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在线阅读 - 1.萨格拉斯.星空之径

1.萨格拉斯.星空之径

        群星是神秘的。

        就算是泰坦,群星中顶级的生命,亦无法揣摩群星运转的奥秘,更无法知晓这片星空中会诞生出什么样的生命与奇迹,就好似世间万物的演变,在星球初始时,元素的碰撞所衍生出的第一抹生命之火,它可能会诞生,可能会进化,可能会组成浩瀚无垠的文明。

        但它也可能会骤然消散,就如同风中烛火一般,在生命进化的某个节点,遭遇不可预知的危险,然后那生命之火就会被扑灭,就好像它其实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不管多么强大的生命,它们的起始点都只是那生命之海的一缕波澜,而这种根本无法预测的波澜,则是这片群星,以及所有群星之下最微弱,也是最宏伟的奇迹。

        而萨格拉斯,正行走在这方孕育了无数奇迹之地,这片群星之中。

        这位黑暗泰坦的躯体之庞大,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那些星球,行星,乃至恒星,在他面前都如同孩子的玩具一样袖珍,他踏步在群星的倒影之上,每向前一步,都足以跨越一个星系的距离,那是一种特殊的魔法,或者说,那是群星中最强生物的能力。

        空间已经无法再阻隔他的脚步了。

        萨格拉斯的身躯就如堕落泰坦阿格拉玛那样,在岩石,或者血肉塑造的躯体之上,布满了支离破碎的伤痕,那些伤害并非来自于敌人或者外部,更像是黑暗泰坦躯体中庞大近乎无垠的能量想要破壳而出,在那躯体的每一道伤痕之下,都闪耀着灼热无尽的火光。

        那金色的火焰并不似灼热的邪能,但它就是邪能,或者说,是邪能与奥术力量融合,突破了群星力量限制后的产物,在萨格拉斯行走向前的过程中,他身后的每一个星系,每一颗星球,都会被那不可想象的火焰蒸干,灼烧,这些群星中的生命载体,哪怕是只是靠近萨格拉斯,都会落得一个崩溃的结局。

        而那些恒星,那些悬挂于群星中,不断燃烧,不断释放出热量的大火球,在黑暗泰坦靠近的时候,那种源自与火焰的吸引力,会将那些恒星的所有热量在顷刻间汲取干净,那恒星之火缠绕于黑暗泰坦的躯体之上,就像是微风拂面,那恐怖的热量根本不足以影响到黑暗泰坦,只会让他体内的无尽能量变得更凝实。

        在沉默的萨格拉斯身后,留下的是一道从群星中心不断向艾泽拉斯世界延伸的毁灭之径,在他所到之处,只有一片荒凉的末日废土。

        黑暗泰坦的外形已经看不到属于泰坦生灵的高贵了。

        他就像是一头群星中最庞大最恐怖的恶魔,在那熊熊燃烧的躯体上,是一对合拢的双翼,而在他的额头上,有两根缠绕着火焰的恶魔之角,萨格拉斯的整个头颅都包裹着熊熊燃烧的烈火,就好像是烈火组成了他的躯体一样,在他头顶上,还有烈焰一样的头发,伴随着黑暗泰坦的前进,那烈焰的长发也在永寂的空中飘荡着。

        他身上穿着泰坦风格的简易战甲,腰间悬挂着沉重的钢铁护腰,还穿着曾经身为泰坦之时的战裙,他的双腿已经成为了恶魔那样的反曲型蹄子,而在背后,还有一条同样被烈焰包裹的尾巴。

        这就像是一个典型的恶魔,也不知道是萨格拉斯改变了恶魔,还是恶魔们按照黑暗泰坦的外形重塑了自我。

        这躯体的变化是邪能造就的,但萨格拉斯内心的执念,却是自己坚守的。

        他那恐怖的,足以轻易撕碎星球的爪子里没有携带武器,对于黑暗泰坦而言,这片群星中的生灵还不值得他使用武器,但戈瑞勃尔,黑暗撕裂者...那源自群星初始时的神物就安静的躺在另一片空间中,时刻等待着黑暗泰坦的召唤。

        那武器已经品尝过太多的毁灭了,无数的生灵在那利刃下丧命,甚至连最恐怖的虚空大君,在面对这把剑的时候,也会闻风丧胆的逃离战场。

        是啊,在那群星万物的中心,在那片在数千万年前已经熄灭的古老群星残骸中,黑暗泰坦与他的恶魔军团,一直在那里与试图进入现世的虚空大君进行着无尽的战争,黑暗泰坦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君,但也正因为有他的存在,这片群星到现在,还没有被虚空彻底腐蚀。

        只要无敌的萨格拉斯还矗立在群星的战场之上,虚空大君们传颂的热寂之日,就永远不会到来。

        已经很难说黑暗泰坦到底是个拯救者,还是个屠杀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并非一个纯粹的恶棍,现在,黑暗泰坦,这群星中最让人畏惧之灵,正在朝着另一方战场前进。

        在感应到自己最忠诚的下属和副官,堕落泰坦阿格拉玛战死的时刻,在群星中心鏖战不休的萨格拉斯就意识到了,燃烧的远征失败了...在最后的关头,自己谋划了数十万年的大计划失败了,艾泽拉斯,那颗神秘的星球,那个沉睡的泰坦之灵艾露恩,最有潜力的泰坦击溃了黑暗万神殿的先锋大将。

        这个消息并没有让黑暗泰坦感觉到愤怒...他并不愤怒。

        他只是感觉到惊讶,就仿佛毫无意义的命运,在这一刻给他彰显了一个与他想象中截然不同的未来,这,甚至让黑暗泰坦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喜悦与期待。

        他要亲眼去看看那个世界,亲眼去看看击溃了阿格拉玛的生命,他要去询问他们,去考验他们,若他们所代表的混沌未来值得期待,那么黑暗泰坦会让他们活下去,继续那与他认定的未来不同的道路,然后满怀期待的,渴望看到一个更好的群星未来。

        若那个星球,那个弱小的泰坦之灵能挡住萨格拉斯前后掀起的毁灭末日,那么就代表着,这片群星中再没有什么能摧毁她,就连虚空也不能...而若虚空无法吞噬她,那么她,艾露恩,她就有资格,也有能力活下去,她会成为抵抗虚空的助力,她会成为这片死寂群星中的另一个极端。

        或许,是代表希望的极端。

        但前提是,她要能继续坚持下去,直到萨格拉斯认可她为止。

        这是很重要的事务,以至于萨格拉斯甚至暂时放弃了群星战场,他离开了那方虚空战境,他最忠诚,最强大的恶魔军团还守在那里,它们会坚持到黑暗泰坦返回为止,是的,燃烧军团最精锐的力量的对手只有虚空,而这些宝贵的力量,永远不会被浪费在其他地方。

        执行燃烧远征任务,在群星中肆虐、毁灭的恶魔们,那只是燃烧军团的二流势力。

        “嗡”

        黑暗泰坦庞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阿古斯星系的边缘,他就站在群星之中,脚踩在群星的倒影里,他停下了前进的脚步,他看着眼前这个早已经失去希望的星系,在原本阿古斯星球的地方,只剩下了一片空洞,一片被混沌填充的空洞。

        那个被他亲手关注邪能的世界,那个用于转换泰坦之灵们的世界,那个隐藏着寂灭者阿古斯的世界,就那么消失了。

        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拿掉了一样。

        据说是艾泽拉斯的反抗者们策划了这一切,那些蝼蚁们做出了让萨格拉斯都为之惊叹的奇迹,他们几乎跨越了大半个群星,将阿古斯转移到了他们的星区里,这绝对不仅仅是为了摧毁它。

        黑暗泰坦盯着眼前星系的空洞,他那燃烧的双眼中闪过了思索的光芒。

        也许,也许艾泽拉斯的反抗者们已经从其他渠道知晓了阿古斯世界最深刻的秘密,也许,从一开始,他们的目标,就是那些被安置在安托鲁斯王座里的泰坦之魂们,他们...想要复苏已经被他亲手毁灭的万神殿,唤醒那些古老的灵魂,并且以此来对抗他?

        “愚蠢。”

        黑暗泰坦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声音,他抬起头,眺望着眼前的茫茫群星,他知道,艾泽拉斯世界,那颗星球,就隐藏在这片群星的另一端,那是凡人无法想象的距离,即便是以黑暗泰坦的速度,要前往那世界,也需要数个月的时间。

        但没关系...

        就再给那群反抗者一些时间吧。

        他们根本不知道要复苏泰坦之魂需要多么可怕的精力与资源,如果那就是他们的最终计划,那么他们将得到的,只是一个最可怕的绝望。

        他,黑暗泰坦萨格拉斯,他能亲手毁掉万神殿一次,就能更轻松的湮灭那些早就该服从他的灵魂,就如阿格拉玛一般!

        这片群星中隐藏着凡人无法想象的危机,只有彻底重塑它,才能让这片星海在未来焕发出无尽的生机。

        由死向生,只有经历一次彻底的毁灭,希望之火才会再次燃起。

        毕竟,这群星,早已经病入膏肓了。

        “努力值得赞赏,但却毫无意义。”

        黑暗泰坦摇了摇头,他周身的火焰在躯体之外翻滚着,涌动着,在他足以覆盖群星的灵魂意志的喝令下,还在其他星区中执行毁灭征程的燃烧军团的恶魔们,那些星舰,那些要塞,那些践踏者与毁灭者们,得到了无上尊主的新命令。

        无与伦比的,难以想象的,如群星版浩瀚无垠的恶魔们齐声发出吼叫,它们停下了手中的一切事务,在黑暗泰坦的意志之下,调转舰队,开始从群星中的各个方向,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艾泽拉斯世界前进。

        泰瑞昂猜对了。

        黑暗泰坦并不会孤身前来,燃烧的远征已经失败,这些毫无意义的恶魔渣滓将被黑暗泰坦再次废物利用,它们将成为最终毁灭的前锋,将成为黑暗泰坦降临的前奏,这将是燃烧军团的最后一次奇袭,若艾泽拉斯能顶住恶魔们的狂攻,那么她就有资格,在群星之中,直面最后的恐怖...

        直面,萨格拉斯...

        黑暗泰坦并没有在阿古斯星系停留太久,他很快就再次上路,而就在离开阿古斯星系的时候,黑暗泰坦发现了一颗很有意思的星球。

        那是一个已经被恶魔们摧毁过的世界,但是在千万年之后,在这世界上一纪文明的废墟中,新的文明已经诞生了萌芽,那些如野人一样的生灵,行走在万物破灭的废墟之中,他们敬畏的看着先祖们与恶魔抗争的战场残骸,那些坠入地面的钢铁,那些被摧毁的神殿废墟,被这些已经文明断代的野人们视为神灵的奇迹。

        黑暗泰坦无声的注视着这个世界,他看到了那些野人们在那废墟中,向着被星舰主炮打断的钢铁高塔跪拜,他们行走于那坠落于大地的星舰残骸之间,如第一次在黑暗中出门的,心怀恐惧的生灵,又像是在文明的迷雾中蹒跚向前的垂暮老人,挣扎着不愿意就这么倒下。

        他们,乞求着先祖的赐福,他们早已经忘记了曾经辉煌的历史,就如同毫无自保能力的儿童一样,在这废墟的世界里,试图再次开启文明。

        “毫无意义。”

        萨格拉斯举起爪子,熊熊燃烧的烈焰在那巨大的爪子上缠绕着,只要轻轻一挥,这个诞生了文明萌芽的世界,就会被轻易的撕碎。

        但就在他举起爪子的那一刻,一抹心灵的震动,却让黑暗泰坦停下了毁灭的举动。

        并非是那些感受不到末日将至的野人们打动了他,并非如此,黑暗泰坦扭过头,看着艾泽拉斯的方向,他那燃烧的双眼中若有所思。

        “就把这,当成是一个赌局吧。”

        黑暗泰坦最后一次看了那废墟世界一眼,他转过身,走入了晦暗的群星之中,第一次...放过了一个可能会被虚空觊觎并且感染的世界。

        “若他们能存在,你们便能存在。”

        “若他们失败,你们也会迎来毁灭...只是或早或晚。”

        “艾泽拉斯...艾露恩,我的妹妹...群星命运的抉择即将到来,你...真的能向我昭示这群星的另一种未来吗?”

        “呵呵...”

        “我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