,还有费央师兄。”

        “真的是他们,听说他们去四方城做任务了,这么快就完成任务了,真是厉害啊。”

        “那个青衣少年是谁?

        也是我们仙音谷的弟子吗?

        为何从来没见过?”

        进入望月城之后,有人频频关注火秋和费央,这里大多说武者都是仙音谷的弟子,几乎每个人都认识火秋和费央。

        看得出来,他们在新一届的弟子中威望挺高。

        到了这里,两人好像到家一样,非常熟识,不断和人打招呼。

        他们带着林易在城中溜达了一圈儿,然后三人进入了一间酒楼。

        刚走进酒楼,林易就被一个特别的身影吸引了,那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一身朴素的灰衣,身后背着一柄普通的剑,修为只有神门五层。

        他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喝着酒,样貌也是普通,但从他的身上,林易却感觉隐约感觉到一股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