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通灵实录在线阅读 - 婚纱照的背后(一)

婚纱照的背后(一)

        谭冲的事情已了,何灵语打电话给司凯,把这边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说了。

        “根据章含烟的工作履历,应该能查出被她杀害的那位小姐,只是那桩案子已过多年,想要找到证据会有难度。但是她袭击我却是事实,有人证有物证,人证是我,物证就是那把刀,另外监控应该也拍下了她进入我房间的情景。如果你没有意见,我准备报案了。”

        司凯略一沉吟,说道:“你报案吧,我立刻派律师过去。”

        说完,没等何灵语反应过来,司凯就挂断了电话。

        何灵语看着手机屏幕,皱起眉头,无奈地摇摇头。

        她又给思思打了电话,把别墅里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警察很快就会来,陈文迪是公众人物,让站子的人小心行事。

        把这些事情全都安排完,何灵语打电话报警。

        正如何灵语猜测的那样,警察很快就到了;只是令何灵语没有想到的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女律师也随后到了。

        女律师递上名片,说道:“何小姐可以叫我艾丽丝,司氏是我的雇主,我刚刚接到司氏的委托,我会全程陪同何小姐,协助你办理司法事宜。”

        不但何灵语松了一口气,站子的人也把心放下了。

        万一警察提出搜查整座别墅,或者要把别墅里的人带到警局挨个盘问,那么做为公众人物的陈文迪难免会被媒体盯上。

        虽然他在美国并没有知名度,但是此间华人众多,只要一个背影一张照片流到网上,就会编造出一大篇莫虚有的故事。

        有了艾丽斯出面,事情处理得非常顺利。

        只是让何灵语大吃一惊的是,十几个小时后,司凯和徐远方,也出现在别墅里。

        “你们怎么来了?”何灵语颇有些他乡遇故知的小惊喜.

        徐远方指指司凯,说道:“当然是坐着有钱人的私人飞机来的啊。”

        “我是问你们为什么会来la。”何灵语说道。

        徐远方笑得贱兮兮的:“当然是某人担心你的通灵能力引起fbi的注意,万一你被抓去关进笼子里做研究,那可怎么办?”

        何灵语一想也是,她这般人类中罕见的品种,的确值得深入研究。

        猛的,她想起那个生命奥秘研究所......

        “喂,你怎么了?不会真是担心被fbi盯上吧?”徐远方叫道。

        一直没有说话的司凯也蹙起眉头。

        “没有,我就是想到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何灵语打个哈哈,不再理会徐远方,而是看向司凯,无比真诚地说道,“大老板,谢谢你。”

        司凯嘴角牵起一抹笑容,但是很快又消失了,他严肃地说道:“陈文迪没有受到影响吧?”

        果然啊,也不过两三句话,万恶的资本家面孔就暴露无遗。

        他之所以会大老远跑过来,担心的还是新晋摇钱树。

        何灵语做个鬼脸,对司凯说道:“小迪没有事,他好得很,我怎么舍得让他有事呢,疼他都来不及。”

        司凯轻轻咬了下嘴唇,对闻讯跑来迎接他的alex说道:“这里已经不适合陈文迪居住了,你给杨帆打个电话,让他马上给你们换个地方。”

        alex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虽说都属于司氏,可是他们这一组人是司雨浓旗下的子公司里的人,而且也并非高层,而杨帆是司凯的私人助理,杨帆的位置比他们高出不知多少,让他打电话吩咐杨帆做事,这好像不太合适吧。

        他一脸为难,思思噗哧一笑,说道:“这个电话我来打吧。”

        相比于alex,给何灵语在帝都时担任助理的思思,反而与杨帆更熟络。

        思思和alex等人出去,她在走廊里给杨帆打完电话,一回头,见alex正一脸茫然地望着她,思思笑道:“怎么了?”

        alex压低声音问道:“sky什么时候也关心起公司生意来了?”

        司少爷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偶尔回到帝都,也只是在他自己名下做运动用品的那间公司里,如果不是因为外甥女司舒,司大少恐怕根本不知道陈文迪这个名字。

        思思神秘兮兮地笑了,故弄玄虚:“你以为sky是把小迪当做公司的投资来看待的吗?”

        “难道不是?”alex不解。

        “当然不是了,在sky眼中,小迪是曾经与神秘生物亲密接触过的人类。”

        啥?

        在alex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思思摇曳生姿地去收拾自己的行李去了。

        杨帆虽然人在国内,但是办事速度却没有打折,两个小时后,一行人便搬到了某大学附近的一所二层小楼里。

        待到保全人员将整栋小楼的安保设置检测完毕,已经是傍晚时分。

        司凯和艾丽斯见面后,对何灵语道:“还有一些法律的程序,你还要在la逗留几天。”

        何灵语吃了一惊,问道:“逗留几天?我不是应该在这里住到陈文迪回国吗?”

        司凯像看个傻子一样看着她,说道:“你不但消灭了陈文迪身上的鬼,还帮助警方抓住了那个管家,陈文迪纵使还会有危险,多派几名保镖跟着他就足够了,杀猪的刀和杀牛的刀是不同的。”

        何灵语实在忍不住了,吐槽道:“什么杀猪的刀杀牛的刀,应该说杀猪焉用宰牛刀。”

        司凯锁了眉头,很认真地问道:“这有不同吗?”

        好吧,没有不同。

        何灵语决定不去和假洋鬼子探讨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她问道:“也就是说,我这次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司凯点点头,忽然意识到何灵语接下来会说什么,他抢先说道:“酬劳方面,会由财务打款到客栈的帐户,水湄会给你的。”

        何灵语生无可恋,也就是说,还是要扣税!

        “我感觉很奇怪,做为一个名校毕业的优秀毕业生,为什么你会抗拒缴税?”司凯偏在这时问了一个不合时宜的问题。

        何灵语咬牙切齿:“因为我上辈子是不用缴税的,我的祖父、曾祖父、高祖父,连同我们这一行的祖师爷都是不缴税的,你懂吗?”

        司凯摇头,一脸的莫名其妙:“真是一个奇怪的行业。”

        正在这时,司凯的手机传来微信的声音,打开一看,是水湄。

        “sky,我联系不上灵灵,你知道怎样找到她吗?”水湄说道。